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五章 别人开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苏凤池接过提包  拉开提包的拉链  掏出两瓶茅台  肖国雄啧啧赞叹  “苏老  进首都开会带回的茅台  绝对是真品  ”

    苏凤池笑了一下  “那是  一个驻京办朋友  从厂里直接采购的  他说了  绝对保真  ”一边说一边要拧瓶盖  温所长伸手拿过酒瓶  “怎么让苏主任动手呢  我带劳了  ”

    苏凤池也不推辞  松开手任由温所长拿过去拧开瓶子

    酒瓶打开后  温所长站起子  先往苏主任面前的小醋水碟中倒满  然后又给王晓帅倒  再给肖国雄倒  要给罗雪婷倒时  罗雪婷捂着小碟说自己不喝酒  其实她还是喝酒的  不过近几天心不好  所以也不想喝酒

    苏凤池伸手拿过肖国雄的酒瓶  站了起來  “罗主任今天一定要喝的  不不不  应该叫罗局长  今天要不是你在这里  我的茅台装到提包里就不拿出來---这就是为了庆贺的意思  我在首都就知道白天县公开公平选拔干部  结果产生了县里第一位女局长  开天辟地呀  --另外  这酒也有报答恩的意思嘛  ”

    大家一时不明白  苏凤池笑着说道:“不是你  我现在就在马克思那里了  ---你可能忘记了  去年  我心脏突发梗塞---”

    这一说  罗雪婷似乎有些印象  笑了笑  “看苏主任说的  那是我的工作嘛  ”

    “总之  我那晚给你添麻烦了  所以今天一定要给你倒上---”苏主任执意要给罗雪婷倒上  她也不好过分推辞  只好拿开手  由着他把自己面前的醋水碟倒满  白天县很奇怪  人们喝酒喜欢用醋水碟  一小碟  能倒上一两半的样子

    “原來有救命之恩呀  怪不得苏老把茅台掏出來  我们今天跟着沾光了  不是罗医生在  我们今天沒好酒喝喽  ”肖国雄怪叫着  其实苏凤池说不是罗雪婷在  还不把茅台酒拿出來  这是一句玩笑话  大家都沒在意  一看这老头就是个爽快人

    “呵呵  我们做了本职工作  别人总这样过分夸奖  当之有愧啦  ”罗雪婷谦逊地说道

    “这个---罗医师医德好  辛苦劳累  这个都怪我们工作沒做好呀  ”温所长感叹道  “这几年治安不好  医院急诊科一到夜晚  收的全是小太保小太妹们在街头打架砍杀后送去的  弄得你们晚上总是忙---”话一说出來  温所长忽然想到,她孩子杜天雨就是打架群殴别人被羁押送审的  于是心里万分后悔  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

    但是罗雪婷依然落落大方地微笑着  “社会总是这样的  晚上的病人和白天的病人同样都有  ”

    温所长把话想好了  这才接着说  “对了  前段时间急诊科的一个女护士说上夜班容易受到坏人扰  以后我给联防队说一下  看看她们回家的哪条路治安不好  我让他们加强一下巡防  ”

    罗雪婷灿烂地笑了  “呀  太好了  我回去给小护士们说一下  我替她们先谢谢你了  ”

    这时王晓帅怕他说得多了反而不好  连忙指着蓉蓉面前的酒碟  “苏老  大家面前都美酒飘香了  这个美人的杯子怎么空的  ”

    蓉蓉抿着嘴  斜着飞了个媚眼看着苏凤池  苏凤池讪笑起來  脸上也有些红了  “这个  这个  内她---不善饮酒  ”

    “咦  我记得  在苑龙市  有一次开会  我们一起聚过吗  当时蓉蓉的酒量可以呀  ”王晓帅有些不解

    罗雪婷却明白了  给王晓帅使了个眼色  王晓帅看了一眼罗雪婷  “咦  你给我使眼色是什么意思  奇怪  苏老为啥不给蓉蓉倒酒  你知道  ”

    “瞧你  人家一家人  不倒肯定有原因嘛  ”罗雪婷嗔地埋怨道  “只有女人才懂女人  你不要问了好不好  尊重一下人家的**嘛  ”

    苏凤池心里一阵感动  自己不给蓉蓉倒酒确实有原因的  沒想到罗雪婷明白了  这个女人举止大方  斯文有礼  看样子  和王晓帅有一腿

    不过这不算什么  自己五六十了  晚上还想搂着个女人睡觉  而王晓帅正值年少  沒个女人咋过呢  虽然罗雪婷看上去比王晓帅大  可是她的气质  份  做他的人  也配得上了

    王晓帅虽然是博士  但是有些事上却是糊涂得可怜又可  反而觉得有了悬疑  紧紧追问  “为啥  为啥不给蓉蓉倒  倒上嘛  大家欢聚  一个人空着杯子多不好  ”

    蓉蓉着急地说道:“我我我---我喝饮料好了  我真的不能喝酒噢  ”

    这时连结婚成家多年的温所长也明白过來了  嘿嘿笑了一声  肖国雄心里也有一些明白  哈哈哈哈咧着嘴笑个不停  而苏凤池张着嘴却不好意思解释  这种场面让王晓帅急得如同看了一部侦探小说却不知道结局一样难受

    罗雪婷看他迷迷糊糊又急又傻的样子  指了一下蓉蓉的肚子  王晓帅一怔  拍了拍脑门  也呵呵笑了起來  “看我笨得  ---我知道了  哈哈  她---刚刚做过手术  对吧  哈哈  ”

    屋里的几个人差一点要晕过去

    罗雪婷万般无奈  只好将谜底揭开  “她怀孕了  不能喝酒  ”

    毕竟是女人  又是医生  蓉蓉进來后的一些特征让罗雪婷猜测到她怀孕了

    这下王晓帅才彻底明白过來  “唉呀呀  苏老  恭喜恭喜  要喜得贵子了  是男的还是女的  呃  不不不  是公子还是千金  ”

    苏凤池呵呵笑着  蓉蓉既羞涩又幸福地说道  “还不知道呢  呵呵”

    王晓帅指着罗雪婷  “婷姐  明天带她到医院做个检查  看看是公子还是千金  ”

    蓉蓉摆了摆手  “不用了  凤池说了  不管是男女他都喜欢  ”

    温所长连声说道:“是呀  其实我觉得还是女孩好  毕竟我看犯人是男的多  生男孩心费事  女孩温柔一些不惹事  ”话一出來  又觉得自己说得不合适  这话沒错  要是当着罗雪婷的面说肯定伤人家的心  恨不得再抽自己几耳光

    好在屋里被一团欣喜和睦的气氛包围着  大家都在给苏凤池说着祝福的话  苏凤池兴奋得如同时光倒流  自己又回到了二十多岁一般

    这时肖国雄忽然放下筷子  嘿嘿嘿嘿笑得腰都直不起來  王晓帅说道:“狗熊  你怎么了  这是在笑什么  ”

    肖国雄本來是想讲一个笑话  但是害怕苏凤池多疑  坏了他和蓉蓉的感  但认真想了想  蓉蓉认识苏凤池后  她每一天每一夜都和苏凤池粘在一起  这苏凤池是知道的  不会怀疑她  所以才说道:“我又想到了一个荤段子  不  不荤  只是个笑话---”

    “有个老头  八十多岁了  娶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妞  后來呢  这个妞怀孕了  去医院检查时  医生想告诉他  这个妞的孩子肯定不是他的  但是医生沒办法直说  于是给老头讲了个故事:说有个人到森林里旅游  他遇到了一只熊  那只熊要扑上來撕了他吃  他沒有办法  手上双沒有带枪  只有一把雨伞  在这危机关头  这个人闭上眼睛  拿着伞  对准确熊  想吓它一下  装着开枪的样子  嘴里说了声‘砰’  沒想到  熊竟然应倒了  上还有一个枪眼  原來  是被子弹打死了  ---故事一讲完  医生问老头是否知道是怎么回事  老头说  那枪肯定不是他开的  医生说  ‘对  我也是这么想的  ’  ”

    这下苏凤池脸红了  “国雄  这个---这个  我保证  是我开的枪  真的  我相信她  再说啦  她怀孕那几天  我们天天在一起  不可能是别人开枪的  ---我我我  我证明蓉蓉的清白  ”

    蓉蓉抓过桌上的一截黄瓜扔过去砸在肖国雄的头上  嗔怪着嚷道  “哼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啊  ---赶快回去小心守着老婆吧  小心她正在让别人开枪呢  ”

    王晓帅笑得呛着了  感觉一口辣椒油呛在嗓子里  十分难受  温所长笑得将脸扭过來  然后将嘴里的一块肥肥狗吐出來  以免忍不住吐在桌面上

    罗雪婷看王晓帅呛得难受  连忙捶着他的背  拿过桌上的菊花茶水送到他嘴边  “快喝几口  ”

    肖国雄连忙拱手冲蓉蓉说道:“抱歉  抱歉  开玩笑啦  ---为表示歉意  回家我把老婆送给苏老开一枪得了  哈哈哈哈!”

    蓉蓉看肖国雄油嘴滑舌  又滑得象个泥鳅  沒有理他  只是转对罗雪婷低声说道:“婷姐  不过去做个检查一下  嗯  我看书上讲  怀孕的时候做做b超  能及早发现婴儿是否健康  ”

    罗雪婷拉着蓉蓉的手说道:“我把电话号码告诉你  你什么时候想做了到医院找我  孕期是要做b超的  到分娩前应该做b超检查4--5次  ”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