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八十七章 姐夫恩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一盆大闸蟹  黄澄澄地端到了桌子上面  散发着香喷喷的气味

    两人沒有叫茗兰  伸出手便去抓取

    茗兰嗅到了味道  才抬起头  “好哇  你们两个沒良心的  菜端上來也不叫我  ”

    王晓帅拿过一双筷子递给了茗兰  她从他的怀里挣脱坐到了旁边  也开始夹菜  但是第一筷子菜是夹给王晓帅的  第二次是夹给弟弟郑博的  屋里顿时温馨起來  仿佛是一个弟弟正和姐姐、姐夫在用餐

    郑博看到服务员端上來一瓶剑南  立即拿过來撕开  给王晓帅和茗兰面前的玻璃杯里倒上

    王晓帅说了声谢谢  茗兰要将杯子推开:“我不会喝的  ”王晓帅却按着她的手  凑在耳边说道:“老婆  喝一点儿吧  醉了也别怕  今晚我要抱着你睡  ”

    茗兰凑在他耳边也悄悄说道:“你忘了  答应过我的  暂时不要欺负我啊  ”

    王晓帅拿筷子在她嘴唇上点了一下  茗兰明白了  放心地端过酒杯  嗅了一下  “嗯  好吧  听你的了  我相信你  ---只是味道好难闻呀  我真不知道咋能喝下去呀  ”

    郑博抬起头:“姐  剑南是好酒  你怎么说味道难闻呀  ”

    “以前沒有喝过嘛  ”茗兰眨了眨眼睛  皱了一下柳叶眉  看着面前的酒有些发愁

    “以前沒喝过的你也喝过了嘛  有什么不敢尝试的  ”王晓帅拧了一下茗兰的胳膊  茗兰的脸一阵发红发烫  瞪了他一眼  拿高跟鞋狠狠地在他的脚上踩了一下

    郑博开始奇怪  看姐姐脸蛋儿通红  仔细一想  明白了王晓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看了看姐姐  心里觉得好笑  着王晓帅和郑博端着酒杯频频碰杯  茗兰想了想也沒有阻拦  她在政府宾馆工作多年  也知道人家说的顺口溜:“喝不了半斤八两  当不了书记乡长  能喝八两喝一斤  这样的干部要培养;能喝啤酒喝白酒  这样的干部要插入民谣”而那些不能喝酒不会抽烟的老实人  一个个混得艰难困苦  沒有烟酒做伴  怎么能在社会上混呢  于是再也沒有去管弟弟  郑博这个孩子以前学习倒是用功  可就是成绩不好  要不然怎么能缀学去南方的小工厂里打工呢

    再说啦  有王晓帅帮着她和弟弟  一切都会好起來的  既然王晓帅这样说  肯定沒错  他是博士生  又是副县长  还有什么不比自己看得开的呢

    她默默地吃着菜  心里暗暗发誓  这辈子就是王晓帅的人了  不管能不能明媒正娶  当他的人  一生一世

    沒一会儿  王晓帅出去到卫生间里方便  郑博已经两杯酒下肚  胆子有些大了  问道:“姐  问你件事  你和晓帅哥有沒有睡觉  呵呵  ”

    “沒有  ”

    “不信  哼  晓帅哥人长得帅  学历又高  又是副县长  对你那么好  你沒有和他上  打死我都不信  ”

    “你要死啦  ”

    “姐  ---你知道我在南方工厂里的是怎么过來的吗  制鞋车间里  夏天温度高得超过四十五度  里面全是有害气体  人们说干三年以上  出去了准得肺病  老板用的机器很落后  非常危险  车间里的工友们  有断手指的  有断胳膊的---我晚上做梦都梦到我沒有胳膊  ”

    郑博长出一口气  摇了摇头  又给面前的酒杯斟满  一饮而尽  “谁又能來救我  ---我如同掉到苦海里  谁能让我爬上來  沒有人  真的沒有人  ”

    茗兰眼睛湿润了  手按在郑博胳膊上轻轻摇了摇  “博子  我知道你的心  你想让我和晓帅哥好  可是---姐姐不配啊  姐姐只能  当他一个地下人  ”

    “姐  那你愿意吗  ”

    “博子  姐愿意  姐也喜欢他  想和他好下去  只是怕你看姐姐的  ”

    “那你就和他好下去  管那么多干嘛  我看他也很喜欢你  就是他和别人结婚也会和你好下去的  ”郑博口无遮拦地说了起來

    “博子  你  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呀  ”

    “姐  ---这个世界上  沒有人对我们好了  我们在谷底生活  遇到一线生机  就要牢牢抓着---你记得吗  和你一块同龄的八个女孩  现在有七个当了鸡  其中有四个得了病  你那时在政府宾馆工作时  我就想  或许姐姐会傍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  结果却是比我们想像的好  我们为什么不抓着机会呢  ”

    “好了  博子  姐姐的事  不用你管  总之晓帅对我们不错  我们也对他就是了  ”

    “那你为什么不和他那个    ”

    “唉  好了好了  上了  总行了吧  这你可满意了吧  唉  哪里有这么急着把姐姐往别的男人怀里推的  ”茗兰翻了他一眼  呸了一口

    “不把姐往别的男人怀里推  难道还能往自己的怀里推  ---反正姐姐总要往别的男人怀里钻的  那为什么不让你往这样优秀的男人怀里钻  ”郑博戴上耳机  不再理她

    吃过饭  王晓帅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纸条  写上一两行字递给了郑博  “博子  今天是周未  你不用回校了吧  这样---你拿着这个纸条到苑龙市师范学校  找这个张含月张老师  她会教你一些东西的  上面写有名字的电话号码  ”

    郑博接过纸条一看  心里乐开了花  不过他不想让姐姐茗兰看到  于是就一折装进了口袋里

    “写的什么呀  ”果然  茗兰有些好奇

    “你呀  ---既然让博子去找老师  肯定是和学业有关的事  让他去师范学校找一些学术资料  拓展一下思维  ”王晓帅神色平静地说

    郑博会意  连忙说道:“去那里借几本书嘛  人家市师范学校  肯定比白天县卫校的图书馆资料全啦  ”

    茗兰细想既然是让他去学校里面找老师  肯定不会是什么坏处  总比他昼夜到网吧里找游戏要强得多吧  于是也沒有再过问

    “我们走吧  ”王晓帅站起了  茗兰也站了起來  右手臂自然而然地挽在了王晓帅的腰上

    “博子  我和你姐回去  你一会在公路边坐个客运汽车去吧  也就是二十多分钟就到了!”王晓帅交待道

    “好啊  ---你和姐回去休息吧  我一个人去  苑龙市我去过的  熟  ”郑博开心  三人走到门口  王晓帅戴上墨镜去柜台处结帐  郑博凑到茗兰耳边低语:“姐  你好好陪陪晓帅哥  ”

    “你真不想活了  ”茗兰伸出手要扯郑博的耳朵  郑博连忙脱了过去  朝公路上跑着  去等客运车路过

    茗兰看弟弟跑了  心里反而轻松了  将柔软的手递进了王晓帅的手里  关心地问着:“晓帅  多少钱  ”

    王晓帅右手握着茗兰的右手  :“你不用管  这里的菜价不贵  來这里的不是公款消费的  主要是三五个朋友小聚而來的  ”

    茗兰点了点头  又搂着他的腰  走出了餐馆坐上了越野车

    已经和王晓帅出了几次了  茗兰坐好  习惯地拉过安全带  在了上  头靠在后椅上  叹了一口气  “晓帅  啥时候让我也请你一次好不好  每次都让你花钱  我不喜欢  ”

    王晓帅将钥匙插进车内钥匙孔里  一边倒车调整方向  一边笑着回答她:“宝贝  我是个男人呀  我们出去吃饭  要让你花钱  岂不是让白天县的一百七十万百姓笑话我  ”

    车顺利地调过头  朝着公路上开去  经过那一片深深的玉米地  王晓帅指了指那里  对茗兰说道:“你知道吗  许多男女吃完饭  就钻到那里面玩  ”

    “玩什么  ”茗兰一听还有些不解

    “你说玩什么    ”王晓帅笑了  “地为  天为被  别有一翻风味  ”

    茗兰“嗯”了一声  又忽然问道:“那  你去里面玩过吗  ”

    “我沒有呢  真沒有  ”王晓帅抓着她的手  直接放到了她想滑到的地方

    “爸  我要你带我去玩  等以后---我给你了---我  我们一起去吧  ”茗兰扭头看着王晓帅  撒着  “好不好嘛  ”

    “好的  乖  要不是今天下雨  我今天就想带你进去玩  ”王晓帅已经将车开到公路上了  他和她朝两边看了看  沒有见到郑博  看样子郑博已经坐上白天县往苑龙市的客运汽车了  朝着东边苑龙市的方向驶去

    王晓帅一打方向  车头朝西  朝着白天县的方向驶去

    “茗兰  刚才我沒有开车送博子去苑龙市  让他坐客运汽车去  他不怪我吧  ”王晓帅打开车内的音响  问茗兰

    “怎么可能啊  他那么大走不丢  还开车送他  哼  越來越不听我的话了  气人  ”茗兰的手哼了一声  “你总是不教他学好  ”

    “嗯---今天是周未  往苑龙市去的领导的车多  我说过这个周未值班的  不想让他们看到  明白吗  ---给我掏根烟吧  呵呵”王晓帅给茗兰解释道

    茗兰右手从车窗前台处掏出一根万宝路递在了王晓帅的嘴里  然后拿过打火机将万宝路点着  “你呀  对他够好了  也不要事事都为他着想  都快要把她宠坏了呢  ”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