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章 笙歌装可怜!

    李金估计也真是被气急了,对于这个一向惯着的儿子第一次下了狠手。一竹条一竹条的抽上去,李明汇早就已经被打得哭爹喊娘,使劲儿的往刘后藏。

    刘秀像老母鸡一样边护着李明汇,边伸手去抓李金挥竹条的右手。

    刘秀是个实打实的泼妇,叉腰骂人不带喘气,有时看别人好欺负还会冲上去动手,跟这条巷弄里的左邻右舍几乎都红过脸。不过李金终归是一家之主,虽然平时好面子又外强中干的懦弱,但刘秀还是没那个胆子跟他动手。

    “李金,你要打我儿子,就连我一起打!最好把我们娘儿俩一起打死好了!反正我们在这个家也碍了死丫头的眼,你就打死我们吧!”

    “哎哟,老天爷啊!我刘秀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让别人整天惦记着害死我儿子啊!老天爷啊,你怎么不长眼,不收了那些该收的祸害,却要惦记我儿子啊!”

    “我可怜的儿子啊!你爸只心疼他的女儿,就不心痛你啊!这是要打死你了啊!”

    “呜哇!妈妈!”李明汇抓着刘秀的衣服,哭得鼻涕眼泪流了一脸。

    笙歌在一旁看的冷笑。刘秀就是到了这会儿都在挤兑她,都恨不得她死了让老天收了才好,可想而知她平时在李金面前说了她多少坏话。

    李金气得全直哆嗦,整张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红。

    “刘秀,你跟老子让开!这龟儿子会不学好,全都是因为你惯坏的!老子今天非要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李金说着,手一挥开,作势又要打。

    “妈,救命啊!李金要打死我们娘儿两了啊!李家要断子绝孙了啊!”刘秀一下扑上去抱住李金的腰,冲房间里大喊!

    “你个逆子,你要干什么!”李家皱英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从屋里走出来,瞪大一双浑浊的眼睛瞪着李金,“你要打明汇,就连我这个妈一起打吧!”

    李金不管平时怎么粗暴,但他总归还是一个孝顺的儿子,有皱英拦着,他哪里还敢再打下去。

    “妈,明汇再不好好教,以后就学不好了。”

    “我以前也没打过你,你怎么就好好的了。”皱英又瞪了李金一眼,向李明汇招招手,李明汇看了一眼李金,小心翼翼的走到皱英旁,“孙儿,疼吗?到屋里,给你上药。”

    “,是姐姐偷了钱,我没有偷钱。姐姐就是不喜欢我,冤枉我。”李明汇抓着皱英的手,一脸被冤枉后的委屈。

    “丫头,你要干什么?!”皱英二话不说,转头就恶狠狠的瞪向笙歌,眼神之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笙歌气极反笑,就算是人证已经将一切都证明了,但皱英和刘秀依然无条件的维护李明汇,污蔑她!刘秀就算了,这个后母从来就不喜欢她。可皱英不同,她是笙歌的亲。即便是重男轻女的思想再重,这样的做法也实在太过分了。

    “到雪地里去跪着,没有我的许不准起来。”现在是大冬天,让一个十四岁的孙女去雪地里去跪着,哪家做得出来。可皱英不仅这么做了,而且还一脸厌恶和心安理得。

    李明汇脸上还挂着鼻涕和眼泪,闻言朝笙歌得意一笑。

    “妈……”李金为难。

    “你闭嘴!敢打我孙儿,我还没跟你算账呢!”李金不敢再说话了。

    有皱英撑腰,刘秀也得意了。心中也忍不住庆幸,幸亏这死老太婆还镇得住李金,不然今天她儿子可真要挨一顿狠打了!还有那个丫头,什么时候学聪明了,竟然知道去找人来作证。哼,死丫头,今天晚上别想吃饭睡觉了。那还有一堆衣服呢,慢慢蹲在雪地里洗吧。

    皱英的做法实在太蛮横不讲理,笙歌还没有说话,堵在门口看闹的邻居就已经开始指指点点了。不过,别人家的事,他们也不好太过插嘴,只道:“皱婆婆,外面还在下雪呢,这么冷的天儿,笙丫头要是跪那里,肯定得生病了啊。”

    “就是,笙丫头……”

    “你们闭嘴!我们家的事轮不到你们这些不相干的外人插嘴!”皱英年轻时就守寡,没点厉害劲儿,怎么可能一人将李金拉扯大。她语气这么凶,邻居们自然脸色不好。

    “你当你们家的那点破事儿谁管啊!不就是笙丫头没妈疼像根草被虐待嘛!哼哼,做的没样子,做继母的又尖酸刻薄,连亲爸也不是个明白人!我都看见多少次笙丫头一个躲起来抹眼泪了!可怜的孩子啊!”

    “林姨,您别说了。”笙歌从桌子后面走出来,扯了扯林阿姨的衣袖,恰好露出被竹条抽中过的手背,声音细弱的跟可怜的小猫似的。一双墨玉般双眸中含着眼泪,却愣是咬着牙不让它落下来。

    “哎哟,可怜的,这手都肿起来了啊。”林姨喜欢摆弄是非,嗓门子也大,但是个没什么心眼的善心人。一看笙歌那高高肿起的后背,立刻就打抱不平了,“李金,我看你们家今晚不会消停,让笙丫头今晚去我家住吧!”

    李金也知道笙歌是冤枉的,但是他怕老子娘,自己婆娘闹起来他也有点镇不住,笙歌今天晚上要是待在家里,肯定没有好子过。李金有些歉意的看了笙歌一眼,道:“丫头,你今晚就去你林姨家住一晚吧,明……明天爸爸去接你。”

    “爸爸,你我吗?”

    李金蠕动了两下嘴唇,说不出话来。笙歌依旧含着眼泪,半响委屈的底下头去,“如果妈妈还在就好了。”

    她低着头,不管是谁看着她这委屈悲伤的模样都会觉得心疼。不过,谁也没有看见她垂着的眼皮下所掩盖住的冰冷。

    李金的脑海中闪过那个如彩虹一般绚丽的女子,眼中对于笙歌的愧疚就更深了。他伸手,慈的摸了摸笙歌的脑袋,“跟着你林姨去吧。”

    笙歌没有抬头,也没有再说一句话,跟着林姨转向黑洞洞的楼道走去。

    “笙丫头,别难过了。今天你裴子哥哥刚好回来,让他带你玩儿!”

    新文很柔弱,姐妹们不要大意的扑倒吧,(*^__^*)谢谢同归的鲜花钻石评价票,谢谢提子,辰辰的鲜花,谢谢似月的鲜花和钻石,谢谢小雨的520打赏,谢谢樱宝贝的钻石

重要声明:小说《特工重生之鬼眼狂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