008章 信不信我弄死你!

    林裴见笙歌的脸色有异,一时看不透她心里的想法,不由低声道:“笙歌,怎么了?”

    “没事,我回去看看。”笙歌穿好外跳下,快速向外走去。

    “我陪你过去。”林裴拿了外,紧跟在笙歌后面。笙歌在思考未来的出路,根本没精力理会他。

    李明汇发病的时间足足快提前了一年,原本能够让她为未来好好策划的时间瞬间没有了。难道要现在立刻跟李金断绝父女关系,脱离出李家吗?那她怎么去挣钱读书?

    笙歌的眉头微微蹙起,小脸冷寒着,比屋子外冬天的夜晚气温更冷。

    “裴哥哥,你能骑车直接送我去医院吗?”无论如何也要先确定李明汇是不是提前发病了。

    “好。”

    冬天的夜晚,冷风就跟刀子一样刮在人的上,一个劲儿的往脖子里窜。黑沉沉的天空飘着白白的雪花,路灯昏暗,亮光也就够照亮两三米的距离。

    林裴用他老爸的自行车将笙歌送去了镇子上唯一的医院。

    医院里永远都弥漫着让人嗅觉不舒服的消毒水味道,笙歌拉着一名值夜班的护士询问了一番,确定了李明汇在哪里后,才跟林裴一起沿着沉长的,白炽灯灯光暗的走廊走了过去。

    冬天生病住院的人太多,医院的病房根本不够,所以医院的走廊过道上也都加了临时的病

    笙歌和林裴挨个找过去,终于在走廊尽头临时加的病上找到了昏迷不醒的李明汇。而李金眼睛红红的沉默的站在一旁,刘秀看着脸色惨白的李明汇,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尤其是在看见笙歌出现之后,立刻愤怒又仇恨的扑了过去。

    “就是你,就是你!要不是你,明汇怎么会这样!啊!丫头,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赔命!”刘秀也不管是不是在医院,冲着笙歌张牙舞爪的惊声尖叫!

    林裴皱着眉头,提步挡在笙歌面前。他十六岁,高却已经有一米七二,挡住刘秀这个材矮小的妇人完全不是问题。

    刘秀面目扭曲狰狞的冲撞着林裴,就想冲到笙歌面前狠狠的挠上几爪子泄愤。她的动静太大,不仅引起了旁边那些位病人的不满,也成功招惹来了护士。

    “这里是医院,保持安静!”值个夜班,一晚上来那么多病人,忙得脚不沾地,尤其其中还有位貌似份很不简单,不仅累还得低声下气的陪小心,护士的脸色不可能好到哪里去。

    “臭女人,老娘闹关你什么事!”刘秀估计是被怒气给冲昏了脑子,把医院当成他们家生活的那条小巷子闹了。

    “再闹就带着你犯了白血病的儿子滚出医院!”护士的脸色很臭将一叠检查报告通知单摔在刘秀的上,转就走。

    刘秀傻了,拿着手上的通知单转无助迷茫的看向李金,“孩子他爸……”

    李金脸色也很难看,抢过刘秀手中的报告,入眼就看见几个大字,急前骨髓白血病!

    李金脚下一个踉跄,脸色惨白。在1999年的封闭小镇,白血病那基本就是绝症。

    “孩子他爸,咱们明汇怎么了?”

    “白血病。”

    刘秀先是吓傻了,双腿一软跌坐到地上,好半响回过神来后,又是蹬腿又是呼天抢地,“我可怜的儿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妈也不想活了!”

    “阿姨……”林裴虽然很反感刘秀这样蛮不讲理的泼妇,但不管是谁乍然听见自己儿子得了这样的大病肯定都伤心难过。林裴想出言安慰两句,可话还没出口,刘秀又将炮火对准了他后的笙歌。

    “人,就是你!不是你,明汇怎么会挨打,怎么会得病!你吃我们家用我们家,还恩将仇报,你会不得好死啊!人!”刘秀蒙昧无知,以为李明汇只要不挨打就什么事都没有。她不敢冲着李金叫嚣,自然就将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到了笙歌上。

    林裴挡在笙歌面前,刘秀冲不过去,竟然就脱了鞋子向笙歌砸去。

    林裴用手臂挡着,小臂被鞋砸中,生疼,就算有棉衣抵着估计也青了。可想而知,那咋过来的力道有多重。若是砸在笙歌的脑门上,估计得立马被开个洞。

    “阿姨,明汇生病你难过,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不应该将怒气无辜的发泄到笙歌上。”

    “你是什么人,你凭什么在这里胡说八道!你是这人的夫是不是!人,小小年纪就知道勾引,真是跟你那**妈一模一样!”刘秀气急,口不择言!

    李金在旁边扬手给了刘秀一巴掌。这还得了,刘秀彻底的发疯了。

    “啊!李金,你敢打我!你就是还想着那个**!你就是想打死明汇,打死我!李金,你个狼心狗肺的混蛋!就算你打死我们,那个**也看不上!看不上你!啊!”刘秀冲到李金上,疯狂的又撕又扯又打!

    旁边那些病上的病人被她吵的没法,全部坐起来,脸上都带着愤怒。大家在医院的心本来就很压抑沉重,被刘秀这么乱叫乱闹,更是烦心的很!

    李金一巴掌将刘秀呼哨到地上,脸色十分不好看,一言不发的向走廊的另一头走去。

    “李金,你为了那个**打我!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们!我可怜的儿啊!妈……”

    刘秀嘴里的哭嚎吼不出来了,因为她撒泼趴在地上的脑袋被人从后面踩住了。

    笙歌的脚踩在刘秀的后脑上,脸色冰冷森寒,“你说谁是**?”

    刘秀还想撒泼,但勉强扭过一点的目光对上笙歌鬼气森森的目光之后,愣是说不出一句话了。

    笙歌踩着刘秀的后脑勺,俯而下,用只有她和刘秀才能听见的声音道:“你的脏嘴里再敢提起我妈妈一个字,信不信我弄死了你,还没人会知道!”

    刘秀被笙歌的气势震住,一时间大气也不敢出,只觉得全发寒。

重要声明:小说《特工重生之鬼眼狂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