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第五十三章 监狱重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王晓帅看着罗雪婷  点了点头  意思是他有能力付担这个数目  不用她费心

    拿10万块钱來说  白天县县城此时的房价是四百一个平方  相当于一250个平方的房子  或是两125个平方的房子

    “钱大多数直接要花到他这里  ”温所长掏出圆珠笔  在桌布上写了一个“岁”字  然后用手指点了点这个字

    王晓帅和肖国雄看了一眼  岁!白天县法院院长姓岁

    温所长低声问王晓帅和肖国雄  “二位和他关系怎么样  ”

    肖国雄长出一口气  握拳砸在桌面上  “靠  和他有个鸟关系  前年  我舅和别人打架的事  也在刑事庭判决  我和他说  沒成  我后來打电话骂了他  靠  从此反目成仇  沒有交  ”

    王晓帅冷静地说道:“此人很牛  前段时间  开治安综合治理会议  我主动给他递烟  他都沒有接  说他不抽烟;后來开完会在一起  和他碰杯  他说不喝酒  后來我才知道  他既抽烟烟  又喝酒  ”

    温所长点了一下头  “此人是大老板的死党  ”王晓帅和肖国雄都明白大老板是指的是谁  白天县的大老板  当然是陈将声

    “关系不好就不用我们出面去说  那反而弄巧成拙  事倍功半;我们找个适当的人  去把这个东西送给他  ”温所长做了一个手指搓钱的动作

    罗雪婷有些焦躁地问道  “那---让谁去送啊  我直接去行吗  ”

    温所长沉思了一下  看了一眼罗雪婷  又看了看王晓帅  嘴里蹦出两个字  “不妥  ”

    “为什么不妥呀  ”罗雪婷紧跟着追问

    温所长凑到王晓帅耳边说了一句话  五个字:“他是个色鬼  ”

    王晓帅“嗯”了一声  也说了一句“那是不妥  ”  心里暗想  看來温所长猜测自己和罗雪婷几乎是人关系了  虽然是准人又不是老婆  也不想让罗雪婷去给岁院长送钱  就怕他一见到她  连罗雪婷整个人都要一口吞了下去---如果美艳的少妇罗雪婷不愿意让他吞  那岁院长恐怕还要给杜天雨重判  有可能让杜天雨---

    肖国雄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罗雪婷有些迷茫  但是帮他心的男人们说不妥  那她知道不妥就是了  也沒有继续追问下去

    “这是一种方法  还有别的方法吗  ”王晓帅接着问了一句

    温所长沉默了半分钟  低声说道:“还有  我看了笔录和档案  我给你说过  有个很有实力的人在背后打压  让孩子受重判  ”说着看了王晓帅和肖国雄一眼

    王晓帅心里不由得暗暗赞叹  陈将声在背后帮倒忙  这温所长的眼睛毒看了出來  到底是个老公安  看來以后也是个可用之才  于是轻轻点了一下头

    “那这一方面怎么办呢  ”王晓帅反问道  “那等于是我们在和那个背后下黑手的家伙角力了  ”

    温所长看王晓帅点头  知道自己的分析正确  又接着说道:“除了花钱  还得走两条路  一  示好  二  示弱  这两条路要任选一条路  或是两条路都走  ”他已经分析到  王晓帅知道谁在里面使坏  才这样给他说的  老刑侦  就是不一样

    “高明呀  高明  ”王晓帅由衷地赞叹起來

    “那还有别的方面要做的吗  ”肖国雄又追问着

    温所长端起前面玻璃杯里金黄色的菊花茶饮了一口  平静了一下呼吸  说道:“其他还有一些琐碎的事  例如  孩子要怎么翻供  还有  受害家里要怎么安抚  这些是琐碎的小事  但是也起着很大的作用  但是这些事我全部给你们办理  你们不用心了  ”

    王晓帅、肖国雄、罗雪婷  都感激地看着温所长:

    “太感谢你了  温所长  那让你费心了  ”

    “温所  那我不客气了  就麻烦你就处理了  ”

    “温所  这些事就委托你了---具体花费多少钱  你到时候说一声  不让你受损失啊  ”

    温所长摆了摆手  “看看  你们别说客气话了  咱们谁跟谁呀  ---你们这几天  只管找到合适的人  到岁院长家里  能把钱递给他  这事儿就成功了百分之八十  ”

    花钱减刑  重刑变为轻刑  死刑变为活刑  这其实并不是像许多人想像的那样  提上钞票  到法官家里  把票子往桌子上一放  冲着法官吆喝一声  “喂  伙计  把我那个当贼兄弟的七年刑改成四年  这票子给你了  ”

    如果是那样  那法院岂不成了菜市场  法官成了小菜贩

    一个法官贪贿  并不是谁的钱都收  政界也是江湖  这种老手  并不是那么低档次的人  总得來说  有十次贿赂  点头收上三四次  推掉六七次  这才算是正理

    这个点推比  要看法官的格与为人了  当然  象海瑞包拯一样的人  可能要推上十次  点头零次;而赃污法官呢  点推比可能要高一些

    收贿赂  一是看行贿的人可靠不可靠  二是看中间的介绍人怎么样

    王晓帅心里筹划着  谁去送钞票合适一些  自己当然不可能  政界  政客最忌讳的是把柄落在另一个政客手里

    原來世上有钱给别人送  但是送不出去  这才是最痛苦的事

    虽然自己是副县长  但是岁院长并不会买自己的帐  甭说是副县长  就是县长江照龙  法院院长也未必看在眼里  因为法院的院长任命不是县长能左右的

    “火锅好了  请问  可以端上來了吗  ”火锅店小妹探进头來  怯生生地问了一句

    “嗯  这个  等一等吧  还有个朋友沒有赶到呢  等十五分钟好了  十五分钟后不管他到不到  端上來好了  ”肖国雄吆喝一声  小妹一转出去  等着一会儿端火锅上來

    这时大家才感觉到刚才绞尽脑汁想办法救罗雪婷的孩子  确实有些累了  脑力劳动也是劳动  不但大脑觉得累了  肚子也饿了

    “温所  这家狗火锅店是刚开的  前些天我來吃过一次  口味很独特  也很好吃的  后來请王县过來品尝几次  你今天尝尝  ”肖国雄地介绍着

    温所长点了点头  “其实这种特色小店最好  说实在话  现在大宾馆里的餐饮生意都沒有这种特色小店好啊  ---许多阔人们都是好车开着找风味小店吃  ”

    王晓帅笑了笑  “前些天有朋友來这里吃  來得晚了  车都沒地方停  ---生意真是火爆呀  说不定  利润比我这个当县长的工资还要高  ”

    “我靠  那比我这个秘书长的收入更强了  赶明我也开个狗火锅店得了  ”肖国雄摸了摸咕咕叫着的肚子  焦急地盼望着狗火锅端上來!

    “哈哈  县长和秘书长都羡慕  看來开店比我这个派出所所长更强了  ”温所长摸了摸头  感慨地说  “其实  在政界干倒真的是累  大起大落  极有风险呀  ”

    这几句话王晓帅和肖国雄都是很理解很赞同的  去年白天县和苑龙市都有好几个官员落马  有意思的是白天县和苑龙市的土地局局长、交通局局长  市长(县长)助理  都进了监狱  而且政法公安系统进了监狱的也不少  有一个刑警中队的副队长因为涉黑也进了监狱

    “今天大权在握  明天陷囹圄  这倒是常事了  ”王晓帅叹息着  他想到前些天的一件事  自己哈哈笑了起來

    “王县笑什么  ”温所长不解地问道

    王晓帅解释道:“前些天  财政局局长到县政府开一个研讨会  当时讨论一件事  市里下拨有15万的办公机构建设费用  不知道该拨给哪个单位用  当时几个县领导分成了两派  其中一派认为县幼儿园急需资金进行基建改善  应该拨给幼儿园  而另一派  则认为监狱也急需资金进行基建改善  应该拨给监狱  两派吵了起來  谁也说服不了谁  就在这个时间  县国资委主任苏凤池说了一句话  他们就全部同意将这个钱拨给监狱  进行牢房基建改善  你们猜一猜  苏凤池说了一句什么样的话  ”

    肖国雄知道  捂着嘴嘿嘿笑了;温所长有些迷糊  说是不是因为犯人反映牢房内条件差  罗雪婷单纯得象张白纸  猜测是因为监狱内通风卫生不好怕犯人们生病

    王晓帅把苏凤池的那句话说出來  大家全笑了  原來苏凤池当时说的是:“同志们啊  你们想一想  我们这辈子究竟是再上幼儿园的可能大  还是进监狱的可能大  ---把这个款子拨给哪个单位  你们还不明白吗  ”

    这话一说出來  屋里全爆笑起來  都说苏凤池想得可真周到  上级拨款给了监狱  进行改良  以后大家犯事进去了  有可能享受到舒适一些的生活条件

    刚一讲完  王晓帅忽然觉得自己说得不妥  因为罗雪婷的孩子以后有可能要在监狱待很上时间了  他悄悄看她一眼  看她并沒有多想  于是自己心里就坦然了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