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十六章 处理丑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两个蒙面丝袜的男人闯进屋里  将岁院长不由分说地痛打一顿

    温有方狠踹了岁院长一脚  岁院长口吐鲜血  顺着嘴角流了下來  温有方笑了笑  手指蘸着血  在地板上写下了六个字:“杜天雨不能死”  然后用手抺掉  然后冲着王晓帅一点头  两人不慌不忙地离开了岁院长的家

    岁院长看这两个不速之客离开了  连忙打电话让保安來  又打了警方的电话

    警方來人时  看到监控室里沒有任何录相  问监控室的负责人员  他们都说电路出现问題有个地方烧了  所以当时沒有录上  是一片空白

    这时警方到风院长的屋里去提取指纹  居然发现作案的两个人沒有留下任何指纹  于是警方很为难

    岁院长忽然感觉到一阵恐惧  沒有监控录相  沒有指纹和任何痕迹  有的是可以打开他房门的钥匙  看來闯进來的人  不是一般的人  肯定是大有來头的狠角色了  岁院长一夜未眠  盘算着  來殴打他的人蘸着他的血写下了“杜天雨不能死”  说明來人是和杜天雨是关系要好的  既然如此  就应该把杜天雨重判让他去死  以解自己心头之狠

    可是转念有一想  这两个闯入者如此心黑  又能不留痕迹  自己让杜天雨死  那自己也不想活了  他打开柜子  看着张含月拿來的一包钱  陷入沉思

    想來想去  叹了一口气  “少一个仇人  比什么都强  犯不着和一个臭小子较劲  让他活着吧  ”

    想到这里  心里反而有些轻松  把着一堆钱  在天亮时分又进入了梦乡

    王晓帅这段时间心里轻松了  据他的分析  以终审的时候  杜天雨不会出事了

    方绯突然來到了白天县  钻到了芙蓉街72号  和他疯了几天

    王晓帅问方绯是來干什么的  方绯说汉冲省搞了一个落后贫困县调研活动  她是來搞调研的  原來方绯已经不在华清大学财务科工作了  她调到了汉冲省发改委工作了

    离调研活动还有两天结束的时候  方绯接到汉冲省发改委主任的电话  急火火提前回去了  让王晓帅替她进行调研工作

    因为会议到了最后两天  每天都有多半天时间是分组讨论  讨论如何让贫困落后县脱贫致富  到晚上沒有其他安排  组织会议的接待宴会  连开始盛大举行

    会长和汉冲省來的几个总会头头以及各个学者  都不会喝酒  王晓帅陪着他们喝得天昏地暗

    接待酒会开至九点來钟  把他们都弄得快醉了  总会几个领导便纷纷离席  想找个洗浴中心的什么地方乐一乐  因为这次活动给办好  可以争取到以后的扶贫基金  于是王晓帅让温有方领着他们找了几个好地方玩

    王晓帅独自一个人回到会议宾馆的房间  这时还有一个女孩  她也在治冲省发改委工作  她一看到王晓帅笑了起來  王晓帅不知道她笑什么  轻轻地坐在了她的边  问道  “你是《汉冲报》的记者  ”

    她点了点头  王晓帅乐了  “当记者就值得不停的笑吗  ”

    那女孩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王晓帅问道  “你是不是傻了呀  告诉我  笑什么  ”

    那女孩自我介绍说叫珍珍  问王晓帅  “你知道我是方绯的什么人吗  ”

    王晓帅一愣  看样子年龄比方绯略小  于是心里猜想  是不是方绯的妹妹  脱口而出:“你和你姐姐一样漂亮  我当然一猜就知道啦  你是方绯的表妹  ”

    珍珍哈哈大笑起  原來  她是方绯的女儿  虽然只相差几岁  但是  她是余建路的女儿

    这次酒会到了结束庆典的时候  王晓帅让张含月和罗雪婷  秦蕾蕾  李嫒  蓉蓉都來参加  因为宴会是很奢华的  是专程请來京城的西餐大厨做的  各种山珍海味  都是飞机空运过來的

    罗雪婷的酒量不是很大  相比较蓉蓉和张含月而言  那还算有一点点量的  秦蕾蕾沒经验  再加上不要强  她经不住那几个女孩的的劝说  连着喝了不少  喝得感觉天花板都在转

    几个女孩玩得都很疯  因为大家得知罗雪婷的儿子杜天雨不会被重判  难得凑在一起  也算是庆贺一翻

    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  是王晓帅上街给罗雪婷买衣服的时候  感觉漂亮  就给张含月  蓉蓉  秦蕾蕾  李嫒  也买了同样的

    结果在酒会上  几个女孩一见面  感觉尴尬得不得了

    王晓帅不知道  男人  特别是哥们几个  都喜欢穿同样的衣服  而女人之间  最害怕看到有人和自己穿的衣服相同  那就叫做“撞衫”

    也就是说  一个女人  看到别人穿着和自己相同的衣服  羞愧窘迫得无法自拔

    更惨的是  这几个女人  都穿着同样的衣服  结果别人还以为她们都是侍应生呢  结果有10个人让张含月加点酒水  有7个问罗雪婷厕所在哪里  有9个人要秦蕾蕾去端甜点  有12个人让李嫒去拿刀叉

    后來  王晓帅发现罗雪婷一脸酒红  觉得她再这样喝下去  沒准要出大洋相的  于是赶紧让秦蕾蕾把罗雪婷带出了酒会  人刚一离开  洋相就出來了  罗雪婷到酒会结束后  回到楼上宾馆的房间  正四仰八叉的  全无力地躺在铺上昏迷着  住在对面房间的秦蕾蕾过來搀扶她去卫生间洗澡  差一点呕吐到了秦蕾蕾上了

    秦蕾蕾穿着很漂亮时尚的内衣  很火爆的站在罗雪婷边  一动不动地看着罗雪婷洗  等她洗完了  就说要带罗雪婷出去吃香辣虾

    王晓帅看出來这罗雪婷醉的不轻  于是冲着秦蕾蕾摆了摆手  然后骗罗雪婷说  卖香辣虾的这会儿还沒出摊儿呢  让她先回去睡觉  :“你先睡一会儿吧  到了明天  我请你们去吃香辣虾  甭说是香辣虾  香辣什么都可以

    谁知道肖国雄在回家的时候  又出了一件事  他喝的酒多了  忍不住到了路边的小摩摸店里钻  结果里面接受的  还有一个记者  这个记者不是好惹的  以前求肖国雄办事  肖国雄沒有答应  结果悄悄地拍下了肖国雄接受按摩的照片  一下子把肖国雄的照片发回了报社

    肖国雄这回的糗出大了  这小子到小按摩店  寻欢作乐的事  图片被人匿名发到市里面两个副市长的公开邮箱里  看那形势  省里的领导和其他部门沒准  也有可能都收到了此类的邮件  肖国雄在第二天开会的时间  在会议中途被紧急召回  接受县里的处理

    肖国雄这是又犯这种毛病了  第一次因为  酒后调戏妇女被  在纪律检查委员会  做了警告处分处理  这次又老风流毛病又犯  不但市领导知道  还被人邮发到省里各个不相关人员甚至老百姓的邮箱里

    王晓帅只好找到余珍珍  让她联系中天省报社的同学  然后到报社里通融  暗地里送了五万块钱

    报社主编连忙开会  “我觉着吧  这个匿名发照片的举报人  无非有这样的一种可能  他就是想看看  肖副秘书长出丑  而不是想严肃风纪的  所以说  我们报社不能报道这个事  ”

    “我说说我的一些看法  ”纪检徐主任呵呵笑了起來  慢慢地举起右手道:“不能简单看问題  这不仅仅是一个人道德败坏的问題  而是触犯法律的原则很强的问題  上次这个副秘书长因为酒后无德  调戏妇女被处分过  这次又在小按摩店里干这样的事  这种无视法律无视组织纪律的混蛋  处理轻了  根本起不到教育  警示的作用  我建议开除他这个人的公职  ”

    “大家都同意吧  ”徐主任话头一落  又拿眼睛瞅王晓帅  问他道:“肖副秘书长是你们县里的人  他犯过错  你这个副县长也要跟着丢人呀  人是跟你一起出去参加酒会的  结束后发生那样的事  你觉得如何  ”

    王晓帅脸上还是冰冷着的那副模样  摇摇头  笑了笑  说道:“你的意思  不能轻轻处理  一定要重重处理吗  ”

    报社主任的视线落在王晓帅的上  王晓帅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站起子  说:“我们白天县出了这么大的事  我能看得出來  在我们的干部队伍里  确实有些人沾染了社会上这样那样的不良习气  看见别人大把大把的捞钱捞女人  就不择手段的去做些不干不净的享乐事  而不顾及自己的行为是否给县里抺黑  看见漂亮的女  就忘了法纪  我的意思是  可以把他开除公职  开除副秘书长职务  你们觉得可以吗  ”

    大家觉得很奇怪  因为王晓帅來报社  本意是想说的  是想替肖国雄说的  大家都以为他要往轻的地方说  怎么会突然往重的地方说呢

    一个副秘书长  开除公职  那损失  简直是太大了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