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第十九章 软硬兼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王晓帅拿着结算单  上面显示了黄文锋这些年來  强制向下面推粮食种子的每一笔提成  帐目清楚  赫然成了不光彩的铁证

    黄文锋头上冒出了绿豆大的汗珠  嘴里喃喃说道:“你---你你你  不可以这样玩的  ”

    王晓帅嘿嘿笑了起來  “玩  是不讲规则的  这个东西  看怎么看待  你给农业研发机构推广种子  这提成  算是劳动回报  但是  你这个推销员  之所以比别的推销员强一些  是因为你手中有权  要不然  怎么业绩他妈的这样好呢  你说是吗  ---所以说  你这个劳务收入  是利用手中职权玩來的  这个不是贪污  不是受贿  但是  是一笔灰色收入  不过  这个收入的量太大了  就显得太黑了  变成一笔黑色收入了  现在  你要么他妈的不理睬我  从这里屋走出去  要沒有这个魄力  就老老实实地坐在屋里听我发落  ”

    黄文锋沒有魄力从屋里走出去  孟镇长给他递过去一支烟  他夹在手里咝咝地抽着  过了半晌  语气低沉地说道:“王县  你别欺人太甚  至要你过得去  我就听你的安排  ”

    孟镇长在一旁  和王晓帅配合着  装着为黄文锋说话的样子  恳求道:“王县  黄县也是个好人呀  你想想  这几年虽然说弄了一些不明不白的钱  但是  向下推广的种子都是优质的  连年丰收  假如不是黄县联系到信得过的粮种  农民们自己去买  难免会发生一些假种子坑农害农的现象  你说是不  ”

    “这倒也是  ”王晓帅点了点头  “对对对  别的县时常有农民买到劣制粮种  上当受骗的事发生  而我们白天县  却从來沒有过这种现象发生  归根结底  黄县也有功劳呀  这样吧  这个事  我们都不要往外界讲了  听到沒有  黄县  现在我给你说说我的条件  也不苛刻  相信你会答应的---”

    黄文锋点了点头  王晓帅伸出三个手指  不急不缓地说道:“第一嘛  你得调转矛头  这次市里派朱伯儒当组长來调查陈将声的一些问題  你不许为陈将声说话  相反呢  你必须也反映一个陈将声问題  不管大小  你必须也参他一本  告他一状  明白吗  ”

    似乎早料到了这个结果  黄文锋点了点头  “好吧  我答应  ”

    王晓帅了一下嘴唇  孟镇长忽然觉得这个动作有些眼熟  回想半天  想到了小时候进山打猎  看到一只狼正在咬一只兔子  也是同样的舌头嘴唇动作  暗想人们说王晓帅小时候是个孤儿  莫非这小子是只狼崽

    “第二条嘛  全县二十几个乡镇的农业养殖扶贫款  全部拨到太极镇这里  明白沒有  全部  一个子都不许给我拉下---”

    “这个数目太大了吧---”黄文锋子发着颤

    “不许讲条件  必须答应  ”王晓帅恶狠狠地吼了一声  拍了一下桌子  黄文锋想了一下  无力地点了点头

    王晓帅拍了拍孟镇长的肩膀  “老孟  上次你捅的窟窿  可以补上了  这下钱有着落了  我说过了  只要跟着我王晓帅  出了任何事我都给你罩着  我永远会给自己人想办法的  明白吗  嘿嘿  ”最后的几句话  看似说给孟镇长的  但是  又如同是说给黄文锋听的  意思是只要上我的船  我们就化敌为友

    黄文锋几乎瘫软下來  有气无力地问道:“王县  第三条是什么  你就赶快说吧  ”  完全是一付早死早托生的架势

    王晓帅沒有搭理他  凑到孟镇长朵边耳语几句  孟镇长嘿嘿笑着  对黄文锋说道:“黄县  你也够累了的  这样吧  我打个电话  在镇上最好的洪发宾馆开了个房间  你先去休息一下  一会儿我们告诉你  大家同城同朝为官  当然不会让谁面子上过不去  也不会把谁往死里  小松  你带黄县去洪发宾馆休息一下  王县说了  一会儿给黄县送一份厚重的好礼物压压惊  ”

    小松带着行尸走一般的黄文锋出去了  王晓帅坐在沙发里  连着抽了两根烟  然后才语气低沉地对孟镇长说:“黄文锋这些年  强制推广粮种赚了217万元  他在推广化肥、农药等等农资上面  也赚了不少的钱  这些方面的收入决不会少于217万  当然了  还有一些别灰色收入  我想把他的油水都挤一挤  这样  你觉得能从他上榨出多少油  你写一个大置的数字  然后呢  我也写一个数字  我们相互对一下  看看估算的准不准  ---这个钱  榨出來  是我们装进私人腰包的  劫富济贫嘛  我们也不宽馀  ”

    “好好好  ”孟镇长十分兴奋地转拿过两张纸  一张递给王晓帅  自己在另外一张纸上面  写了一个数字  然后将纸反过來  扣了起來  王晓帅在另外一张纸上也写了一个数子  扣在桌上

    两人相视一眼  都嘿嘿笑了起來  敲诈勒索这种事  真是越干越快活

    王晓帅同时拿起两张纸  反了过來  孟镇长在纸上写的是380万  王晓帅自己写的是270万  孟镇长抓了抓谢顶的脑袋  王晓帅看了他一眼  两手按在两张纸上  "孟老兄  靠  想不到你比我还黑呀  是按你的标准榨  还是按我的标准榨?"

    孟镇长一咧嘴  “横竖都是榨  就按多的榨  ”

    王晓帅摇了摇头  “按这个270万的标准榨就行了  有两方面原因  第一  做人要厚道  凡事不可过度!第二嘛  以后黄文锋也是我的人了  得把这个人做留下  这些天  还得让他反过來去咬陈将声  所以也得仁一些嘛  当然了  我们开价380万  底线是270万  这样有个讨价还价的余地  ”

    “有道理  好  听你的  ”孟镇长觉得是那回事  于是卷了卷袖子  “王县  现在我们去宾馆里揍他一顿  让他把钱吐出來  要不然就把结算单公开出來  让他下台  ”

    王晓帅微笑了一下  “一个结算单  估计压力太轻了  我已经另外安排了一个‘压力’  我们现在是安抚他  一会儿看我派的‘压力’”

    孟镇长似懂非懂  但坚信王晓帅是个有办法的主  于是言听计从  跟着他到了洪发宾馆  黄文锋休息的房间里

    黄文锋面容憔悴  如同坐监牢一般  一看到王晓帅  连忙站了起來  王晓帅和孟镇长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  沒有说让他坐下  黄文锋呆立着  不知道王晓帅如何发落他  王晓帅心里感慨万千  自己手里抓着的东西  不至于让黄文锋坐牢、丧命  但只是能他丢官而已  但这个把柄让同级同职的黄文锋俯首称臣  官啊  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老黄  我和孟镇长商量过了  第三个条件  你肯定可以做到的  只要你第三条也可以做  那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你有难处  我也会帮衬着  嗯  这个条件  就是  你得向县市各级领导  反映一下孟镇长的成绩  推荐他升为正科级  要知道  老孟这么多年  也只是副科级  这个条件  你能答应吗  嗯  只要你向上级领导推荐  多褒奖就可以  至于事成不成  那都不怪你的  谋事在人  成事在天嘛  ”

    这个条件倒不是难事  黄文锋原以为是什么苛刻的条件呢  于是一口应承下來  “老孟干镇长这么多年了  也得向上提一下  当个镇党委书记  或是到县里干个局长  ”

    王晓帅伸出手  和黄文锋有力地握着晃动了几下  “老黄  从今天起  咱们就是真正的至交了  你对我够意思  我也会对你够意思的  ---说过给你一个礼物的---”说着  王晓帅打了个电话  “你到了吗  我们在洪发宾馆  303房间  ”

    沒一会儿  有人敲门  王晓帅走了过去  把门打开  走进來的是漂亮的少女李嫒  打扮时尚  姿态妖娆  她把时尚的鳄皮包包放在了桌上  撒地说道:“好远的路啊  坐车好累呀  ---这位就是你说的黄伯伯吗  黄伯伯好  ”

    虽然已是秋冬交替  但她下穿着一件牛仔短裙  薄薄的裤袜包裹着两条线条优美的腿  实在让人冒火  黄文锋感觉十分奇怪  不由得看了她一眼  眼睛就舍不得离开了  李嫒故意了一下  斜着眼睛看了一眼黄文锋

    王晓帅贴在黄文锋耳边说道  “老黄  放松一下  这是俺一个朋友的妹妹  她太开放了  太调皮了  你是老知识分子---教育教育她嘛  ”

    说着王晓帅站起  冲孟镇长使了个眼色  两人起朝外面走去  走到李嫒边时  王晓帅低声说道  “按我交待的话说  看你的了  ”  然后走出门外  把门锁上了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