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八十二章 准备联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赵文生点亮了打火机  王晓帅将那个旧灯泡拧了下來  将衣服兜里装着的一百瓦的大螺口灯泡拧了上去

    刹那间  屋里雪白的亮光一片  孩子激动得快要拍巴掌了

    “这个  这个灯泡功率大的吧  ”赵文生微微皱了一下眉

    “靠  你不用管  ---我明天让秘书去电业局的缴费处  给你的电费帐户上充一百元  算是我对孩子的关心  ”王晓帅不容置疑地说道

    赵文生的眼泪几乎要从鼻梁处掉下來  哽咽着:“王县长  你对我太够意思了  可是  卫校那个饼  我实在是沒有办法往大的地方摊了  ”

    王晓帅  拍了拍他的肩  说道:“赵校长  这个你放心  我正在想办法解决  ---我已经全部知道了  这个问題解决不了  不但你有责任  我这个主管医疗卫生的副县长也有责任  ”

    吃过晚饭  王晓帅随意走出了政府宾馆大门  戴上墨镜  悠闲地晃着  不多时  來到了白天县夜晚最繁华的地带---丁字口

    这里一到晚上  摆夜市餐饮摊的一家挨一家  有卖雪花酪的  有卖炒凉皮的  有卖羊串的  他挑了一个角落里的小吃摊  坐了下來  掏出手机  给卫生防疫站站长张虎朝和卫校校长打了个电话  让他到这里吃饭

    本來约谈这两个股级单位的事  应该给卫生局局长秦月岗叫上來  但是秦月岗这个阶段正忙着离婚  下一届让位给罗雪婷  所以心非常糟  所以也不好打扰  也就沒有喊他來

    王晓帅先让师傅给烤上二十串羊串  就着啤酒慢慢地喝着吃着  嗅着香气人的羊和孜然的味道  品着啤酒的麦芽香  等着两个人的到來

    防疫站站长张虎朝骑着自行车赶來了  他是个老实人  卫生防疫站有车  但是他不坐  上下班总是骑着自己的自行车

    很快赵文生也骑着自行车來了  王晓帅心中暗想这二位可都够老实的了  许多当领导的  整天上下班都是用单位的车  私下有什么事也用单位的车  每年白天县的公车开支  占了财政支出的一大块儿

    赵文生是个嘴里遮不住话的人  一坐下來  就给张虎朝说:“我靠  我真羡慕你  在卫生防疫站干真是舒服  ---我当卫校校长真算是倒八辈子霉的了.”

    “你怎么这样说话呀  赵校长  ”王晓帅严肃地盯着他看  赵文生也觉得自己说得有些不合适了  连忙闭上嘴不说话了

    “呵呵  下班时间嘛  发几句牢也是正常的  赵校长这段时间工作压力大嘛  ”张虎朝连忙劝解着

    王晓帅语气轻了一些  笑了两声  “赵校长  工作  什么叫工作呢  工作  就是指我们去做别人的工作  ---当然  做别人的工作  或易  或难  都是有可能的  ”

    赵文生脸有些红了  自己四十多岁  还沒有王晓帅成熟  人家不急不躁  自己气得如同吹饱气的猪一般

    王晓帅看了两人一眼  语气坚定地说:“我來白天县工作  主管医疗卫生口  基层许多事  还是要向基层的同志讨教  今天晚上约你们出來  我请客了  不许和我抢  你们谁要抢着掏钱  我现在就站起來走  ”

    和县长一起吃饭让县长请客  这有点说不过去  但是  地摊上的小吃  费用也不高  就几十块钱  最多也只是一百出头  更何况  王晓帅执意要请  态度坚决  他们也沒有办法抢了

    王晓帅冲着忙碌的师傅喊了一声  让他再多烤五十串羊串  搬上一件啤酒  然后点了一个凉拌松花蛋  接着让张虎朝和赵文生各自再点两个菜

    张虎朝点了个烧茄子  小炒羊;赵文生点了一个烧腐竹  卤牛  几个菜按着客人先后点的顺序一道道炒着  但是五十串羊串很快端了上來

    王晓帅拿过开瓶器要开啤酒  赵文生连忙抢过來要开  一个县长请客都够意思了  让他再为自己开啤酒真算是成何体统

    张虎朝拿过一串烤好的羊串递给了王晓帅  王晓帅也不推辞  拿在手中  狠狠地咬了一口  拿着铁钎子指了指赵文生  对张虎朝说道:“他心不好  近來非常郁闷  你知道啥事吗  ”

    张虎朝呵呵笑了起來  “咋不知道    卫校想扩容  与到地头蛇了  扩不了  ”

    赵文生翻了他一眼  哼了一声  将啤酒在各人的面前斟满  坐下又开始生着闷气

    王晓帅也拿起两三串羊串递给了赵文生  安慰道:“不要慌  慢慢想办法嘛  ”

    赵文生拿着羊串  木然地在嘴里嚼着  看样子  还在想工作中的烦恼  一付食不知味的样子

    “张虎朝  ”王晓帅大喝一声  张虎朝不知所措  吓得放下了手里的羊

    王晓帅拍了拍桌子  冲着张虎朝训道:“你是卫生防疫站的站长  赵文生是卫校的校长  你们二人都是白天县卫生系统的股级干部  应该同心同德  站在一条船上  人家卫校有麻烦了  你却不替他想办法  出主意  隔岸观火  这够不够意思    ”

    赵文生心里觉得王晓帅教训得有理  只是王晓帅在教训  他也不好意思附合接口

    张虎朝有些害怕  赶快辩解  “我  我其实也在想办法  也在为他忧心呢  ”

    “你有忧个呀  ”王晓帅指了指桌子上的铁钎子  “看看  赵文生吃了三根  你都吃了十五根了  看样子你心里倒是很轻松的  ---我告诉你  如果你不想办法帮赵文生解决卫生校扩容的难題  哼  我就将你们两个互换  让赵文生当卫生防疫站的站长  让你当卫校的校长  ”

    这话一讲  张虎朝倒是忧心起來  抓了抓脑袋  低下了头  嘴里不停地嘟囔着  “我靠  这个  我有什么办法呀  唉  ”

    王晓帅喝一口啤酒  耐心地说:“我  你们从來沒有团队意识  我们是一个团队的  ”

    赵文生缓缓地给张虎朝讲:“今天我们去公安局了  找分局局长候得果  可是  人家不给俺们保驾护航  说是让我们给当地村民好好交涉  交涉个呀  人家不给你讲道理  我可怎么办  ”

    “妈的  这些城郊的村民  最难缠  ”张虎朝也有些生气了  “明明地都卖给单位了  可是村民依然说那是他们的地  无理取闹  ---这样  文生  明天起  你们盖楼的时候  我让防疫站的人都去  拿着铁锹  不行和他们村民对着打  ”

    王晓帅笑着点了点头  “我要的就是这句话  ”

    赵文生一拍巴掌  “也对  你们卫生防疫站人多  到时候你们的人过來  我们卫校的教师组织起來  这样可以组织上二百个人  和他们村民打  他们也不占优势  靠  他们每次上去阻拦  也就是百十个人  我就不信打不过他们  ”

    张虎朝大叫一声:“对  我们一边打  一边挖地基盖房子  我就不信这大楼盖不起來了  ”

    赵文生笑了  眉头舒展了  “这倒是个思路  要不然  我明天给人民医院  公疗医院  县结核病防治所  县脉管炎防治所  这些兄弟单位都说一下  都给我凑上一些人  就算他们一共带过來个百十个人  那三百人的队伍都凑齐了  靠  三百人啊  那简直是个小部队呀  战斗力应该是雄厚的了  ”

    赵文生和张虎朝两人看了一眼王晓帅  那眼神如同是询问他  似乎是征求他的意见

    王晓帅举起啤酒杯  做了一个要干杯的动作  两人也连忙举起啤酒杯  三个人凑在一起  碰了一下  然后三人一仰头  一饮而尽

    王晓帅啧啧称道:“二人同心  其利断金啊  ---我來白天县之前  是在大城市  那里的人们喜欢讲的是团队精神  其实  我们这小县城的  也应该让团队精神在这里延伸啊  ”

    张虎朝点了点头  “对对对  我们卫生局的二级单位呀  以前有事  是在单位内部想办法解决  或者是请示领导  让领导想办法  从來沒有和其他的兄弟单位一起想办法解决  ---这是我们的不足啊  ”

    赵文生也很赞同地说:“对  以后我们各单位有什么难題了  先是自己内部民主商议解决  如果不能解决  再和其他兄弟单位在一起沟通协商;兄弟单位互相帮忙还解决不了的问題  再给领导汇报  这样我们多一个处理问題的环节  就不会再加重领导的负担了  ”

    王晓帅点了点头  “我们今天讨论得不错嘛  我请客的请沒有白花  哈哈  ”

    赵文生和张虎朝都讪讪地笑了

    受到了启发  赵文生问张虎朝  “虎朝  你们卫生防疫站有沒有什么难題啊  如果有  今天说出來  看看我们卫校能不能给你们想想办法  ”

    张虎朝夹了一块卤牛  放到嘴里嚼了一会儿  端起啤酒  示意王晓帅和赵文生也喝  三个人又当当当碰了杯  然后一饮而尽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