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章 坚定不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秦月岗张了张嘴  沒有说出话  似乎是在思考  想了一会儿  对王晓帅说  “这个我记不清了  可能有七八年了  也是有类似的事  都是警告或是记大过---”

    “七八年了  ---秦老哥呀  你咋就不与时俱进呢  现在是啥局势了  民生安全大于天呀  ”王晓帅拉开抽屉  扒出了自己在网上查找让秘书打印出來的材料  看了一眼  扔到了秦月岗面前的茶几上  “你看看---这是全国类似事件的处理结果  你看清了  全是撤职  ”

    秦月岗接过來  戴上眼镜  认真地看着

    王晓帅心里想笑  因为他查阅时  知道出现假药假疫苗的医院  有的时院长撤职  有的是轻微的处罚  但是他特意地把那种处理严重  撤职的案例保存下來打印了  这样造成一种假象  好象当前对这种事件处理都是特别严重  似乎是一经发现  院长撤职  成了铁律

    一听王晓帅说全国各地都是这样的处理  孙冰和郭琛互望一眼  然后都冲秦月岗说道  “如果别的县市是这样处理假药假疫苗事件  那我们白天县也不能处理过轻啊  ”

    秦月岗掏出口袋里一片紫灰色的手绢  擦了擦汗  王晓帅暗想  秦月岗和他毕竟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了  前面的桌子上放有抽纸  但是他依然是保留着用手绢擦汗的习惯  这样的人怎么能适应时代  自己主管医疗卫生系统  把他弄下來  这罗雪婷接任  真是走对棋了

    但是  忽然又想到  这秦月岗出的是什么汗呢  处理下面乡镇卫生院院长  他卫生局长只是有轻微的连带责任  而且他总是在休病假  几乎是无什么大碍的  这汗从何而來

    于是又仔细盯着秦月岗看  他的手指似乎都在颤抖  靠  看來心里有事了

    王晓帅转了转脑子  有些明白了  他掏出手机给秘书发出个短信:“你到组织部或是机要局查一下  存放出售假疫苗过期疫苗的八个卫生院院长是什么时候提的  ”

    他猜想  这八个卫生院院长可能上任的时间不太长  因为上任时他们可能给秦月岗行贿  那么很短的一段时间后  他们又被撤了下來  这不公平

    怎么说呢  花钱是买权  有了权  是要捞钱  如果上任时间短  那连“投资”的成本都沒有收回來  这种况极有可能  所以秦月岗不想让八个卫生院院长撤职  收人钱财  替人消灾  这也是官场上的一个潜规则

    秦月岗的手微颤着  把王晓帅搜集到的材料看完  嘴里唉唉唉地叹着气  轻轻地将文件放在桌上  取下眼镜  看了一眼王晓帅  用商量的口气说道:“王县长  这个  可不可以让他们带罪立功  再干上一年看看表现  ”

    王晓帅仰头哈哈大笑:“秦局啊  我的老秦叔啊  ---他们是领导干部  不是瓦岗寨的大将  不存在什么带罪立功的  ---立什么功  我们有什么功可立  我们所做出的成绩  全是在国家各项好的方针政策下做出來的  哪里是什么的什么功啊  嗯  ”

    秦月岗一时语塞  确实  这个立功不立功沒啥衡量的  而且自己辩解带罪立功  这本就是臭棋  纪检委的同志在场  纪检工作  要求有罪就要处罚  不谈处理去谈什么带罪立功  自己也觉得这话荒诞不经  他抬头朝窗外望去  橙黄色的枯叶从政府大院的枫树上掉落下來  飘然若蝶  在秋风中飞舞如鸽

    屋里沉默两分钟  紧闭着的副县长办公室房门打开了  孙冰和郭琛从屋里走了出來  但是一出门口  孙冰停了下來  冲屋里的王晓帅招了一下手  接着王晓帅也走了出來  顺手拉上了门

    孙冰轻轻拉了一下王晓帅的衣袖  两人朝前走了几步  离门远了一些  孙冰声音低低的  说道“王县长  是这样的  秦局长是个老同志了  他今年体不好  事多  卫生系统的事你说了算  我们尊重你的意见  ---只是口气上  你要稍对他缓和一下  当然---如果稍稍给他妥协一下  最好了  ”

    “噢  怎么妥协  ”王晓帅眉头皱在一起

    郭琛也将声音压低了一些  “这样  王县  你看这样行不行  不是八个卫生院院长吗  也不一定全部撤职  挑几个平时工作不力的撤职  其余的不要撤职好了  ”

    “哈哈  这不是和秦局讨价还价吗  ”王晓帅摇了摇头  “另外  如果有的卫生院院长撤  有的不撤  这样不公平  更不好服从  ”

    郭琛一想也有道理  于是哑口无言  琢摩一会儿  只是用建议的口气说道:“那这样吧  王县  还是以你的意见为主好了  我们沒啥说的  ”

    孙冰也说:“就这样吧  稍后给我们个回复  我们下处罚通告就是了  ”说着拉了一下郭琛的衣袖  就要走

    王晓帅“喂喂”叫了两声  两人走了两步  又停下了  “王县还有什么事  ”

    “嗯  那天晚上  纪检委去我的房间里干嘛呀  怎么半夜冲进去  翻腾半天  我一个同学借用我房间  和我有什么关系  ”王晓帅皱着眉头  不解地问孙冰和郭琛二人

    两人面面相觑  然后苦笑说着道  “王县  可能是一场误会吧  你知道  纪检工作  常有人匿名举报的  我们接到举报就去了  端这个饭碗  沒有办法  你多谅解  ”

    王晓帅一付无奈的样子  指了指他们  “孙老弟  郭老弟  可真不够意思啊  ”刚一说完又换上笑脸  拍了拍两人的肩膀  “我开玩笑的  沒关系  我理解  ---咱洁自好  怕什么  哈哈  你们慢走  ”

    看两人带着窘迫的笑意走了  王晓帅又回到了办公室里  这时桌子上的手机刚好响了  他拿起手机  一看号码  是齐秘书打來的  他连忙按了接听键:“喂  我是王晓帅  你讲  ”

    刚才他发短信  让齐秘书看看那八个卫生院院长的任职时间  看來齐秘书查到了

    “王县长  是这样的  我查了  那八个院长  是今年节后卫生系统调整干部上去的  正式任职时间是农历二月十二七  也就是  公历三月五---”齐秘书在电话里给他汇报  声音有些低  这样好  秦月岗和那两个副局长不会听到

    ---以前王晓帅曾给齐秘书交待过  打电话的时候声音要低一些  因为声音大了防止在场的其他人听到  看來嘱托得有道理  而且齐秘书的记忆力也不错  每次打电话都是压低声音的  这样不免有些神秘感

    听完齐秘书的汇报  王晓帅明白了  这八个卫生院的院长  是秦月岗提拨的  当然也收了不少的贿赂  他们干院长才多半年  肯定是连“投资”都沒有收回了  而现在出事撤职  肯定也不合潜规则  这也是秦月岗拼命维护的原因

    他放下手机  双手手指交叉靠在鼻尖处  在想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罗雪婷的孩子要想办法解救  一定不能让判死刑  另外  就算是有期徒刑  刑期越短越好  这都要花钱  而且费用不菲

    如果要考虑秦月岗不好给八个院长交待  就不能考虑罗雪婷孩子的命了

    于是他冷冷地说  “秦局长  你知道刚才纪检委的两个同志在外面给我说的是什么吗  ”

    秦月岗摇了摇头  “纪检委主任是什么意见  ”

    “他们的本意是  不但要撤掉院长职务  而且要开除公职  ”王晓帅眼睛瞪着秦月岗

    这下秦月岗慌了  “这这这  不可能吧  ”

    “不信---不信你去问问孙冰和郭琛  ”王晓帅摇了摇头  “不过  象这些事  他们当面不会说的  这种得罪人的话他们怎么可能说呢  ---唉  他们都是悄悄的说给我  让我來执行  黑锅让我來背  靠  ”

    秦月岗又开始掏手绢擦汗  王晓帅心里乐了  知道秦月岗屈服了

    “这样吧  老秦  这件事就这样定下來了  撤销院长职务  但不开除公职  这已经是对他们够护了  ---白天县医疗卫生系统今年发生的事太多了  手腕子不能轻  要不然  以后对你我  对卫生局上层领导们都不利  就这样了  有意见你们保留  ”

    秦月岗和两个副局长沉默了  看样子这个决定也就定下來了

    “还有别的事吗  ”王晓帅问他们  “我一会儿还要去调研一下血吸虫防治工作  省卫生厅有两个专家在宾馆里等着呢  ”他等于下了逐客令

    秦月岗看了旁边的两个副局长一眼  又看了王晓帅一眼  王晓帅明白  他想单独留下來谈一下  于是轻微地点了一下头  秦月岗给两个副局长使了个眼色

    两个副局长几乎同时站了起來  “王县长  那我们回去了  ”“王县长回局里了  ”

    “好吧好吧  那你们回去吧”王晓帅招呼一声  又随意吩咐着  “  ---对了  上周  卫生部通知搞上消化道普查的事你们下去再落实一下  ”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