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第二十一章 往日的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王晓帅再一将次梦到了以往的场景  这个梦  是他在学校时梦到的  他來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透过浓黑的烟雾  炽红的阳光从空中刺穿过來  直在满是鲜血、残躯的黑土地上  天与地  全笼罩在一片红色光雾之中......

    秃鹫在天空中“喳喳”地叫着  远处野狼成群  “嗷嗷”的叫声在战场上回旋着......

    “起來呀  都站起來呀  你们都怎么了?为什么都不起來了呀  ”他举起双臂  去问天地与落晚霞  然而都对他报以沉默作答

    他伏下子  轻抚着一个战死士兵额头  让那瞪着的双眼闭上  “合上眼睛吧  做个梦  你就回梦到家乡  那里的白云下面  有湛蓝色的河湾  还有黄灿灿的麦田  ”

    那士兵胳臂已经断裂  露出森森白骨;旁边一名战马躺在血泊里  马鬃却在冷风中微微飘动  如同它还是活物一样;炮车的一只铁轮已经残破  它在泥泞里失去了应有的威力  焚烧殆尽的牛皮营帐冒着青黄色的火苗  风吹过  火星迸  黑灰飘扬  散发着一阵阵烧焦羽毛的味道......

    “啊  只剩下我了  我是谁  我们是胜了还是败了  ”他一时恍然不解  捂着疼痛的口  挣扎着朝前面走去  他看到前方  有一张梨木雕花镂空的座椅  后面竖着一杆大旗  上面写着一个“帅”字

    他抚弄着座椅  看着被火苗燎过半边流苏的帅旗  朝四下望去  “帅呢  主帅在哪里  ”  然后蹒跚地走在那条泥泞与血污混和着的  又滑又粘的小路上

    一阵铃铛声传了过來  伴着沙哑的歌声:“...古今将相在何方  荒冢一堆草沒了...”  小路上  一个穿着青色袍的老道越走越近  出现在了他面前

    老道的体飘忽不定  如同影子一样虚幻  他捋了捋黑白相间的胡子“你就是帅啊  帅就是你  ”

    “我---  ”他上前一步紧拉着老道的袍子  “我就是帅  那我们是胜了还是败了  ”

    “哈哈哈哈  ”老道仰天大笑  扭过头來瞪着眼睛看着他  “你说呢  ”

    他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  苦笑起來  “看样子  我们是败了的  ”

    “不  ”老道摇了摇头  “只有胜者  沒有败者  你们败了  你就死了  你就沒了  ---所以说  你已经沒有了  你已经死了......战场上  只有胜者和死者  哈哈  败者就是死者  死者就什么都不是了  哈哈哈哈”

    老道抓了一把土  搓了搓  随手一扬  飞灰在风中飘散  留下一片血腥  然后朝天大笑  “都沒有了  哈哈”老道絮叨着走开了

    他低头朝子望去  果然看不到自己  心中一急  伸出两手在上乱抓起來  天啊  胳膊沒了  腿沒有了  腹也沒有了  脑袋也沒有了......

    他大叫一声:“天啊  我沒有了  ”

    “王晓帅  帅  帅  你在做恶梦呀  ”有人拼命地摇着他  他睁开了眼睛  忽地一下坐了起來

    他醒了  被怪异的梦所惊醒  “噢  我就是帅啊  ---想起來了  我就是王晓帅  ”但是他刚从梦境中醒來  大脑还是有些迷糊

    室友江涛长出一口气  “天啊  真吓人  晓帅  你在梦里一个劲儿地喊叫  我都让你叫醒了  是不是做恶梦了  唉  睡觉前不应该打游戏的  太刺激大脑了吧  ”

    王晓帅“哦”了一声  看了看站在边的同一个宿舍的江涛  充满感激地道了一声谢

    他环顾四周  似乎从恶梦中走出來还有点儿不放心  看到了几万元的地球人笔记本电脑  看到了一架意大利手工古典小提琴  还有香醇的面包躺在微波炉旁边等着被烘烤,墙上贴着的展现巴混血的模特akemi材摄影照片  旁边是一付网球拍

    王晓帅长出一口气  他不是古代的元帅  梦中的古战场烟消云散了  一觉醒來  又回到了当代华清大学的研究生宿舍里面了

    王晓帅是华清大学全球战略核战略攻击防御专业的博士研究生  同时他拥有西方军事报系统分析、古亚洲易学研究这两个学科的博士学位  (这三个学科是华清大学的机密专业)

    虽然三科的博士学位对普通人难于登天  可是王晓帅是神童  对一个十岁时就考入华清大学的少年來说  学这三门学科  容易的如同将三个电脑游戏打到通关一样简单

    按三年前的培养计划  他参与设计的“全球战略布控靶点演绎”系统(gstsd)已经收尾  现在已经将完成百分之九十的系统样品送交华盛顿军方检验  如果与美方洽谈成功  说句开玩笑的话  华盛顿军方送來的美元将要用很多辆大货车才能拉过來

    他跳下  拿过桌子上的手机翻了翻  又看了看时间  大叫一声:“天呀  都七点多了  差一点误事了  ”

    说完连忙跑到衣柜那里  抱出一大堆白的黑的蓝的灰的衣服放在上翻捡起來

    江涛从卫生间探出头來  他正刷牙  满嘴的白沫  含糊不清地问道:“帅哥  要误什么事了  你今天要参加会议吗  ”

    王晓帅翻出了一相对满意的衣服穿了起來  走到屋里的穿衣镜面前仔细地打量着  细心地整理着衣领

    “江涛  不是应聘的事  是私事  昨晚方绯送我回來  她说今天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让我今天穿得讲究一下  然后她开车來接我  到雅德咖啡厅去见一个女孩子  据说那个女孩刚从国外回來  学历高  和我配的......”

    江涛又钻进卫生间  似乎听到他的低声叹息  王晓帅也觉得自己不应该说这些  简单说一下有私事不就行了  何必讲得这么清楚呢

    方绯是他们导师余建路的妻子  虽然尊为帅母  但实际上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少妇  当然和四五十岁的导师年龄有些不相配

    昨晚他到研究生宿舍楼下面把王晓帅叫了出去  就是问问他有沒有女朋友  要第二天给他介绍女友  看來师母是很器重他  关心他的了

    其实王晓帅读博的这三年來  师母方绯不停地这么干  从第一次见到他  就问他有沒有女友  毕竟这个帅气阳光的博士大帅哥  是很有卖点的  方绯跟他走在一起都觉得骄傲;可是  无形中让同宿舍的江涛觉得很心寒  同为师门下的弟子  师母方绯这样做有点儿厚此薄彼了  甚至连自己都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当然  江涛人长得有些黑  脸上还是带着几颗粉刺  眼睛又小  真的沒有一点儿卖点  所以是倍受冷落了  也不是说长得不帅就不该有女朋友  只是  方绯太偏王晓帅了  甚至去打网球  上街购物  甚至去修车、去看病  都非要叫上王晓帅陪着  走在她旁边  陌生人的目光來  以为是她男友  有这样的误解反而让她更开心......

    “晓帅  麻烦你帮我做一件事  咱们离校的时候  你告诉我  导师家的门朝哪里开  要不然  别人问起來了我还不知道呢  ”江涛的话里带着酸意  毕竟方绯沒有一次叫江涛去家里玩过  而是不停地叫王晓帅去吃饭、抬家俱、喝茶、帮着她打扫卫生

    他微微抿嘴笑了一下  想去安慰江涛  但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心里盘算着抽个时间好好和他聊聊  最近他绪不太稳定  有一次生气  差一点把笔记本电脑都砸了  可能是为以后找工作的事焦虑地度了!

    “全球战略布控靶点演绎”系统(gstsd)---如果华盛顿军方接受的话  他俩今生无忧了  但如果沒有通过  那---怎么说呢  他们两个所读的专业是专门服务于这个系统的研发  如果不能卖掉这个gstsd  他们所读的专业沒有任何用处  就等于学会了屠龙技  但沒有龙可屠一样

    王晓帅在镜子前面转了一下  看着镜子里衣冠楚楚的自己  全然像是一个有志青年  不  自己本來就是一个有志青年  如果他不是  这个世界上谁又是

    向后退几步  觉得衬衣的花色和夹克衫的颜色不太配  又跑到衣柜那里翻腾起來  将自己的另外好几衣服放在了上  一件件地拿起來穿到上  又跑到镜子前面看去  然后摇了摇头  又换上另外一件

    忙活了一个小时  才配好合适的夹克衫和裤子  皮鞋  楼下响起了“叭叭、叭叭”汽车喇叭声音  他知道那是方绯  他匆忙跑了下來  一辆白色的高尔夫正在那里等着  一看车号  正是师母的车  他连忙气喘吁吁地走过去  冲着师母笑了笑  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余老师呢  他在家里嘛  ”王晓帅不轻不重地关上了车门  系上了安全带

    师母方绯关上车窗  发动着引擎  然后“哼”了一声  脸上露出一丝怒容  但很快平息下來  冲着王晓帅微微一笑  “你余老师他呀  算是忙惨了  这几天总是在政界跑  不知道忙什么事  还瞒着我呢  我在猜想  男人有什么事会瞒着女人呢  ---你说说  晓帅  ”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