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十九章 完美安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正在为难的时候  蓉蓉掏出苏凤池刚给她买的诺基亚递到了齐华前面  “大姐  不要慌  真想不出來也不可能让你编一个  你看  我的手机上收集有一百多个荤段子  你看看  然后给我们大伙讲一下  也算通过了  对吧  ”然后拿眼睛看了一圈  在众人面前为她解围

    “好好好  也行  ”“那就复述一下  ”“行  通过  ”

    大家看齐华为难  也都同意了这个方案

    齐华脸羞得通红  只好拿过手机  找到一个荤段子  记了下來  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低了头  讲了一个  声音低得象蚊子叫一般

    “大声一点嘛  都让你复述了  你还感觉困难  ---站起來讲  抬起头讲嘛  妇女都解放了嘛  ”蓉蓉逗着齐华  王晓帅和肖国雄也鼓掌支持  让齐华站起來讲

    徐天良看大家快乐  也沒有办法阻止  只好也跟着大伙劝妻子站起來讲

    齐华扭捏着站了起來  抿着嘴又笑了笑  只好缓缓地讲了一个

    大家乐得翻了天  齐华跺着脚  冲着徐天良嗔道:“以后我可不敢和你一起出來玩了  都欺负我呀  ”

    徐天良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臂  “呵呵  让你受委屈了  咱们吃完饭  就和他们割席断交  永远不理睬他们了  ”

    齐华又看了一眼笑得合不拢嘴的王晓帅:“笑呀笑呀  笑什么的笑  就你一个人沒有结婚过  你也懂呀  坏家伙  ”

    王晓帅说道:“有的人沒有结过婚;却和结过婚一样  有的人  结过婚  却和沒有结过婚一样  不信  我给齐华嫂子讲个谜语  看你能不能猜道  ”

    齐华不明白什么意思  只好听王晓帅讲了一个谜语:“一端长毛  一端光  插到里面乱晃  晃着晃着流白汤  你想想什么  ”

    蓉蓉和肖国雄、苏凤池开始坏笑  齐华想了一下:“牙刷  ”

    王晓帅感叹:“这齐华嫂子真的是内心清纯  结过了婚  但是和沒结婚一样  这个谜语有两个答案  能猜到这个的  说明她的灵魂是纯洁的  精神上來说  是白碧无睱的  ---如果猜到了另一个答案  那说明是风月场中人  ”

    齐华这下倒是好奇了  扯着王晓帅的袖子让他告诉另一个谜底  王晓帅苦笑着  这个谜底他实在是不能讲

    看蓉蓉笑着前俯后仰  齐华又问蓉蓉另一个谜底是什么  蓉蓉凑在了齐华耳朵边  小声但是很直白的说出一个词  齐华顿时脸又烫又红  恨自己怎么这么傻  沒有想到是这样的一个东西

    大家都明白蓉蓉在齐华耳边说了什么  一个个笑得捂着肚子几乎要钻到桌子下面了

    苏凤池拿起剑南  一个挨一个地斟酒  叮嘱大家一定要参加他的婚礼

    大家虽然心里觉得诧异  但还是拼命地说着祝福的话  苏凤池脸红扑扑的  似乎又显得英姿勃发  年轻了很多岁

    肖国雄是表哥  不算是媒人  现在最关键的一个问題  是谁來当媒人

    大家一商量  一致推举王晓帅做媒人  王晓帅觉得十分怪异  自己还沒有结婚  竟然有能力当别人的媒人了  细想这蓉蓉的份  当她的媒人真算是玷污自己  可是想到天赐良机  和苏凤池站到一个战线上  甭说是买一百的医疗设备充三百  就是冒充四百万五百万也是有可能的

    于是就一口应诺  看王晓帅应諾  苏凤池自然是十分放心  一个劲儿地叮嘱大家吃好喝好  而大家也频频向他和她敬酒  祝愿他们新婚幸福  白头偕

    席间  齐华问起苏凤池的女儿读书有沒有毕业  苏凤池说是要毕业了  不过她还想出国深造  齐华暗暗地给王晓帅踢了一下  使了个眼色  然后在席上夸苏凤池的女儿花容月貌  好  德才兼备  温柔体贴

    王晓帅明白齐华的意思  心想你尽用好词修饰  可到底是怎么个样子我还是沒有见过  更何况苏凤池这个德行当岳父  蓉蓉这个**当岳母  这何以堪呀

    肖国雄也明白这个意思了  忍不住笑了一下  一根粉丝从鼻子里喷了出來  大家问肖国雄笑什么  肖国雄说  齐华刚才讲的那个段子实在好笑

    齐华脸一红  懒得理他  只是扭头问蓉蓉:“那你以后打算住在哪里呀  ”

    苏凤池在白天县和苑龙市都有家  但是  白天县的家里有儿子住  苑龙市的家里  是老伴住过死在那里的  蓉蓉胆小当然不想住  嘴里含着一块鱼片实在是说不出话來

    王晓帅明白蓉蓉的窘迫  说道:“蓉蓉  我建议你还是在苑龙市发展为好  让苏主任再给你买一房子  面积要大  你可以买架钢琴  和苏主任夫唱妇随  多好啊  ”

    “对对对  苏主任再给蓉蓉买房子  靠  你不买  我这个表哥坚决不让蓉蓉嫁给你  ”肖国雄大大咧咧地给蓉蓉拿主意

    “呵呵  有地方住就行  当然是有个新的房子最好了  我看很多人的小屋也是装修得漂亮的嘛  ”蓉蓉大度地说

    王晓帅想了一下:“适中就行嘛  但是一定要新的  新婚新气象嘛  ”

    于是齐华给蓉蓉建议哪些楼盘好  看蓉蓉的样子  似乎是要在苑龙市住了  白天县只是苏凤池的工作所以地  他快退休了  当然以后要回白天县

    徐天良不明就里地问  “那蓉蓉以后的工作呢  ”

    苏凤池怔了一下  解释道:“她现在在白天县一个小学生兴趣好培训班里  也不算什么稳定的工作  我想了  我过些天给市教委的吴主任打个招呼  疏通一下  到苑龙市师范学校工作得了  蓉蓉是音乐学院毕业的  本來就可以当音乐教师的  只不过以前家境不好  沒有安排工作  ---我要把她应该得到的  再补偿给她  ”

    蓉蓉抬起头  感激地看了苏凤池一眼  眼眶里似乎有了一些湿润的东西

    王晓帅心里一紧  靠  怎么要往苑龙师范学校安排呀  这不是和张含月成同事了吗  唉  自己以后往苑龙师范学校找张含月  说不定要让她看到的  管他呢  我还沒有结婚  找哪个妞都正常  又忽然想到了秦蕾蕾  本來是自己嘴里的肥了  可是这几天事一忙  给耽误下來了  得抽个时间找她把她给终结了  要不然学校里的小男生把她挂上了  把她最珍贵的东西给骗走了  那可真是可惜呀

    很快吃完了饭  徐天良要结帐  因为王晓帅  肖国雄  苏凤池  这都算是白天县工作的  自己说啥要尽地主之谊  可是包房里的女服务员已经收了王晓帅的卡  大家说什么也不让徐天良结帐了

    因为在吃喝报销这一块  徐天良不如其他的几个人  副县长、秘书长、国资委主任  虽然是县里的  但是“宁**头不做凤尾”  那几个还是要比市委中层干部徐天良秘书要强一些

    过來一会  服务员带着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走了进來  那个中年男人面带恭敬地微笑  把卡递给王晓帅:“尊贵的客人  您好  您用的是白金会员卡  今天的饭菜我们会给您打八折  希望先生您以后能经常光顾  服务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您告诉我就可以了  ”

    王晓帅也沒想到那张卡还有那么大的威力  这桌菜竟然剩了一千多块钱  但是表面上沒表示出來  平静地说:“哦  服务态度很好  我们也很满意  如果有机会我们一定会再次來的  ”

    说完  还拿出两张一百的递给那个看起來有点紧张的女服务员  女服务员沒想到还有小费拿  赶紧连声的道谢

    王晓帅叹了一口气:“想让大家多花一点  沒想到又打了个折  省下几百元怎么办  大家想到哪里玩  ”

    肖国雄一听大叫:“按摩  洗脚  ---到火车站旁边的那条街  便宜  一个人八十  全价格  ”

    齐华“呸”了一下  表示鄙视  王晓帅笑而不语  蓉蓉则恨不得扑上去将肖国雄掐死

    苏凤池不明白肖国雄话里有话  是说给蓉蓉听的  他连连摆手  “不妥不妥  有**份啊  ”想了想  很得意地说  还是到“金柜”去喝歌好  现在边有个音乐学院的高材声  他当然要炫耀一翻了

    徐天良和齐华沒有反对  毕竟唱歌不会有讲荤段子那样有让人难堪的经历了  于是坐上肖国雄的车  和他们一起朝“钱柜”开了过去

    几个人走到了“钱柜”门口  挑了一个宽阔的装修高雅的房间  大家却突然不见了齐华和蓉蓉  等了一会儿  还是沒有见到  大家拼命地给她俩打手机  可是谁也沒有接  都觉得有些奇怪  这两个女人怎么突然都消失了呢

    肖国雄想了想:“女人事多  又丢不了  咱们点饮料先唱吧  不管她俩  肯定会出现的  最好是消失了  哈哈  人生三大幸事  升官发财死老婆  咱们几个前两年都升了一次官  还沒有死过老婆呢  ”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