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重整资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铁千里走到院子里拉开车门  送王晓帅和周如虎坐上了车  然后弯腰招手连说了几声再见  看着他们的车驶出苑龙市高新开发区的院子才转回去

    周如虎闭上眼睛  “哼”了一声  “王县  咱们这里基层的治安状况这么差  以后要在家乡投资建---”

    “浪奔  浪流......淘尽了  世间事...”,王晓帅的手机响了  他随着音乐声轻轻哼了一句“化作淘淘一片潮流”  然后掏出手机

    这时一看  是发來的短信

    号码他以前沒有记过  不知道是谁发的  他随手翻开短信一看  “在车里不要谈论和龙公子相关的话  最好什么事都不要谈论  车内有窃听器  ”

    王晓帅的脑袋大了  他顺手拨打这个号码  但是对方却不接电话  沒一会儿  又一个短信发了过來  他一看内容  知道是谁发的了:“我是雪澜  ---我穿一黑色衣服  一会儿在太平镇镇中心的十字路口等你”

    雪澜给自己发了短信  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号码的  王晓帅心想可能是两个途径  一是从龙沉沉那里知道的  二是从省委组织部秘书孙要章那里知道的

    他扭过头看了周如虎一眼  把食指凑在嘴唇边轻轻“嘘”了一下  周如虎虽然迷惑不解但是会意  沒有再说什么

    王晓帅开着车  脑子象车轮一样高速旋转着  这是借温有方的警车  车上装有窃听器  这是对准谁的  是温有方想窃听自己的秘密  不太可能  温有方是自己铁杆班底的武装  这个人  有时候喜欢钱  但是很忠心  ---那是谁置放的窃听器  对  当面问温有方好了

    他将车停了下來  给温有方发了一个短信:“迅速到太平镇镇中心的十字路口---接一个全穿黑色衣服的女人上车  然后看到我开的警车  跟着我  保持距离  到人烟稀少处说话  ”

    然后又启动警车  朝着太平镇呼啸而去

    车内  王晓帅和周如虎两人都沒有说话  他打开车载音响  静静地播放着惠特妮·休斯顿的歌曲《i h**e nothing 》,优美的旋律飘散在车内的各个角落  两人开始静静地想着心事

    周如虎也有痛苦回快  华清大学毕业那年  自己本來可以由父亲安置到苑龙市委工作  但不幸的是  那年省里下來一个专案组  调查父亲周松的经济问題  在这个节骨眼上  安排周如虎到自己管辖的地界上工作不太方便  容易让人诟病  于是父亲含泪对周如虎交待:“虎子  现在风声紧  自保要紧  你自己的路  你自己创吧  ”

    于是周如虎远渡重洋  辛苦求学

    好在后來沒有查到什么大的问題---也可能真的沒有问題  也可能是周如虎抬事摆平了  但是  周松后來不能继任白天县县委副书及、苑龙市组织部部长  周如虎的阔公子生涯有些暗淡了  家里有虚架子  有不少牛气冲天的关系  但自己却沒有多少经济实力了

    周松有时想去作一下  运用人脉  搏一些权力与金钱  但是体不争气  要么是心肌梗塞要么是糖尿病缠  只能感叹年老不中用了

    周如虎有一肚子话想给王晓帅说  他想说:“晓帅哥  家里老爷子一个劲儿地推荐你  我回乡创业办生物制品公司的事  你全权持  给我运作  ”但是  王晓帅总是示意不让他说话

    周如虎凑到王晓帅耳边问问:“啥时候能说话  ”

    王晓帅简单地说道:“10分钟”

    周如虎明白  闭上嘴巴  十分钟后  王晓帅驾的警车驶到了太平镇镇中心

    街上乱糟糟的  刚放学的小学生  赶着羊群的老汉  坐在街边喂的娃娃  目光呆滞的流浪汉  拼命按着喇叭着急赶路的长途客车司机......各色百态的人物都拥堵在这个小镇的路口

    王晓帅看了看窗外  也用力按了按喇叭  警笛大作也沒有什么用处  车缓缓地前移着  他心里叹口气  “天下熙熙  皆为利來;天下攘攘  皆为利往  ”

    在这个纷乱的环境中  王晓帅轻而易举地看到了穿着一袭黑衣的女人

    她站在十字街中心  穿着黑色的裙  脸上围着黑纱巾---虽说是挡风沙用的  但是  也起到了掩饰保护自己真面目的作用  虽然一袭普通的裙  但是  那迷人优雅的气质依然掩饰不住  宛如天人一般引人注目

    这是雪澜  她说过在这里等自己的  不过王晓帅沒有直接把车开过去接她  而是想让温有方的警车驶了过去  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在官场上混  凡是和女人---特别是美女相处的时候  一定得小心

    他打开车门走了出來  这才用手机给温有方联系上了  “老温呀  赶到太平镇了吧?快了  嗯  好好  不急  是这样的  你到太平镇后  到十字街口  看到一个穿黑色纱裙的女人  你到她边  说是我让你接她的  然后接上他  朝前任周松书记家的方向走  然后我会在一个沒有人的路边等你  ”

    王晓帅给温有方交待完  坐上车一打方向盘  朝着乡村的公路上驶了过去

    荒野外的风  很强  掠过树枝  很出恐怖的啸叫声

    王晓帅看到有一段路行人稀少  停下车  扭头给周如虎招了招手  示意他也下车

    两人到了车外  王晓帅才放胆说话:“我刚才得知  车上有窃听器  所以刚才沒有和你说话  ”

    周如虎一怔  半张着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的了

    在回国的一两个小时内  发生太多让他惊诧的事了:县长开着警车也让泼皮欺负;然后县长被公安分局的人拘留盘问;再接着  又说发现车上有窃听器

    王晓帅看他吓得发傻  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掏出烟递给他一根  转了个话題缓和一下绪  “在国外抽烟吗  喜欢抽啥牌子的烟  ”

    周如虎的注意力被转移了  显得不是那么紧张  他接过王晓帅的烟点着吸一口  吐出青灰色的烟雾:“澳大利亚的香烟很贵  他娘的  我到过很多国家  相对來说他就们那里的香烟贵  就算抽最便宜的香烟  也要12澳元  ”

    “澳元和人民币的比率是多少  ”王晓帅这个有些不太明白

    “1澳元大概能换人民币5.88元吧  想抽最便宜的香烟还不是随时都能买到的  因为最便宜的卖得最快  当然了  部分商店店根本不想卖便宜烟  ”说到这里  周如虎脸不由得一红  因为自己在国外清苦  常抽最便宜的烟  这本是丢人事  却不小心说出來了  而这次和王晓帅一起  却见他抽的却是很贵的白鹤楼1916  相比之下  真是羞惭之极  看來自己真的是破落贵族子弟了

    “这个烟口味很好  很不错  国内多少钱一盒  ”周如虎又深深地吸了一口  品尝着淡雅绵长的香味

    “这个  说实话你也知道的  吸这个烟的人  一般都不用自己买  我也不知道  好象是一百五十元一盒吧  ”王晓帅说得却是大实话  他记得自己上一次买烟  还是自己在华清大学的校园里  自从到白天县就职  就沒有过自己去买烟酒的经历了

    两人不知想到什么  都同时笑了起來  王晓帅仿佛明白周如虎在想什么  话很直接明了地说:“如虎兄弟  我给你说句实话  如果有说得不对的地方  你别在意  ”

    周如虎点了点头  “咱俩是校友  现在以咱俩站的地方为圆心  划个五百公里为半径的圆  这个范围内  华清大学毕业的人不会超过十个  我们之间还有啥话不能说的  ”

    王晓帅开车胳膊有些酸胀麻木了  他抡起胳膊  做了个伸展扩运动  然后意味深长地对周如虎说道:“在这个世界上  捧着金饭碗要饭的人多了  我认识的人中间  你就是一个捧着金饭碗要饭的人  ”

    周如虎“嗯”了一声  点了点头  “愿闻其详  ”

    王晓帅扔掉烟蒂  踩了踩  “令尊周书记以前在苑龙市组织部任职几年  当时提拨的处级干部不下千人吧  ”

    周如虎点了点头  “当时的风气多好呀  老爷子说过了  当时提拨那么多干部  甚至连人家的一杯酒都沒有喝过  ”

    “是呀  ”王晓帅压低声音  好像旷里的公路上也安装有窃听器一样  “你想想  这些人是多么地感谢周老爷子呀  周老爷子一句话  肯定会鞍前马后地效劳  一千个处级干部的资源  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强大力量!”

    周如虎低头不语  王晓帅看他明白过來一些东西  接着说道:“更何况  当年的一千个处级干部  现在有的已经远远不止是处级了  你现在回來应该打怀旧牌  亲牌  把这些关系  握在手中  ”

    周如虎叹了一口气  “当年有人想整老爷子  这些人中  很多都是见势不妙  调转船头  甚至朝老爷子开炮  这况都是有的  人倒是墙倒众人推  这我也理解  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  我也不好意思去走动了  我象一条丧家之犬  怕人家不收纳抬举我  ”

    正说着  王晓帅看到另一辆警车驶了过來  停在面前  车门一打开  走下了一男一女  男的是温有方  女的正是雪澜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