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四章 螳螂捕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吴杏娟找了几个得力的记者  他们扛上摄像机  照像机立马出发了  王晓帅站在大飘窗前面  看着都市里的钢筋从林  暗暗想想着这些记者扛着长枪大炮的样子  他们肯定如猎人在森林里捕猎狐狸的样子

    王晓帅喝完了几杯香槟  和吴杏娟道别  自己驾车朝苑龙师范学校门口驶去  他把车停在远离桃榴酒吧门口的地方  看到了有三个记者模样的人也刚刚到  他们也是把车停在门口  只有一个人带着微型可**摄像机钻进了桃榴酒吧  另外两个人留在车上  他们是想在外面拍

    沒一会儿  王晓帅看到有两个女生  笑嘻嘻地从苑龙师范学校跑了出來  然后嬉皮笑脸地钻进了桃榴酒吧

    他戴上墨镜  下了车  朝桃榴酒吧钻了进去  一个人坐到隔壁的房间里  这种简易酒吧  不隔音  能听到隔壁陈辉说话的声音

    看样子  张含月已经将他灌了不少的酒  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含糊不清  “哈哈  到底的市里的学校  老师漂亮  学生也漂亮  你们---都象花儿一样漂亮啊~~”

    两个小女生更是精灵古怪  “大哥  你肯定能喝了  我们张老师呀  最喜欢能喝酒的男人  ---來  先和小妹碰两杯  小妹再和你掷色子  看看谁先趴下  ”

    这个时候  王晓帅知道今晚可以把陈辉至于死地了  于是暗暗盘算着自己要求的条件  有这件事  他肯定不能成为自己前进路上的障碍了  但是  自己也得落一点好处啊  自己闭上眼睛  品尝着侍者端來的调制酒  暗暗盘算着陈辉有多少钱  这个小子虽然已经是县委办公室主任  但是他上班的年代少  也就是三四年的样子  估计也攒不了几个钱  想了想  要个万把块钱就差不多了

    他走出酒吧  來到记者们的车跟着  拍了拍车窗  车门开了一条缝  他低沉地对里面说  “我是吴杏娟的朋友  让我进去  ”

    说着钻进了车里  “你们刚才拍到了哪些镜头  ”

    车内的两名记者有些惊愕  但怔了一下  仔细一想  明白吴杏娟让他们來拍  就是为了这个男人的嘱托  于是毕恭毕敬地说道:“我们拍到了两名女生从学校里出來的镜头  又拍到两名女生陪里面的光头帅哥喝酒的镜头  ”

    王晓帅点了点头  “不错  一会儿他们要到旁边的小旅馆里  到时候的镜头  你们更要拍下來  要闯到屋里拍  明白吗  ”

    两名记者有些吃惊  不知道王晓帅怎么算的这么准  只有王晓帅知道  这是他安排张含月去做的

    沒一会儿  陈辉醉熏熏地从酒吧走了出來  一摇一晃地  一支胳臂搭在一名女生的肩膀上  满酒气地说道:“妞  我带你到市里最豪华的宾馆去  ”

    那名女生果然是个狐狸  撇了撇嘴  “光头哥哥  我知道你有钱  不过  我们今晚还得上晚自习呢  学校里纪律委员要点员  学生会的主席还要抽查呢  我就和你到旁边的旅馆里  少陪你一会儿好了  ”

    陈辉摆了摆手  “切  一百元以下的地方  我还真沒住过  靠  还是上我的车  找个五星级宾馆  ”  话音沒落  自己差一点跌到了地下  那名女生趁机说道:“光头哥  你喝醉了  还是到旁边的这家旅馆就行  ”说着  连拉带推  和陈辉朝旁边小街的小旅馆走了过去

    陈辉也知道自己醉了  也有些等不及了  随着那名女生  走进了小旅馆  嘴里哼哼唧唧地说道:“我最喜欢和女学生在一起了  有素质  嗯  干净  好  ”  说着连连打着嗝  走进了一个房间

    这家旅馆平时做些学生生意  基本上是谈恋的租房子住的  所以也沒有要陈辉的份证

    陈辉和那名女生走进房间  刚进去几分钟  那名女生就将将窗户推开  楼下的王晓帅看到了信号  对车内的两名记者说道:“去吧  到那个房间里采集新闻吧  ”两名记者如狼似虎的冲了进去  刚到旅馆门口  那名女店主正要阻拦  一名记者掏出记者证晃了一下  “我们是报社的  刚才进去的一男一女钻进哪个房间了  你把钥匙给我  要不然  立马叫公安來查  你信不信  ”

    女店主吓得不敢吭声  找到钥匙给了两名记者

    陈辉的死期到了  正在他脱得象个白条猪的时候  两名记者旋开了锁  冲了进去  闪光灯不停地拍摄  另外一名扛着摄像机拍摄  陈辉吓得脸都白了  但是那名女生倒是不害怕  张含月交待过的  不会出问題

    不过那名女生想试试自忆的演记  忽然号啕大哭起來  “我不愿意  这个坏蛋欺骗我  ”

    “出去吧  不要节外声枝  ”门外有人冷冷地说了一句  正是王晓帅  接着他走了进去  斜了女生一眼  低沉的声音说道:“出去  ”

    那名女生抱着衣服连忙穿好  跑了出去  接着王晓帅坐到旁边的一张沙发椅上  脚蹬在桌子上面  对记者们也说道:“你们也出去  辛苦了  ”

    陈辉提上裤子  满头大汗  看着王晓帅悠然吐着烟雾的样子  骂了起來  “靠  你小子怎么在这里  你找的记者  你小子想干什么  我们远无冤  近无仇的  老子花钱玩个妞  碍你什么事了  ”

    王晓帅神平静  淡淡地说道  “你倒是不妨碍我什么事  只是你忘了  上午你还在主持会议  讲廉政建设  小子  你就是这样建设的  來  抽哥一根烟  慢慢汇报思想  哥不急  ”

    陈辉狼狈地将衣服上  坐在边  缓了口气  将牙咬得咯吱吱响  翻着眼睛问道  “小子  你这是敲诈勒索  少扯淡  你说  你到底想干什么  嗯  想要钱  要多少  张口开个价  ”

    王晓帅嘿嘿笑了起來  “我手头有你狂欢的照片  还有你的录像带  这东西  加在一起  沉垫垫的  沉得你小子压不起啊  ---你自己开个价吧  ”

    陈辉想了想  “一万  再多一个子儿老子也沒有  ”

    王晓帅嘿嘿一笑  “我不加价  8千8百元  就这样了  ”  说着弹了弹烟灰  “哥不是那种贪婪的人  要钱是象征的  只是想告诉你  你斗不过哥  ”

    陈辉掏出怀里的卡扔给王晓帅  “靠  狼也会讲传递  密码是363636  自己去取吧  以后少烦我  ”  说着抓起西服穿在上就要往外面走

    “咦  别走  你听哥把话说完嘛  ”王晓帅扯着他的西装  “过來过來  你听我说嘛  ”

    陈辉只好无可奈何地坐了下來  王晓帅把银行卡装在怀里  接着说道:“钱是小事  我想告诉你  这个这个  我这样做的目的  不是为了我自己  是为了白天县的百姓姓啊  ---陈辉  你倒是想一想  你小学都他的沒毕业  还混了个本科文凭  倒是爬得快  我告诉你  这你样的人升上去  是对白天县百姓的不公  哥告诉你  从今天起  你不许超过哥  哪一天你提升得快了  职务级别比哥高了  那些照片和录像带就会流失去  到时候  你什么官都当不了了  明白吗  ”

    陈辉哼了一声  “就知道你的野心  世上不就白天县一块儿地  大不了老子不在这儿干了  让你一个人去升去  靠  你以为老子想当官呀  ”

    “那就辞职吧  ”王晓帅砰地一声拍了一下桌子  “少在我们面发脾气  滚蛋  ”

    陈辉气得脸色铁青走了出去

    王晓帅抽着烟  瘫坐在椅子上  却是沒有丝毫的胜利喜悦  按理说  前些天发现了陈辉这个白天县官场的黑马  很是提防  今天终于把他干掉了  自己反而觉得泻气了  沒有对手了  子十分无聊了  于是也无精打采地走出房间

    走到外面  他给张含月打了个电话  让她从学校里出來  将陈辉的银联卡递给她  说道  “密码是363636  去取钱吧  取8千8百元  你和那两名女生  还有我  一个人分2千2百元  ”

    张含月接过卡  沒有说什么  低着头想了一下  小声说道:“今晚你不回去了  到我那里吧  ”

    王晓帅笑了笑  自己刚从吴杏娟那里离开  想回县城干点正事呢  觉得有些欠张含月的  于是又改口说了一句  “我那2千2百元  也是你的  我得回去  ”

    张含月伤心地扭头回到学校里了

    王晓帅打开车门  坐进了车里  忽然手机响了  “浪奔  浪流......淘尽了  世间事......”

    正在这个时候  天色都晚了  又有谁会给他打电话呢

    他接到过电话  是个公用电话号码  这年头  是个人都有手机  谁在公用电话处给他打呢  他有了一丝不祥之兆  电话里说话的声音十分陌生  好象是手在捂着嘴  有意掩饰自己的份......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