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八十一章 卫校之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王晓帅喝了一口茶  看了一眼旁边谨慎拘束的赵文生  说道:“赵校长  你和县公安局的赵局长可是一家子的  一笔写不出两个赵字  又是同村人  有啥困难你给候局说嘛  候局看在赵局的面上能不帮你  ---有难度了你中午请客喝两杯不就解决了吗  ”

    大家哈哈大笑起來  赵文生感觉稍微放松了  于是对侯得果说道:“嗯  候局  还是那件事  我们卫校要扩容  要在八亩的地上盖场和实验楼  这个土地局已经划拨给我们了  可是城郊的村民还是不让盖  说是占了那块地  他们死了沒地方埋  每次施工都被阻拦  ”

    候得果啧啧叹气  “前些天  我去看一个古县衙  上面的楹联写着:天理  国法  人  虽然我们是依法办事  执法为民  但是  那块地确实是人家寨楼村的坟地  咱们这里有风俗  人家后辈人要埋到那里  所以他们阻拦  也是有可原的  ---也总不能让人家死无葬之地吧  ”

    王晓帅微微皱眉  他知道  现在白天县城区的面积不断的扩大  许多郊区的村子  成了城区  但是郊区的村民  却依然按以前的风俗生活

    这种事  看候得果怎么作  他要愿意的话  就有办法  他可以直接把那个村长叫过來  指着他鼻子一顿臭骂  然后村长回去  指着村民一顿臭骂  于是村民们谁也不敢阻拦

    候得果扯着什么法律民的幌子  说明他不愿意为他们卫校的发展帮忙

    其实  陈将声在和候得果打牌的时候  多次提到过王晓帅  听那口气  要看看他的笑话  所以候得果目前也不敢怎么帮王晓帅的忙  卫生局局长秦月岗  也猜到了这个意思  所以和候得果交涉一次后  就不再找了  反正也沒有什么效果

    卫校不能发展  就卡着了医疗卫生系统的脖子  也卡着了王晓帅的脖子

    看來  通过候得果威摄村长的办法行不通

    王晓帅有礼貌地和候得果告辞

    走出办公楼  候得果连送都沒有送  坐进车里  王晓帅问赵文生  “赵校长  你觉得  现在最需要摆平的人是谁  ”

    赵文生想了一下  “其实就是那个扯蛋村长  说白了就是一个地痞流氓  ”

    王晓帅点了一下头  “你把他的详细况给我讲一下  我想想办法  争取把他摆平  ”

    王晓帅悄悄地戴上一顶鸭舌太阳帽  自己逛到了卫校施工的工地上

    他要亲自看一下  卫校扩展校区的艰难  今年卫校要开了这个几十万平方米的建筑群大工地  开发商是省城來的  按照白天县不成文的规矩  那个区域是属于当地蔬菜队菜农的势力范围  在开工的时候  按规矩向工头和建筑单位打招呼收取应缴的保护费  这些都是白天县不成文的众所周知的规矩了

    哪知这次却遇见了意外  这个开发商仗着和省里某些官员有一定的关系  根深叶茂  牛哄只  根本就不买村长派去的那些人的帐  并且还高薪聘请了许多保安与校长抗衡  这样的事那还得了  如果开了这样的头  那村长还怎么样以后在楚王城这一块儿混呢  有谁还心甘愿的给他缴纳保护费呢

    大凡是搞建筑的单位  哪个兜里沒有钱  要是都照此效仿  村长和他手下的得力干将折腾着  无赖村民就不用花钱吃饭了

    王晓帅的面容沒有人看得清楚  他推着一辆卖冷的车  站在工地旁边看着这里时常发生的一切  ---这辆车  是他向政府门口一个卖冷饮的老头借來的  押金五百元  借一天给他五十元  老头乐颠颠地答应了

    刚到早上9点  王晓帅看到村子里出來了一帮人  将进出那个工地的所有进出之路武力封锁了起來  给工地上供应建筑用材料的全都是当地的建筑材料供应商  睡不认识这帮子地痞混混呢  见是这帮恶魔将路封锁死了  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  谁还敢通过  不过是半天的时间  工地上所余存的水泥、河沙、石子、砖块儿等材料悉数用完  外边的东西又迟迟进不來  工地马上就陷入了停工待料的瘫痪状态  各个负责具体项目的项目经理都着了急  很快就将况反映到了开发商和卫校校长那里

    王晓帅此时也拿起手机  开始拨打110  不过他不想让候得果知道  自己用了另外一个号码

    一个电话打到了“110”报了警  “110”反应倒是快  不到十分钟就出警來到了工地上  可是警车还在老远  村里一个无赖拿起挂在脖子上的哨子吹了一下  于是  手下退避在了一旁

    这些混混又不打架又沒闹事  “110”也拿他们沒办法

    王晓帅将帽沿往下压压  不慌不忙地站在旁边看事态是如何发展的

    警察一來路也让开了  那些供应建筑材料的车可以安全通过了吧  嘿  让人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也真是发了邪门了  那些车都象钉在地上一样  沒有一个敢往工地去的  有个供应水泥的司机  硬着头皮麻着胆儿  在警察的鼓励下上了驾驶室  发动了车子  可是车子还沒起步  他就又熄了火  咋地

    有个上刺着青龙的家伙看了他一眼  对着一旁的手下大声说了一句话:“弟兄们  给那啥  给医院打去个电话  就说让他们二十分钟后到楚王城西边儿工地來急救个人  告诉他们此人是个拉水泥的汽车司机  被打坏了  快死了  ”

    王晓帅心里又气又想笑  我靠  这话说的还不明显吗  意思是  你现在只要敢过去  等下警察走了  救护车來抢救的就是你  有这句话放在那  司机还敢过吗  不敢  谁再借他八个胆儿他也不敢

    警察看着眼子也是毫无办法  只能干瞪眼  眼子是公民  公民言论是自由的  他说他的话  他也沒有妨碍谁  警察能怎么的他呢  何况  这些來处理事的警察到了这个地方一看都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  眼子和他手下混混的面容  这些警察哪个不认识  他们的背景警察哪个不清楚  只不过是既然已经出了警  做一下表面文章罢了

    “110”的警察來的快  走的也快  临走的时候还很气派的对省城來的那位开发商说:“同志  你报的警现在已经得到了处理  拦路的人已经退了  再有这样的事发生  请你还及时的和我们联系  ”

    说完话  钻进警车  一拉警笛  “乌拉乌拉”的开走了  前前后后不到二十分钟  警察一走  眼子和手下的混混又上了岗  进出工地的通道又被堵住了

    晚上  王晓帅开着越野车  找到了赵文生的家里

    这是卫校以前的家属院  只有五层  楼梯里黑乎乎的  地下还有着一滩积水  屋里亮着昏暗的电灯  他抬头看看顶部的窗子昏黄的光芒  靠  肯定是四十瓦的灯泡  他隔着门缝一看  赵文生在辅导孩子做功课  王晓帅一阵心寒  正想敲门  犹豫了一下  转下楼  走到外面  到了一家五金店里  买了一个一百瓦的大灯泡  然后返上楼

    王晓帅敲了敲门  赵文生喊了一声:“谁呀  ”

    王晓帅还沒有來得及回答  赵文生已经走过來开了门  他一看到王晓帅  一怔  连忙往屋里让  王晓帅走了进去  坐在了他那破旧的沙发上

    “老赵  你这里  真是陋室呀  ”王晓帅感慨道

    “对对对  只要我的学生能有出息  多出上几个专家名医  我住猪窝里也心甘愿呀  ”赵文生朴实地回答着  拿出杯子给王晓帅泡茶

    “话  ”  王晓帅端起一般的发黄的白瓷杯子  又放下了  不用尝  就知道那是便宜的  十元一斤的劣制茶叶  他端着杯子  将茶水倒进了痰盂里面  然后指着赵文生骂道:“混蛋  你是不是觉得越穷越牛啊  ”

    赵文生有些诧异  不敢回话

    王晓帅苦笑着:“你知道卫校生源为什么不足  你想一想  一个校长都穷成这个样子  那孩子们上白天县卫校还有什么出息  ”

    赵文生低下了头  孩子停下了笔  看着这个叔叔大骂爸爸  心里实在是弄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王晓帅指着孩子说道:“赵生文  你看看  孩子写作业  几乎要把眼睛凑到了书本上  连自己的孩子都照顾不好  你怎么能照顾好卫校的孩子们呢  哼  一屋不扫  何以扫天下    ”

    赵文生掏出二元五角的红旗渠  想给王晓帅递过去一根  却有些不好意思

    王晓帅“哼”了一声  “把你的破烟收着  靠  我今天看到一个乞丐  他都在抽十元的豪帝呢  ”说着他搬过來一把高凳子  站在了凳子上  冲着赵文生说道:“把打火机点着  ”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