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七章 是你逼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得來全不费功夫啊

    白天县电视台台长杨盼的公文袋里  掉出了这张白金镶钻戒指照片  原來  在led大彩色显示屏上放照片的是杨盼

    此时杨盼脸上青一块  紫一块的  吓得全发抖  王晓帅吹了一声口哨  一摆手  使了个眼色  雷永彪和唐小飞冲了过來  上前按着杨盼  将他塞进车里

    王晓帅钻进驾驶室  开车朝着市外飞奔而去  唐小飞和雷永彪坐在杨盼边  冷冷地看着他

    二十几分钟后  车冲出市外  來到了江边的一个码头  正是上次杨盼捡到戒指的地方

    车灯雪亮  象是魔怪的两只大眼着冷光

    唐小飞揪着杨盼  象拉着一只羊一样拉了出來  向前一扯  杨盼倒在了地下

    王晓帅走上前  一把抓着杨盼的头发  “混蛋  五百万  哼  你想钱想得疯了  老子不花一分钱  也要把你手头的资料给弄过來  ”

    杨盼扶着地面坐在那里  喘了两口粗气  “王县  你要知道一句话  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别把我急了  ”

    “急了又怎么样  别想威胁爷  ”王晓帅拿过公文袋  将里面的照片掏了出來  啪嗒一声按响打火机  将照片烧了

    杨盼的嘴角露出一丝笔意  王晓帅这才想起來  这个照片只是一张  除了这个照片  说不定杨盼还有底片或是照片  自己这样做  真是沒有任何意义

    于是狠狠地踢了他一脚  “老狗  今天你发现了我的秘密  别以为是一件好事  老子让你永远说不出來这个秘密  ”

    唐小飞不失时机地补充一句  “就是  与我晓帅哥为难  你不是找着要死吗  不想活早他的说一声  ”

    雷永彪倒是沒说话  双手抱臂  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杨盼

    杨盼看逃跑无望  只得好言好语地求饶  王晓帅点了点头  “放你滚蛋也简单  但是  你滚蛋之后  把你手头**老子的照片和录像都公开了怎么办  ”

    杨盼连忙摇头  发誓自己不会说  但是王晓帅怎么能信他的话呢  于是给唐小飞和雷永彪招了招手  让他们两个想想办法  到了最后  唐小飞说认识一个亲戚  开有一个黑的煤窑厂  里面用的工人  都是傻子  在那里封闭着  永远出不來  不如让杨盼到那个黑厂去干活

    王晓帅点了点头  擒虎容易  放虎难啊  他们三个把杨盼拉出來羞辱殴打一番  杨盼岂能善罢干休  只要他一离开  就会提防着王晓帅  而杨盼手头的东西  会压制自己一辈子的

    “好  就这么定了  ”王晓帅问唐小飞  “你的亲戚在哪里  ”

    唐小飞想了一下  说是在落阳市西边的一个山里  那里煤矿  金矿都有  离这里有六七个小时的路

    王晓帅看了看手表  正值晚上十一点多  虽然路远  但是唐小飞和雷永彪都学会开车了  路上三个人可以轮流替换着开  于是想了想  杨盼从市电视台出來时  是孤一人  当时正值夜晚  也沒有人看到他们三个人把盼杨押到车上  于是心里一横  骂了一句  量小非君子  无毒不丈夫  于是钻进车驾驶室内  唐小飞和雷永彪又把杨盼拉了进去

    杨盼在车里恐惧地挣扎着  “你们想把我往哪里弄呀  救命啊  ”

    雷永彪抽下腰带  将杨盼的手扭在后面捆好  唐小飞抓过旁边的一块抺布将他的嘴堵着  杨盼子剧烈地挣扎扭动着  但是无挤于事

    车驶出苑龙市  往北行驶  山路弯弯  崎岖不平  路上三个人轮流开车  轮着休息睡觉  快到天亮的时候  來到了落阳市北边的一个山区

    唐小飞跑到亲戚家敲了敲门  叫道:“二舅  二舅你开门呀  我是小飞  我又给你送來了一个工人  你看看咋样  ”

    沒多久  门吱哓一声开了  一个黑胖的中年人开门跑了出來  看见小飞嘻嘻笑了  “外甥整天在忙什么呀  咋不给我打个电话呢  我看看  你今天送什么工人來了  ”

    唐小飞一把将杨盼扯了起來  “这个人很是混蛋  想欺负我的兄弟们  今天我把他送來  你千万不要让他跑了啊  ”

    王晓帅上前  给唐小飞的二舅发了一根烟  说道:“得让你费心了  ”

    唐小飞的二舅看王晓帅气度不凡  当然敬重  连忙答道  “你放心好了  只要往我的黑煤窑里一扔  就是神仙也别想跑  嘿嘿  ”

    杨盼听出來是怎么回事了  但是双手反绑  被踢得倒在地下  想跑也跑不起來

    唐小飞的二舅一招手  过來两个彪形大汉  “把这个家伙押到煤窑那里的工棚  别让他跑了  明天就让他下窑挖煤  ”

    杨盼象小鸡一样被提走了  王晓帅掏出两百元  塞给唐小飞的二舅  “让你麻烦了  这钱你收下喝茶  ”

    唐小飞的二舅也沒有推辞  大大方方地收下了

    虽然此时天亮  但是三个人还是困乏无力  因为晚上并沒有睡好  三个人在附近找了个宾馆睡了半天  到中午时才醒  然后又驱车回到了白天县

    王晓帅的车一驶进县政府  齐秘书就招着手  “王县你可回來了  我给你手机上打了好多次的电话  怎么都打不通啊  ”

    这时王晓帅才想起來  在往落阳市山区里的路  信号不好  自己当然收不到了

    于是连忙问齐秘书有什么事  齐秘书说道:“今天早上  电视里播放了市领导的讲话  说是已经证实  有一种**型肝炎正在南方蔓延  已经快传到我们这里了  上面要我们赶快动员群众  听从上级的安排  打好这一仗  你是主抓医疗卫生系统的副县长  当然得由你主持会议了  ”

    王晓帅想了想  这件事  得依靠罗雪婷  于是连忙让齐秘书开车去医院接罗雪婷  然后到县政府的办公室里來参加会议

    齐秘书去接罗雪婷來开会  王晓帅自己先到了政府的小会议室  这时已经有好多县领导在这里等着  陈将声一看到王晓帅  雷霆大发  “你跑哪里去了  给你打手机都打不通  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  ”

    王晓帅本來想和他对着干  后來一想  大家同为官场中人  何必用泼妇手段呢  想了想  看到陈辉在一旁坐着  于是瞪了他一眼  那意思是说:“你小子怎么不帮腔  你忘了你的花花事  那些照片和录像可是在我手头呢  ”

    陈辉脸一红  明白了王晓帅的意思  连忙拉了拉陈将声的胳膊  “陈书记  现在全国上下一片  众志成城  抵抗**型肝炎  现在可不是在自己同志面前吵架的时候呀  ”

    陈将声还以为陈辉吃错了药  但只好坐了下來  压制着自己  用尽量平和的口气说道:“现在可以开会了吗  都到齐了吗  ”

    陈辉伸着脖子看了看会场  低声说道:“还有一个人沒有到  县电视台的台长杨盼  ”

    陈将声咦了一声  “听说昨天市里开防范**型肝炎会议  县里的电视台台长去列席参加  他怎么沒有回來  不可能吧  ”

    陈辉又拿出手机  拼命地拨打电话  但是沒有任何声音  王晓帅知道  此时杨盼正在唐小飞二舅家的煤窑里下苦功夫呢

    陈将声摇了摇头  “那我们开始吧  不等他们了  ”

    王晓帅想到齐秘书去接罗雪婷了  她还沒有到  她是专家级人们  不能不到这里参加会议

    于是举手说道:“陈书记  是这样的  我想让县医院急救科主任罗雪婷参加会议  她是白天县唯一的医学博士  这样专业的人应该参于会议  ”

    陈将声想了一下  翻了翻眼睛  拿过自己面前的一份文件扔给王晓帅  “你看看吧  这个文件可是保密的  上面注明了  是县团级的才能看到的  明白了吗    ”

    王晓帅接过來看了一眼  笑了笑  “这个文件  确实是规定县团级以上的才能看  但是  我们今天开会  又沒有说过非得让县团级以上的來参加呀!她來开会  发表意见  做我们的顾问  都行  不让她看文件好了  ”

    陈将声想反驳  这时王晓帅又用眼睛看了看陈辉  陈辉明白意思  立即站了起來  对陈将声说道:“陈书记  现在我们开会  得一个专家在场指导啊  我建议  让她來  虽然她现在沒什么级别  毕竟是下一任的卫生局局长呀  ”

    陈将声恨不得抽陈辉一个耳光  但是这么多人  众目睽睽之下只好压着自己的怒火  冷冷地说道  “现在的会议内容也要求保密  有的东西  她出去了乱传怎么办  女人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嘴  不能让她來参加会议  ”

    王晓帅又瞪了陈辉一眼  陈辉只好又冲着陈将声说道:“我反对  对别人保密可以  但是  对一个医院的资深医生  专家级医生  还是应该欢迎她参加会议的嘛  ”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