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追查真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这是一个

    阳光稀薄  但足以让气候干燥  白天县地处中原  缺少河流  终年沒有湿润的空气  风把细微的尘粒吹的遍布空中  让人忍不住眯上眼睛

    公路边  两边警车停在一起

    最后面的一辆警车门打开了  走下來一位全警服  精干利落的中年警官和一黑纱裙  材婀娜的女人

    王晓帅伸手指了一下  对边的周如虎交待道:“我的朋友  穿警服的是派出所温有方温所长  那位美女  叫雪澜!---也是我们华清大学的校友  ”

    温有方咧嘴嘿嘿笑了一下  走了过來  掏出烟递给王晓帅和周如虎

    王晓帅接过烟  刚递到嘴里  温有方就拿着打火机凑过來给他点燃  王晓帅抽了一口  看了一眼周如虎  对温有方介绍道:“温所不认得这位吧  ”

    温有方迷茫地摇了摇头  王晓帅笑了一下  “白天县前任县委副书记、苑龙市委组织部部长周松老爷子知道吧  ”

    温有方连连点头  “知道知道  白天县谁不知道周老爷子  那威信沒得说  ”

    周如虎谦逊地笑了一下  忙伸出手和温有方握手  同时解释道:“那是家父  ”

    “噢---周公子  ”温有方忙上前握周如虎的手晃了晃  “哈哈  和周老爷子长得真像呀  幸会幸会  ”

    三个男人聊得火  雪澜站在一旁  手握在一起  低着头  子稍微晃了两下  似乎在提醒王晓帅她还凉在一边呢

    说实在的  雪澜有些羞涩  那次她和龙沉沉到白天县找王晓帅要预防疫苗采购指标  她借机约省城的孙要章会面  沒想到两天后孙要章给她说  王晓帅已经知道了她和孙要章的关系  她又羞又怕  不过孙要章再三保证王晓帅是自己人  不会出任何纰漏的  雪澜才稍稍放心一些

    其实三人搭讪也沒有多长时间  雪澜感觉时间过得漫长  但很快王晓帅他们三个朝着温有方的警车走了过來

    温有方打开车门  坐进了驾驶室  王晓帅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周如虎和雪澜坐在了后面

    周如虎腼腆地看了一眼雪澜  笑了笑  “想不到  华清大学毕业的还有这样出众的美女  幸会  ”

    雪澜微笑一下  “华清大学能出你和王县这样的帅哥  就不能出美女  ”

    温有方长叹一口气  “我感觉我真是多余的了  一辆车内三个华清大学毕业的  我真是惭愧得要自杀啊  ”

    车内传出一片欢笑声  温有方把钥匙插进钥匙孔内  然后一发动着车  一踩油门调头朝别的方向驶去  雪澜一急  指了一下王晓帅刚才开的车  “那辆车不要了吗  ”

    温有方扭头看了一眼雪澜  “这辆车还能坐吗  ”

    王晓帅哼了一声  也扭头看了看雪澜  “那辆车上有窃听器  还能坐吗  还是你告诉我们的  忘了吗  ”

    雪澜吐了吐舌头  嫣然一笑  妩媚至极

    “车上有窃听器  那还有可能安装有定时炸弹  ---害人之心不可有  防人之心不可无呀  ”王晓帅一仰头  靠在靠背上

    不用问  肯定不是温有方干的事  虽然是借他的警车

    此时  温有方正紧皱眉头  双手握着方向盘  一边开车  一边给王晓帅分析着  “这辆警车在车库放有几天了  一直沒人开  肯定不会有窃听器  今天早上我开出车库  把车交到你的手里---现在车上有窃听器  那你想一想  什么时候有人碰你的车  ”

    王晓帅低头想了想  从他开车到机场  几乎沒有人接近他的车  然后接上周如虎  接着---接着路上遇到几个泼皮打了一次  但他们几个也沒有机会接触到他的警车  再后來嘛  对了  后來车驶进苑龙市高新开发区公安分局的院子里  然后他和周如虎下车去接受审讯---不  接受问讯做笔录  这段时间  车一直停在公安分局的院子里  这段时间倒是有可能被人动了手脚

    王晓帅把今天开车的经过全给温有方讲了一遍  温有方抓了抓脑袋  “你车停在机场外面时  有沒有可能被人动了手脚  ”

    “不可能  机场外面有我一个朋友  人家住的是院子  我把车停在他家里  不可能被人动过  ”王晓帅斩钉截铁地说

    “雪澜姑娘是怎么知道车上有窃听器的  ”温有方扭头又看了一眼雪澜

    “我---我听他---”雪澜言又止  想了想  低声说道:“我听到他给别人打电话时说的  他说  给王晓帅的车上已经安好窃听器了  所以我就赶紧给王晓帅发了个短信  ”

    温有方让王晓帅看了看接到短信的时间  再回忆一下车驶到苑龙市高新开发区公安分局院子里的时间  然后手拍了拍方向盘  “王县  肯定是在公安分局的院子里中了手脚  我靠  这家伙真是险啊  ”

    温有方不是学生出  他原是退伍兵转业进了公安系统  但是他知道自己沒有学历  再不精明能干就不能在公安系统混下去  所以大脑越用越灵  这次雪澜给王晓帅发短信  说车上装有窃听器  按理说  第一个应该被怀疑的是他温有方  但是王晓帅疑人不用  用人不疑  立即给温有方打电话通告了这件事  那温有方更应该把这件事弄清楚了  更何况是他的警车

    “我一会儿给刑警队的哥们儿打个电话  让他们來取个指纹  看看是谁在警车上安窃听器  靠  这是对准你  还是对准我呢  ---对了  美女  你还听到他说什么话沒有  ”温有方想多从雪澜那里了解一些线索

    “嗯  沒有了”雪澜低下了头  声音细小如游丝  这事儿确实让人有些不好意思  为龙公子的妇  大家肯定有些看不起了  更何况刚才还和两位华清大学的校友谈笑  是那么的阳光  那么的纯洁  一时间成了有特工意味的雪  何以堪呀

    不过听雪澜的口气  这个窃听器显然是对准王晓帅的了

    一时间车内无语  谁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温有方一打方向盘  车扭过头  朝來时的路驶了过去  “  苑龙高新开发区公安分局的人是吃了豹子胆  敢受人指使在车上装窃听器  老子找他们  ”

    王晓帅也觉得这事有必要调查一下  他有些怀疑这是那帮泼皮和那个公安分局的人联手下的一个  先是泼皮找事  然后把他们调进公安分局  他们被叫进屋做笔录  然后别人在车上安装窃听器

    周如虎也是一直气鼓鼓的  刚从国外回來  难免以偏概全  这样偶发事件  很容易让他觉得家乡一团麻  乱糟糟  所以也很想弄个究竟

    于是几个人都想到高新公安分局弄个究竟  温有方的车开得飞快  二十來分钟  温有方的警车驶进了苑龙市高新公安分局的院内

    温有方开的警车是四驱越野警车  远非他这个级别能配的  是白天县公安分局专程为省里或是首都大领导下來巡查开路用的  这几天温有方说有别的事诓了过來开着气派  按理说  坐这辆警车的  应该最少是市公安局局长以上的级别才能坐的

    所以这辆高大的宝马四驱越越警车一驶进公安分局的院子  就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更何况温有方有些生气  他一进门大声地按响了喇叭

    铁千里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他抱着一本福尔摩斯探案集看得津津有味  突然听到了刺耳的喇叭声  于是他连忙跳了出來  看到了很牛气宝马越野车  心里正在纳闷  看到了王晓帅拉开了车门走了出來

    铁千里不由得上火  他还以为是市局或是省公安厅的领导下來巡查呢  王晓帅虽然是副处级理应尊重  但是他刚才开了警车已经是不对了  铁千里已经委婉地提醒了  这次居然又换了一辆更阔气的警车驶了进來  而且脸上带着怒意  这下让铁千里也有些火了

    “铁局长好啊  呵呵”王晓帅眯着眼睛  打量一眼铁千里  “你这里是公安分局  还是克格勃啊  噢  或是把牌子换一下  改成cia---中央报局好了  ”

    “王县长这话是什么意思  ”铁千里的脸色也严肃下來  心想老子虽然比你低上半格  但我是苑龙市的  不受你的官辖节制  谁怕谁呀  就凭你私开警车  我也可以到市监察局那里和你理论一翻  人和人都是互相敬的  倘若王晓帅要翻脸  他说啥也要拼上搏一搏了

    两个人站在院子里  互相气势汹汹地看着  一付剑拨弩张的样子

    铁千里本想发作  但是他一直不明白的是  王晓帅究竟是哪了哪门子的药  他坐的这辆宝马越野警车來的  是和哪位警界高官一起來的

    而王晓帅冷冷地看着铁千里  他从铁千里的眼光中  看到了纯真的坦  这时他忽然想到一点  这个安装窃听器的事  或许和铁千里沒有关系  对  他铁千里是公安分局副局长  何等精明的人啊  如果他要安装窃听器  是不会在自己公安分局的院内安装的  谁想让自己上有脏水呀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