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水调歌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青澜 书名:卿爱成欢
    研欢抿了抿唇,心中念叨:“苏轼爷爷对不起了,研欢这是保命不是侵权啊。。。”

    研欢道:“《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兮是何年。我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仅仅是这上阙,在场的人就已经惊叹:“好!”裴卿也默默抬起头来打量了一下研欢,手却不停。裴卿写的和研欢说的一字不差,研欢暗叹裴卿与苏轼甚是有缘。

    研欢的停顿让众人的心都提了起来,西瑾帝也催促道:“研以,下面呢?”

    研欢微笑道:“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语毕,裴卿也刚好写完。裴卿的字迹苍劲有力,潇洒万分,配上《水调歌头》宛如神作。

    西瑾帝激动的拍着龙椅扶手,大笑道:“好!好一个人有悲欢离合,月有晴圆缺!好一个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西瑾帝挥手:“来人,把这《水调歌头》装裱起来!研以,你真是让朕吃惊!原以为这西瑾国第一才女只是称大了,没想到居然更加属实!这一局,研以定赢无二。”

    研欢谦虚一笑:“谢皇上!皇上言重,研以拙笨,不敢当。”说罢 她挑衅似的看了眼柳莺。

    柳莺白了脸色。她算错了,这研以居然是真的才识渊博,那接下来的舞该怎么办?

    研欢道:“接下来的舞,姐姐可要先跳?”

    柳莺正色:“好!”说罢,柳莺立刻脱了外衣,露出里面的舞衣。研欢和裴卿挑眉,柳莺果然是冲着研欢来的。

    柳莺其实早就心倾裴卿,可是裴卿却娶了研欢,她怎么可能会甘心?

    丝竹乐起,柳莺穿白衣,在金鸾中跳起了羽衣舞。白衣飘飘,婉转动人,研欢不得不承认柳莺确实是个美人。

    裴卿与他坐在宴桌后,裴卿附耳道:“娘子可会跳舞?”

    丝丝死喷吐在研欢耳旁,研欢俏脸涨红,咬牙道:“不会!我打算给你丢脸!”

    裴卿低低的笑了,这小妮子,怎能如此有趣。

    听见他感低沉的笑声,研欢脸更加红。研欢低骂:“该死的色狼。”

    柳莺舞毕,众人拍手叫好。柳莺的羽衣舞是西瑾国一绝,研欢自然不会和她公开叫板。细数自己看过的古代舞蹈,记得最清楚的就是甄嬛转里头的惊鸿舞了。

    柳莺下场,途经研欢边,冷笑一声。裴卿觉得研欢被柳莺侮辱,不抬头瞪了一眼柳莺:你最好适可而止。

    柳莺委屈了一下,不着痕迹的退开。

    西瑾帝道:“以儿,还不快快献舞?”西瑾帝眉目含笑,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研欢。

    研欢起,穿着盛装走到金鸾中央。她不是有备而来,自然不可能去换舞衣,不过惊鸿舞穿着盛装也不是不可以,就是比较辛苦一些。

    研欢露出一个清新的笑容,衣袖飘扬间,唇齿轻启唱出声来:“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松。仿佛兮如青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绿波。”

    红衣裂裂,宛若惊鸿飞起,遮天蔽。突然,歌声停止,研欢形一顿,停留在结尾处惊鸿腾飞的动作之上。

    其实她是没有跳完的,她只是为了配合曲子,唱完曲子舞蹈也随之停止,这样给人的感觉干净利落。

    金鸾上的人倒抽一口冷气,惊艳!如果说柳莺是妖娆的话,研欢就是清纯。底下的大臣低低议论着,“果然是西瑾国第一才女啊!”

    西瑾帝愣了,保持着那惊喜的表久久不能反应过来。

    柳莺见此景心中一沉,这一局,她又要输了。

    研欢得意一笑,拍拍袖子下了场。

    看来自己家老头子让她学舞蹈还有这等用处,研欢在心底夸赞研老头的聪慧。

    裴卿不动声色的将她搂住,换来研欢一个巨大的白眼。研欢低声骂道:“色鬼!你干什么!”裴卿眉一挑:“秀恩啊,看不出来么?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自然有权利抱你。”

    研欢气急又不敢当着大家的面揍他,于是咬牙忍道:“裴卿。。。你死定了。。。。”

    西瑾帝在震惊中缓缓开口:“。。。太子,你对于刚才的斗舞有什么看法么。”

    太子南川千坼站了起来,冲西瑾帝行礼,“回父皇话,儿臣觉得刚才的舞甚是美妙。一边是我西瑾国的第一才女,一边是我西瑾国的羽衣舞第一人,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场十分精彩的比赛。”说着,南川千坼对研欢微微一笑:“不过,中肯来说,儿臣觉得臻王妃跳得很是特别。”

    研欢挑眉看着南川千坼,这太子长得不错,看起来是个老实巴交的人,没什么花花肠子。

    柳莺脸色一青。她的原意是要让研欢这个敌在烟花节上出丑,这才精心准备了三场比赛,没想到两场都被研欢得了彩头。柳莺现在不开心,非常不开心,太子说话要不要如此实诚?

    西瑾帝来了兴致,问道:“太子为何如此说?”

    太子道:“柳莺的羽衣舞是西瑾国第一没有错,可是柳莺太过于妖媚,不如臻王妃清新可人,这一点就略略败了。”

    这时,四皇子南川睿谦接口道:“父皇,臻王妃刚才唱的那首惊鸿舞歌词犹为惊艳,儿臣想自唱自舞这种方法在西瑾国甚是少见,这一局应该是臻王妃在柳莺之上。”

    西瑾帝摸了摸下巴,道:“这样说来确实是如此。柳莺,这一局还是研以胜出,看来你今天运气似乎不太好啊。”

    柳莺闻言瞪了研欢一眼,然后对西瑾帝道:“皇上,这不过才前两局,柳莺输了,还有第三局。第三局,我就不信臻王妃还能胜我!”

    研欢瞪大了眼睛:卧槽?这柳莺还没完了?第三局她又要搞什么鬼?

    柳莺举起酒杯道:“第三局,斗酒,不知臻王妃愿不愿意来比试!”

重要声明:小说《卿爱成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