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十八章 段子开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苏凤池在桌子下面轻轻地踢了蓉蓉一脚  让她赶快点菜  蓉蓉沒明白什么意思  这时服务员就进來了

    女服务员很漂亮  笑的也很甜  他看着发呆的蓉蓉说:“麻烦问一下  现在可以点菜了吗  ”

    苏凤池大大咧咧地道:“早就该点了  推荐一下你们饭店的名菜吧  ”

    还沒等服务员说话  蓉蓉就问道:“你菜谱里的菜怎么都是一些名菜  而且价格这么贵啊  ”

    “小姐  我们酒店一楼和二楼的大厅里是普通桌  三楼以上的雅间是贵宾桌  雅间的菜都是我们酒店的大师傅们做的  品种和楼下的不同  而且菜的档次也高很多  所以价格要贵上很多  ”服务员认真地解释道  她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  只是出于礼貌沒说出來

    “今天是周  我们酒店推荐的菜肴是‘太极鲍鱼片’盘1688元  蟹螯清汤翅锅1988元  蟹燕窝羹盅180元  ”

    蓉蓉出了一的汗  最便宜的是那个蟹燕窝羹  可是那个180是一人份  现在一共是四个人  如果每人一份的话就不得了了  她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去  这那里是吃饭啊  这分明是在喝血

    王晓帅看出了蓉蓉在心疼  于是他掏出了一张金卡  对蓉蓉和苏凤池说道:“以后还有些事需要苏老帮助  今天我就请几位了  ”

    他把卡扔给了服务员  微笑了一下对服务员道:“有什么优惠吗  ”

    “有的  先生持卡的话  如果一次消费5000元  酒店将赠送一瓶82年的法国葡萄酒  ”

    王晓帅拿着菜单  看了看:“那好  今天我就喝定你这瓶葡萄酒了  先來个‘太极鲍鱼片’  再來八份蟹燕窝羹  好了我就点这些了  美女点吧  ”

    蓉蓉开始看着菜价单有些发愣  心里不免心疼  她哪里知道  苏凤池请客  这个**也会在国资委下帐报销的  而苏凤池还沒有将她娶回家  这些话暂时是不能给她讲的

    而蓉蓉一看王晓帅掏出一张卡  开口就点了两个上千的菜  心里不大吃一惊  都抬起头來看着他  待见到王晓帅气定神闲的样子后  她松了口气  看了这位帅哥是真的有钱  心里不免懊恼  为什么要追她娶她的不是这个帅哥呢

    苏凤池心里暗暗称赞  蓉蓉这个姑娘还是清纯的嘛  她根本不知道  像他们三个份的人  请客买单也不用自己花钱的

    在苑龙市  还有一个朋友  当然是徐天良  王晓帅打电话  让徐天良过來  因为苏凤池和徐天良在工作上也打过几次交道  有些熟识

    几个人在楼上拿了一幅扑克在斗地主  服务员过來有礼貌地问道  “几位客人  还要等人吗  菜一会儿再上吗  ”

    苏凤池点了点头  眼睛瞪着手里的牌  似乎用力地瞪  牌就会变得好一点似的  蓉蓉一付小鸟依人的样子  偎在苏凤池旁边  “还要等谁呀  还要多长时间來  ”

    王晓帅冲着她一笑  “市里的朋友  等着他和太太一块儿來  以后你是国资委主任的太太了  会认识不少你这样的贵妇的  ”

    蓉蓉瞥了瞥嘴  翻了一下眼睛  狠狠地踢了他一脚

    不多时  徐天良挽着齐华的手走了进來  几个人连忙站了起來:“啊  徐秘书  今天不忙吧  我们县的工作得靠你指导帮衬  今天请你赏脸來吃个饭  ”

    徐天良穿着一件休闲茄克  满脸纯朴和轻松  齐华穿着一件白底青花的连衣裙  一双高跟凉鞋  带着迷人的淡淡的清香  长长的的睫毛  配上那淡蓝色的眼影  配上那抹着淡淡口红樱唇显得格外迷人  看样子  朴素的齐华也经过了精心的妆扮  当然也是丽质

    她冲着蓉蓉看了一会儿  呵呵笑了起來  “如果我沒猜错的话  这位是王晓帅谈的女朋友  ”

    肖国雄和苏凤池都摇了摇头  让齐华再猜  齐华想了想  难道是肖国雄的女友  可肖国雄有妻子了  不是这位呀  于是有节制地说  “那---肖国雄  你  难道你---呵呵  这是你肖国雄的好朋友  ”

    王晓帅笑了笑  又摇了摇头  肖华看了一眼苏凤池  讪笑了一下  “我笨  我可猜不出來  这位是---苏老告诉我  ”

    苏凤池轻轻搂了一下蓉蓉的腰  蓉蓉羞一笑  两人不语  徐天良和齐华都觉得有些怪异  肖国雄忍不住说道:“是苏主任的女朋友  快结婚了  大家准备厚礼吧  ”

    大家一齐笑了起來  蓉蓉看着齐华  看了一会儿  也低声说道:“这位美女是  ”

    齐华看了看蓉蓉  微笑一下  “你说呢  ”

    徐天良哈哈一笑  “这个当然是我的原本妇人了  我哪里有别的本事邀别的女人一起赴宴了  呵呵”

    于是大家又挣执着  谁也不肯坐上位  过了半天才坐好  齐华和蓉蓉又互相盯着看了一会儿  都赞叹对方漂亮  其实两个女人都算是美女  但是齐华的美透出一种朴实  而蓉蓉的美透出一份妖艳

    王晓帅看到齐华和手和蓉蓉的手很自然地拉在了一起  心里觉得有趣  还是女人之间亲呢  在政府机关大院里  经常看到女人在一起拉着手走路  显得自然、大方、亲切  如果有男的胆敢拉着手走在一起  那真是叫别扭  暧昧

    肖国雄本來是个大大咧咧的人  所以徐天良也放下了架子  肖国雄和王晓帅出了点子  因为苏凤池和徐天良是揩夫人來的  要蓉蓉和齐华讲一个荤段子

    这下齐华的脸红了  连连摆手  说这个讲不來  一个也不会讲  这倒是  齐华这个女人一看就温良娴淑  怎么会讲荤段子呢  而要是蓉蓉  讲上一百个估计都脸不红  但是此刻  她装得羞的样子  低下了头  “我也不会嘛  ”

    肖国雄一派英莽英雄的作风:“哼  不讲  不讲我们就走嘛  ”王晓帅也点了点头  “今天放松一下嘛  听肖国雄的安排  讲一个也无妨嘛  ”

    肖国雄叫道:“就是嘛  难道领导干部除了工作  就沒有一点休闲放松了吗  我告诉你们  列宁以前在领导十月革命的时候  工作累了  也是让大家讲一讲荤段子  大家经过休闲  心灵得到净化  一鼓作气  打倒沙皇  攻克冬宫  ”

    靠  这叫什么理论  讲讲荤段子心灵就得到了净化

    王晓帅火上加油  也叫了起來  “对对对  我也知道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写资本论的时候  累了  两人就互相讲讲荤段子  这一讲  不累了  于是  《资本论》写了几大卷  比金庸的《雕英雄传》都长  ”

    徐天良和苏凤池沒有办法  面面相觑

    蓉蓉一付害羞腼腆的样子  凑在了齐华耳边  却说道:“嫂子  哥晚上不给你讲荤段子  那晚上在一起有啥意思  讲一个嘛  ”

    齐华被她的话弄得心里一震  哑口无言  想不到这个姑娘如此泼辣  苏凤池问齐华道:“她给你说的啥  ”

    齐华瞪了一眼  “老风流鬼  问你老婆她讲得啥  ”

    人们都开怀大笑了  这时王晓帅给服务叮嘱一声  说是可以上菜了  快些下去交待吧  服务员微微一笑跑了出去  有些舍不得  她也想在里面听听  主要是想看看这两个女人讲起荤段子是什么样的神

    但是屋里蓉蓉和齐华两人却是扭捏起來  齐华让蓉蓉先讲  蓉蓉去是撅着嘴让齐华先讲  闹了半天  肖国雄出主意  让她们两个两剪包锤  谁输谁先讲

    蓉蓉和齐华笑呵呵地來了三个回合  蓉蓉胜了一次  输了两次  所以蓉蓉得先讲了  她看了一眼苏凤池  老家伙眼里闪着鼓励的眼神  于是蓉蓉端起前面的一盒蒙牛酸酸  喝了一口  皱眉想了想  开始讲了起來

    一讲完  蓉蓉又推了一把齐华  “大姐  该你啦  大家都想听你讲嘛  ”

    齐华抱着脑袋  拼命地想  可是真的是想不出來一个荤段子  这个可怜的女人  平时一到家就做饭、洗衣、拖地  照料公婆  接送孩子上学  哪里能想凭空想出一个荤段子呀

    齐华家境并不怎么好  她的母亲  是农村的代课教师  后來在学校任用正式教师的进程中被清退出來了  后來通过街道的关系  母亲找到了一个残疾儿童代课老师的工作  月工资只有六百  但是仅仅那个两居室的房子一个月的房租就要三百六  无奈之下母亲只好又找了个清洁工的兼职  是晚上七点到十一点  如此大的压力下  母亲在仅仅三年的时间里  似乎老了十几岁  脸上长满了褶皱  头发也已经白了一大半 而父亲下岗后  买了辆三轮车  批发一些甘薯到各个学校门口去摆摊  一个月勉强能赚到三百块钱补贴家用

    徐天良的父亲有心脏病  母亲有轻微的精神病  所以齐华成了一个家庭主妇  她社交机会本來就少  当然是无法听到别人传播荤段子了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