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九章 再施重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作为王晓帅旗下的人物  向小娜和黄文锋、李嫒三人商量着咋弄个美人计  往陈辉上栽赃

    但王晓帅辞别出门  开着车  晃晃悠悠朝政府宾馆开了过去  想到肖国雄们还在喝饭喝酒  打算驶过去再玩一会儿  但是想到了为了搞到一笔钱  还有事需要做:

    几个乡镇卫生院院长的职务变动一下  把他们由院长变为副院长  这样一些人就会闻风而动  去争当院长  填补这个缺口  这样好筹到一些款项  好想办法给罗雪婷救孩子

    他拨了个电话  让小齐秘书通知卫生局的几个领导到他办公室里面  还有县纪检委效能科的工作人员也到场  好开一个处分会议

    当越野车停到政府院子里的时候  他隔着车窗看到卫生局的那辆黑色伊兰特也驶了进來  他停下车吧  现任卫生局的局长秦月岗和两个副局长一起从车上走了下來

    当他们几乎同时从车内走下來时  王晓帅脸色冷冷的沒有搭话  秦月岗看了一眼副局长张宗宇和崔伟  使了个眼色  他们三个一起冲着王晓帅堆上了笑脸:

    “王县长好  ”

    “王县长忙啊  ”

    “王县长吃过饭了吧  ”

    王晓帅这时才将脸色缓和了一下  冲着他们点点头  “那几个乡镇卫生院的事  你们研究得怎么样了  ”

    秦月岗连忙上前几步  凑过來要讲  王晓帅摆了一下手  “到我办公室里再说  ”

    “嗯  好好好  ”秦月岗和两个副局长乖乖地跟在了后面

    王晓帅吹着口哨  显得有些轻松  那三个跟在后面的就显得紧张万分了

    他们猜想  王晓帅前些天受到了县领导班子的处理  这次一定要在下级官员那里泄泄火  其实王晓帅也想发泻一下  以解心头之恨

    走到了二楼自己的办公室里  小齐秘书正在擦桌子  屋里的长沙发上还坐着县纪检委效能科的两个工作人员  孙冰和郭琛  一看到王晓帅直了进來  两人一起站了起來

    王晓帅摆了一下手  拿过桌子上的精装黄鹤楼  对小齐秘书说道:“烟发一下嘛  ”小齐快而不慌地打开烟盒  抽了出來  一根根地递给了五个人

    这时屋时气氛有些沉闷  王晓帅使了个眼色  小齐秘书去把门上了  王晓帅拿过茶杯  吹了两口上面飘着的茶叶  看茶正  沒有喝  放在了一边  然后看了一眼纪检委效能科的两个小伙子  不急不缓地说了开场白:

    “刚才让齐秘书把门关上  这样  关上门算是一家人了  卫生系统出了什么丑闻  我总是怕那几个副县长听到  让他们取笑我们  ”

    “那是  那是  ”秦月岗连连点头  吸溜一声吸了一口烟

    “事的发展经过  秦局长给效能科的同志汇报一下  他们好记录备案  ”王晓帅朝后一仰子  呈70度角半靠半躺在黑色的真皮老板椅上  右臂弯曲  脑袋枕在靠着沙发背的右手手掌上  他想再把脚搁在老板桌上  想了想强忍着了

    秦月岗取出提包里的眼镜  戴在了耳朵上  但忽然想到是口述汇报  又沒有什么材料  于是讪笑了下  取下眼镜  拿在手里  “唉”了一声  开始讲了起來:

    “嗯  那段时间  我请了病假  真沒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  ”秦月岗一边讲  一边暗暗地为自己辩解  开脱责任

    纪检委效能科的两个同志  孙冰和郭琛  面容庄重  坐在副县长办公室的黑色真皮长沙发上  手里拿着笔  在翻开的笔记本上记录着

    其实这次处分会议  讨论什么事  他们两个都早已知道  但是还是要做出仔细聆听的样子  如同在演一出戏  不到结局  就得一句一句地唱  一句一句地演

    卫生局局长秦月岗眉头紧攒  时气略缓  “桑庄乡、太极镇、汲滩镇、赵集镇、湍东镇、马山镇、粮东镇、文曲镇  这八个镇卫生院  在防疫工作中  存在很大的漏洞  在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执法检查中  查获大量的假疫苗、过期疫苗  已经全省通报批评  ”

    王晓帅端过桌子上的保温杯  试着喝了一小口  已经不那么了  于是咕咚咕咚地喝下去大半杯  心里暗想  这都他妈的什么事呀  有假献血车的  有假疫苗的  以后还真敢有假医院假医生的

    这时秦月岗已经停了下來  看了他一眼  似乎等着他补充  于是王晓帅连忙说道:“白天县又在全省出了一次名  幸好江照龙县长做了工作  要不然  省电视台和省报就要來采访  他们要是一來  更牛的那个电视台也要來  到时候  可是全国丢人了  ---这件事  我建议严厉处罚  ”

    效能科的孙冰合上笔记本  语气冷冷地说  “我记得以前纪检委在全市纪检工作会上说过  凡是全省通报过的事  一定要严肃处理!”

    郭琛也连连点头  “秦局长  你们局里研究  给这几个乡镇卫生院什么样的处分  ”

    秦月岗看了王晓帅一眼  “王县长是什么意见  ”

    王晓帅想了解一下秦月岗的意思  所以说道  “我听听你们局里的意见  ”

    秦月岗咳了两声  看了一眼旁边的两个副局长  两人都低下了头  沒有汇报的意思  于是他只好自己说道:“局里的意思是  从严从重处理  所以是三个处分:一  行政警告;二责令写出检查  并提出整改意见;三留党察看  ”

    孙冰看了郭琛一眼  点了一下头  然后说道:“嗯  这样好  从严从重  对其他乡镇卫生院是个警告  ”

    郭琛合上笔帽  也连连点头  “是呀  上次县里出现假献血车的事  本來是个刑事案件  不是我们的失职失责  可是上级追查得紧  我们王县长还背个党内处分和留党察看的处分呢  ”

    王晓帅心里骂了一句:“我靠  你现在知道不是我们的失职失责  当时你们纪检委主任还举手同意处罚我呢  老子的冤屈给谁说  ”

    这时屋里十分寂静  大家都在等王晓帅的意见  他右手扶着头  食指和大拇指分别在两侧的太阳上揉搓着  心里却在盘算着  卫生院院长  正股级  一般來说  花上个三五万  是正常的价  特别太极镇  粮东镇  赵集镇  卫生院效益极好  花上个七八万也值

    八个乡镇卫生院院长的职位  值个四十万不成问題  只要把那八个院长撤了  立即有人抢着干  秦月岗长期请假  有些事他都不怎么做主  自己现在手握卫生系统任免大权  此时不用  更待何时

    还有  现在得提拨点人  这些人得是自己的嫡系心腹  要不然  以后他们不和自己一心  不听罗雪婷调遣  是很麻烦的

    于是握着拳头砸在桌子上  “各位  别给我打马虎眼  对于官员來说  怕是的什么  我想诸位比我更清楚吧  ”说着朝各人的脸上打探着  但是每个人都低下头沒有接话茬

    王晓帅抱着水杯又喝了一大口  清了清嗓子  “这样  八个卫生院院长  全部撤职  ---公立非营利医院出现假疫苗  过期疫苗  这不是重大违规失职  那什么还是重大违规失职  难道非得卫生院院长提着刀子杀人才算是重大过错  ”说完后啪啪啪地猛拍桌子  屋里沒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屋里的人  都静静地抽着烟  似乎都在低头想着心事  过了半晌  孙冰抬起头  将烟蒂按在烟灰缸里弄灭  冷冷地说  “我同意  ”

    郭琛看了孙冰一眼  似乎有些不理解  但依然是点头附和孙冰的意见

    “沒有雷霆手段  显不出菩萨心肠啊  我的同志们  ”王晓帅语气缓合下來  但是态度非常坚决  “假疫苗  过期疫苗  ---你们想想  去接种打预放针的  都是孩子们啊  这方面出的问題  可不能忽视  ”

    秦月岗嘴唇动了动  似乎想说什么  但是沒有说出口  王晓帅伸手指了他一下  “秦局长  你有什么话说  ”

    这时秦月岗只好开口  “王县长  这个是不是有些重了  ”

    “重  我们就是要从严从重处理嘛  重就对了  ”王晓帅漫不经心地说道

    秦月岗嘿嘿地笑了  看了看孙冰和郭琛  用解释地口气说道:“嗯  这个  前些年  卫生系统也出现过这样的事  在乡镇卫生院出现过假的或过期的疫苗或药品  一律都是警告或是记大过  从來沒有---直接撤职的  ”

    孙冰冲秦月岗使了个眼色  看了一眼王晓帅  “你们卫生系统的事  你们和王县长商量  原则上是:你们尊重王县长的意见  而我们检纪委尊重你们卫生局和王县长的共同决定  ”

    这话意是  你们和王县长商量好了  我们就同意

    王晓帅看了一眼秦月岗  想了想  “老秦  你记得上一次类似这种事件是哪一年的  ”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