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臭男人,老娘的便宜是你随便占的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琳露 书名:霸气特工狂妃
    。。。。。。。。。。。。。。好长时间过去了,南宫疏语从澡盆里站起来,穿上衣服后。南宫疏语才觉得不对劲,为什么有这么急促的呼吸。。。。对的!修羽熙看见南宫疏语,好像(身shēn)体就有了反应。为什么在她面前,他就会控制不住自己呢?。。。。

    南宫疏语警戒的走出屏风,看见一个穿着紫色长袍,腰间一条黑色腰带上挂着暖玉,(身shēn)上无意间散发出一种王者气质,三千青丝梳于(身shēn)后,一双妖孽般的紫色双眸,白皙的皮肤,脸如雕刻版五官分明,高(挺tǐng)的鼻子,绝美的唇形微微勾起。南宫疏语也愣住了,这个世上怎么有如此之美的人,长的比女人还好看。

    不过,愣住那只是一瞬间的事,随后又恢复了警觉,这个人不简单,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光明正大的坐在那里,我会让你死的很愉快。南宫疏语穿越过来后的样子和她前世的样子没有多大区别,那双淡紫色的双眸,正散发着嗜血的杀意。修羽熙微微一愣,这完全不是深闺里的大家闺秀该有的,明明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个从不出门的傻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浓厚的杀意!

    南宫疏语妩媚的用手指着他,但眼底还是那种冷冷的,如果你现在看着她的眼睛,你一定猜不透她在想什么,深的像无底洞,(身shēn)上的那种杀意还没有退去,对修羽熙说:“喂,这位帅哥,深夜闯别人的闺房可是不好的奥!”

    修羽熙站起来,对他说:“女人,你为什么去醉韵阁?”

    南宫疏语一听,说:“你认识我?”南宫疏语一个快步来到修羽熙怀里,那步法诡异的修羽熙也没看清楚。南宫疏语搂着他腰的手一紧,两人紧紧的贴在一块,南宫疏语褪去了那股妩媚样,(身shēn)上一片冷冷的:“说,你是谁?”

    修羽熙看着怀里的女人,嘴角勾了起来,一个反手把他抱在怀里,低下头去对着她说:“女人,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我是你相公!可以吗?”

    “流氓,你放开我!”南宫疏语在他怀里挣扎着。

    “女人,你这是在点火!”修羽熙按住她。

    南宫疏语悄悄从自己腰间取出那把匕首,抵在他的下面。说:“呵,我管你是谁?你如果再敢乱动,那我可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么!”

    修羽熙的脸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这个女人,不知道羞耻心吗?

    对她说:“语儿,别闹了啊,你得为自己以后的(性xìng)福着想知道吗?”

    南宫疏语脸一红,修羽熙抓住这个机会,踢掉她的匕首,然后又搂住她,南宫疏语鄙视自己,怒视着修羽烈说:“你这小。。。。唔”人还没说出口,南宫疏语脑袋一片空白,心里说:靠,被吻了!

    修羽熙吻得好像还不够,又继续索取。南宫疏语也不再挣扎了,说:靠,老娘的便宜也是你随便占得吗?要吻也是我吻你,于是去回应他,两人互相啃咬着。

    修羽熙对她这个举动很满意,一下子把她扑到(床chuáng)上,“砰”的一声,南宫疏语的头好想起了个大包,推开他,用手揉着头说:“靠,疼死老娘了”看着(床chuáng)上的那个罪魁祸首,两人嘴都红红的。

    修羽熙准备起来看看她,是他不对,竟然碰到她,真是该死!南宫疏语见他准备起来,一下子把他摁倒,趴在他(身shēn)上,这时他的衣服已经不成样子了,修羽熙一脸的疑惑。修羽熙的衣服刚好露出前(胸xiōng),只见南宫疏语趴在他(身shēn)上,嘴角微微一笑,对他说:“呵呵,你是我相公?我怎么不知道呢?你到底是谁?”

    修羽熙一个反劲,南宫疏语已经到了他的(身shēn)下。修羽熙趴在她(身shēn)上,对她说:“娘子,为夫是这个国家的王爷,墨王,修羽熙。”又在南宫疏语的嘴上偷了个香,现在的修羽熙哪是传言的那个不近女色,冷冰冰的墨王,完全是一个流氓嘛!

    南宫疏语一听,她知道墨王,完全不进女色,分钟没有一个小妾和妃子,就连一个女婢也没有,人们常传出他是断袖。南宫疏语好似听了一个大笑话,对他说,:“相公,你别闹了,你虽然知道你配不上我,也不用开这么大的玩笑吧!”

    修羽熙也不管她,把她搂在怀里,对她说:“娘子,为夫累了,我们就寝吧!”

    “喂,这是我的闺房,你一个大男人,凭什么在这里啊。”南宫疏语在他怀里,她并不排斥这个怀抱,修羽烈(身shēn)上散发出的檀木香味,让她闻着很安心。她上一世是杀手,作为一个杀手是不(允yǔn)许有感(情qíng)的,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宝贝们,女主和男主终于见面了!你们开心不?开心就

    收藏啊,推荐啊,给红包啊!

重要声明:小说《霸气特工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