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第五章 逼上贼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赵松涛年近五十  在白天县经营十余年了  主控公安战线  却受到了王晓帅的威胁  在他的印象中  好象这是第一次受别人威胁

    王晓帅在电话里接着说道:“赵局  你的这些话  说得可极沒水平呀  这样吧  你这几天反思一下  抽个时间來我这里做个检讨  如果你认识深刻  表示悔改的话  我就从轻处理  如果你沒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那我就把你这些话录音曝光一下  嗯  要不先在《苑龙都市报》和《苑龙报》上登一下  然后我再联系其他媒体......”

    “你---你你你  ”赵松涛咬了咬牙  沒有说出來什么话  将手机“砰”地一声放在老板桌上  然后  赵松涛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赵金绪  用手指了指  嘴唇哆嗦着  用力挤出一句话  “你小子  行  连爹都不跟了  ---不过  你跟的王晓帅  还真是个会玩的主儿  我还真沒见过会耍无赖的知识分子  真他马的强  ”

    “爹---”赵金绪叫了一声  “其实王县人不错  要不  你服个软  多和他接近接近  陈将声以后不会抬举你的  秦义仁一死  他肯定要物色公安局局长的人选  与其等着死  还不如跟着王县折腾折腾  或许有个好的转机  ”

    赵松涛拉开老板桌的抽屉  拿出小梳子  在头上轻轻地朝后面梳拢着  “金绪  我这么一大把年龄了  他是个新來的雏儿  我给他低那个头  你说可能吗  咳咳  就算他是强龙  我也是白天县的地头蛇呀  ”

    赵金绪看赵松涛很难说服  但是  看老爹的表  也不会和王晓帅硬抗的  想了想  赵金绪站起  提着证物袋  走到了赵松涛面前  “哗”地一声  将袋子里的钱  全部倒在了桌子上面  “爹  这里是40万  是陈县昨晚搞活动给我们的好处  这事儿你心里明白  这钱都放你这里好了  我需要的时候再向你要  ”

    “你---你倒是实在的  嗯  ”赵松涛看了一眼桌面上成堆的百元大钞  翻了赵金绪一眼  虽然想开口骂他  但是忽然想到这是王晓帅罩赵金绪的意思  显然对他不薄  责任是让温有方承担的  但是儿子分肥也不少  于是心里略有一丝暖意  “这个小白脸  倒是懂规矩的  ”

    赵松涛伸出手  轻轻地抚了抚桌子上面的钱  长叹一口气  “金绪  你装起來吧  你收着  爹岂能要你的钱  唉  看來  你有自己的主意了  自古皇室无兄弟  现在看來  官场无父子了  我不管你跟着谁一道混  总之  我不能屈就于那个小白脸  咱们各走各的吧  ---这件事  让我想想怎么个收场  ”

    虽然赵金绪沒有说服赵松涛  但是  父子两个同时想到一点  就是各跟各的主子  未必是一件坏事  现在白天县的大小官员  普遍认为将帅相争  必有一伤

    有人认为陈老大在白天县的关系稳固  经营多年  盘根错节  一定能将來挂职的书生干部王晓帅挤走;而另一部分人  认为王晓帅学历高  毕业于名校  他锐意进取  有魅力  一定能将陈老大掀翻

    假如跟对人  以后前途光明;假如跟错人  也会跟着倒霉的  赵松涛招了招手  赵金绪走了过去站在旁边  “爹  你是咋想的  ”

    赵松涛咳了两声  “这件事  我一定要跟陈书记讲  我不加油添醋  实事求是地讲  他小子的事  让他自己收尾  假如他小子要揭我的什么底  那我就认命了  就算我这个公安局长干不成  我也认了  你呢  你该怎么跟着他混就跟着他混  我享这么多年的荣华富贵  我也知足了  我这辈子什么都怕  就是不怕别人威胁  哼  老子就是这个犟脾气  ”

    看样子  赵松涛要和王晓帅硬碰硬了  赵金绪心里一寒  忽然想到以前一件事  有人揭发公安局里滥发福利的事  也是要胁赵松涛  结果赵松涛也是咬牙不理他  由着那个家伙去告  宁可自己背了一个什么处分  所以说  老爹赵松涛  是个敢吃硬的人

    赵金绪脑子里在盘算着怎么说服老爹  他缓缓地打开证物袋  把桌上的钞票一摞一摞地往里面装着  嘴上还在劝着  “爹  其实  王县也沒有要挟你的意思  这算是  善意的警告吧  王县是害怕你撤温有方、李兴永的所长职务  他的意思是  只要你不撤他俩的职  他就不说你什么不是---”

    门外响起了轻柔的“咚咚”声  赵金绪连忙把桌子上的钞票装好  将袋子放在赵松涛后的保险柜里  赵松涛看他锁好  喊了一声:“进來  ”

    这时走进來一位穿着牛仔裤  白色衬衣  齐耳短发的少妇  正是内勤女秘书林芳芳  林芳芳一看到赵金绪也在屋里  嘴角挂着略带羞涩的笑意  打了个招呼  “赵大队长來了  ”

    屋里三个人的脸都有些红了  以前有一次  赵金绪急着说事  突然闯了进來  正看到林芳芳坐在赵松涛的怀里  而赵松涛的手正伸进她的衣服里  结果场面非常的尴尬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  三个人再见面  也就不是那么令人难堪了

    林芳芳的脸微微有些发红  但是很快镇定下來  瞥了赵金绪一眼  心里得意地想  “虽然我比你小两岁  哼  但老娘还是你的小妈呢  ”  于是又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然后将一摞报纸放在赵松涛的桌子上  “赵局  今天的报纸  沒有别的事了吗  ”

    赵松涛挥了挥手  林芳芳转扭着股走了出去  回头关门时又抛给赵金绪一个迷人的微笑

    赵金绪咽了一口唾沫  连忙扒开那一摞报纸  “爹  王晓帅说了  昨晚的行动  今天就能见报的  ”说着  从报纸堆里扒出一份《苑龙都市报》  递给赵松涛  “爹  王县说了  你看看  这报纸上面写的东西  是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

    “惊喜  ”赵松涛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拿过《苑龙都市报》  翻开一看  第三版的社会新闻上  赫然印着大标題  “局长亲自抓  扫黄见成效”

    “啊  ”赵松涛一惊  还沒有什么可喜的  “这件事怎么是我抓的  ”接着往下看去  通篇写的是白天县公安局局长赵松涛  为净化社会空间  派人调查县里娱乐场所  在昨夜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空袭检查  共清查数十家娱乐场所  抓获涉黄人员几百名

    另外  还有一篇专題报道  说是是赵松涛这几年來在公安系统的工作成绩  还有他以前工作时的一些照片

    赵松涛沒有想到王晓帅这样玩  他不是玩硬碰硬  他是在玩软碰硬

    赵金绪轻轻补充着说:“爹  王县说了  你这些年也够辛苦的  他打算向上级反映推荐  让你再提一提  再兼一下主抓政法副县长的职务  你现在是科级  王县说了  他会不遗余力地向上反映一下  让你再升成副处级......”

    赵松涛看完了报道  嘴里喃喃说道:“水好深啊  市里的一家报纸  怎么成了他私人的  他说登什么就登什么  老天  谁在他的背后  ”

    他抓了抓头发  回想着赵金绪说的话  “兼任主抓政法的副县长  ......副处级......”  这些是以前他沒有想过的  因为他一直在努力  只要能保持着科级、局长的份  就算是不错的了

    而且  刚才觉得敌对着的王晓帅突然成了他的朋友  这确实是一件很让人惊喜的事  他把报纸摊在桌面上  用手轻轻拍了拍  “看來  这小子  是想拉拢我  ”

    赵金绪嘿嘿笑了起來  “爹  人家看得起我们  咱们也不能给脸不要脸嘛  你说是不是  ”

    赵松涛点了点头  “有点儿道理  ”  说着  抓起电话听筒  拨了几个号码  很快  林芳芳又走了过來  眼睛如勾子一样看了赵金绪一眼  赵金绪连忙垂下眼皮低着头

    赵松涛看了看林芳芳前鼓起的地方  连忙将目光移开  指了指报纸  对林芳芳说道:“昨晚我暗地里组织了一次行动  因为事先不能泄密  所以沒有组织会议  现在你把这次活动写个材料  嗯  具体数字和行动程序你问一下温有方、李兴永  还有金绪  然后上报市公安局  ---嗯  下午三点开会  通知各个二级单位  我开会讲一下这个行动的意义  对了  汇报材料写好了  要给县委、政府、宣传部、机要局都抄送一份  ”

    这时赵金绪坐在沙发上  掏出手机  编了个短信  “摆平了  ”  然后一按确定键  给王晓帅发了出去

    林芳芳听完赵松涛的指示  点了点头  冲着赵金绪说道:“赵大队长昨晚参加行动了  ---那你來我的办公室里一趟  我写材料  有些东西还得再问问你  ”  说着招了一下手  微微地笑了一下  然后扭头朝外面走去  赵金绪咽着口水  木然地站起來  跟着她出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