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黑屋刑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贾一强连连点头  “对  这事有几年了  我记得嘛  你把小偷打死了  也算是伸张正义了  这种人  少一个就少给社会带來一份危害  嗯  我也记得说的是心脏病  赔点钱了事  ---嗯  温所  这次的事  是这样的  你知道我是个不喜欢心的人  不管审出來结果沒审出來结果  也不管人死活  我明天取五万留在你那里  你给弟兄们酬劳一下嘛  ”

    王晓帅想了想  嘴里说道:“对对对  也是  你组织弟兄们加班加点干活  都够辛苦的  老贾哥这样做有不义  不错  ”

    温有方装出生气的样子  站起要走  “你们把我当成啥人了    我这是为了朋友  算了  这个忙我不帮了  老贾你这样做是瞧不起我温有方  ”

    贾一强慌忙去抓温有方的袖子  王晓帅也起去拉温有方  “温所  你看看你  这是老贾哥的一片心意  你不接受  他心里也过意不去  听我的  先收下吧  ”

    “是呀是呀  温所  你看你  我的心意你得接受呀  要不然  我晚上都睡不着  ”贾一强脸色赤红

    温有方苦笑一下  “唉  这事传出去了  别人会笑话我  给朋友帮忙还收辛苦费  ---好吧  恭敬不如从命  我先收这一回了  对了  时间不早了  我们现在到‘狼’里去  看看弟兄们能不能审出结果  ”

    说着  温有方掏出电话  给派出所的一个心腹警员打了个电话  “我是温所  你们把那两个造遥的嫌疑犯押到咱们秘密审人的地方去了吗  好  我马上也去  嗯  好  我在草草坊喝茶  你把车开过來  ”

    十几分钟后  听到外面传來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温有方拉开屋里的窗帘  朝着外面看了看  对王晓帅和贾一强说道  “车來了  坐我这个车  咱们一起去吧  ”

    贾一强到吧台处付了茶点费  三个人出了房间  外面米黄色的弯月高悬  风中夹杂着兰花的香气

    一辆吉普出停在兰草坊门口  已经调转好方向  在静静地等着他们上车

    开车的是一名精干的年轻人  一看他们过來  连忙下來拉开车门  温有方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王晓帅和贾一强坐在了后面  车里一片漆黑  外面是郊区  沒有灯  也是一片漆黑  王晓帅知道这个“狼”是温有方自己建的  保密的  所以也闭上眼睛  沒去在意路是怎么走了  但是贾一强好奇地将脑袋凑到车窗上看  有时还问问温有方这是在哪条路上  正在往哪个方向驶  奇怪的是温有方居然给贾一强讲的清清楚楚的:“这是北环路嘛  往前十五里  到湍河北边的那个丁家营  从那个桥上  再往北  到丁家营小学往东转  到那里祠堂那里  有个废弃的工厂  有个仓库  那就是‘狼’  哈哈  ”

    王晓帅想阻止温有方  不让他说出狼的具体方位  但是细细一想  温有方是多年的派出所所长  那是何等精明的人  他既然要说  肯定有说的道理

    车驶在了乡间小路上  不停地起伏着  大约过了二三十分钟  停在了一个大铁栅栏门的前面  里面是一个堆满各种杂货的场院  车刚一到门前  里面的大狼狗就凶悍地狂叫起來

    温有方下了车  从车上拿起一个手电  朝着铁门里面晃晃  叫道:“快点开门  我來了  ”

    门内一个小屋的灯亮了  接着出來一个弯腰驼背的老头拉开了门  慌忙拿起钥匙打开了铁门  温有方返上车  车驶了进去

    驶进场院  温有方下了车  几只大狼狗叫得更欢了  王晓帅幼年被少林寺老僧收养之前  有过流浪经历  不怕狗  但贾一强吓得躲在了温有方的

    温有方解开了一个大狼狗的铁链  吆喝两声  大狼狗不叫了  温有方哈哈大笑  将铁链递到了贾一强手里  “沒事沒事  他不咬你  既然是狼  沒有狼也得养几天大狼狗啊  ---你牵着铁链  它听你的话  真的  ”

    贾一强试探着拿着铁链的一端  两腿小腿肚打着摆子  跟着温有方朝着场院最里面的仓库走了进去

    院子里堆满了破旧的机器  充满了铁锈和汽油的味道

    到了一个旧机井的位置  温有方揭开了一块沉重的铁板  露出了通往下面的楼梯  手电朝下面照了照  低着头领着他们的下了楼梯

    朝里面走着  看到前方有灯  估计算是地下室或是以前的防空洞  有一排小房子  有一间房子门开着  他们一进去  看到两名精干的小伙子在坐着喝茶  一看到温有方他们來了  连忙站起问好

    “温所  你过來了  ”

    “温所  你交待的事我们办妥了  ”

    温有方点了点头  示意贾一强和王晓帅坐在沙发下  这时他们看到  屋子中间吊着两个人  一个是张秀玲  另一个是她女儿阿贝  上脸上满了伤痕

    贾一强走过去抽了她们两耳光  骂道:“你们也有今天  想害老子  嗯  算你们瞎了眼  ”

    温有方问道  “她们两个招了吗  ”

    两个小伙子点头哈腰地说道:“温所  开始她们两个嘴硬  后來打她们打服了  就招了  ”

    温有方嗯了一声  “不错  我就说了嘛  老子审犯人  从來不在派出所里  太文明了就审不出啥东西了  对嫌犯得狠  往死里打  靠  对了  她俩说幕后主使是谁  ”

    贾一强也走了过來  忙跟着问  “对  她俩的幕后主使是谁  谁让她们咬我的  ”

    两个小伙子互相看了看  沒有吭声

    温有方又问了一遍  两个小伙子还是不说话

    温有方火了  “你们两个哑巴了还是怎么回事  咋不说话  要不要把你们也吊起來打  嗯  她们两个咋招的  幕后主使是谁  ”

    这两人一看就是社会上游手好闲的无赖青年  一个头发是红黄色的  一个头发是淡蓝色的  手臂上有着猛兽与狼的刺青  决不是良善之辈  王晓帅知道  温有方在白天县的公安系统几十个派出所中破案率最高的所长  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养着一帮流氓无赖当线人  蓝头发看温有方火了  嘴唇动了动  又用眼的余光看了看王晓帅和贾一强  意思是有外人在  沒法讲

    温有方摆了摆手  “沒事  自己人  说吧  ”

    一听这话  蓝头发一咬牙  坚定地说道:“指使这两个母女陷害诬告咱们贾领导的  正是白天县的大老板  陈将声  ”

    “什么什么  ”贾一强又急又气  差一点蹦了起來  他解开衣服上的两个扣  在屋里转着圈子  仿佛一头疯牛一般  “我靠  我就说了  幕后主使肯定是个大人物  他们这是想通告诬告我  然后将矛头对准我舅舅  狼子野心呀    陈将声  我你祖宗  ”

    说到这里  贾一强抡起墙上挂的鞭子  冲着张秀玲抽了几鞭  “老**  你他娘的是找死呀  ”接着又朝阿贝抡了几鞭  “小痞子  你也活腻了  老子那天弄你给你的钱不少呀  老子是怎么得罪你了  嗯  你娘的  ”

    张秀玲和阿贝想躲闪  但是被绑着吊在屋粱上  沒有办法挣脱  只有发出唉号声

    王晓帅心里有些不忍  不过心里一思忖  贾一强给温有方五万元  温有方肯定要给自己  按照温有方的为人  最少要给自己三万  甚至四万  其实这个局  出力又受罪的的  是张秀玲母女  干脆到时候给她俩分一份得了  嗯  五万元  他和温有方一人一万五  给她们母女两万元  这也算是一些补偿了  对她俩來说也是不小的收入  要不然  她们挣两万元  也不知道要脱裤子卖到多长时间才能挣这么多呀

    “二位老板  您喝啤酒  ”红头发啪啪打开两罐啤酒  递给王晓帅和贾一强

    贾一强咕咚咕呼灌了几口  喉结一上一下的跳动着  喝完啤酒  将罐子扔到一边  要抓起皮鞭抽了起來

    “昏睡百年  国人渐已醒  睁开眼吧  小心看吧---”《霍元甲》主題歌响了起來  这是王晓帅的手机铃声  不知为什么  他这一段时间  特别喜欢八十年代的流行歌曲  可能这是七十年代人心里的怀旧结吧

    他走出小屋  到走廊里  接通了电话  传來了齐秘书急促的声音:“王县  你在哪里  ”

    “我在狼---呃  我在狼犬训练基地---”  差一点说漏了嘴  只好改口说在狼犬训练基地  听齐秘书说话的语气  似乎出了什么大的事  于是连忙安慰他  “小齐  不要紧张  慢慢说嘛  ”

    有些人  天生不是干大事的人  王晓帅为齐秘书叹气  稍有大点儿的事  他就慌得如同世界末來临一般  这种人  一辈子平庸下去  最多就是个当高级马车夫的命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