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十五章 利诱威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大家都坐在咖啡馆临街的一侧  透过玻璃  可以看到对面的金帆船小区  这是全县最高档奢华的住宅小区

    岁院长就住在那里面  今晚  他的老婆和儿子儿媳  孙女  全都有事外出了  正剩下他一个人  坐在沙发上焦躁地等待着

    他等的张含月  此时正在不远处隔着一条街的咖啡馆里

    张含月站起  对几个朋友们说道:“时间不早了  我得早点进去  早进去  早出來  唉  ”

    说完  张含月挣脱罗雪婷紧拉着她的手  朝着金帆船小区里面走了过去

    另外几个人  都坐在咖啡馆里  静静地等着

    几个人闲得无聊  开始打牌

    大家都说温有方这几天手气好  温有方笑了笑  呵呵说道:“别这样说呀  可不敢大意  大意要失荆州呀  ”他嘴上这么说  但是腿已经來回抖着  乐得晃起來了  果然出了几张之后  旁边的三个家伙都感觉不对  有些气馁了  温有方不断地抛出好牌  两个一  三个二  还有一个大小鬼  还有一个双三双四双五  虽然牌不大  但是很整齐  几乎沒有闲牌  那几家眼看着温有方不断地将牌抛下  但是他们已经无力阻挡  果然一圈下來  其作的三家每人掏出五元  温有方笑嘻嘻地将十五元搂了装进了口袋

    肖国雄有些眼红  问道:“老温  已经赢多少了  ”

    老温呵呵笑着:“不多  沒细算  估计有二百多元  手气好  ”

    肖国雄推开了一旁的那个看牌的顾客:“你在一边看  我也要玩几圈  我感觉我这几天手气也好了  ”

    说着坐在了温有方右边开始揭牌  王晓帅坐在了肖国雄的后面开始看他揭到了牌  嘴里连连啧舌  因为肖国雄起來的牌都不咋样  连张主牌一都沒有  还很零碎  想拼成双成对也不行  想按顺序排成一运也不行  沒一会儿  肖国雄头上开始冒汗  王晓帅在他耳边说道:“别慌  你的牌不整齐  别人的牌也不整齐  心里不能乱  ”

    肖国雄点了点头  听到温有方也说道:“我的牌也不整齐啊  唉  这次是打还是不打呢  ”

    他们來得斗地主  温有方可以当地主的  他看着桌面上扣着的四张牌  皱起了眉头  然后又将头朝一边歪去  歪得几乎要贴到桌子上  似乎想看到剩下來扣着的四张牌是什么

    一群人催道:“老温  你到底当不当地主  快点儿  不要磨磨蹭蹭的了  ”

    老温咬了咬牙  说道:“怎么不当地主  该死球朝上  我都不信那个邪  ”说完一把将桌上剩下的四张牌揭了起來  一看  是一张大鬼  一张二  一对老k

    大伙一齐叫了起來:“我靠  老温这次又赢定了  ”

    温有方嘿嘿笔着  嘴里连说不一定  说自己手里别的牌不好  但是很紧张地把牌拼來拼去  嘴里还暗暗念叨着什么

    肖国雄表上也看不出來什么  这次温有方当地主  他在温有方右边  倒也不是太心的  反正要输三个人一块儿输  想到这里心镇定了许多

    温有方把手里的牌拼完之后  似乎有了信心  拿着眼睛扫描一圈后  鼻子哼了一声  说道:“你们还來什么來  都交械投降去球吧  ”

    另外三人气势上已经弱下去不少  但还是认真地一张往下打着  结果温有方真的又稳赢一局  当他手里的牌打完之后  别人手里还有好几张呢

    肖国雄和其余的几个人都无奈地掏出五元钱  眼睁睁地看着又装到了温有方的腰包  接着洗过牌之后  又开始揭牌  准备开始新的一局

    突然温有方腰里的手机响了  王晓帅替温有方揭牌  温有方掏出手机说道:“噢  候局长啊  噢噢  出车祸了  是吗  噢  在哪里  嗯  我现在不在县城呀  我在下面的小村庄里  嗯  我离县城远着呢  在江后村呢  我早上來了有个家伙说是女人在那里走失了  我去调查一下  嗯  你问小江和青波  他俩和我一起去的呀  对  在我边  他们在做笔录呢  对对对  好  我现在就返回去  快得很  就到车祸现场  嗯  好  远啊  估计得十几分钟赶到  嗯  好  ”

    这时肖国雄和王晓帅才想起來  这段时间苑龙市对警纪要求得严  于是让温有方赶快去处理  温有方“哼”了一声  说道:“那算个球毛  出车祸就出车祸了  给咱们说说又咋地  我又不是老天爷  管着不让出车祸--不过咱们得过去  要不然候局长又该发脾气了  再打六圈就过去  快  ”

    这六圈下來温有方只赢了一次  肖国雄赢了两次  因为候局长又催了一次  几个人才恋恋不不舍地离开了牌桌  走出咖啡厅  朝车祸现场走去

    三个人坐上车  赶到高架桥那里  看到一辆跑长途的大货车已经侧翻在路边  车头已经被完全撞毁了  一辆大长途汽车一侧的铁皮都被翻开了  很可怕  也有不少衣物行李散落在地下  路边有电灯  可以看到  能看到车内车外很多地方已经是血迹斑斑的  地下也躺有十几个人  有的还在动  有的已经不能动了

    温所长协助交警队处理完公务  和王晓帅肖国雄又回到咖啡馆

    秦蕾蕾和李嫒在那里打牌  罗雪婷站在咖啡厅的门口  看着金帆船小区的大门  盼望着张含月早一点走出來

    温有方掏出一枚金戒指和一个金耳环  扔给了秦蕾蕾和李嫒  两人高兴的眉飞色舞  却不知道温有方是在车祸现场从伤亡者上扒下來的  都感动不已  要给温有方介绍个小女生当

    大家正在屋里打闹着  隔着玻璃窗  看到了张含月从金帆船小区里走了出來

    于是连忙涌了出去  都想说句感激的话  但不知道怎么说  直看到罗雪婷将张含月捅在怀里  又是一阵哭泣

    众人搀扶着拉着  将张含月和罗雪婷弄到咖啡屋里  张含月笑了笑  脸有些红了  她自己都觉得奇怪  自己这样的女人  怎么可能脸红呢

    “老家伙  笨得不能行  想得倒是多  哼  沒一会儿就不行了  还玩高雅  让我坐到屋里不穿衣服给他弹钢琴    ”张含月接过王晓帅的雪茄  吸了一口  骂了一声

    王晓帅问起了最关心的问題  “钱他收下了  杜天雨的事  他打保票了吗  ”

    张含月摇了摇头  “这种人狡猾着呢  他不打保票  但是  能收下钱  已经差不多了  我想不会有别的问題了吧  我估计着  杜天雨不会有事的  ”

    此时已经是午夜了  大家寻找了一个宾馆开了几个房间住下了  各人都睡一个房间  唯有罗雪婷和张含月住到一个屋里  两个女人有说不完的话讲

    温有方给王晓帅招了招手  王晓帅又和他一起走出了宾馆  温有方悄声说道  “岁院长这个人  很滑  我们得再给他一点硬的  ”

    王晓帅点了一下头  “听你的  你说咋办都行  ”

    温有方的警车  驶进了金帆船小区  一进去  径直來到了监控室  里面有一个光头男子坐在门口  温有方笑了笑  “阿金啊  上次偷车的事  是你干的吗  ”

    阿金脸色苍白  半天说不出话來  温有方抽了他一耳光  “是老子在赏你饭吃  你知道不知道  ”说着就要朝他上踢去

    王晓帅轻轻拉了他一下  低声说道:“算了  大家活着不容易  阿金肯定是沒有饭吃了  才铤而走险  你照顾他  他会理解你的  ”

    阿金连忙换上可怜巴巴的表  “温所长  你有啥尽管说  有我能效劳的地方  我一定不会推辞  ”

    温有方看了看手表  对阿金说道:“你在监控室  当保安主管  不错啊  我告诉你  十分钟后  你让监控室里的监控系统出毛病  听到沒有  二十分钟后可以恢复正常  ”

    说着走出了监控室  和王晓帅一起在朝里面走着  很快來到了岁院长所在的楼层处  温有方看了一下手表  过去十分钟了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样东西  在岁院长的门上插了进去  拧了两下  然后推开了门

    王晓帅很奇怪  这温有方居然有****

    不过他在公安上干  门路肯定会多一些  或许是偷偷弄到了岁院长家的钥匙配的  但是自己沒有说什么

    两人进去时  屋里十分华丽  装修得很好  全是名牌电器和珍珠宝石镶的工艺品  里面卧室里传來了岁院长的声音  “谁  你们回來了  不是说今晚不回來吗  ”声音有些颤抖  看來干了亏心事  说话都不能大

    温有方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  递给王晓帅  那是一条女人丝袜  王晓帅接过去一条  和温有方一起将丝袜在了头上  冲到了卧室里

    岁院长感觉不对  大叫一声  按开了卧室里墙壁上的灯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