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第四十四章 小卒斗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江涛悠然地吹着口哨  看到头柜上忍着一盒王晓帅的烟  于是拿过來抽了一口烟  摇了摇头  暗自感叹  “他妈的  便宜烟和好烟就是不一样  ”看一群男人欣赏着雪白肌肤、迷醉沉睡着的罗雪婷  他拉过一条毛巾补给她上覆盖了

    看着醉睡在上的女人  和悠然抽着烟的江涛  这一堆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于是悻悻地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办公的房间

    这时走廊里响起了脚步声  昏黄的走廊灯光下  一位戴着墨镜的中年人和另一个着大肚子的男人走了过來  正是县委书记陈将声  和苑市纪检委副书记朱伯儒  只见陈将声很严厉地对朱伯儒说道  “朱书记  我也沒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但是下午的举报电话中说得清清楚楚的  王县长要和一位有孩子的中年妇女约会并发生关系  唉  真是县领导中的害群之马呀  ”

    朱伯儒灰黑着脸点了点头  有些弄不明白  王晓帅做事怎么这么不严密  嘴上说道  “我回去向市纪检委反映一下况  会做出严肃处理的  ”心里暗暗掂量着  王晓帅受龙云恺的宠  拿到他的短处  怎么收场

    屋里的人本來在窃窃私语着  一看到陈将声和朱伯儒走了进來  屋里小声交谈的声音停了下來  个个低下了头  沒人敢说一句话

    陈将声的嘴角闪过一丝微笑  看了一眼卧室那面半掩半开着的门  看到了上一个女人的黑色长发如海藻般地铺在了枕头的一边儿  于是看了一眼朱伯儒  伸出一只手臂  指着卧室的门口  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如同是进去参加一个酒宴

    朱伯儒点了点头  也伸出手臂  说了一声:“请”  然后和陈将声一前一后走进房间  真的如同是走进宴会的一个雅间

    两人刚一进屋  不由的同时嘿嘿笑了  但一看到坐在边小沙发上  悠然自得吐着青灰色烟雾的江涛  顿时脸变得如猪肝一样的赤红  沙发上坐着抽烟的  并不是他们想像中的王晓帅  而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

    “你是什么人  ”陈将声大吼一声  “怎么跑到政府宾馆领导的房间里了  ”

    江涛嬉皮笑脸的说道:“我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  你是什么人  凭什么问我问題  ”

    “你---”陈将声一时语塞了

    苑龙市纪检委副书记朱伯儒第一次看到在白天县  有人敢呛县委书记陈将声  “荒唐!”他心里暗想  这他妈的是在唱哪一出戏啊  傍晚的时候  陈将声打给他一个电话  兴奋地说道:“朱哥  赶快來白天县  请你看一出好戏  我做好局子了  要给小白脸王晓帅将一军  你來就知道了  ”

    虽然朱伯儒前些天带队到白天县查陈将声问題  副县长黄文锋大咬特咬  但是  大多数反映的只是普通的违规违纪  沒有经济与作风这些致命的问題  所以就轻轻给了一个处分  陈将声为了应对朱伯儒领导的调查小组  花费不少银两  结果和朱伯儒还成了密友  做为一个县委书记  和市纪检委副书记保持好关系  是很有用的一件事

    于是朱伯儒连忙让司机开车把他送过來  晚上他和陈将声在一起喝酒  后來陈将声接到一个电话  说是看到王晓帅和一个喝醉酒的女人回到了政府宾馆的间里了  于是陈将声乐滋滋地说十分钟后开始行动  沒想到  这屋里确实有一个女人  可是却不是王晓帅  这怎么回事  他也弄不清楚

    看陈将声脸上又气又迷惑的神  估计他也弄不清楚

    “说  你是怎么进來的  谁让你进來的  ”陈将声雷霆大发  指着江涛吼了起來

    “凶你妈那个壁呀  会不会说话  你他妈的谁  很牛吗  ”江涛吐掉了嘴里的烟蒂  轻蔑地看了一眼抓狂的陈将声

    这时有人在后面说了一声:“小子  咋这么张狂  说话注意点  ---这是白天县县委书让陈将声  ”

    江涛嘿嘿笑了两声  “老子是黄坡省童关县的百姓  不受你这个书记管  嘿嘿  我又不在白天县的公务员序列里  一介草民  怕个鸟呀  总不能把俺这个平头百姓降半级  ”

    怪不得如此嚣张  陈将声压抑了一下怒气  心里暗暗骂了一句:“管他妈的是哪里的人  在白天县的地盘就归老子管  ”他扭头冲着一名办事人员说道:“让宾馆经理胡子龙把治保科长叫过來  另外让派出所來几个人  让所长亲自过來  ”

    然后扫了一眼江涛  嘿嘿笑了两声  “老子不管  老子让派出所的來管  他们十八般武艺都会  你小子就忍着吧  ”

    很快  胡子龙带着一名干练的人冲了进來  一看到陈将声  点头哈腰地说:“陈书记來指导工作了  ”

    “指导你妈那个---”陈将声差一点骂了起來  他忍着怒火  指着江涛  盯着胡子龙和宾馆的治保科长  问道:“这个小子是谁  怎么出现在王晓帅的房间里  嗯  县长的生活间能随便进來  宾馆后院是县领导起居生活的地方  随随便便进來一个人  出了事  谁担着  ”

    胡子龙不明白发生什么事  低下头  也沒有吱声  治保科长看了一眼  连忙解释道:“陈书记  这个年轻人前段时间來找王县长  后來王县长到门口接他进來  我们看他和王县长熟悉  后來他进出时也沒有拦他---他常來找王晓帅玩---”

    陈将声的肚皮鼓得象一个气球  看了一眼上的罗雪婷  依然是睡得烂熟  他恨不得上去抽她几个耳光  把她喊醒  不过一阵浓浓的酒味飘了过來  他知道  罗雪婷可能醉得什么都不知道了

    江涛拿过白旗渠  递了过去  “不知道你是县委书记  多有得罪  请抽烟  ”

    江涛拿过五元一盒的白旗渠  掏出一根烟递给县委书记陈将声  陈将声本想一把将烟打到一边儿去  但是多年官场的隐忍功夫占了上风  他想犯不着和一个小子在这里较劲儿  笑嘻嘻地接过烟  点了一下头  坐到了卧室里的沙发上  又指了旁边的一个沙发  请朱伯儒坐了下來

    胡子龙傻了  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呆立在一旁  如同一个石头人一样

    江涛坐在边  手随意地按在罗雪婷露在被子外面那白嫩滑润的小腿肚上轻抚着  故意气他  “陈书记消消火  我认识个女网友  今晚借我同学小王的房间一用  让他今晚别回來  然后我约好这妞过來玩她  沒想到这么漂亮  看來你们白天县的水土好啊  ”

    罗雪婷已经处于沉睡中  沒有任何反应  看來醉得还不轻啊

    陈将声压着怒火  脸上挂着笑意  “你是王晓帅的---熟人  ”

    江涛点了一下头  一条腿搁在了另一条腿上  脚上趿着拖鞋晃着  “我是他同学  我他妈的是一毕业就失业呀  來白天县混混  看看有啥讨饭的门路沒有  ”

    陈将声看了朱伯儒一眼  凑到了他耳边  说道:“看到了沒有  王晓帅的同学就这么个素质  那王晓帅这个小白脸基本上也是这个素质了  ”

    朱伯儒“嗯”了一声  不置可否  心里却在想  你陈将声连小学都沒有上完  你算个啥球素质  你也不过是进政界工作后  掏钱瞎弄个什么本科文凭  你陈将声还有资格谈素质

    “那---你怎么到王晓帅的房间里了  今晚是他让你來的  他在哪里  ”陈将声语调和蔼  但是在有意着江涛的话

    江涛不是傻子  同样是博士生  怎么会是弱智呢  他知道陈将声有意在弄脏水往王晓帅声上泼  所以响亮清楚地回答道:“他  今晚我也沒有见他呀  ---不过前些天我说我沒地方住  有时候來他这里住一下  于是把他的钥匙配了一付放在我的边  今晚谁知道王县长到哪里忙去了  ”

    朱伯儒心想  这小子玩什么花花事和王晓帅沒有关系呀  只是借用他的房间  这算个鸟事  这个陈将声是不是神经了  把他从苑龙市请过來  就为这个小事

    陈将声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这个时候  政府宾馆的院子里响起了警笛声  看样子  政府所在地的派出所铁所长开着警车來了  他心里又想出了一个办法

    一分钟后  铁所长走了进來  这是一个脸色铁黑  材高大的中年男子  看了一眼陈将声和屋里的场面  小心地问道:“陈书记  我來的不晚吧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

    陈将声看了一眼江涛  脸色凶悍起來  “小子  有些事你不知道吧  县政府宾馆里面  不是谁想进來就进來的  沒有经过登记  你就跑了进來  按照规定  是得接受调查的  ”

    铁所长瞪眼看着江涛  一付文弱书生的样子  但是听陈将声的口气  要拿这个小子开刀  于是厉声说道:“你是谁  怎么擅自到县政府宾馆里來  这是白天县公务要地  你懂不懂  把份证给老子拿出來  ”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