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第三十九章 仿古生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向小娜“啊”了一声  惊得目瞪口呆  然后伸出手捂着嘴  象石头人一个僵着了  过了半晌  才结结巴巴地说道:“帅帅  她---怎么会得这种病  她这个人从來不和别的男人有什么风流韵事  怎么也得这个病  ”

    王晓帅摇了摇头  “坐下  小娜  我什么时候说罗雪婷得有这种病!我只是说  你抽个时间  到龙云恺和周乐嘉那里反映一下  罗雪婷有这种病  ---怎么说呢  这是瞎编的  为了保护她  也是为了保护我们  因为我们的利益是相通的  ”

    接下來给向小娜一讲  她才知道龙云恺和周乐嘉都对罗雪婷有些意思  一个人想抽调她到市委工作  另一个却想让她到省卫生厅的课題组搞学术

    “你怎么能想出这个馊主意呀  不过  这个馊主意倒真也管用  这样一來  龙云恺和周乐嘉肯定是不想碰罗雪婷了  ---那  我怎么给龙云恺和周乐嘉反映呢  ”向小娜微皱眉头  说实话  她还沒有干过这种事

    “我想想  嗯  写信  你不容易接触到龙云恺  那就写信  用医院的稿纸  用医院印的信封  你说你是无意中发现罗雪婷有这种病  建议市委撤掉她的职务  ---用周乐嘉也用同样的方式  就说建议卫生厅撤掉罗雪婷的局长职位  ”王晓帅轻轻地吐出一口烟雾  脸上带着一丝坏笑

    向小娜“呸”了一声  “你呀  这事都编出來  你想毁罗雪婷的名誉啊  ”

    王晓帅脚搁在前面的桌子上摇晃着  十分得意地说  “小娜  你不明白  龙云恺和周乐嘉都对罗雪婷产生好感了  可以说  他们是有点上她了  ---这样的信寄给他们  他们只能是深深地遗憾了  然后把这种遗憾深藏在心里  当然不会四处嚼舌头了  如果他们对别人说  罗雪婷有那种病  别人会怎么想  你说  ”

    向小娜微微思考了一下  笑了出來  “如果哪个男人说出來这种事  那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  别人会误以为他和罗雪婷有染  从这两个人的份來看  他们是不会向外界透露的  帅帅考虑得可真周到  ---那---万一他们动用自己的权力施加影响  不让罗雪婷上任卫生局局长  我们岂不是弄巧成拙呀  ”

    王晓帅微微一笑  指了指脑袋  “小娜  这个问題  我不回答你  你自己想一想  可能吗  ”

    向小娜咬着嘴唇  思索了一会儿  但还是悟不出來  于是站起走过來  一下子坐在王晓帅的怀里  胳臂搂在他的脖子上扭动着躯  “我猜不出來嘛  你说说  为什么他们不会撤罗雪婷的局长职位  ”

    王晓帅长叹一口气  “那是因为  男人  大多都是货  说好听一些  那叫怜香惜玉  看中哪个女人  就会自觉地牺牲一切  知道她有那种病  他们心里的意与同心交织  又带有深深的遗憾  是不是再去给她踩上一脚的  听我的  沒错  你就放心地写信诬告吧  ”

    向小娜接受了王晓帅的建议  两人策划了好长一会儿  包括信里措词怎么写  怎么寄信  怎么给龙云恺和周乐嘉的手机上发短信(因为二人的手机号王晓帅是知道的)

    两人低声商量半天  终于写出來一份检举信  这个信只是反映罗雪婷有梅毒  但是也沒有反映她和哪个男人有作风问題  更沒有检举她的别的问題  这样的信  不妨大局  只是让龙云恺和周乐嘉炽心淡去一些  她患上风流病的事  宁可信其有  不可信其无呀

    向小娜把检举信写完  王晓帅又给改动了一下  然后重新写好  两人细读一遍  感觉到口气和措辞都象一个医院刚工作的小护士写的  信中写道  她在一个偶然的机会  看到罗雪婷在吃一种药  出于好奇  她偷偷看了所服的药  那正是治疗梅毒的药物  接着用义愤的口气说道  象这种人怎么能当卫生局局长呀

    两人笑得前俯后仰  然后向小娜将信放在提包里  准备过几天打印出來  用医院的信封寄给龙云恺和周乐嘉

    当这些事做完  两人有一种疲惫的感觉  然后一起到卧室的卫生间里  将外和内一件件脱下來放在一边  然后放满了温水  两人一起泡在浴缸里  拥着搂着  互想在肌肤上抚弄着  在背上肩上轻柔地搓着  然后又将嘴唇贴在一起动地吻着  在迷醉之中  闭上了眼睛  就在浴缸中拥着睡了一会儿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两人醒來时  窗外的天色已晚  擦干子穿好衣服走了出來  看西边最后的一丝红霞渐渐暗去  不知名的鸟儿在树上啾啾地叫着  霜叶染过的黄叶“扑扑扑扑”地掉在了地下  院子里一幅苍凉凄美的晚秋景象

    “王县长  今晚你过來了  在这里吃饭吧  我给你做了晚饭了  你和这位姑娘一起吃吧  ”韩素娥从一旁的厢房里走了出來  恭恭敬敬地说道  刹那间王晓帅感觉时光倒流  恍然觉得自己是一个小地主  和姨太太在一起闲坐聊天

    “小娜  这是韩阿姨  她在这里照顾我的饮食起居  今晚尝尝她做的饭吧  对了  韩阿姨  今晚做了什么饭  ”

    “王县长  我也不知道你的口味  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我只是简单的做了点饭菜:炖鸡蛋羹、丝炒蘑菇、牛烧土豆、麻婆豆腐  还烙了几张千层饼  饭呢  是我做的油茶  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吃  ”韩素娥很谨慎地回答  生怕王晓帅不喜欢

    结果王晓帅“哈哈”笑了起來  “韩阿姨  太好了  你做的饭菜  全是我最喜欢吃的  ”  说着兴奋地在韩素娥背上捶了捶  “韩阿姨  你辛苦了!沒想到你做的饭菜竟然都合我的口味  好好好  赶快开饭  我们在餐厅里吃饭喽  ---唉  就是不知道小娜喜欢不喜欢吃  ”

    向小娜斜了王晓帅一眼  “瞧你那样子  就像个小孩子  嗯  和你坐在主席台上开会讲话时的神态  简直判如两人啊  ”

    韩素娥也笑了起來  对向小娜说道:“他呀  其实  不就是一个孩子嘛  ”看王晓帅急不可待地钻进厨房里  韩素娥低声对向小娜说道:“姑娘  你是晓帅的女朋友吧  告诉阿姨  你喜欢吃什么饭菜  下次來玩的时候  阿姨给你做  ”

    向小娜脸一下子红了  连忙低下了头  “韩阿姨  我们现在还---还不算吧  呵呵  我不好意思给你解释  以后再告诉你吧  ”向小娜心里一阵幸福的感觉  虽然她的女儿都上小学了  可是她喜欢打扮  又很时尚  不熟悉的人  往往都以为她还是一个尚未婚嫁的大姑娘  她很喜欢别人的这种误解  所以当别人这样说时  她从來不辩解  沉浸在少女的自我感觉之中  而韩素娥以为她不好意思承认  也就沒有多问了  返到厨房里端饭端菜  都摆放在餐厅的桌子上了  王晓帅在酒柜里拿出一瓶法国波尔多红葡萄酒打开放在桌上

    “快进來  一起吃吧  ”王晓帅招了招手  让向小娜和韩素娥一起进去  向小娜进去后坐了下來  但是韩素娥招呼一声  “王县  你和这位姑娘一起吃吧  ”说完又要返出去  王晓帅站起  一把拉着韩素娥  “韩阿姨  你够辛苦了  怎么能让你等一会儿再吃呢  我们一起吃吧  你坐下吧  韩阿姨  以后我过來吃饭的话  我们就在一起吃  你千万不要见外  明白吗  你要不坐在一起吃  我就不吃饭了  ”

    韩素娥看王晓帅一脸的诚挚  笑了起來  “好吧  王县长真知道体恤人  那我就坐在这里  我们一起吃了  ”

    “对嘛  ”向小娜将筷子递给韩素娥  “韩阿姨  你瞧  我们这样在一起吃饭  多像一家人呀  王县长平时对一般的群众最为敬  他回來时  你就别把他当官  就把他当成一个小孩子好了  你就直接叫他晓帅好了  ”

    “就是嘛  我说呢  韩阿姨给我说话时我总觉得有一些别扭  不知道哪里出问題了  小娜这一讲  我才明白了  韩阿姨总是王县长王县长的  我在外面一天  别人总是喊‘王县长’  我下班回來了  总得换换脑子  轻松一下吧  韩阿姨以后叫我晓帅好了  一定啊  ”

    韩素娥笑了起來  “好吧  就叫晓帅吧---对了  你尝一尝油茶做得怎么样  其实  你说你喝油茶  但是  每个人做的油茶都不一样  也不知道我做的味道你喜欢不喜欢  ”

    王晓帅拿起汤勺  舀上一勺油茶放在了嘴里  接着  他一动也不动  瞪大了眼睛  过了半分钟  嘴唇紧闭着  但是嗓子里发出“嗯嗯嗯嗯”的声音  向小娜和韩素娥看着他古怪的样子  一起惊惧地叫着:“晓帅  你怎么了  ---怎么了  说话呀  ”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