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双刃利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报社徐主任大为惊愕  他扶了扶眼镜  抱着面前的的双层玻璃水杯  翻着眼睛  看了看天花板

    为新闻人  也听说过这个白天县的副县长  透着邪  他为学子出  做事却不拘一格  这次他本來是为副秘书长肖国雄说的  但怎么又话锋一转  要求对肖国雄做严肃处理

    徐主任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王晓帅  他面容冰冷  嘴唇紧绷  嘴角挂着一丝莫名的笑意  天啊  这是标准的皮笑不笑  前些天  徐主任派得力心腹记者秘密调查  王晓帅和肖国雄以前在蓝云县城关镇一初中就读  还在一个班里  这是沒有写在档案上的资料

    ---因为肖国雄在蓝云县城关镇初中就读时  因为打架  被学校开除学籍  所以档案上沒有记录他在蓝云县城关镇初中上学过  但是  这个经历让徐主任调查到  成了他掌握的一手资料

    想到这里徐主任心里又凉了下來  一种对王晓帅的敬畏之包围了他  又想到了新闻界的一些传闻  说王晓帅和吴杏娟这个娘们有染  于是更觉得心中慌恐

    想到这里  徐主任站了起來  对大家说道:“同志们  曝光丑事  不是我们的目的和职责  我们的目的是唤醒一些步入迷途的领导干部  让他们悬崖勒马  洁自好  治病救人才是我们新闻从业者的目的  大家说  是不是  ”

    徐主任只要问是不是  在坐的手下当然说是了:

    “对啊对啊呀  ”

    “徐主任说得好  对对对  ”

    “嗯  有道理呀  ”

    徐主任看了大家一眼  点了点头  “嗯  这样吧  我们暂时休会  我和王副县长商量一下  不  研究一下这个况  人是白天县里的  我们刚才看到了  王副县长要求严肃处理  显然沒有包庇纵容的意思嘛  大家休息一会儿吧  半个小时之后  再继续开会  ”

    王晓帅微笑了一下  轻轻点了一下头  看來这个徐主任不是不晓得厉害关系的人  俗话说  打狗还得看主人嘛

    暂时休会  其他的与会人员在走廊外抽着烟  小声交流着什么

    徐主任伸出右手臂  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领着王晓帅  到了一旁的房间里

    这是个休息的地方  挨着会议室  是一个装修精致的间  里面是卧室  徐主任晚上玩一些女文学好者的地方  外面的小办公室  布置的十分整洁典雅

    棕黑色的老板桌上  放罩着四盆品种各异的吊兰  郁郁青青  藤叶繁茂  低低的搭在空中  如同挂着绿色的帘子一般

    王晓帅摸了摸吊兰的叶片  “养的不错  徐主任是个细致的人呀  ”

    徐主任咧开大嘴笑了笑  “小小的好  为文人  就喜欢弄个花花草草的  ”

    王晓帅哈哈大笑起來  又意味深长地说道  “是呀  徐主任是个文人  就喜欢弄些花花草草的  民间有些风闻  徐主任都把一些高中校园里了十六七年的很嫩的花花草草弄了过來养  好养吗  ”

    这是暗中说道  徐主任包养有十六七岁的小女孩  徐主任一怔  又哈哈大笑起來  当了这么多年官  也有些手段  相信王晓帅只是听说沒有真凭实据  怕个鸟呀

    于是陪着笑了两声  将两杯龙井泡好  一杯放在王晓帅坐的沙发旁边  另一杯放在自己沙发的旁边  低声说道:“原來王县长也有养花的好  我听说  王县长把我们苑龙市某个报社里面养了四十多年的花给剜走了种在自己家的园子里玩赏  有这个事吗  ”

    王晓帅也是一怔  看來世界上真是沒有不透风的墙  以前听吴杏娟说过  有些报社主任  都有两三个心腹记者  这是利器  干着克格勃和锦衣卫的差事

    两人几乎把话挑明了  看來谁都知道谁的底细  于是两人的关系不自觉的拉近了一些

    王晓帅看了一眼茶杯  茶叶不错  低头说道:“老徐哥  兄弟劝你一句  你这子骨好  我知道  冬天还参加冬泳比赛  不过  在那个十六七岁的小丫头上折腾  也得注意点  啥事过了头  都对体有害呀  ”

    徐主任抚了抚头上稀薄的头发  “那小丫头是一高中田园文学社的  喜欢写个诗呀啥子的  给我投过稿  后來嘛  我就约他出來谈谈文学  慢慢的有了感  嘿嘿  我们这是纯感上的事  就像鲁迅和许文平  有师生之谊啊  和世俗的那种事不一样的  ”

    王晓帅抿了一口茶  点了点头  “是呀  我知道老徐哥是个风雅的人  和风的人是不一样的  ---我听别人传说  就替你辩护  唉  那群苍蝇怎么知道蝴蝶的生活理想  ”

    徐主任也喝了一小口茶  看着墙上挂着的梅兰竹菊四条屏  若有所思的说道  “有一次开会  我看着吴杏娟的背影  心想这个女的是妖孽啊  四十多的人  怎么从后面看材就像二十多岁的人  ”

    王晓帅哈哈笑了起來  “妖孽啊  确实妖孽  本大圣就是人收拾这个妖孽的  ”

    说完两个人一起大笑起來

    王晓帅感慨地说道:“徐哥  你是个很不错的人啊  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和你畅开心腹聊聊吗  ”

    徐主任摇了摇头  “不知道啊  ”

    王晓帅从口供掏出一样东西  有烟盒大小  上面有一截露出了电线  还有几个按钮  掏出來之后  王晓帅将它放在桌子上面

    徐主任扭头看了看  沒有说话  王晓帅拍了拍这个东西  “这是我让浅圳市一位朋友给我买的  可以探测出來你的办公室里有沒有录音录像设备  我和许多人私底下聊天时  都要探测一遍  但很多当官的办公室里放有录音设备  所以我沒有把真心话说出來  ---但是我进來时  我的这个探测器沒有震动警报  说着老徐哥屋里沒有录音录像设备  所以才能和你促膝谈心啊  哈哈  ”

    徐主任嘿嘿笑了起來  “我说过  虽然我留恋花花草草的  但是我是个宅心仁厚的人  我从來不搞录音录像陷害别人  这一点  王县长您放心好了  ”

    说着  徐主任也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  放在玻璃茶几上面  那东西和王晓帅的一模一样

    王晓帅“噢”了一声

    徐主任站起哈哈大笑起來  “这个东西我也买的有  这年头  倒真的是人心不古  许多人和我说话时  口袋里也装着录音录像设备  所以我也让外地的朋友买过这样一个东西  今天经过探测  王县长的上也沒有藏民录音录像设备  所以我也能和王县长交交心  ”

    说完两个人一起大笑起來  互相询问一下价格  王晓帅买的是8900元  而徐主任买的是9100元  相比贵了一些

    这下两人不但更放心了一些  而且感觉更近乎一些  两人竟然越聊越投机  说好以后出去到名山大川旅游一次  一个带上吴杏娟  另一个带上一高中田园文学社的女社长

    屋里被浓重的烟雾包围着  但是气氛十分和谐

    徐主任这才问道:“老弟  你刚才为干什么让我们把肖国雄的事严肃处理  一定要曝他的光  ”

    王晓帅嘻嘻笑了起來  “这样的  老徐  我想让肖国雄退一步  ”

    “嗯  ”徐主任不解  王晓帅接着解释  “现在我们县国资委主任  苏凤池马上就要退下來了  这个位置  很有油水  你是知道的吧  ”

    徐主任点了点头  “这和肖秘书长有什么关系  ”

    王晓帅又从烟盒里拿出了一根烟  “让肖秘书长背个处分  下降一级  以后竞争国资委主任  这样好一些  ”

    “为什么  ”徐主任不解

    王晓帅笑了笑  抽了一口烟  说道:“现在有一个人竞争下一任的国资委主任  贾一强  贾一强是龙云恺的外甥  有贾一强在  肖国雄竟争不上  你这次  不但要把肖国雄陷害一次  还要把贾一强陷害一次  我手头有对他更不利的证据  ”

    “什么  ”徐主任來了精神

    “贾一强是县治安大队队长  县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主任  但是他开有一个娱乐城  里面吃喝婊赌样样俱全  你把他狠狠搞一下  能让他伤到七成  肖国雄的事  只能让他伤到两成  ---喝醉了去一下按摩店  这算什么  ”王晓帅一点一点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來

    徐主任连连摆手  “不行不行  这样一來  一曝光  他们两个在官场上都完结了  ”

    王晓帅摆了摆手  “不是让你登到报上  是让你找两个记者写个材料  报到省里  一个写轻一点  一个写重一点  这样  让贾一强的位置再往下一些  下一届竟争白天县国资委主任  肖国雄就有利一些  ”

    “但是  把肖国雄这个小错报到省里  对他竟争下一届国资委主任  不利吧  ”徐主任抓了抓脑门

    “有个球不利啊  哈哈  ”王晓帅笑了起來  “你汇报上去  管调查处理他们两个的  是一个领导班子  以后负责提拨国资委主任的  是另一个人说话  沒啥不利影响的  一切我都算计好了  ”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