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正中枪口!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青澜 书名:卿爱成欢
    啥?!斗酒?!

    研欢傻傻的看着对面桌的柳莺。真是搞笑,一个古代女子居然向她挑战斗酒?拜托,研欢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可是个大酒桶好吗亲,研欢六岁的时候研老头就会和她一起喝红星二锅头,十岁时就已经可以和成年人一对一的喝白酒了,研欢可是传说中的千杯不醉!柳莺居然如此不知死活大向她挑战?

    裴卿观战到现在,直到柳莺提出斗酒的要求是才真正感觉到不爽。裴卿隐忍着微微的怒气,还算平和的对柳莺道:“柳莺,不要再比了。以儿是名门閨秀,怎么可能会喝酒?”

    四皇子南川睿谦道:“是啊柳莺,臻王妃怎么可能会喝酒呢?”

    柳莺闻言,更加坚定想要比试的心:“只是喝酒罢了,臻王妃不会不敢吧?”

    研欢心里稍微同了一下一直不曾赢过的柳莺。反正比了两场她也累了,让她赢一局又不会怎么样。西瑾帝正想取消第三局,研欢开口了:“那……好吧……”

    研欢说的很轻,可是全场都听见了。所有人都用惊讶的眼光看着研欢,但是他们只看到一脸为难和惊恐的研欢,这个表顿时激起了很多人的保护

    裴卿揉了揉研欢的头,柔声道:“以儿……不要去。”

    这一声“以儿”是发自内心的,可是裴卿似乎没有意识到。

    研欢一愣,被裴卿突然的制止吓到了。这个腹黑……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关心她?不会是因为害怕自己给他臻王府丢脸吧?想到这里,研欢打算好好配合他演戏。

    既然你要演,我就好好陪你演。

    研欢咬了咬唇,“没事的,卿哥哥。以儿。。。。不会让你失望的。”说罢,她拿起酒杯狠狠喝了一口,然后呛的直咳嗽。裴卿大惊,立刻给她拍背:“以儿?!”这小妮子怎么这么傻?都说了……不必。

    柳莺看着恩的两人心里有点发酸,她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内心满满的苦涩。之后,柳莺又添酒,一饮而尽,挑衅的看着研欢。

    研欢又拿起酒杯,艰难的喝下去。

    这酒清香无比,微微有些辣。以研欢的经验来看,这酒的后劲绝对很大!

    裴卿看了眉头都深深皱了起来:“以儿,不要再喝了,我们认输。”

    研欢一双泪眸静静看着裴卿:“卿哥哥,以儿怎么肯让你输……”

    裴卿当场愣住。

    她说。。。。怎么肯让他输?

    三杯酒下肚,研欢表现出昏昏沉沉的样子,酒杯也顺势滑落在地上摔的粉碎。

    “以儿!”

    “王妃娘娘!”

    “臻王妃?”

    众人一惊,研欢已经软倒在裴卿的怀里。柳莺冷眼看着一切,内心除了胜利的欢喜,还有浓浓的悲伤。

    裴卿。。。你,终究还是不愿意正眼看我。

    裴卿抱住研欢,研欢的体很烫、眼神迷离,她醉了。

    事实上研欢并没有醉。她清醒得很!这三杯酒怎么可能放倒她?她的想法可比柳莺高明多了,想玩手段,她奉陪!

    三局都胜利,研欢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第三关斗酒的时候,研欢从众人口中知道研以是大家閨秀不会喝酒,所以她擒故纵,装醉败北。如果第三局她赢了,那么研以在大家的心目中就是一个会喝酒的女汉子,女强人,这对她并没有什么好处。如果是让柳莺赢,自己装做弱势的那一方,研欢就会是娴良淑德的好代表,柳莺也是那个锝理不饶人的女人渣。所以说,无论第三局输赢与否,研欢都是今天最大的赢家。

    现在所有人都只去关心研欢,根本没有人看赢了的柳莺。她终于赢了一局,可是还是没有人赞赏她……

    研欢强撑起来,道:“没事……”

    西瑾帝见事至此,不责怪柳莺:“柳莺,你看你做的好事!”

    裴卿皱眉,紧紧搂住研欢:“还好吗?”

    研欢做出一幅柔弱的样子,却坚强的坐正:“我很好,不要担心。。。卿哥哥。柳姐姐,这一局,你赢了,你现在可开心。。。?”

    所有人都看着柳莺。柳莺冷笑,“臻王妃,你赢了。姐姐真是甘败下风。”

    这时,太监上来请示:“皇上,烟火已经备好,不知何时可以开始燃放?”

    西瑾帝挥挥手,道:“下去吧,马上开始。移驾金鸾外观看烟火。”

    浩浩出了金鸾外已经被安排成了烟火观赏台。裴卿抱着研欢到最角落里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坐下,将研欢放在自己腿上,然后研欢顺势靠在他怀里。

    “!!!”

    研欢红了脸。虽然说裴卿是她的夫君,可是研欢在现代的22年没有谈过一场恋,这么一抱差点让她咬舌自尽!裴卿在干什么啊!还没有演够吗?!

    研欢正准备发火,裴卿突然低下头来恶狠狠道:“你个小兔崽子!居然不听我的话给我喝醉了!看你醒了我怎么治你!”

    研欢傻掉。

    感这货真的以为她是喝醉了?。。。那好,那就不要怪她折腾他了!谁让他在她‘喝醉’的时候尽吃她豆腐!她不折腾死他她就不叫研欢!

    裴卿的表在这黑暗里看不清楚,而下面的太监在一声令下开始燃放起了烟火。无数万花升空,炸裂,坠落,各种颜色个花色纷纷出现,让研欢也看呆了。古人的智慧真是无限啊!她在现代也没有看过那么漂亮的烟花!

    裴卿在这烟花底下浅浅笑开了,一手揉着研欢的头:“从前总是一个人在这看烟火,然后二哥就会过来陪着我。可是二哥现在在疆外征伐,没人陪我,于是便多了你。”

    。。。。这是要表白的节奏吗?

    “我觉得。。。”裴卿顿了顿:“你像一只猫,逗着很有趣。”

    什么?原来只是说她是只禽兽啊!

    研欢抬头瞪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看烟花。看着看着,研欢突然失落了起来。

    来了这西瑾国已经这么久了。。。真不知道研老头怎样了。研老头那家伙这么抽烟喝酒,没了自己管他肯定更加变本加厉。。。。估计这会正在嗨皮吧?

    唉。

    研欢苦笑一下,道:“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纵有千种风,又与谁人说?。。。。。。”声音低沉而缠绵,让裴卿笑了:“小兔崽子你喝醉了居然念诗?我该不该说你酒品好?”

    啥?酒品好你还嫌弃?那对不起了。

    研欢嘿嘿傻笑一声,伸手抓了一把他的脸蛋:“卿!哥!哥!”

    “……”裴卿呆住,看着一脸傻笑的研欢,心里升起不详的预感。

    不会吧?这兔崽子。。。黑化了吗?

    裴卿倒抽一口冷气,抱起研欢就走到西瑾帝边:“父皇,以儿喝醉了,儿臣今先告退了。”

    西瑾帝道:“去吧,路上当心,朕可是宝贝着以儿。”

    裴卿二话不说,立刻快步离开金鸾

    离宫门还有一段距离,研欢已经傻笑着去脱裴卿的外衣了!

重要声明:小说《卿爱成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