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八十章 求人办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话音刚落  忽然看到齐华和蓉蓉手拉着手出现在房间门口

    “咦  你们到哪里去了  ”苏凤池问道

    “我们姐妹两个呀  出去聊聊天  ”蓉蓉笑了一下  那笑容  有些神秘

    “呵呵  是呀  我们姐妹两个的秘密  不让你们知道  苏老你不要打听了好不好  ”齐华笑了笑  用手绾了一下头发

    肖国雄大叫道:“就是嘛  唱歌吧  苏老  你快点歌  你是我们县委政府机关的歌星  來  唱一曲  ”

    苏凤池接过话筒  乐呵呵地唱起了苏联民歌《白桦林》  大家都鼓掌喝彩  蓉蓉和齐华鼓着掌  一起喝彩着  但是两人却快速互望一眼  眼神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王晓帅看到了两个女人互望的眼神  那眼神真的沒有见到过  他心里突然觉得有许多不明白的东西  他以为自己了解蓉蓉  可是又认识到  自己其实什么也不了解

    他不知道  一个巨大秘密就摆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他不是神灵  沒有能力预测未來  但是心里突然一下悸动让他略有不舒服

    这个秘密  将让一个在场的人  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他只是在一秒的心悸之后  沒有多去思索  走到点歌机前面  点了两首自己喜欢的歌  一首是姜育恒的《再回首》、另一首是姜育恒的《驿动的心》

    歌厅里唱了一会儿歌  王晓帅和徐天良谈了一会儿工作  感觉市委对他的评价还是不错的  徐天良说市委组织部给他的评价是:“不折腾  ”

    这个词  在官场中成了一个褒义词  原來有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一说  许多新到任的官员  急于出政、急于让人们有个好印象  就拍拍脑袋做决策  先上马几件事搞一搞  或曰工程  或曰项目  大兴土木  劳民伤财

    其实这样往往适得其反  资金费了  百姓骂了  烧三把火的新官开始成了老官  开始的事失去了兴趣  结果事倍功半

    而王晓帅到白天县以來  不显山  不露水  只做实事  专心地把前任留下來的工作做完  收好尾  这种踏实的干法  反而得到了市里领导的关注和好评

    从歌厅里出來  肖国雄要嚷着和苏凤池、蓉蓉一起去看看新开的楼盘  王晓帅急于回白天县处理其他的工作  于是肖国雄坐苏凤池和车  和蓉蓉一起到市里面逛  王晓帅依然是开着肖国雄的越野车返回白天县

    王晓帅直接开车到了白天县卫生学校门口  他给校长打了个电话  让他出來一趟

    坐在车里  他沒有往学校里面进  看着这个卫校  心里在想做把这个学校做大做强一些

    白天县最高的学府  也就是高中了  除了这个  就是一些职业技术学院  还有卫校  这卫校是医疗卫生系统的学校  王晓帅知道  现在大学拼命地升级  学院变成大学  大专变成本科  中专变成大专

    白天县卫校  也完全可以升成一所大专院校  以后可以叫做白天医专  当然这需要校长和县领导的努力了

    今天來和赵文生校长商谈  就是想解决现在卫生发展的难題  让卫校升级成一所大专院校

    他看了看卫校校园  不算大  也不算小  一座教学楼  一座行政楼  一座男生宿舍  一座女生宿舍  一共也就是四幢楼  这几年  卫生招生生源严重不足  所以卫生局局长下了硬文件  要求卫生系统沒有医学学历的人员全部在卫校培训学习  也就是说  那些退伍兵安置进卫生系统的  还有那些中学毕业就安置就卫生系统的子弟  全部要在卫校学个中专的医学专业才行

    关键并不是让那些人学习  因为那些人也是天生不想学习的家伙  而且他们在卫生系统干得也是和医疗护理沒有关系的职业  如司机  通讯员  小出纳  等等  最关键的  是让他们交学费  好养活卫生庞大的教职员工队伍  这样硬进來的学生  一年学费也就是两千多元  勉强支撑这个卫校摊子而已

    很快  赵文生从卫校里面跑了出來  这个赵文生  是卫校的校长  也就是个股级干部  见了科级的卫生局局长杨盼就像见大爷了似的  更何况今天王县长亲自过來

    他冲到门口朝保安挥了一下手:“快开门  把大门大开  ”然后跑到越野车那里  冲着王晓帅欠着腰说道:“王县长  今天咋有空來卫校指导工作了  快点请进  ”

    王晓帅打开车门  示意赵文生坐进來:“不进去了  我们找个地方聊吧  ---今天我们商谈一下解决卫校的难題  另外谈一下如何发展的事  ”

    “好好好  ”赵文生连忙坐进了车里  又忽然觉得不对劲---“呀  王县长  换换位置  我给你开车  咋好意思让你开车呀  你看---”

    “沒关系  我拿到驾照还不到一年  正想练练手  ---你也知道  这人刚刚拿到驾照的一年  就是手痒  整天想开车  ”王晓帅坚持开车

    “那---我们到哪里呀  ”赵文生问道

    “我们去找公安局局长  为你上次说的事  盖场总是受到当地村民的阻拦  今天和公安分局候局长协调一下  看能不能解决这件事  ”

    王晓帅的车到了公安分局门口  保安站在岗亭里  懒洋洋地瞥了他们一眼  “找谁  预约过沒有  ”

    “你牛啊  ---沒有预约  我现在就去预约行不行  ”王晓帅一时气恼  掏出政府机关的工作证扔到了保安的脸上

    保安心里一惊  细想來人既然敢把什么证件扔到我的脸上  说明是个牛人物  于是也不敢翻看证件  连忙拿起证件毕恭毕敬地递了过去  “对不起!例行公事  领导不要见怪  ”说着连忙将挡在大门口的横杠抬了起來放行

    赵文生也气恼地骂了一句:“公安局的保安真牛啊  我靠  这公安分局还要啥保安呀  ---公安分局的安全还要别人來保  真滑稽  ”

    赵文生说得有道理  王晓帅笑了笑沒有回话  径直将车开到了公安分局办公楼的空场处

    两人打开车门  朝着办公楼走进去  王晓帅冲着刚走出大楼的一个女警问道:“请问  你们侯局长在哪里  ”

    那女警有些高傲  懒得回答  但是看到问他的少年眉目清秀  神高昂  穿着气度不凡  于是抿嘴一笑  指了指里面说道:“在五楼呢  五楼最东边儿  刚好今天在办公  你们去找他吧  ”

    王晓帅直奔五楼  一边走一边给候得果打电话:“候局长  我是政府王晓帅  今天有些事给你沟通了下  我都到五楼了  你给我开门就是  ”

    候得果是个老狐狸  找他办公务不能预约  必须直接堵着他  要不然  他就会推脱  说有个案子需要马上去追查嫌疑犯  于是轻轻松松地给推掉了

    他接到王晓帅的电话  心里大概知道是为什么事的  本來想说自己在外地追逃犯  可是王晓帅打电话时已经到了五楼  挂掉电话时就开始敲他的门  候得果沒有办法只好打开了门

    “唉呀呀  今天是哪阵风把王县长吹來了  ”候得果连忙拿出老板桌上的钻石芙蓉王给王晓帅和赵文生递烟

    王晓帅清了清嗓子  接过钻石芙蓉王点燃  闭上眼睛品味了一下  歪头对赵文生说道:“这个烟不错  口感好  是吧  ”

    赵文生也深吸一口  赞叹道:“好烟  ”  心里暗暗骂着:“公安分局的局长真牛啊  抽得烟都这么好  我一个卫校校长  要不是王县长领着  估计都见不到这个牛的局长啊  ”

    候得果和王晓帅的接触并不多  因为政法公安口  是陈将声直接管辖的  一把手总喜欢揽着有枪的公安系统  可能直接负责公安系统有安全感吧

    候得果汇报工作是对准陈将声书记的  虽然不受王晓帅管  但人家毕竟是政府的副县长  还是要尊敬一些的  另外  王晓帅的学历  年龄  这是县领导中无人可比的  以后白天县的政局  有谁把控  大家都看好这个“帅”  所以候得果还是不敢怠慢的

    但是目前來说  他和这个“帅”  不能疏远  也不能过于亲近  毕竟陈将声目前是第一官员  炙手可的权势  不服不行  万一他看谁走近了王晓帅  让他心里恼火  寻个不是  那也是受不了的呀  这个“将”依然在  所在他这个“将”手下的“车”  是不能冒然投向“帅”的一边

    按理说  公安分局的局长候得果是受县公安局局长赵松涛所管辖的  而赵松涛对王晓帅來说  是明着敌对  暗地里接近私通  王晓帅让公安局局长赵松涛给候得果打个电话  肯定啥事都轻轻松松地摆平

    但不巧的是  陈将声安排县公安局局长赵松涛到省会进行培训学习  这样一來  等于把赵松涛调走了  王晓帅失去了这个膀臂  而且  让公安分局的局长候得果暂时代理公安局局长的部分职务  所以候得果很牛气的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