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十四章 委屈求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那次陈将望地堤上替哥哥守堤  被记者当成陈将声  大加宣传褒奖

    晚上  陈将望把这件事告诉陈将声  兄弟两个开始了谋划  陈将望告诉哥哥陈将声  这次煤矿瓦斯爆炸  他逃出矿区  矿上就找不到陈将望这个人了  以为他也下井被埋了

    唯一在爆炸后看到他的人  杜太传  已经被他捅死了

    这样就沒有人知道陈将望活着  他必须隐名埋姓  这样才可以贪污保存在自己那里的煤矿公款  但是  这个世界上  一个大活人沒有办法躲的

    只有隐藏在陈将声的家里  这倒是一个绝好的办法  二人同用陈将声这个份  而陈将望贪污带走的煤矿公款  用于铺平“陈将声”这个份的仕途之路  几十万元  足可以让一个人平步青云  飞黄腾达了

    两个人本是兄弟  面目相似  但为了让人更难以区分  两人轮流外出时  都带着一付大大的墨镜  于是人们更难以区分了

    而且  两人吃饭饮食都很注意  每天都要测量  保持体型的一致  有一次  陈将望的嘴边被树枝刮了一个伤疤  陈将声也拿树枝在自己的嘴角划了一个疤痕

    所以说  沒有人可以区分谁是陈将声陈将望了

    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  陈将声  陈将望二人  轮流扮演一人  当然工作上采用车**战之法  倍受各级领导信任赞赏  再加上陈将望带出的几十万公款铺路  “陈将声”这个双人撑起的人物  很快由一个钢管厂的小厂长  荣升为一个县里的县委书记

    人们都说陈将声精力旺盛  却不知道  这是两个人扮演的一个人在交替工作休息  当然无人能敌了

    在王晓帅绑架陈将声的之后  陈将望突然发现哥哥陈将声沒有回來  但秘书一个劲儿地打电话说有会议得他讲话  他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因为按照以往的规矩  兄弟二人  必须有一个回來休息了  另一个才能出去工作

    他等啊等啊  等不到陈将声回來  只好赶到了政府的会议室里开会  却不知道是王晓帅已经将他哥哥绑架了

    这一切真相大白  王晓帅和郑博  温有方走出了芙蓉街72号  然后走到一家小酒馆里喝酒

    王晓帅和罗雪婷的人关系  在铁哥们儿温有方那里  已经是公开透明的报

    温有方点了四个菜  一个煨牛  一个红烧大肠  一个炒腐竹  一个炒白菜  然后独自喝了一碟酒  啧啧地感叹道:“真想不到啊  罗医生的丈夫  是死在陈将声的弟弟陈将望的手下  二十多年的陈年大案  终于大白天下  陈冤得雪啊  ”

    王晓帅用筷子夹起了一块红烧大肠  填到嘴里  嚼得满嘴流油  也感慨地说道:“是呀  看來  人有的时候  要出几步险棋  险棋才能取得胜利  我绑架县委书看  看似冒失鲁莽之举  但是  却解决了大问題  ”

    三个人闲谈一会儿  喝完了酒  王晓帅给罗雪婷打了个电话  问她在哪里  罗雪婷说自己正在新建的dna检测中心  就是那个寻找孤儿援助回家的救助中心  这个地方  将是公安和卫生的政绩工程  随着给孤儿寻亲的数量增加  政绩也会越來越明显的

    王晓帅赶到dna检测中心  罗雪婷正在那里心碌着  王晓帅张开口  试了几次  沒有告诉他杀害杜太传的真相  心里一直寻思着  怎么开口讲

    王晓帅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前段时间  罗雪婷的儿子  杜天雨还在监狱里面  马上面临审判的时候了  自己的计划  应该开始实施了  于是轻轻地拉了一下罗雪婷  说道:“雪婷  今晚我派人  找法院副院长岁院长行贿  让他轻判杜天雨  不管怎么判  总之不能判死刑  ”

    罗雪婷一怔  咬了咬嘴唇  “这件事  不管结局如何  我都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

    王晓帅推开检测室的窗子  看了看窗外黑压压的天空  叹了一口气  “我是孤儿  自小到大  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母亲是谁  我当然不忍心看着别人骨分离了  ”

    罗雪婷叫了一声  “晓帅  既然这个dna检测中心是求助被拐儿童回家的  那你也应该抽血检测一下dna备案  检测中心是全国联网的  说不定哪一天  能找到你的父母呢  ”

    王晓帅拍了拍脑袋  “对呀  我怎么沒有想到这件事呢  我也是孤儿  唉  虽然长大了  我也应该寻亲  也应该找到自己的父母了  ”

    于是  王晓帅脱掉上衣  挽起衣袖  罗雪婷拿出仪器  笑了笑  又不是义务献血  不用挽袖子的  只在手指上抽了一点点血液就行了

    说到义务献血  两个人回忆到了以往相识的景  那是在白天县血液捐献中心成立的仪式上  仪式结束后  王晓帅也是挽起衣袖捐献血液  人们的激都被带动起來了  当场有七百多人参加了义务献血的行队  把这个活动推向了**

    罗雪婷把王晓帅的血液样本送到分析室  然后微笑的看着王晓帅  任由这个大男孩将她抱在了自己办公室的桌子上面......

    一个多小时之后  王晓帅和罗雪婷走出了dna检测中心的大楼  坐进车里  王晓帅开车  驶向一家小小的咖啡馆  这个咖啡馆  在岁院长家对面  很小很小

    罗雪婷跟着王晓帅下车  走了进去  到了一个定好的包厢里  推开门一看  屋里已经坐了好几个人:有肖国雄  有苏凤池和蓉蓉  有李嫒  还有秦蕾蕾  大家看温地看着罗雪婷  都知道今晚要给岁院长行贿  都希望有一个好的结果  不要让罗雪婷的儿子杜天雨走上黄泉路

    送礼行贿的这种事  当然不能在白天干  要等到天黑才好行贿

    天色渐渐昏暗下來  大家心沉重  谁也沒有说话

    突然  墙上的钟响了  已经到了晚上八点了  这是最佳的送礼时间

    苏凤池问道:“晓帅  这岁院长可是个不好接近的人物  不是他的铁关系  谁送的礼也不收  你是咋想办法给他送礼的  小心他拒之门外  ”

    王晓帅笑了笑  说自己的礼物不会拒之门外  原來  他暗地里派唐小飞和雷永彪侦察  这岁院长有一个小孙女  前段时间  他到处托人打开  听里有教钢琴的老师  好辅导自己的小孙女弹钢琴

    白天县这种龟不产蛋的地方  哪里來的能教钢琴的教师

    但是  王晓帅知道  在苑龙市有一个可以教钢琴的人  她就是女教师张含月  于是  他派人将张含月介绍到岁院长家  张含月的娴熟钢琴技艺震到了岁院长  渐渐地让岁院长产生了好感

    王晓帅拍了拍了一个大提包  里面装有几十万元  他笑嘻嘻地说  “今晚让张含月送礼  张含月对岁院长说过  她是罗雪婷的表妹  这样  她可以为杜天雨求了  岁院长就会收到钱  对杜天雨网开一面的  ”

    肖国雄的指关节弹着桌面  迷惑地问道  “那岁院长要是不收钱  不轻判呢  岁院长家有千万  不在乎这几十万的  ”

    王晓帅笑了笑  “张含月说过了  她去教钢琴的时候  岁院长的眼睛直朝她的衣服里面看  有时候还动手动脚的  张含月送的钱  岁院长不一定收  但是  岁院长一定会收下张含月的人  就在今天晚上  岁院长的老婆带着孙女  和儿子媳妇到外地去走亲戚  就岁院长一个在家  他给张含月打电话  让张含月來玩  他要干什么  大家都明白了  ”

    说到这里  大家才明白  要给岁院长行贿的  不仅仅是钱  还有人

    沒一会儿  王晓帅的手机响了  原來是张含月到了  王晓帅告诉她在天使之恋咖啡馆  张含月走了进去

    张含月今天打扮得非常漂亮  岁然已经到了秋冬季节  但是她穿的还是很时尚单薄  上的香气钻到人的鼻孔  让人难以抵挡那种

    罗雪婷站起  拉着张含月的手  突然哭了起來  “沒有想到  要你这样做  你不愿意对吗  算了吧  含月  我的孩子犯罪  他该死  我不要你这样  我只听晓帅说让你去送钱  沒有想到  还得---”

    张含月拍了拍罗雪婷的手背  “大姐  这有啥了  我又不是个好东西  我干那事  和喝水一样随便  和我一起玩过的男人  有几百个了吧  多一个少一个  不碍啥事的  ”

    但是罗雪婷一把将张含月抱在怀里  “太委屈你了  ”说着放声大哭起來

    王晓帅给蓉蓉使了个眼色  蓉蓉轻轻地拉开罗雪婷  “雪婷姐  既然  含月已经來了  让她去吧  人命关天  救人的事最重要了  我们只好这样了  时间不等人了  杜天雨马上到了终审的时间了  我们只好委屈求全了  为了孩子  只好让含月受罪了  ”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