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暗流汹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青澜 书名:卿爱成欢
    研欢脸一红,抬头愣愣的看着西瑾帝。西瑾帝看着还算年轻,与裴卿的模样也差不了几分。

    她这具体不过15岁,任何女该有的特征都还没有发育,但被成为婷婷玉立也不是很违和。

    可是研欢毕竟是现代人,接受能力远远比他们要强。研欢平静了一下,露出沉稳娴静的模样:“谢皇上夸奖。多亏了皇上,研以才能找到像卿哥哥一样的如意郎君。”说罢,研欢还深款款的看了裴卿一眼。

    不出所料,裴卿的脸色变得很奇怪,诧异的盯着研欢。研欢心里暗笑,她就是喜欢看他不知所措的表!爽!

    西瑾帝笑:“好!朕算是给卿儿找到了缘分啊!卿儿,你说是不是?”

    裴卿嘴角抽了一抽,但是很快调整了过来。“是,多谢父皇。”

    柳莺冷哼了一声。大庭广众之下秀恩,成何体统。

    西瑾后赫舍里-流夙闻言,有些嗔怪的对裴卿道:“卿儿,这里可不是谈请说的地方,有什么到闺房里说去。”

    西瑾帝拍了拍流夙的手背,温言道:“夙夙,孩子们长大了,这样管着做什么呢。”

    这时,中间的一曲舞蹈已经结束了,所有舞女都退了场。离烟花燃放的时间还长,酒也让了好几圈,众人都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突然,柳莺站了起来对西瑾帝行礼:“皇上,这酒宴行到这里,舞也看完了,曲子也听完了。在等待烟火开始的时间里,我想来几局诗舞赛,就请在场的姐姐妹妹们参加,皇上意下如何?”

    西瑾帝眯了眯眼睛,“好。那么。。你想邀请谁?”

    柳莺扫视了一圈。

    研欢低下头,低声道:“我不去我不去我不去。。。”裴卿疑惑的低头去看她,柳莺的声音也适时响起:“我想邀请臻王妃,研以妹妹。”

    研欢一愣,抬头惊恐的看着裴卿。。。。。窝巢我不会啊!!!

    柳莺看着她不知所措的表十分开心,重申道:“妹妹不知肯不肯赏脸?”

    “……”研欢脸都白了,不知所措得看着裴卿。裴卿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摸了摸她的头顶。对柳莺道:“今天以儿状态不好,不知可否邀请别人?”

    柳莺闻言冷笑,口中却装的无比诚恳:“早就听说妹妹是西瑾国的第一才女,妹妹就算是状态不好,也一定胜过我们这些常人无数倍。不知道妹妹是真的状态不好,还是用臻王妃的份来压我们这些小辈?”

    研欢呼吸一滞。西瑾帝看她脸色大变,觉得柳莺说的有些过分了,于是道:“莺儿。”

    谁知,研欢突然站了起来,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姐姐是叫做柳莺吧?柳莺姐姐文采甚好,妹妹自然不敢来现丑,这是妹妹有自知之明。”说罢,她对着柳莺一个微笑。

    裴卿脸上露出赏识的笑容。他的研以果然不是软骨头,是带刺的刺猬。真是长脸。

    柳莺气得脸色发红:“你!”

    研欢道:“姐姐说一下游戏规则吧,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奉陪。”

    柳莺冷哼一声,道:“这是酒宴间的娱兴节目,分成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就是斗诗,每人做一首有关于时事的词,再做一首抒词,不知妹妹有什么意见?”

    裴卿担忧的看了研欢一眼,研欢皱眉,暗中拍了拍裴卿的手背示意他不要担心。研欢道:“姐姐,时事政治是男人的事,更何况皇上还在这里,哪里轮得到我们?我看姐姐还是比抒诗词吧,姐姐看如何?”

    研欢巧妙的用皇上呛了柳莺一口,可柳莺似乎没有发觉,但是旁人脸上有了些许笑意。

    柳莺冷笑:“好。”

    西瑾帝拍拍手,道:“来人,上文房四宝!”

    纸笔上来,柳莺先行一步出去,研墨写起诗来。

    研欢挑眉,这柳莺还是有备而来,看来是诚心想让自己出丑了。不过研欢在二十一世纪可是文科生,背过的诗词比她吃过的饭还多,怎么可能会害怕?

    看着柳莺行云流水的写诗词,研欢不低声问裴卿:“喂,色鬼,你可认识苏轼?”

    裴卿挑眉:“不认识。他是谁?”

    研欢心中小小欢呼了一下道:“他是文曲星。”笑话,我会告诉你?一会我还要盗版他的诗呢!

    柳莺写完,对着西瑾帝道:“柳莺已经写完了,还请皇上鉴赏。”

    侍女将巨大的宣纸展开。

    《浮生论》

    黄沙催城百草绝,故园十年是离别。

    雀雁声声过城北,鲛綃青楼自管弦。

    三十三年京城过,不曾眼见鹊桥仙。

    芙蓉花开两世,自在青穹明月间。

    “好诗!”在场的人无不惊叹,就连研欢都有些赞叹。

    西瑾帝道;“好诗!柳莺,几不见你的诗艺又是大有长进啊!”

    柳莺自谦道:“皇上高看了。我相信研以妹妹的诗一定更好。”说罢,她挑衅似的看着研欢。

    研欢慢慢走了出来,站在笔墨前面。柳莺已经退开,她看见研欢拿着毛笔傻站着,不催促:“妹妹倒是写啊。”

    研欢自脚底升起一股寒意。

    糟糕,她不会用毛笔。

    裴卿看这小妮子手足无措却强装镇定的样子,心里已经知道了七八分。他可是看见她把毛笔折掉过的。裴卿用温柔的嗓音见她:“以儿。”

    研欢可怜巴巴的看着裴卿。不好意思啊,这次估计真给你丢脸了。。。。

    裴卿走到她边接过她手中的毛笔,然后在她头上揉了揉:“以儿,你的手扭伤了还没好,我帮你写,你来念。”

    誒?!!

    研欢一愣,立刻明白过来裴卿是在给她救场。研欢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道:“谢谢。”

    其实。。。他似乎也好的……

    研欢深吸一口气,对他温婉一笑。裴卿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化开一样,温暖无比。

    周围人无不用羡慕的眼神看着研欢,能得到裴卿如此疼,真是三生有幸。

    研欢诈一笑,她要开始逆天了

重要声明:小说《卿爱成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