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十七章 成人之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苏凤池泡茶吃得差不多了  斜眼看了看门外的道路上忙碌着的芸芸众生  最早上学的是最小的学生  驼着最重的书包  中学生就轻松得多  又是骑着车又只是薄薄的书包  有的干脆连书包都不带就只堵着几本书在裤袋里  那些夹着皮包慢悠悠迈着四平八稳步子的肯定是坐机关的  而打工的则骑着车横冲直撞追赶着时间

    “  孙子们  累你们  也沒有俺挣得钱多  ”苏凤池得意地笑了笑  感觉自己一生很值  他抬起头  望了望天空:

    太阳那么大、那么红、那么圆  撒下了一大片闪亮的、鲜艳的玫瑰红的细鳞片  于是小巷上那些房屋的屋脊上斑驳迷离  象火焰一样闪动着点点光芒

    王晓帅开着越野车  停在了小院门口  和肖国雄一起走下了车

    二人一起推开了半掩着的大门  走进了苏凤池购买的园林式的院落

    迎面走出來一个女人  冲着两人盈盈一笑  “呀  來客人了  快请进  ”

    王晓帅仔细一看  差一点鼻子都气歪了  肖国雄也小声对那个女人压低声音说道:“客你妈勒个壁啊  你装什么大头蒜啊  ---你以为你是女主人了  ”

    那女人不是别人  正是早些时间在火车站低级按摩店等客的蓉蓉

    她打扮的丰姿绰约  新换的烫过不久卷曲蓬松的头发有型有样  一张圆润白净的脸  柳叶样的眉毛显然也是修饰过的  一双大大的杏眼透出暖昧和高傲的目光  鼻梁高  粉红的樱唇下露出两排雪白而整齐的皓齿  紧的旗袍装把材勾勒的线条优美  更迷人的是她修长的脖颈上还扎了个装饰用的绸巾  也许她还略喷了点香水  这淡淡的香水味现在无比撩人的直往鼻孔里钻  而整个人都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竟然有一些贵妇的气质

    俗话说  “士别三  当刮目相看  ”  看來用于女人上倒也不错

    前些天还打扮得平平扮扮  只是一般的美丽  今天竟然变得艳起來了

    肖国雄在她的腰上拧了一下  蓉蓉也不躲避  肖国雄撩起她的旗袍下摆又拧了一下有弹的地方

    一进屋  王晓帅问道:“苏老好  ”客厅里去无人回应

    他环顾四周  客厅的装饰古朴而又庄重  典型的中式装修  阔气的欧式椅  长长地茶几  精致的屏风  还有墙上挂着的漂亮字画  他俩刚坐好  蓉蓉就端过來一个果盘  里面有提子、香蕉和各种时鲜水果

    蓉蓉笑着回答:“他刚才等你们來  等不及  到街上去理理发  估计一会儿就回來  他说让你们先喝茶等着  ”说着麻利地提水泡茶  宛然一幅女主人的模样

    “  你们要结婚了吗  看你的姿态  倒是成了太太了  ”肖国雄接过蓉蓉倒的茶  轻轻一揽  蓉蓉一股坐在了肖国雄的怀里  搂着了他的脖子扭动着

    “还真是要结婚呢  所以今天让你來  告诉你这个‘表哥’  ”蓉蓉在肖国雄脸上拧了一下  “老家伙非要娶我  ”

    “我靠  不是吧  难道是來真的  前些天听你们说  我还以为是开玩笑的  ”肖国雄大惊  “怎么可以这样呢  ”

    王晓帅想了想  瞪了一眼肖国雄  说道:“怎么不可以这样呢  苏老板的老婆去年死的  他再续弦也不是沒有可能  这样做  对我们好  ”

    肖国雄点了点头  院子里响起了苏凤池的说话声:“晓帅、国雄  你们两个來了  ”

    蓉蓉连忙从肖国雄的怀里坐了起來  苏凤池呵呵笑着走了进來  掏出大中华给二人递了一根

    苏凤池坐下喝了一口茶  贪婪地看了一下一脸媚笑的蓉蓉  “国雄  我想和你做个亲戚  从今天起  我也得叫你表哥了  ”

    看着眼前这个头发眉毛都有些白的老头子要向自己叫表哥  肖国雄差一点将一口茶喷了出來  王晓帅也是强忍着沒有跳起來  ---他俩都明白  这个老家伙要说什么了

    前些天蓉蓉腻了  带着肚子里的孩子跑掉了  苏凤池都像猫在心里抓着一样  天天缠着肖国雄要和他表妹谈谈理想  谈谈人生  肖国雄躲着苏凤池  苏凤池又赖着给王晓帅打电话  让王晓帅从中斡旋  给肖国雄说说  他是真心的

    二人原以为他就是新鲜几天罢了  于是肖国雄给蓉蓉打电话  让蓉蓉去陪他  蓉蓉份低微  害怕苏凤池是骗她  既然肖国雄说是真的  所以也就答应了

    王晓帅心里紧张地盘算着:蓉蓉慕荣华富贵  当然答应---我靠  县国资委主任的太太  当然比在火车站旁边的按摩店里干好了  但这其中有一个问題  那就是  他们以前说过  蓉蓉是肖国雄的表妹  是某个学校的音乐教师  这个谎  该怎么圆呢  苏凤池要不要去蓉蓉的家里去见父母  靠  这怎么是好啊  苏凤池估计比蓉蓉的父母年龄都大

    但是  蓉蓉嫁给苏凤池  对他们有利  他们手握蓉蓉的**  可以控制蓉蓉;苏凤池感恩于他们  他们就可以从中作  在医院改制收购时  将二百万据为已有

    肖国雄不知道怎么回答  蓉蓉是听肖国雄的话  自己也沒法说  不过肖国雄还是听自己的  王晓帅抓了抓脑袋  品了一口毛尖  对苏凤池看了看  一边在心里编着谎话  一边哄着:“苏老  祝贺你呀  沒想到要上演一出高山流水遇知音了  不过  你得给时间让人家准备一下嘛  ---你们定个子  我给朋友们约一下  ”

    苏凤池咽了一下口水  看了一眼蓉蓉  眼巴巴地问道:“这个  有什么准备的  ”

    肖国雄明白了王晓帅在做缓兵之计  王晓帅嘻嘻笑了:“婚姻大事  不能着急啊  ---我给你说吧  这个肖国雄  也是蓉蓉的远房表哥  这个  他也做不了主  得蓉蓉回老家问问父母  对不  ”

    他瞪了蓉蓉一眼  蓉蓉心里一惧  连忙回答:“对对对  ”

    苏凤池“噢”了一声  点了点头  王晓帅接着说道:“苏老  我们骗你了  这个蓉蓉啊  她不是什么学校的音乐教师  她是---”

    肖国雄吃惊地瞥了王晓帅一眼  蓉蓉抓着手里的茶杯要往他上砸去  王晓帅慢悠悠地说道:“她是一所私立少儿兴趣好培训班的音乐老师  唉  也不是什么稳定的工作  工资又不高  以前也不好意思给你说  ”

    蓉蓉和肖国雄心里长出一口气

    苏凤池连连摆手:“晓帅呀  你看看  我又不在乎她的工作嘛  女孩子  有沒有工作都无所谓的了  ”

    王晓帅嗯了一声  点了一下头  心里在说:“你要知道了她的真正工作  你会崩溃的  ”

    肖国雄暗想这样一转实在是妙  苏凤池就不会追问在哪个学校教书  他要问了  随便说一个什么地方的培训班也就行了  反正现在大小兴趣培训班多如牛毛  让蓉蓉赶快找个这种培训班进去当个老师也算是掩护一下了

    苏凤池沉思了一下:“她要是嫁给我了  她愿意当全职太太  就在家当全职太太;他愿意到学校教书  我可以做做工作  通通关系  去给她安排个学校里的工作  ”

    肖国雄笑了起來:“太好了  表妹  苏老板是个很不错的人  ”

    王晓帅给肖国雄使了个眼色  肖国雄会意  冲着苏凤池说道:“那好  苏老  这样吧  今天我送表妹回去  给俺姨妈和姨父讲一讲  你看行吗  这辈子是你的了  我想你不在乎这一天两天吧  ”

    苏凤池手里玩着两个钢球  点了点头:“嗯  好好好  是该给人家家里说一声  国雄  那就请你美言几句了  ---一定要把这件事请说成啊  ”他眼睛里出殷切和乞求的光芒  让肖国雄无法拒绝

    苏凤池很激动  拉着他俩到酒店用餐

    ‘银玉’大酒店有共十二层  底下八层是饭店  上面的大多是客房  酒店的装饰及其豪华  风格清丽  苏凤池打电话订了三楼的一个雅间

    王晓帅和肖国雄都不好意思点菜  因为略有一些良心发现  把一个**包装成老师让苏凤池玩  结果弄假成真人家要结婚  不过一想到苏凤池行将就木的糟老头子  娶到一个如花似玉  青年华的鸡  倒也是半斤八两了

    苏凤池让蓉蓉点菜  蓉蓉心里暗想  以后我和老苏一家人了  这钱可得把握紧一点  要是整天和朋友吃吃喝喝的  还过不过子  哼  点菜要点便宜的  可一看菜单都有点傻了  原來一个普通的素菜都要好几十  本來想点个最便宜的酸辣白菜  可是一看菜单33元  可是总不能点十份酸辣白菜吧

    这里最便宜的葡萄酒都要二百以上  看了这顿饭沒有几千是下不來了  一壶茶  碧螺都要四十八  她吓得也沒敢点饮料、葡萄酒  就更别说名烟洋酒了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