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章 获得鬼眼!

    脑袋中一阵眩晕,笙歌终于苏醒了过来。

    从三楼赤条条的跳下去,竟然都没死掉?笙歌嘴角咧开一点不知道是苦涩是嘲讽还是愉悦的笑容,明天报纸的头版头条多半是‘嫁入豪门惨遭抛弃,李笙歌跳楼自杀’,然后是各种声并茂添油加醋的阐述。

    “喂,醒了就把眼睛睁开,我们好说正事。”旁边一个略带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笙歌的思维。

    笙歌缓缓睁开眼睛,刚准备扬起一抹习惯的伪装笑容,却发现周围的一切貌似与现实有点不太一样。

    笙歌嘴角扯开的弧度僵硬在原地,目光扫过大两边站着的青面獠牙的侍卫,心脏猛的抖了一下。

    刚才那个不耐烦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嗯,心理素质还不错,确实是最佳的人选。”

    笙歌这才将目光投向大前方的上位,那里坐着一名带着面具的长发男人,而他的旁边悬浮着两名双手捧着本子的黑脸判官。

    第一次见鬼,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但笙歌一向能控制自己的绪,即使心中害怕,面上也能做到不动声色,“这里是地狱?”

    “对!”坐在中间的长发男人终于开口,面具后的眼睛冷冷的扫过笙歌。笙歌这才看见,这男人的双眸竟然是红色的,如红宝石一般耀眼夺目。

    “你就是阎王?”

    这次回答的是男人左手边悬浮的那鬼,“阎王在重生道,这是九鬼大人。”

    “哎呀,婆婆妈妈那么多做什么,阎王还等着我们呢。”不耐烦的声音再次响起,原来是男人右边的那鬼在说话,“喂,你以后就和九鬼大人合作,事事都要听九鬼大人的吩咐,鞍前马后任劳任怨!”不是征询,而是直接下命令。

    笙歌眼中升起一抹冷笑,她活在人间的时候生活的不由自主,难道到了地狱还不能自由?

    “我有什么好处?”

    “哼,果然不是一个省心的女人。”那不耐烦的声音冷哼一声道:“我们可以你一次重生的机会。而且为了方便你为九鬼大人差遣,我们还会给你一项特殊的能力。”

    笙歌心中有难平的不甘,一次重生的机会确实已经足够打动她,“我需要做什么?”

    九鬼站起来,一闪掠到笙歌面前,目光冷冷的直视而来。笙歌微抬起下巴,毫不畏惧的迎视而上。

    九鬼红宝石一般的双眼中闪过一丝满意,长臂一揽,圈住笙歌的腰肢将她瞬间带出了大

    大中站着的所有鬼都同时呼出一口气,“可总算是将这祖宗给送走了啊。”

    风在耳边呼呼的刮过,凌空而飞的脚下是一排排被押解着,神呆滞前进的新死鬼。忘川血池中,恶鬼伸长了白紫的手臂,昂着脑袋凄厉的长啸。血红的彼岸花开在忘川两岸,妖娆而冷

    知道能重生,即使面对地狱中恐怖的一切,笙歌心中的激动也多过害怕。九鬼斜眼看了一眼墨玉双瞳闪闪发亮的笙歌,道:“你现在什么都不需要做,而且,你还可以让我为你去做那些你自己不能做的事。不过,需要等价交换。”

    世上就不会有掉馅儿饼的好事儿。笙歌在心中翻个白眼,面上却十分镇定道:“怎么交换?”

    “拿你的精神之格。”九鬼说着停顿了一下,才又接着道:“等你的精神之格用尽之后,我就吃掉你。”

    “什么是精神之格?”

    “精神之格相当于人类的灵魂烙印,一共有十二格。所以你有十二次可以向我寻求帮助的机会。”九鬼带着笙歌落到一处平石台阶之上。

    笙歌站稳,回头眯着眼睛看了九鬼两眼,终于道:“你是不是闲得蛋疼?”想吃她现在就可以吃,何必让她重生,而且还有十二次求助的机会,这不是闲的是什么?

    “上去就是重生之道。”九鬼不理会笙歌的话,化作一枚红色的月牙形状耳环,暂时定居于笙歌的耳朵上。

    笙歌撇撇嘴,轻飘飘的飘上了台阶之上的平台。平台之上,模样魁梧骇人的阎王正等在那里。

    阎王并没有多说什么,挥袖在笙歌的眼睛上轻轻扫过,在笙歌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双手一送,就将她推进了重生之道。这闪电般的速度,这迫不及待的态度,好像……赶瘟神。

    笙歌的意识再次陷入黑暗。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刺骨的寒风将她冻醒过来。笙歌的体抖了一下,才缓缓睁开眼睛,入目一片雪白。

    低矮的楼房,布满各种或粗或细的电线。小巷子里矗立着颤微微已经倾斜了,好似一阵风刮过都能倒塌下来的电线杆。电线杆旁边搁着八十年代的那种灰扑扑的老旧垃圾桶,三两只野猫在里面捣腾着找食。

    笙歌靠在一面墙壁上,一辆除了铃铛哪里都响的老式自行车在她面前呼啸而过。自行车上的人笙歌还有印象,正是隔壁弄堂中的林家大叔。

    “笙丫头,又挨训啦!”远远的声音从白白的巷子传来,是林家大叔惯有打招呼的方式。

    笙歌毫不在意,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凛冽的空气,直到整个肺都快要炸开了才缓缓的呼出来。眼前的这一切对于她来说,熟悉而又陌生。她都有点不记得曾经是在什么年龄搬出的这里,十六岁?十七岁?

    “臭丫头,竟然敢偷钱,老子今天非要打死你!”漆黑的楼道里,传出男人愤怒的声音。

    偷钱?笙歌脑子回想了一会儿,才终于想起来。初二寒假的时候,家里似乎确实发生了这么一件大事。

    不过那钱却不是笙歌偷的,而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李明汇偷了拿出去请那群狐狗朋友吃东西喝酒花掉了。那时候,家里除了爸爸,不管是还是继母都知道钱是李明汇偷了。不过她们都没有站出来作证,而是在她爸爸用木棍将她背脊都抽出血的时候,护着李明汇躲得远远的看戏。

    至于她爸爸李金为什么会发那么大的火,完全是因为那笔钱,是这个家今天冬天的过年钱。

    笙歌想着,缓缓勾起嘴角。她重生了,而且重生在了前世改变她命运的1999年冬天。一切丑陋罪恶都还没有发生的十五岁之前。

    笙歌心愉悦的拍拍手,并没有按照男人的话进屋,而是提步向巷子的另一头走去。她不会再像前世那么傻,白白的回去替李明汇背黑锅。

    前世她挨打,她们看戏,这一世,该轮到她好好看戏了。

    新文很稚嫩,需要姐妹们的支持昂,~\(≧▽≦)/~

重要声明:小说《特工重生之鬼眼狂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