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兵来将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齐秘书每天都睡得很晚  今夜更是如此

    两个小时前  他送王晓帅到宾馆里  按理说他可以回去休息一会儿  但是他却不敢走出宾馆的大门

    在森林里  兔子  羊  鹿这些弱小的动物  能嗅到、听到食野兽的踪迹  这是一种天然的感知力

    而在县政府工作多年的秘书  也总是能觉察到不祥之兆  他还沒有走出宾馆的大门  就折返回來  然后坐在大楼一侧僻静的花坛边缘  一根又一根的抽烟

    坐在这里  他一抬头就能看到龙公子那个房间里亮着的灯  他知道  此时龙公子正在和王晓帅议事  十几年秘书生涯  他听说过太多太多关于龙公子的传闻  夜猫子进宅  无事不來

    但是他不知道龙公子找王晓帅会有什么事  按以往了解到的况看  龙公子喜欢插手承包大型路桥工程  而王晓帅主管的医疗卫生口沒有什么大的工程  几个医院也沒有新盖病房大楼  为什么龙公子这次來要找他呢

    跟着王晓帅时间不长  也不算短  秘书清苦  这些年來  秘书还沒有司机受信任  除了微薄的薪水  就是平时陪着吃请喝酒  有时得一些纪念品  想捞上几把  可能不大  但是和王晓帅熟稔之后  齐秘书就有些外块了  除了名烟名酒外  王晓帅还固定每个月给他一万五千元  这在他的秘书史上是沒有过的福利  所以齐秘书自然是忠心耿耿  铁了心要跟着王晓帅干了

    等的时间不短  地下烟蒂聚集了一堆  正在齐秘书有些困倦  要起回去时  看到王晓帅从宾馆里走了出來  虽然正值青活力充沛的年龄  王晓帅也是一脸疲惫地伸开双臂举了起來打了个哈欠

    “王县  ”齐秘书压低声音喊了一声  快步走了上去  “你---沒事吧  ”

    王晓帅看了一眼齐秘书  心里有些感动  看來齐秘书是在为自己担忧  一直在外面候着  看着眉头紧皱的齐秘书  王晓帅笑了笑  “我能有什么事  龙公子又不是老虎  能把我吃了  ”

    齐秘书苦笑一下  龙公子不是老虎  可这是一只比老虎更厉害更无耻的家伙  白天县有句俗话  山里怕老虎  平地就怕不要脸  为市委书记的公子  一辈子吃喝玩乐啥事都不用发愁  却肆无忌惮地伸着爪子四处捞钱

    两人都明白眼前的处境  却是无话可说  也无法诉说  只是互相苦笑着  齐秘书掏出手机要叫车來  王晓帅一摆手做个阻拦的意思  “不让司机麻烦了  我们俩一起走走  喝两杯啤酒解解乏  ”

    齐秘书感觉一阵欣慰  王晓帅说去喝杯啤酒解解乏  显然是要和他商议一下对策

    “好好好  我好长时间沒坐地摊上溜达  走  找个清静的地方聊聊  ”

    夜色弥漫  王晓帅和齐秘书走出政府宾馆  沿着河边的一条小路走着  这里是小吃的集散地  狗  卤猪蹄  羊串  烧烤  全是实惠美味的小吃

    毕竟份和一般百姓不同  他们两个走到一家小店的房间里  店里的小伙计倒也不看这两个大人物  只是手脚麻利地擦去桌子上残存的酒渍、碎骨、和啤酒瓶盖  然后殷勤地问道:“还有别人吗  ”

    齐秘书扶了扶眼镜  看了看王晓帅  王晓帅低头思索了几秒钟  今天遇到了烦难事  遇到了龙公子这样的大流氓  要想拿出治他的招数  得找一个经常和流氓打交道的人  于是对小伙计说  “三个人  还有一个  你先倒两碗茶  等那个朋友來了再叫你进來  ”

    店里小伙计连忙沏好茶水出去了  王晓帅拿出手机  给温有方打电话  同时低头对齐秘书说  “我让一个心腹來商议一下  你这个人  很斯文  对付这种无耻之徒  你不会有办法的  ”

    齐秘书讪笑一下  这话倒是真的

    沒有一会儿  听到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齐秘书连忙去开门  刚好温有方走到了门口  他们两个打过招面  互相都认识  于是双方抱以微笑寒喧了一下  就由齐秘书领进了房间

    “王县  有啥难題  ”温有方看到王晓帅眉头紧锁  不由地问着

    齐秘书看温有方问话直爽  明白这是心腹人  是可以实话实说  实话直说的人  王晓帅心不好  一时沒有回答  齐秘书心想这次让温有方來  肯定是要给他讲这件事  于是招呼温有方坐下  让店伙计给温有方泡好茶水  然后一五一十地给温有方讲了龙公子召见王晓帅的事

    “真他娘的蛋  ”听完了王晓帅的讲述  温有方气呼呼地骂了起來:“咱这种老百姓  当个小官捞两个钱当个家庭生活补贴  倒也可理解  但这个龙公子吃喝不尽  荣华一生  却又费尽心机捞钱  这个有点过份了  ”

    王晓帅点了点头  温有方猛抽两口烟  摇了摇头  “但是你不能拒绝他的要求  ---拒绝他  就等于不给他老子龙云恺的面子  这样一來  他老子难免会给你小鞋穿  俗话说  墙倒众人推  只要龙云恺使个眼色  跳出來咬你的人多得不计其数  到那个时候真是防不胜防  ”

    接着  温有方讲了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大家都知道

    前一段时间  苑龙市下面的十來个县去市里开会  有几十个县处级领导  龙云恺给各个县领导一一握手  但是  遇到一个县长时  龙云恺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沒有伸手和他握  直接和下一个人握手

    这个小小的举动  就被别人察觉了  于是就有人开始举报这个县长  很快  更多的人参加到控告这个县长的行列  于是  这位县长很快倒台了  掉了官职不说  还因为查处的种种经济作风问題进了监牢

    政界险恶  实在是寻常百姓难以把握的啊

    很快  店伙计端上各种风味菜肴  都是本地颇有特色又实惠的  有水晶猪蹄  卤兔腿  黄焖鸡  麻辣盘膳  以及各种凉拌小菜  虽然只有三个人  但是小木桌上很快堆得满满的  香气直冲鼻孔

    王晓帅端起面前的啤酒杯一饮而尽  拿着筷子示意温有方和齐秘书吃菜  “这么晚了  这算是夜宵  快吃吧---考虑事费脑子  特别是这种蛋事  ”

    齐秘书斯文地抿了半杯  温有方端着杯子饮尽  撕了一片卫生纸擦了擦油乎乎的嘴  “王县  这样  我想只有两条路走  我给你出个主意  就叫做‘两争’  ”

    “两争    ”王晓帅吐出嘴里的骨头  不知道温有方出的什么点子  又嗯了一声  温有方这才解释道:“我明白  这次全县接种疫苗采购的事事关婴幼儿童的生命安全  王县不想挣这个既坏良心  又担高风险的钱  眼下的问題  归根结底是两个难点  一是疫苗  二是龙官家  ---这样看行不行  假如我们能招來更有背景的人  让他插手往白天县销售疫苗  那龙公子只好退却了  这是一争  如果不行  我们來二争  就是争取让别人上位  主宰苑龙市  去龙云恺挤下去  这样一來  他龙公子自然不敢再來这里销售疫苗了  ”

    齐秘书苦笑一下  “温所长  我觉得一争这个主意还是有点道理  只是找谁來和龙公子竞争呢  你说的二争  我觉得更不可能  我们扶持别人去把苑龙市市委书记龙云恺挤走  那难度可就大了  ---有那个本事  我们直接让晓帅去苑龙市干市委书记好了  ”

    王晓帅微闭上眼睛  思索着温有方的话  觉得有些道理  只是有些东西齐秘书一时半会无法领悟而已

    温有方拍了拍齐秘书的肩膀  “小齐  你还是嫩了一点  你---不是江湖中人  不明白这里面的道理  ”

    王晓帅拿着筷子  在桌上轻轻划着  如同在写着什么  “齐秘  我告诉你  当一个市委书记很难很难  但是  想赶走一个市委书记  比自己争取当市委书记要容易一点  ”

    “对  ”温有方叫道  “王县比你看得透  咋说呢---给你举个例子  你就知道了  嗯  这好比  盖房子难  但是  扒一座房子就容易的多  我们想争取当市委书记难  但是要赶走一个市委书记  要容易一些  ”

    齐秘书有些领悟了  王晓帅又解释道:“现在龙公子想插手投标销售疫苗  他老子肯定知道  父子两个都眼馋这笔利润  ---我们现在不好拒绝  但是  我们可以围魏救赵  让别的火烧在他们上  让他们沒有精力去顾及这件事  ---温有方  你这几天策划个方案  让龙云恺的地盘上烧烧火  让他忙得顾不过來  ”

    “好  坚决完成任务  ”温有方嘿嘿笑了起來  “搞破坏我很专长  给人栽脏我也很专长  过几天我会让龙云恺后院那边烧烧火  不管能否把他赶走  我们都可以找到合适的人选來插手白天县疫苗采购的事  这样龙公子就不敢來白天县赚这个钱了  ”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