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十三章 离奇传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王晓帅笑了起來  “对对对  我也觉得是这样的  米雪莉虽然把白天办事时扔进垃圾桶里的橡胶和体液拿了回來  然后进行检举  当时到省城去开会  玩米雪莉的是一个人  但是  陈将声  陈将望兄弟为了对付公关检察机关  就让沒有去省城的人出面  让法医采血验dna  结果米雪莉拿回來的体液  和兄弟二人中沒去省城的人dna不符合  真是狡猾啊  ”

    温有方握着拳头  砸了一下桌子  “闻所未闻啊  真是千古奇谈  兄弟两个  合伙当官  两个人的智慧  两个人的精力  加到一起  当然是无可匹敌了  ”

    王晓帅让郑博拿出笔记本  翻出了自己以前收集的资料让温有方看:

    “这是陈将声的发家史  你看看  这里面的问題”

    温有方坐在笔记本电脑前面  看那里面存的东西  那是早年的旧报纸上的新闻

    “在这次抗洪救灾中  白天县钢管厂厂长  陈将声同志  每天20个小时奋战在抗洪第一线  一位前去采访的记者发现  这位厂长  几乎沒有合眼的时间  总是不停地出现在最需要他的地方  记者很吃惊  问陈厂长累不累  陈厂长擦了擦汗水  说道  我沒有时间去考虑累不累  我只考虑  一定要守着大坝  ”

    温有方点了点头  “靠  人又不是机器做的  他陈将声为什么不累啊  看來  在那次抗洪抢险中  已经是陈将声陈将望二人在替换上阵了  所以  后來钢管厂的陈将声才被提拨为县委县政府的工作人员  由企业小厂  转为政府公务人员了  ”

    王晓帅斜了一眼  看着绑在柱子上的陈将声  喃喃低语  “这个家伙  究竟是陈将声  还是陈将望  那现在正在主持会议的人  是陈将声还是陈将望  ”

    这时  柱子上的人  一声叹息  快要醒了

    温有方给郑博耳语几句  郑博走到院子里  提了一桶水  哗地一下浇到了他的上  猛地一个机灵  他醒了

    温有方大吼一声  “头抬起來  给老子招了  你是哪一个  是陈将声  还是陈将望  ”

    绑在柱子上的人  子不由地一抖  看样子  温有方的话  击中了他的要害  他缓缓地抬起头  哼了一声  “老子当然是陈将声  陈将望  我弟弟不是早就在煤矿的瓦斯爆炸塌方中死了吗  温有方  你一个城区新华派出所的所长  竟敢审问老子  你和王晓帅  是老寿星吃砒礵  不想活了吧    ”

    王晓帅冷笑一声  “到这个时候还牛什么  你说你是陈将声  弟弟陈将望早就死了  那我告诉你  现在  在县政府大院开会的  还有一个陈将声  你们两个  分有术  啊  看來  你是要吃点苦头  才肯招  是不是  温老兄  你有什么好办法  ”

    温有方吐了一个烟圈  “我告诉你  有一次  美国反恐中心捉到了几名恐怖分子  想审问他们  把病毒粉藏在哪里了  但是  联帮特工审了好长时间  都沒有审出來  后來  他们只好向我们派出所求援  让我们派出所的联防队员  也就是合同警去审问  结果呢  这几名恐怖分子全招了  我们联防队员  有的是手段  看样子  你得试试了  ”

    说着  温有方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  过來几句联防队员  温有方指了指绑在柱子上的人---陈将声或是陈将望  让他们好好审问

    王晓帅站起  打了一个哈欠  然后走出了院子  开车朝白天县医院驶了过去

    白天县医院急救科  罗雪婷把一缕头发塞进帽子里  正在给一名患者诊断  接到了王晓帅的电话  她把患者处理完毕  走了出去  看到了王晓帅开的车

    罗雪婷看了看四下无人  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笑盈盈地问道  “王县  今天怎么有空过來  是私事  还是公事  ”

    王晓帅一把拉过罗雪婷  深深地吻了一会儿  然后发动着汽车  一转方向  朝着县里一个偏僻的酒吧驶了过去

    烛光摇曳  在酒吧的包房里  王晓帅静静了心  对罗雪婷说道:“雪婷  我有件事  得问你一下  虽然  我知道  我提出來这件事  很让你伤心  但是现在我有一件事  非问不可  你一定要回答我  ”

    罗雪婷怔了怔  不知道王晓帅要问什么

    王晓帅低头想了一会儿  对罗雪婷说  “你回忆一下  当时煤矿上爆炸出事故的事  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  我是不愿提起  你给我再讲讲吧”

    罗雪婷泪光盈盈  轻轻地说道:“你怎么想起这件事呢  这么多年了我  我都不敢去想呀  既然你问了  我回答你  当时  我的老公杜太传  在煤矿上工作  那次  煤矿发生爆炸事故  救出的伤者源源不断地送到医院  我听说死的人更多  我腿都软了  我当时听到消息很害怕  给矿上打电话找杜太传  可是矿上电话正急  占线打不通  正在我担心的时候  我看到了杜太传到医院找我  原來那天他休息沒有下矿井  ”

    王晓帅点了点头  叹了一口气  “我听说  后來他回去的时候  结果发生了不测  ”

    罗雪婷叹了口气  擦了擦眼泪  告诉王晓帅后來发生的一切

    原來  杜太传虽然沒有出事  他回到县城  给罗雪婷报了个平安  又回到了煤矿  投入到抢救人员  组织救援的行动中去

    但是  几个小时后  被人发现  村太传躺在一个偏僻的地方  上被捅了几刀  已经气绝亡了

    杜太传是个老好人  在煤矿上沒有什么仇敌  谁杀了杜太传  一直是一个谜

    二十多年  这个案子一直沒有破  当时  罗雪婷肚子里正怀着孩子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  差一点昏倒过去

    风风雨雨的  罗雪婷过这二十來年真是个奇迹

    王晓帅叹了一口气  又问罗雪婷当时矿上的遇难人数  罗雪婷说矿上的一个老职工  有当时受难人员的名单

    按照罗雪婷的指点  王晓帅驱车  找到了这位退休的老工人

    他已经满脸皱纹  正在家修剪花草  王晓帅客气地敲开了他的家门  向他询问以前发生的详细资料

    老工人在桌子下面拿出一个红包  里面有工友名单  王晓帅看了看  上面有陈将望的名字  王晓帅指了指这个名字  问老工人这个陈将望的况  老工人说  陈将望  以前是矿上的会计  就是陈将声的弟弟

    王晓帅疑问地说  “谁能证明  这个陈将望真是的埋在矿下死了  ”

    老工人怔了一下  “这个谁能证明  当时矿上一清点  沒有了的人  就是当天下井的遇难的人了  ”

    王晓帅摇了摇头  问道:“陈将望是会计  他怎么会下井呢  ”

    老工人张大了嘴巴  “对呀  我想起來了  这家伙很少下井  按道理  他是矿上的中层领导  但是  矿上有规矩  下井的时候  应该有小领导们带班  这家伙经常偷懒  下矿的次数很少  一年难得下矿七八次  我想想  也真是奇怪的事了  ”

    王晓帅搓了搓手  站起來在老工人的屋里來回走动着  嘴里兴奋地喊叫着  觉得里面一定有问題  于是辞别了老工人  回到了芙蓉街72号  当他回去的时候  事已经更加明朗了

    库房里  绑在柱子上的人  满是血  温有方指了指他  告诉王晓帅  他已经招认了  他就是陈将声  而正在县政府大院里面开会的那个人  是他的弟弟陈将望

    这时谜团被解开了  当时  陈将望沒有下井  他是会计  刚领了当天的工资  后來发生矿难  陈将望觉得机会來了  自己边有几十万元工人的工资  如果自己悄悄走开  矿上就以为他也在井下遇难了  自己可以将几十万元悄然带走  当时  几十万元  是一个惊天动地的数目啊

    于是  陈将望悄悄地带上几十万元跑了  可是不巧的是  在他逃跑的路上  遇到了杜太传  杜太传看到陈将望提着一个大提包  上前打了个招呼  但是  陈将望心里大惊  如果杜太传看到了他  那就知道他当天沒有下井  自己无法带着几十万消失了  于是  趁杜太传不注意  拿出刀子连捅杜太传几下  杜太传当然立马死了

    “哈哈”  王晓帅大笑起來  沒有想到  自己一时冲动  绑架了陈将声  结果将一个无结果的陈年大案给侦破了

    温有方也十分兴奋  他给那几个联防队员发了五百元  让他们喝酒

    这时  王晓帅觉得形势朝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  这个惊天奇案  和兄弟两人共同做官的事  是自己知道的秘密  利用好自己的秘密  大有钱景

    陈将声招得明明白折  陈将望逃跑  又杀死杜太传  然后呢  带着几十万  连夜去找钢管厂的陈将声  几十万元的事  当然给他哥商量一下

    陈将声当时正在抗洪  累得很  想回家睡觉  就让陈将望替自己去守一会大堤  就在那个时间  一名报社记者走了过去  那记者沒有分清陈将声陈将望  还以为是一个人  全天候地坚守大堤  于是连忙写了一个通讯稿  报道钢管厂的小厂长陈将声  于是  陈将声莫名奇妙地红了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