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九章 奇耻大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王晓帅再也坐不走了  冲上去关了dvd和电视机  抱着头  蹲在了地下  这是他和吴杏娟第一次在江边相会发生故事的地方  他眩晕的站不起來了  在官场  这样的录像落在政敌手里  这是谁都知道  这将意味着什么事

    陈将声漫不经心地抽着烟  “王晓帅  你沒有想到  杨盼的这些东西  在我那里保存着吧  老子已经是大仁大义的了  想把你掀翻  是迟早的事  ”

    王晓帅瘫软  如同一堆烂泥一样  躯深陷在沙发里  象风中的树叶一样  全发抖  陈将声看着眼前的这翻景象  哈哈大笑起來  “你说的方案都不错  如何在这次**中  把我们县的政绩突出出來  就看你的了  我相信你这个博士生有这个本事  ---但是  我告诉你一点  防非的总批挥  任命给陈辉  而你  是防非的副总指挥  如果这次  我们白天县不在全国露露脸  出出名  那么  这些录像照片什么的东西  就直接暴露出來  这次  我是你立功了  哈哈哈哈”

    王晓帅手打着哚嗦  取出面前的一盒香烟  擅抖半天掏了一根出來  有气无力地说道  “好的  陈书记  我一定听你的  为你效劳  ”

    “哈哈哈哈”陈将声开怀大笑  笑声里带着胜利的喜悦  接着说道:“让陈辉当总指挥  你当副总指挥  这里面  还有一层意思  你小子卖力地干活  指挥实际的防非工作  我告诉你  如果有功劳了  有成绩了  在上报的时候  必须通一口径  说这全部是陈辉的功绩  在这次防非中  如果出现有差错  出现过失  那你必须把这个责任全部揽到你上  明白沒有  ”

    王晓帅头上冒出绿豆大的汗珠  轻轻说道:“我---明白了  ”沒想到陈将声如此的毒  他手里明明有一手置他于死地的好牌  以前却不拿出來  卡在一个节骨眼上  他把他手中的牌打了出來

    防治**是个关键的  重要的事  谁也不敢保证  白天县在这次防非行动中  是打胜仗  还是打败仗  但陈将声这么作  不管结果如何  陈氏叔侄(其实是父子  但王晓帅现在并不知道)都会打胜仗

    虽然自己手里也捏有一手牌  这手牌  是张含月陈辉到苑龙市而留下的录像摄影资料  从内容上看  自己手中威胁陈辉的牌和陈将声手中威胁自己的牌是份量均衡的  但是  却在某些方面  却是敌不过他们手中的牌---因为他们手中的牌  既可以击倒自己  也可以击倒苑龙都市报报社主任吴杏娟

    她是自己的同学  现在又是自己的人  怎么能让她受到牵连呢

    所以  王晓帅服输了  暂时服输了

    陈将声站起  推开窗子  萧瑟的秋风吹进來  让人上顿起凉意  五分钟后  他关上窗子  拉上窗帘  走到壁炉旁  在进风按钮上调整了一下  壁炉里的火比以前更大了一些  温暖弥漫着  祛散着屋里的寒意  然后他坐在离壁炉近的躺椅上  轻轻地摇晃着  看也不看王晓帅  嘴里说道:“看到我进屋里换下的皮鞋吗  上面太脏了  门内有鞋油  你把我皮鞋擦干净  打亮一些  ”

    王晓帅木然地站起  走到门口  拿起陈将声换下的皮鞋  看了看周围  沒有擦鞋的布  于是他用自己的西装袖子拼命地擦着  直到把上面的尘土和泥污都擦掉

    “我们白天县  地处中原  干燥  灰尘很大  鞋天天都得擦啊!跟本不像省会争州市或是别的大都市  在那里  皮革可以一个星期不擦呢  ---所以  我很早就对你说过  千万不要來县城  这样会毁了你的  你不相信吗  ”陈将声的话透着骄傲和威压

    王晓帅抬起头  握着了拳头  但又很快地咬了咬嘴唇  闭着嘴沒说什么  只是拿起鞋油  挤在了鞋刷上面  然后认真地在陈将声的皮鞋上面擦了起來  那姿势  那神  如同是街头的一个小鞋匠

    “你会有大作为的  ”陈将声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王晓帅  “韩信受跨下之辱  张良给一个老头捡鞋子穿上  越王勾践  尝吴王夫差的大便  王晓帅  你是英雄啊  但是  英雄不到出利剑出鞘  寒梅吐香的时候  就不要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亮剑太早  容易折啊  ”

    “嗯  你说的对  ”王晓帅绝望地说了一句  那声音如悲鸣一般  “我错了  ”  一边说  一边用力地擦鞋  很快  那双鞋被擦得油光铮亮  几乎可以照见人影

    “陈书记  您的鞋  已经擦干净了  ”王晓帅站起  极恭敬地说道

    “孩子  辛苦你了  也真为难你了  ”陈将声此时的语气  变得仁慈起來  如同慈父一般  “你回去休息吧  ”

    王晓帅觉得自己  象一只行尸走  不知道怎么出了宾馆的大门  顺着路边  朝着自己的秘密居芙蓉街72号走了过去  路上  似乎有认出來他的人窃窃私语着

    “瞧  那不是王县长吗  才二十几岁  最年轮的县长啊  ”

    “是啊  好年轻啊  当县长肯定爽  威风  ”

    “啊呀呀  人家也不知道上辈子是怎么修行的  居然能当上县长  我要是能当上一天县长  我都心满意足了  真羡慕人啊  ”

    听着人们的议论  王晓帅哭笑不得  他忘了叫车  也忘了打出租车  在秋风狂吼  黄叶飞舞的大街上木然的走着  不知道不觉的  來到了芙蓉街72号

    他一看到那古香古色的镶铜钉大木门  一下子倒下坐在门口  过了一会儿  才敲起了门  几分钟后  门吱呀一声开了  保姆韩素娥打开门  吓了一跳  “王县长  你怎么这样回來了  ---你怎么不打电话  快点进來  ”韩素娥搀起王晓帅  扶着他进了屋

    王晓帅斜靠在沙发上  韩素娥问道:“王县长  外面冷  给你做一些油饼  再做你最喜欢的小鸡炖磨菇汤  或是鱿鱼海参汤  酸辣肚丝汤  ”

    王晓帅本想说随便  但是看着保姆韩阿姨关切的目光  想了一下  声如游丝地说:“做碗酸辣肚丝汤吧  我感觉有些冷  ”

    “好的好的  我马上去做  ---王县长  你不舒服了  我给你先倒杯白开水  你先喝口水  ”韩素娥倒上一杯水  就急忙到厨房里做汤

    可是  在韩素娥跨步出门的一瞬间  她听到屋里“咚”的一声  感觉不对  回头一看  王晓帅倒在了地下  慌乱中  韩素娥拿起手机  拨打了向小娜的电话  “你---快想办法  快点儿來一辆车  王县长  他晕倒了  ”

    此时  王晓帅的眼睛已经闭上了  但是大脑里  满是陈将声的面孔  在笑着  在旋转  在乎远乎近地移动着

    沒一会儿  传來了一阵急促尖利的啸音  那是一辆救护车开过來的声音  车一到芙蓉街街口  向小娜  罗雪婷  连忙跳了下來

    韩素娥已经打开了大门  她俩带着两名男护工冲进了进去  赶快听心跳  量血压  感觉问題不是太大  可能是绪上的巨烈波动  好象是受到什么打击似的  罗雪婷示意两名男护工  将王晓帅抬到担架上面  径直朝救护车抬了过去

    医院里  满是白色的绿色的病房里  一瓶输液设备悬在头  一滴一滴地输着液  过了一会儿  王晓帅慢慢地睁开眼睛  看了看四周  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但是当他看到罗雪婷和向小娜才知道  这是在医院里面

    “晓帅  你受到什么打击了  ”向小娜直言快语地说

    “你先不要问了  好不好  ”罗雪婷撅了一下嘴  很反感向小娜这样问  很刺激病人的

    王晓帅轻轻点了一下头  微微笑了一下  “打击  噢  我好象一不小心  被打击了一下  不过  人生在世  哪里有不受打击的  ”

    向小娜吐了一下舌头  表达了自己的愧疚和歉意  “晓帅  一切事都不要想得太多  都会过去的!”

    罗雪婷的眼睛也满是泪花  这些天來  王晓帅一直不停地与政法界的人联系  还找到了华清大学许多知名的律师  组成了律师团  想在自己的孩子杜天雨下次审判的时候  有所转机  所以她当然被他的心感动的一塌糊涂了

    罗雪婷坐在他病前面  轻轻地拉了一下被子  给他肩膀盖上  向小娜倒了一杯水  轻轻地问道  “雪婷  给水里加一些蜂蜜好吗  安神补脑的  ”

    罗雪婷说:“好呀  就是病房里沒有  ”

    “哦  我到外面街上买嘛  ”向小娜说着就要转出去  走出病房门时  差一点撞到了一个人的上  她抬头一看  正是白天县县委书记陈将声

    “我听说王县长生病住院了  ”陈将声戴着大大的墨镜  一付关心的样子  “我一听到消息  就连忙赶过來看看  ”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