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第三章 自已奋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哥哥夜带刀 书名:仕途骄子
    茗兰带着感动  伏在王晓帅的口  一阵少女特有的体香飘逸在周围

    “你不用管了  我们男人的事  女人是难以理解的  ”王晓帅淡淡地说着  轻轻地握住了茗兰的手

    突然  似乎听到门口“吱呀”响了一声  王晓帅马上想到一些不对的地方  果然  一个女孩放的笑声传了过來  接着一个影子闪动  蹿进了卧室里

    “啊~~”茗兰叫了一声  接着就看到闯进來的  正是师叔元虎司令的养女  人民幸福军海军“岭远号”导弹驱逐舰的女舰长元姹

    这下王晓帅想起來了  元姹在车上时  说要到他住的地方看看  说要帮他整理一下房间尽尽心  师姐关心  王晓帅当然解下了一个房门钥匙给她  后來竟然忘了  自己回來的时候  还是打电话让茗兰送的备用钥匙

    元姹上前按着茗兰  “呵呵  好漂亮的小妮子  老兄  怪不得让你去军队发展你还不愿意呢  在这里能偎香依翠  爽吧  哥  ”

    茗兰脸蛋羞红  挣扎一下站起來  低着头跑了出去  但是走出门口的时候  识趣地把门拉上锁好

    “哥  打搅你了  ---不过  今天才知道你好这一口  嗯  看你平时装得和唐僧差不多  哼哼  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闷掻型的吧  呵呵  哥  我也试试  好吧  别动嘛  ”

    说着  元姹一把将坐起的王晓帅按倒在上  也象茗兰那样将头伏在王晓帅的口  “哥  爽吧  这种感觉真好  那个妞好象是个服务员啊  你的品味这么差?”

    王晓帅哭笑不得  “元姹  你怎么象小时候一样淘气    那个女孩是纯洁的姑娘  一时感动就---唉  不给你讲了  总之  你很烦人  ”

    “嗯  我坏了哥的好事  是有点儿不对  嘿嘿  ”元姹坐了起來  揪着王晓帅的耳朵笑了起來  “哥  今天我知道你的好了  跟我到军队里发展吧  我给你介绍文工团的美女  还有军医院的女护士  通讯连的女话务员......”

    王晓帅躺着  摸了一下裤子口袋  元姹明白意思  伸出将一盒烟掏出來  拿出一根放在自己嘴里  用火机点燃吸了两口  取出放在王晓帅的嘴里

    他吐了一口烟  轻轻皱了一下眉头  “元姹  我不想到军队发展  就是因为太顺了  ---元虎师叔是前任三军副总司令  现在各大军区的司令员  都是他的老部下  当然会一路提拨我  可这真顺得沒劲儿  我去军队  就是混吃等死了  也真沒意思  ”

    元姹坐起來使劲儿地推着他  “傻子  怎么沒意思  从上尉到上将  一步一步升  文工团能歌善舞的靓妹  一个一个地泡  你在地方上做官  有什么好  虽然我刚來这里两三天  但是在走在街上都听别人说了  他们说新來的王县长手里沒啥权  马上被一个姓陈的书记排挤滚蛋了  ”

    王晓帅站起  在卧室里走了两步  忽然朗声大笑起來

    元姹很是吃惊  忽然觉得他有些可怜  她也听元虎说过地方官场上的事  在这里  利益圈、关系网已经结成  突然将他一个人孤苦零丁地抛在这里  沒有人罩着  混在一起的  全是当面一背后一的人  须时时刻刻提防  恐怕睡觉都得睁着一只眼睛  拧了他一把  “晓帅  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了  我早说不要在这里玩了  跟我走吧  ”

    王晓帅摆了摆手  “民间传闻  往往与真相相反  我告诉你  元姹  我已经在罗织我的关系网、利益圈  假如说你听到民间有小道消息  说我快被挤走了  那我倒是相信  我的对手依然还在马虎大意之中  ---回去好好指挥你的军舰吧  哥相信你在海上行  你也得相信哥在陆地上行  ”

    元姹从上站起來  幽幽地望着王晓帅  她齐耳的短翠发  清纯活泼  明快动人  一股青的气息弥漫全  她那精心盘起的长发  像花一样一朵朵别具匠心的精致发卡  都是那么秀气典雅  为她平添了几分高贵的气质

    看着她朝自己走了过來  王晓帅伸开双臂  将扑过來的元姹搂在怀里  “虽然你是我的师姐  但我一直当你是我的妹妹  ---回去吧  你的心意我领了  不要再做那种开上几百万支票寄给我的傻事了  我需要钱  但我不能要你的钱  ”  说着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浪奔、浪流  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  淘尽了世间事......”王晓帅的手机响了  他推开怀里的元姹  打开手机  听到温有方的声音低沉而又急促  “王县  我现在到县公安局了  马上就要进赵局长的办公室了  你放心  录音设备打开了  还有  我手机不挂  放在口袋里  你现在也能听到赵松涛是怎么讲的---”

    “好  按原计划行事  ”王晓帅知道  一场风浪已经被他掀起來了  他从卧室走到外面的办公室  将手机免提打开  放在了玻璃茶几上  自己坐在沙发上  脚蹬在茶几上面  点了一根烟  静静地听着  元姹也走了过來  虽然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  她也屏着呼吸  坐在旁边

    沒一会儿  手机里传來了温有方敲门的声音  接着  听到一声“进來”  然后  听到温有方推门的声音  紧接着  听到赵松涛的吼声传了过來:“你來干嘛  ”

    温有方不急不缓  语调平静地说道:“赵局  不是你让我來的吗  ”

    “你他马的还知道我是局长  你还把我这个局长放在眼里  老温  告诉我  你是吃错药了  还是脑袋进水了?你傻了  还是疯了  你为什么在夜间组织警力清查娱乐场所  嗯  ”显然  从语气上能听出來  赵松涛雷霆大发  气得直喘气

    温有方语气却显得非常镇定  “这个  为什么在夜间组织警力清查娱乐场所  赵局这你不知道吗  因为娱乐场所营业时间都是在夜间嘛  白天都是锁着门休息  只有晚上人家才去那里晚  当然会能一些违法乱纪的事了  ”

    “啪”地一声巨响  从手机里传了出來  不知道赵松涛把什么东西用力地扔到了地下  “温有方  你成心给我调侃的是不是  我问的是  你为什么清查娱乐场所  为什么抓了一堆小姐和婊客  ”

    温有方显然是铁了心地给赵松涛干仗了  “为什么  因为我是新华街派出所的所长  守土一方  除暴安良  扫黄打非  扶助孤苦  这是我应尽的责任  是我应该做的嘛  ---抓小姐和婊客不需要问为什么  不抓小姐和婊客  那才要问问为什么    赵局长  那你告诉我  为什么不让我抓  ”

    赵松涛显然被折腾得沒有脾气了  只听到一声声叹气从手机里传了过來  接着听到他无力地说道:“温所  我不知道你咋了  但是我还要再给你说一遍  为什么不能那样干  第一  扫黄的事  一直是让治安队负责的  局里一年给治安队定了9500万的罚款任务  所以这扫黄的活  只能由他们干  不能让派出所插手  这你是知道的  对吧  第二  很多娱乐场所  都是交过保护费的  例如金梦庄园舞厅  一年交12万;浪沙洗浴中心  一年交8万;人间仙苑宾馆  一年交7万5千元;梦巴黎歌厅  一年交9万---这些多了  你昨晚把城郊派出所和防暴队都叫上  让他们配合  把这些交过保护费的也一窝端了  你说  这合不合道理  ”

    接着听到温有方语气冰冷地说道:“赵局长  我不管合不合道理  我关心的  只是合不合法  你刚才说的给治安队定扫黄罚款任务;还有歌舞厅、洗浴中心、宾馆交过保护费的事  是不是真  ”

    温有方这句话有目的  他装的有录音设备  就想让赵松涛把这句极重要的事再重复一下  赵松涛沒有想到这一点  以为温有方脑子有毛病了  这事他本应该知道的呀  气急败坏的赵松涛又重复了一句:“老温  温所长  这两方面的况  当然是真的  所以我经常给你们派出所的所长们交待  扫黄的事  你们千万不能干  ”

    王晓帅坐在沙发上  听着手机里传出來赵松涛的话  差一点笑了起來  这些话录了下來  如果公布的话  对赵松涛  可是致命的打击  这个赵松涛呀  为公安局局长  怎么沒有一点儿反侦察意识

    手机里  赵松涛的声音不断地传了过來  显然是又急又气  “温有方  我告诉你  少在这里扯淡  你要不想干所长  那好办  想干新华派出所所长的人大有人在  排着队、拿着票子  在等、在争  你今天给我说到底发哪门子神经  嗯  你昨晚喝多了还是怎么回事  ”这话赵松涛说得更离谱  他说想当新华派出所所长的人  在拿着票子排着队等着  这说明他任命人当派出所的所长  是靠票子的

重要声明:小说《仕途骄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