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章 林裴!

    林裴是这条巷弄,甚至整个这个小镇上的名人。他不仅行为斯文模样俊秀,而且是最早走出这个小镇的中考高考状元,去了有名的大城市C市念书。而且毕业之后,还同朋友自己开公司做得有声有色,成为了有名的大老板。最后还发展旅游业,带动了整个小镇的经济发展。

    笙歌前世跟着许多富商参加了不少的聚会,有一次偶尔在聚会上遇见了林裴。那时的林裴帅气多金,又温文有礼,前世的笙歌还想过傍上他,所以专门请侦探调查过一番。

    不过调查之后发现林裴实在太洁,笙歌反而因为自的原因,无法像对其他富商那样,对林裴使那些迷惑手段了。那时的林裴对于笙歌来说,就如一汪清澈温暖的水,让她不忍往里面扔进一点杂质。

    “笙丫头,怎么了?”

    笙歌从回忆之中回神,脸上扬起一点笑容,“林姨,我没事儿,今天谢谢您。”

    “哎,跟你林姨还客气什么!”笙歌的容貌完全继承于母亲,小小年纪已经出落的水灵精致。林姨越看越觉得的喜欢。这么漂亮的丫头,要是以后能给她当儿媳,那可就美了。

    笙歌笑笑,不再说话,脑子里又开始规划以后要走的路。如果彻底跟李金他们闹翻,也不是不能出去找零工养活自己,至多苦点。但是笙歌并没有那么做,因为她想读书。

    前世她初三上学期就离开了学校,很多该学习的知识都没有学习到。以至于后来许多事都不懂,连很多汉字都不认识。她要是想改变自己的人生,首先要改变的就是她自己。

    林姨的家在巷弄的最里面,地面更宽,便在外面用一些烂砖头围了一个小院儿。

    小院的院墙上堆着厚厚的白雪,院门口的木门半开着。林姨拉着笙歌的手,推开门走了进去。

    当他们都不再年少,却依然轻狂的许多年以后,笙歌依然记得重生后,第一天来林姨家,看见林裴的景。

    林裴着一件水蓝色的棉服,衣服敞开着,里面了一件格子的毛线褂子和白色衬衣。白色衬衣领子规规矩矩的竖着,在毛线褂子的下摆露出了两截小小的衣角。他穿了一条有点发白但很干净的牛仔裤,将一双修长的长腿修饰的笔直完美。

    林裴微垫着脚,正伸手用剪子去剪院子里一颗桔子树枝上挂着的黄橙橙的桔子。他的双手白皙修长,轻轻拉着灰绿灰绿的桔子树枝,让平时再平常不过的树枝也瞬间变得可而生动起来。

    笙歌站在门口,看着刘海微微拂过眼帘,俊逸非凡的林裴,只觉得自己好似一不小心走进了名家笔下的水墨画一般。

    “哎裴子,你摘桔子咋也不晓得拿个框呢。”林姨说着,风风火火的走屋里拿装桔子的框去了。

    林裴听见声音,转头看了过来。就看见一个穿着旧棉衣的少女站在白白的雪地里,勾着嘴角冲他笑。灵动精致的小脸上,带着他这时还看不太懂的复杂绪。

    “裴哥哥。”笙歌笑眯眯的走到林裴前,踮起脚尖,伸手挑起他的下巴,道:“你长得可真好看。”

    林裴微微一愣,随即哭笑不得。他这是被一个小姑娘给调戏了么?

    林裴已经十六岁,上高中了。眉目间虽然还有些稚气,但也开始出挑的俊逸帅气。他平时在学校也没少接受女同学们暗送的菠菜,不过女同学害羞也只敢远远的偷看他,或者偷偷的往他桌兜里塞信封和零食,还真没哪个敢这么大胆调戏他的。

    林裴望着眼前形瘦弱,看起来好似不过十二三岁的少女,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这好像是巷弄里二号楼李叔叔家的女儿,叫……笙,对,李笙歌。

    林裴初中就开始住校,即便回来也是待在家里不出门,所以跟巷弄里这些孩子并不熟悉。能记住笙歌的名字,还是因为一句词。无心再续笙歌梦,掩重门,浅醉闲眠。

    笙歌的眼角瞄到林姨过来的影,立刻松开林裴的下巴,往后退了一步。不紧不慢的伸手在低矮的地方摘了一个橘子,慢条斯理的剥皮之后,掰了一小伴儿放进嘴里。桔子很甜,还带着点白雪的味道,很特别。

    “林姨,你们家的桔子真甜。裴哥哥,你也偿偿。”说着掰了一半儿喂到林裴的嘴边,小小的手指还好似无意一般轻轻撩过林裴温润的嘴唇。

    如果说刚才还只是以为被调戏了,那现在林裴已经能确认,笙歌确实调戏他了。

    “笙丫头要喜欢,明儿个带一点回去,反正这么多,裴子从来也不吃,我和你林叔也吃不完。”林姨一边说一边将篮子放到林裴的脚边,“裴子,你多摘点下来,明儿个让笙丫头带回去吃。反正到时候结树上也得给冻坏了。”

    “林姨不用了,反正带回去我肯定一个也吃不上,到时候还得连累你一起被念叨。我要是想吃桔子,就自己到你们家来吧。而且我有一些功课不明白,刚好裴哥哥在家,还能请教他呢。”

    林姨本来就想让笙歌做他们家的儿媳,自然高兴笙歌多到他们家,多跟林裴接触。

    林姨一辈子没有出过小镇,没什么见识,也没觉得读书有多好。她的想法是,林裴高中毕业后就可以去厂子里上班,到时候可不就得结媳妇生孩子么。莫说这条巷弄,就是整个小镇,也找不出一个比笙歌更好看的姑娘了。

    “笙丫头,那你就时常过来,天天过来更好。”

    林裴哪能不知道他妈脑子里在想什么,微微蹙了一下眉头,觉得有些无奈。

    “我要是天天过来,林姨到时候可就该嫌弃我烦了。”笙歌一笑,侧头看向林裴,接着道:“而且裴哥哥恐怕也会烦我呢。”

    这丫头,人一点大,怎的那么多的心思。看了一眼他妈瞪大的眼睛,林裴无奈一笑,道:“笙歌,欢迎你天天来我们家玩儿。”

重要声明:小说《特工重生之鬼眼狂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