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十一章 多种用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周乐嘉带着45万元的拨款來找王晓帅  沒想到  王晓帅愿接这个款项  但不愿意用作防非经费

    “周厅长  我懒得跟你解释  总之  我们再想别的用款方向吧  ”王晓帅拼命地揉着太阳  周乐嘉也在替王晓帅想别的用款途径  突然  王晓帅叫了起來  “周厅长  我想到一个用款的途径  也算在医疗卫生系统内使用吧  ”

    周乐嘉捋了一下小胡子  “王县长  你说说  往哪里用  ”

    王晓帅站了起來  在屋里來回走动着  “我想想  应该怎么说呢---那个  用作亲子鉴定  寻找孤儿的一个检测体系  叫什么來着  ”

    周乐嘉想了一下  “你是说  通过dna检测技术  可以认定是否是亲生子女  你想搞亲子鉴定  ”

    王晓帅摇了摇头  “不不不  不是这个意思  这45万实在是不少  我想搞个机构  把孤儿的dna建立一个数据库  再把儿女失踪的人建立一个数据库  这样  可以让失散的家庭再次团聚  ---给你讲实话吧  公安上有个朋友温有方  噢  罗雪婷  暂且不管她得梅毒的事  她也是我的校友啊  我想把45万款项  给公安上的温有方和医院的罗雪婷  让他们成立一个寻子寻亲  打击拐卖人口的机构  ---你给我讲讲  技术上可能吗  ”

    周乐嘉一拍巴掌  “这倒是个好主意  现在遗传学上的检验与分析  來判断父母与子女是不是亲生关系  是亲子试验或亲子鉴定  你可能也知道  dna就是人体遗传基本载体  人类染色体是由那些dna构成的  人类一共有30亿个核苷酸构成整个的染色体系统  在那生殖细胞形成以前  互换和组合是不确定的  偶然随机  由此來说  这个世界上  绝对沒有任何的两个人  能具有完全相同的三十多亿个核苷酸的组成序列  这是人的遗传多态啊  就象你不可能找到两个完全相同的树叶一样  ”

    王晓帅跳了起來  子向后一跃  稳稳地蹲在了椅子上  周乐嘉吓了一跳  他却不知道  王晓帅是少森寺弟子  这个小动作岂不是小菜一碟

    王晓帅蹲在椅子上  兴奋地手舞足蹈起來  “这四十五万  完全可以搞出一翻事业  创出一些政绩了  哈哈  这样  周厅长  你得把拨款的期往前写一些  这样  罗雪婷和温有方  就可以直接用这四十五万了  咱们想想  建立的机构叫什么名字  ”

    周乐嘉想了想  “嗯  叫打拐寻亲办公室  ”

    王晓帅摇了摇头  “不好听  叫dna技术打拐寻亲援助中心  嗯  这个名字好听  办公室官方味太浓了  还显得小气  中心一词倒是大气  就叫这个名字  ”说着就给温有方、罗雪婷打电话  让他和她赶快过來商议

    周乐嘉哭笑不得  “王县长  其实这45万还可以有别的用途  你可以搞一个激光矫正近视的机构  或是搞一个血液透析治尿毒症的  或是搞一个人工关骨移植安装的  都是很挣钱的行当啊!---你搞那个dna技术打拐援助中心  可沒有什么效益呀  通过这项技术  在数据库对比中发现失散的儿童了  你给人家送到家里  难不成还向人家索要三千五千  十万八万不成  ”

    王晓帅低垂下头  咬着嘴唇  苦笑了一下  “周厅长  人活着  做十样事  有九样是为了钱  这可以  但是  总要做一件不为钱的事吧  ”

    周乐嘉点了一下头  “理解  人还是有良心的  可是  你怎么想起來搞这个  ”

    王晓帅低头塞一支烟到嘴里  忧郁地说道:“周厅长看來不是那种喜欢八褂的人  你肯定不知道我的世  我从小是孤儿  被少森寺的老僧收养  后來又被孤儿院收养  后來又被蓝云县一个普通人家收养  这些年來  我一直觉得  人最幸福的事  是和自己亲生父母在一起生活  不管我能不能找到自己的父母  别的儿童能走上回家之路  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嘛  ”

    周乐嘉的眼眶里有些湿润了  “好好好  我回到省卫生厅  让财务中心直接把这个款项打到你指定的帐户上面  你说的事  要建立的机构  很有社会意义  我支持  回去给老专家们讲一下  他们说不定还会给你一些闲散的小款项  另外  也可以做为省卫生厅今年十大扶持项目  ---嗯  你这件事  对公安上打击拐卖儿童行动也有帮助  说不定  省公安厅也要给你褒奖的  ---小子  等你这个机构运行的时候  就是你红的时候  这个政绩  非同小可啊  ”

    王晓帅摇了摇脑袋  “我这也是出來的办法呀  这个钱  只能用这个别人不知道的途径  ”

    正说着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王晓帅猜测是温有方或是罗雪婷  叫了一声“进來  ”

    谁知道  门一推开  温有方和罗雪婷同时走了进來

    罗雪婷认识周乐嘉  大大方方地说道:“咦  周厅长什么时候來了?肯定是來指导白天县的防治**型肝炎的事吧  ”说着大大方方地伸手去握手

    周乐嘉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嘴里含糊地说道:“嗯  上午刚到  我  我得出去一下  你们和王县长聊  他们有新的部署  ”  说着慌忙闪走了出去

    屋里现在只剩下王晓帅  温有方  罗雪婷三个人

    这是真正的嫡系人马  王晓帅望了他们一眼  冷冷地说道:“你们知道  今天來  我是想说哪方面的事吗  ”

    “防非啊  ”

    “防治**嘛  ”

    罗雪婷和温有方都以为王晓帅在说防非方面的事  看來人们的绪都被**这件事调动起來了

    王晓帅长叹一口气  “雪婷啊  这次防非  我们要走中庸之道  不出过错  不出风头  因为出了过错要我承担  我们辛辛苦苦大干一场  出了成绩还是别人的  算了  不给你讲这件事  ---我搞到一笔款子  切  这钱  可以用于公务  但是不能装私人腰包  要不然  会坐牢的  ---你和温所长策划商量一下  我们要成立一个dna技术打拐寻亲援助中心  这件事悄悄的准备  等**过去了---我想  **总会过去的!再组织全国的新闻记者來这个援助中心参观  这可是为民的大好事  到时候  你们出风头  肯定还要往上调一级的  ”

    温有方皱着眉头  “那---要是**过去不了  怎么办?”

    王晓帅嘿嘿笑了起來  “要是**过去不了  那人岂不是全被感染  咱们还考虑这考虑那有什么意义!我赌**肯定过去  消失  ”

    接着  几个人筹划了一下  在哪里征地  建立援助中心  购买设备器材  以及请专家的事

    温有方和罗雪婷知道王晓帅是孤儿出  对这件事心  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王晓帅搓了搓手  低声说道:“周乐嘉傻  他说搞这件事  沒有钱赚  不是沒钱赚  是大有钱赚  而且极有前途  ”

    罗雪婷和温有方互望了一眼  不明白王晓帅的想法  因为两人一直认为  这个援助中心  一是给失去儿童的家庭建立dna档案  二是给流浪孤儿建立dna档案  三是建立与全国失踪人口排查相联通的网络  给失散儿童找到他们的家  这样的事  怎么可能有钱赚呢

    王晓帅指了指温有方和罗雪婷  “你们两个  思路沒有打开呀  ”

    两人更是不解  过了一会儿  王晓帅才给他们解释道  这个dna检测技术  也可以用來给孤儿寻亲  但是  他心里  还有别的用途

    这两年白天县世风下  人心不古  富有者  强权者包小三小四小五  更有小混混  中学生  打胎流产  什么事都有  当然  一些少女少妇怀孕后  遇到各种麻烦  和男人有矛盾发生时  都要做亲子鉴定  现在白天县沒有亲子鉴定机构  这样的机构  检测是否是亲生子  收费不菲  而现在要建立这个dna技术打拐寻亲援助中心  不但在公安上有用  在民间做亲子鉴定的时候  也可以收费运营  怎么不是一棵摇钱树呢

    “妙啊  好主意  ”温有方拍了拍手  大叫起來  “好好好  一出政绩  二出效益  王县长  你这个想法太好了  我说呢  读大学读博士  脑瓜子就是管用  ”

    罗雪婷点了一下头  “嗯  现在是乱七八糟的事多  有这件事也好  前些天  有个女中学生  要流产了  急忙送到手术室  人在手术台上做手术  外面几个男生争吵着  都说不是自己干的  唉  我当时都在想  应该有相应的医疗技术检测机构  查证一下是哪个混蛋男生干的  ”

    温有方咬了咬牙  “对  这些小流氓  就得用这个技术治他们  现在我们白天县的社会  真乱  前些天  有一个留守女儿童  也怀孕了  村子里有几个老汉  这个女孩说  有一次天黑走路被欺负  看不清是哪个老头干的  只闻到浓浓的烟味  后來我们还是提取的dna样本  到省里  花了几千元才把结果检测出來  拿到真凶  咱们县里要有一个  以后办案不麻烦  不跑远路  还省钱  ---对了  周边县里有事了也可以來做检测  还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呢  ”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