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第十五章 刺刀见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黄文锋看洪万江副省长一点儿架子都沒有,十分亲切的样子  于是心里不那么紧张了  按照陈将声交待的顺序  把王晓帅告了一状  也顺便提出  为了防止与王晓帅之间产生矛盾  还是调到外地任职为好  当然  自己干这么多年  也到了往上提一提的时候

    洪万省副省长听完了他的陈述  似笑非笑地用眼睛盯着他  看得黄文锋有些发慌

    “老黄啊,有一个程序  你忘了  你猜猜是什么  ”洪省长声若宏钟  震得黄文锋心里发毛  当然猜不透是什么了

    “老同学  你这次來找我  说的话滴水不漏  有条理  有目的  但是你忘了一点  忘了给我叙旧了  你不提以往的老师们、同学们  直奔主題  说明你的目的很强嘛  ---但是  我能感觉出來  你的目的  是别人强加给你的  是别人骗给你的  老同学  你莫要给别人当枪使哟  ”说完洪省长放声大笑起來  “你说王晓帅分管医疗卫生却干了公安上的事是不务正业  如此说來  你是分管农业  不抓组织上的事  你为什么來反映干部管理体系上的事  你这不也是不务正业吗  哈哈哈哈”

    黄文锋羞愧地低下了头  沒有想到  洪万江副省长竟然能洞察一切  看着黄文锋窘迫的样子  洪万江沒有继续批评他  语气放得委婉缓得  “黄文锋同志啊  你的格  说实话  能做个副县职  已经不错了  权柄这个东西  非得精明强干的人把持才行  而那些容易受别人导的人  是玩不转的  我明天还要下去考察  你回去休息吧  ”

    一听到这话  慌恐的黄文锋如逢大赦连忙起告辞

    看黄文锋走了出去  洪万江拿出手机  拨通了王晓帅的号码  “晓帅  你这个臭小子  前几天你到底干些什么呀  一堆人告你的状  ”

    “嘿嘿  洪叔叔  你怎么沒有睡觉  你管那么多鸟人聒噪啊    你用棉花把耳朵塞上不就成了  对了  白天县有个地方的猪大肠烧得不错  明天我带去吃行不行  ”

    “臭小子  严肃点儿  先给老子说说擅动公安是怎么回事  要不说  老子让你元虎叔叔揍你  ”

    “唉  洪叔叔  我也真冤  你知道我來的时候  被欺负到什么地步  你知道吗  这样吧  你打开电脑上网  我给你发几个文件你看看就知道了  ”

    洪万江打开随携带的笔记本拨号上网  很快收到了几个录音文件  有一个是陈将声劝王晓帅下海辞职的  还有一个  是太极镇孟镇长说出來陈将声故意使坏、不让太极镇派出所抓出卖有毒牛的小贩  还有陈将声不同意在医院设立派出所治安室  以至于医闹横行的录音  等等

    洪万江听完以后  关掉电脑  给王晓帅又打过去电话  “臭小子呀  你和你叔叔元虎司令一样:为人若有三分理  便要去逞七分强  看來  你真想去和他打这一仗  ”

    王晓帅沉默了一下  “洪叔叔  我知道  上级看陈将声工作还是勤奋苦干的  所以也器重他  沒有批评他  怕伤了他的干劲  但是  长江后浪推前浪  前浪死在沙滩上  我不可能站在别人的后面  让别人缓慢保守的脚步阻挡我的前进  白天县以后的局面  有他无我  有我无他!仅此一句话  我不会改变的  ”

    洪万江嘿嘿笑了起來  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在电话里连连骂着:“你个臭小子呀  真是个臭小子  ......”

    第二天  洪万江副省长考察完毕  在县委会议室召开处级副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会议  这次洪万江副省长是在全省抽取十几个基层县  做为基层标本就行分析  涉及十几个行业以及各个方面  在考察过程中  并沒有发现其他的问題  但是  竟然收到了几十封举报王晓帅组织警力搞扫黄行的事

    洪省长从公文包里掏出这几十封信  扫视了一下会场在坐的县领导  “大家知道  这些检举信  反映的是什么况吗  ”

    会场一片沉默  陈将声微微笑了一下  组织那么多人  针对这小白脸检举告发  只要洪省长有一句批评的话  他就好下刀了  只要他一下刀  别人就会乱箭死他的

    江照龙摸了摸怀里的速效救心丸  暗想千万不要是自己的问題  他扫视了一眼在场的领导  沒有一个面有愧色  猜想不出來这信是反映谁的问題  忽然  他想到了陈将声在省城开会的时候  王晓帅组织警力搞个什么活动  难道是他要犯事  可是看看王晓帅  一付事不关已  高高挂起的模样

    “砰---”洪省长面带怒气  一把将手上的检举信扔在了桌子上  “这些信的内容  全是检举一位县领导  动用警力搞扫黄行动  岂有此理  难道搞扫黄行动还有错  不可思议  ”说着  将桌子上所有的检举信抓了起來  抛到了一边的地下

    会议室里所有的县领导扭头去看王晓帅  只看到他的脸上无喜也无悲  十分地平静

    接着  洪省长用指关节砰砰地敲着桌子  “写这些检举信的人  都说这样做是错误的  他们只看到起因  起因就是一位主管医疗卫生系统的领导组织动用警力  于是你们都敏感了  都觉得权力这个东西  是不容旁落的  别人动了不该动的东西  所以你们就扑上去咬  对不对  ”

    屋里一片寂静  洪省长扫视四周  然后又拍了拍桌子  “这何错之有  我來白天县一天  虽然我在你们的前呼后拥下  沒有去老百姓中间调查  但是  我已经了解到  白天县社会丑恶现象层出不穷  黄赌毒泛滥成灾  白天县已经变得天昏地暗  动用一下警力  净化一下风气  错在哪里  ”

    “嘿嘿嘿嘿”  陈将声摘掉大墨镜  擦了擦镜片  笑了几声  在这个静寂的会场里  笑声显得特别响亮  然后他撇了洪省长一眼  似笑非笑地说  “洪省长  你下车伊始  不到48个小时  凭什么说我白天县天昏地暗?你是省领导  我们尊敬你  但也要对所说的话负责  请洪省长指示一下  我的白天县  是怎么的天昏地暗  ”

    会场里  人们心一下子吊了起來  史上还沒有听说过哪个县领导对抗省领导的  看來陈将声是豁上去了!人们一齐扭头去看洪省长  想知道陈将声如将大逆不道  洪省长该如何反应呢

    沒有想到的是  洪省长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大家暗想当官能当到这种修养  真是少见  越是该愤怒的时候  反而越是平静

    “陈将声同志”  洪省长指了一下掉在地下的几十封信  “这么多人反对扫黄  这不就是明证吗?”

    此时  陈将声也是面带微笑  “洪省长啊---”  他端起面前保温杯吹了一下  喝了一口碧螺茶水  又笑了两声  “这些信  是要求省领导彻查王晓帅同志私下组织警力的问題  每一封信  都强调了这一点:王晓帅同志主抓医疗卫生系统  他不分管政法公安  为什么要去组织警力搞清查行动呢  每一封检举信  都认为这是严重的无政府主义  ”

    洪省长看了一眼旁的秘书  “刚才陈书记的话  你记录下來了吗  ”

    秘书点了点头  “一字不漏地记录下來了  ”

    “好  ”洪省长朗声说道  “那么请问  这些信都是写给我的  直接由我拆封的  我想问问陈将声同志  你又怎么知道  每一封信都强调了那一点  嗯  难道陈将声同志的眼睛  有透视功能不成  ”

    陈将声的脑袋  轰一下大了  此时在场的县领导  还是洪省长随行的人  都发现这个问題了  就连陈将声也意识到  自己说错话了

    写给洪书记的检举信  都强调了一点---可他陈将声怎么知道  那些信都强调了哪一点  这很明显地表明  陈将声  组织别人写这些检举信的  所以他才有可能知道信的内容

    陈将声有些后悔了  他的额头  冒出豆大的汗珠  但是  省政府随行的秘书  已经记录下來他说的每一句话

    “现在  我在中天省副省长的名义  命令陈将声同志回答我刚才的问題  ”洪省长收敛起脸上的笑容  端坐着  盯着陈将声

    陈将声缓缓地拿过桌上放置的纸巾  擦了擦汗  嘴唇哆嗦着  但是沒有说任何话  此时  省政府同行的一位秘书朗声提醒道:“请陈将声同志回答洪万江省长的提问  ”

    此时在场的与会者  除了省政府随洪万江省长同行的人  都是白天县的县领导  也就是说  沒有比陈将声官职更大的  所以  沒有人能插言  也沒有人敢去圆这个局面

    何况  平时陈将声飞扬跋扈  别人受他的气都受够了  今天干脆要看看他怎么收场  于是一个个看着陈将声难受的样子  心里偷着乐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