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鬼来拍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王县  他來了  他专程來白天县  直接到县政府宾馆里  第一件事就是找你  ”齐秘书语气稍缓稍稳了一下

    “嗯  他是谁呀  有啥紧张的  來找我的  都是朋友嘛  ”王晓帅不紧不慢地说着  他的镇静淡定感染了齐秘书  齐秘书稳了稳神  “他是少爷  是龙少爷  你们以前沒见过  不知道你了解不了解他  唉  怎么说呢  ”

    虽然王晓帅平时修养极好  本是少森寺的俗家弟子  处事要比凡夫俗子镇定得多  但心里难免还是一紧

    龙少爷  就是龙云恺的儿子龙沉沉  苑龙市以及白天县等下下属县的政界中  人们提到龙沉沉  一般都称之为龙少爷  齐秘书还以为王晓帅不太了解龙少爷  其实并非如此  王晓帅有不少同学毕业后在浅圳市经商办公司  他到白天县挂职副县职以后  知道自己顶头上司是陈将声  而陈将声的顶头上司是龙云恺  所以让浅圳市的同学们打听龙沉沉的为人  而且也从政界别的人那里打听龙沉沉的作风  所以他并非像齐秘书想像的那样不了解  而是太了解了

    齐秘书害怕的原因  是因为龙沉沉突然驾临白天县  而到白天县竟然不是找县委书记陈将声  而是找他副县长王晓帅

    來的不是客  那真是來者不善  善者不來

    三年前  苑龙市下面某县  要修一座跨河大桥  那个县进行了招标投标  有一个承包商中标了  当天晚上  龙沉沉从浅圳市飞往苑龙市  然后直接下到那个县  去找承包桥梁工程的承包商  第二天  承包商就大病不起  别人问起龙沉沉找他什么事  他闭口不谈  桥建后通车后  不到两个月桥粱就跨塌了  结果十几辆车坠入河中  造成九死四十五伤的结果  承包商被判了死刑枪决  事后  承包商的妻子到处喊冤  说那晚龙沉沉找到他老公  说他的资质不够  不能承包这个工程  还说要建议当地县委县政府重新审核  龙沉沉说他有一个朋友是做路桥工程的  要承包商把这个工程转让给他那个朋友  除非拿出120万  要不然  他龙沉沉一个电话就可以让这个承包商退出桥梁工程  并且以后在苑龙市及各个县永远揽不到工程

    那个承包商只好东拼西揍  给龙沉沉拿出120万元  龙沉沉飞往浅圳市不再干扰  正是因为承包商掏了120万元  钱财大出血  只好在工程上偷工减料  让桥粱成了豆腐渣大桥  所以跨塌以致人员伤亡  都是在所难免的

    只是承包商的妻子沒有证据  告了很长时间沒有结果  事后只好作罢  也有人说龙沉沉悄悄给她退了三十万元  又恐吓威  她才放弃

    这件事  是人们的传说  谁也沒有真凭实据  但是  无风不起浪  沒有证据证明是真的  也沒有证据证明这事是假的

    所以说  白天县和苑龙市官场  在背地里  给龙沉沉送了一个绰号  “龙阎王”  意思是说和龙沉沉打交道  沒有好的下场  ---见了他如同见鬼一般

    王晓帅微闭着眼睛  坐在车上想对策  齐秘书已经把自己的前途押在他上  所以有些心慌失措  他掏出手机编了一个短信  “來者不善  善者不來---兵來将挡  水來土掩  ”

    短信发出后  相信会给惊慌失措的齐秘书一丝安慰

    轿车在夜色中  如同黑色的游鱼  驶进县政府宾馆大院  王晓帅隔着车窗看去  宾馆外面多了几个警察在站岗  看來这是宾馆经理巴结龙沉沉的  让公安多派几个人站岗装装隆重的样子

    车刚一停好  齐秘书就走过來拉开车门  看到王晓帅  他嘴唇动了动  想说什么但又沒有说

    “哪个房间  ”王晓帅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

    “西楼  505房间  ”齐秘书压低声音回答一句

    王晓帅“嗯”了一声  “你到我的办公间候着  我去看看  或许龙公子只是顺路经过  ---对了  你吩咐一下  找人想办法弄点好礼物  新鲜有趣  不落俗的  不要总弄那些烟酒首饰什么的  人家不稀罕这些  ”

    “好的  我想办法找人办  王县---你---保重  ”齐秘书嗓音有些哽咽

    “靠  我又不是去上战场  ”王晓帅笑了一下  扭头朝西楼走了过去

    西楼刚刚装修好  璀璨的水晶吊灯下面  过往的人个个光彩夺目  油光水亮  如同刚从烘烤箱出來的面包一样  王晓帅踩着松软的地毯  走进大厅  掏出手机拨了一个联系号码  这个号码  是龙沉沉留的女秘书的号码  他从來不直接接听电话  别人也不知道龙沉沉的号码

    “我是白天县县政府副县长王晓帅  不知道龙总休息沒有  ”王晓帅试探着问了一句

    “噢  是王县长  我们龙总下午找过你  正在洗澡  我现在问一下  看他有沒有时间见你  不要挂电话  ”女秘书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从手机里传來的声音  王晓帅听到了哗哗的水声  看样子女秘书直接走进卫生间把手机递给了龙沉沉

    “哈哈  王县  白天县学历最高的官员  帅哥官员  这几天忙的吧  我下午沒有联系上你  ”龙沉沉也是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电话里似乎还听到一声女子的**  看样子龙总的手不太老实

    “龙总  当时我在外面有个别的事  我秘书联系我  不过白天县信号很差  总是有些盲区  ---上次你们公司给山区病人捐款买药材  我真的感激不尽  我当时说过了  你啥时候有空回來  一定事先给我打电话  我到机场迎接  可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一声呀  ”王晓帅啧啧叹了口气  感觉有些羞辱  但是心里宽慰自己一句  “既然当官  还要什么脸啊  ”

    “王县公务繁忙  我咋好意思打扰啊  不过有个朋友托我办一件事才找你的  ---这样  我快洗完了  你先在大厅等十分钟  然后直接上來找我  505  ”说完龙沉沉挂了电话

    踩着松软的地毯  王晓帅走到大厅  坐在暗角的沙发上  闭上了眼睛  心里有了一些寒意  自己的幼年是流浪乞讨过來的  而龙公子之流  则是一路富贵荣华  两个人生轨迹不同的人  在这里碰面了  会有什么样的结局呢

    龙沉沉是无事不登三宝  到了白天县政府宾馆  点名要见他  真他娘的是鬼拍门了

    王晓帅抽了一支烟  看了腕子上的手表过去了十分钟  然后按熄烟起走进电梯

    五楼  505房间  门似乎已经打开了  只是在虚掩着  王晓帅深吸了一口气  轻轻敲了敲门

    马上听到高跟鞋的声音  接着门拉开了  是一个脸蛋白皙  材婀娜  打扮时尚的女子  “是王县长吗  快快请进  ”

    王晓帅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总统房  白天县政府宾馆一共就三个  龙沉沉坐在沙发上  赤红的脸上泛着笑意  看到王晓帅走了过來  他沒有起  只是伸出手递过去和王晓帅握了一下  然后指了指一旁的沙发  “坐  晓帅哥  哈哈  你的名字真好  别人一叫你哥  就叫成了小帅哥  ”

    那名女子也莞尔一笑  然后撅了撅嘴巴  “人家王县本來就是小帅哥嘛  谁像你  整天不运动  大肥猪一个  哼  ”

    龙沉沉拂了拂肚皮  哈哈大笑起來  “雪秘  是不是你看中帅哥县长了  要不你留下  帮王县工作得了  ---这可是管财务一把好手---噢  我舍不得  把你留下  我公司就沒法运转了  ”

    这位女秘书叫雪澜  王晓帅听说过  是华清大学的女博士生  和自己有同样之谊  但是  人家沒有自报校门  自己虽然心里知道  却无法叙校友之

    这年头不知道怎么了  以前女博士生粗笨丑陋  仿佛异类  现在却出现许多漂亮得惊为天人的女博士  真是让人想不明白

    雪澜大大方方地拿着洗好的水果端了过來  摆在王晓帅的面前  “王县  这是南方的特产水果  基本上是直接供应海外的  來  尝尝  ”说着递到了王晓帅的面前  不知道是水果的馨香  还是雪澜上的香味  让人闻着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人几乎要飘起來了

    王晓帅暗暗做了一个少森寺修习的罗汉童子吐纳  才定过了神  伸手去接过一个雪澜递过來的水果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雪澜的手碰了一下王晓帅的手

    “还是在大城市好  ”王晓帅咬了一口水果  闭上眼睛想了一下  “我有过下海的想法  想跟着龙公子学学  那次在令尊龙书记那里  我不小心把这个念头说出來  龙书记教训我一顿  说我是舍弃白天县一百多万百姓不过  去争取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给我扣了这么大的一个帽子  我就不敢再提辞职下海的事了  ---呵呵  不过龙书记批评得对  我自己一想  也不是那块做生意的料  于是熄了那份心  呵呵  ”

    雪澜笑了一下  露出洁白如贝的牙齿  “王县哪知道商海沉浮  劳心费力  做县太爷  是一份有前途的职业  可要珍惜噢  ”

    三人哈哈大笑起來  雪澜站起  说是要到外面逛逛  看看白天县的夜市小吃  显然是给他俩留一个谈话的空间

    果然  雪澜刚一出门  龙沉沉就点上了一根烟  微皱了一下眉头  “王县  是这样的  我有一个朋友  他和我做生物制品  ---就是做中原卫9项目  儿童免疫力提高的疾病预防疫苗  ”

    王晓帅心里一沉  背上起了一层冷汗  中原卫9项目  那是给中原地区全体婴幼儿注预防疫苗的  每个儿童从新生到三岁  一共要注1200元的疫苗  这个钱  养孩子的家庭  拿出來三百元就行了  县政府  提供每户900元的补助  哪家哪户沒有小孩呀  谁不结婚产子呀  白天县是人口大县  统计是一百多万人  实际上可能超过二百万人了  这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个项目里面  很有油水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