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 艳一夜(10)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曲火 书名:山村风流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388 艳一夜(10))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2013全新起航____第百八十八章艳一夜(10)

    书名山村风流作者曲火时间2012-06-2010:14字数4095

    人意志力有时候真让人瞠目结舌,有很多关键时刻,一个人爆出来平常时候绝对挥出来力量都是坚强意志力体现,意志力可被视为一种能量,而且根据能量大小,还可判断出一个人意志力是薄弱,还是强大;是展良,还是存障碍。..这样,没有什么可能。

    刘月英心中有一个坚强意志力支撑着,让她挥出了比平时跑得快时候还要多上许多速度,拼着命往前跑着,其速度之快,绝对可以参加正规百米赛跑了,是是现运动员们也可以参考这种训练方式,让她们比赛时候刺激一下,或许赛场上,她们能挥出超水平实力。

    眼见李小四拦住自己,而前面那道影一个劲地往前跑着,二彪子心中大奇,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前面跑着那个人是谁?一切都开始让他迷惑起来了,但是他却是用脑子思考人,想那些事太费脑子了,要想知道答案也很简单,抓住那个人完了吗,嘿嘿,这才是二彪子做事简单省力方法。

    面对李小四阻拦,他嘿声道“李小四,怎么着,还想跟我过两手。”

    李小四这个时候也豁出去了,只要抓住他媳妇,那么一切都是值得付出,而他现所要做,是用尽一切方法阻挡住二彪子,能争取一分钟争取一分钟,能争取一秒钟争取一秒钟,咬着牙道“二彪子,大家都是一个村住着,低头见抬头见,你也要做事太过分了。”

    二彪子做事过分吗?大多数人眼里,确实有做得太过分了,玩人家媳妇,还玩出花样来,是个人都忍受了啊,要是那里真是李小四媳妇,那么李小四说出这样话来,那真是很正常了。

    但是二彪子是什么人,他是一个彪人,彪货,彪格,做事他从来去考虑别人想法,而是完全按照自己想法来,你们认为过分事,但我自来,却是很正常,因为我要舒服,因为我要获得大,自然是要想什么是什么了,我才管你们是怎么想呢!

    咧着一张大嘴,露出一口白森森牙齿,整齐但又带着杀气,二彪子眼见前面那道影跑得比兔子还快,这一眨眼工夫跑出远,他沉着脸道“李小四,别给脸要脸啊,给我让开!”

    李小四脖子一梗梗,这个时候他也是豁出去了,再豁出去他是人了,想想自己丈娘落到这小子手里受到一个什么遭遇,想想要是自己媳妇真落到他手里,只怕遭遇会惨,绿帽子那是戴得油汪汪,为了自己媳妇,为了自己,他能退缩,坚决能退缩,一副视死如归架势,双手一咋呼,把道路完全地拦住,恶狠狠地道“二彪子,有我,你别过去,除非从我尸体上过去。”

    呀呵!还跟我玩一招视死如归是是,还从你尸体上过去,啊,既然这样,那我灭了你,二彪子也多废话了,因为他现象李小四是故意让他多说话而耽搁时间,再废话,往上一个跟步,下面铁棒子甩出一个大波浪式来,而他一拳招呼了上去。

    拳落人倒,仅仅一拳,李小四连一拳都没挡住,二彪子那拳头那是势大力猛,出拳迅速,李小四只觉得拳影一闪,然后他脸与拳头做了一次亲密接触,巨大力道居然得他整个人都飞了起来,闷哼一声,嘴顿时流了下来,腥红血液伴随着几颗白状固体物质,那是被掉几颗牙齿。

    当李小四被飞一瞬间,他想到是自己上痛苦,而是下意识地回过头瞥了一眼后面方向,啊,见他媳妇刘月英影了,自己媳妇终于跑了,这,这,逃离了魔掌,也枉自己挨这顿,这是他大慰,心地倒地上,二彪子一拳头可以倒狼豹,挨人上那什么人能受得了,一拳挨上,李小四再也起来了。

    也倒地上李小四,二彪子这个时候也有些见前面那道影了,主要是今天晚上确实黑了一,离远一清楚人了,但是也许是上天恩赐,刚才黑暗有些转向光明,乌云被吹散了开来,月亮露出一丝缝隙,而月光冷而又迷离地撒下来,倒是让大地一片黑暗起来。

    借着月光,二彪子超强眼力挥出了巨大作用,隐约可见还是一道影子,他也是犯了彪劲,追上这家伙是何方神圣,他绝对是甘心,吐出一口气,他是全力冲刺,如一阵旋风一般往前追去。

    寂静夜,因为两个人奔跑而带来一丝烈,刘月英挥极限前面跑着,二彪子咬着牙狠后面追着,一个是逃,一个是追,两个人都是拼上了命。

    刘月英一开始真是超强意志力使她挥出了比平常跟厉害速度,但是这种意志力也是万能,也是可以随时挥,人体力终是有限,跑上一阵子,她觉得整个子已经快要崩溃了,这样超负荷运动量,能把一个人给跑死,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她本意是要一口气跑到来时隐藏那个窝棚里去,但是很显然,体力支撑到那么远距离。

    实是跑动了,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这都跑出多远距离,估计那个二彪子追上来了吧,刚才跑得太急,也没敢回头一眼,知道自己人李小四怎么样了,下意识地,刘月英回头了一眼,但是这回头一,却是惊出她一声冷汗,因为她猛然现,二彪子她后远地方,如一阵旋风般冲了上来,而让她惊骇是他那下面来回晃大东西炫耀出无边恐怖之意。

    “啊!”一声惊呼,刘月英脚下一慌,差被直接摔倒地上,还算是控制住了,但是这个时候再想跑,却是已然跑出去了,她体力严重消耗,坚强意志力也是万能。

    而她回头一瞬间,追后面二彪子隐约可见一张脸蛋,是一惊,那是李小四媳妇吗,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刚才还和自己院子里做那个事,自己抱着她出来,她没穿衣服裤子扔墙那了,怎么可能一会儿工夫穿上衣服裤子跑到自己前面去了,种种疑惑叠加一起,让他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事被隐瞒掉,似乎有什么事是他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事

    深呼一口气,再一次提速,二彪子也是凭借着自己坚强意志力超越了自己一把,挥出平常挥出来速度,几乎是几个跟步上去追到了刘月英背后,一个跑动了,一个跑出了快速度,一慢一快,也导致了后结果是必然。

    清楚听到后面浓重喘息声,刘月英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这一刻,无边悔意让她意志力瞬间崩塌,再也控制住,“啊啊”地哭了起来。

    二彪子轻揽猿臂,一双臂膀强而有力地将其搂住,转过来,着犁花带雨,哭得一塌糊涂刘月英,二彪子有些怔然,是李小四媳妇啊,这是那张脸吗?刚才还跟自己做那个事呢,是这张脸,也是这个材,头啊,眉眼啊,似乎都是一样,这怎么可能啊!

    怪二彪子这个时候还认错人,因为刘香秀和刘月英娘俩确实长得比较像,跟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一样材,一样脸蛋,一样头型,一样气质,二彪子猛去,真给认错了。

    但是世界上绝对有一模一样东西,何况是人了,双胞胎长得是很相象,要是单个拿出来,绝对有人会认错,拿这个当那个,拿老大当老二,但要是两个人真站一起,一比较还是有差距,还是能出来,刘家娘俩是很相象,但是还是有一样地方,二彪子上手摸了摸,一切都了然了。

    李小四家里自己上过那个女人材似跟这个女人一样,但是却还是比她要略显丰盈了一,那对山头也高了一,而这个女人似跟那个女人一样材,但是还是略比那个女人高了一,因为抱上,二彪子还是有个比较,关键一是,二彪子探到她那个地方摸了一把,却是现了一个关键同,那个女人毛要稀疏了一,但是眼前这个女人毛却浓郁茂盛得让人吃惊,刚一探进去入手是毛茸茸感觉,这是代表这个女人很强那方面思想啊!

    刘月英一开始脑袋嗡嗡作响,那是剧烈运动后产生后遗症,刚才跑得实是太急了一,但是让二彪子上下其手这么一摸,特别是往裤裆里摸了摸,她顿时给整得面红耳赤,除了她丈夫李小四以外,她还真没让别人摸过自己那个地方呢!

    “二,二彪子,你要干什么?”

    二彪子嘎嘎一阵怪笑,“干什么?我还要问你们两口子要干什么呢,四嫂子,你是真四嫂子吧,那跟我干那个事女人是谁啊,这个事你总得跟我说个清楚吧!”

    要说二彪子个是很彪,但绝代表他是一个傻瓜没有脑子,一下子他想明白了,这个女人才是真正李小四媳妇,而那个女人一定是他们找来代替她女人,只是那个女人又是谁呢?怎么会心甘愿地愿意代替她呢?望书阁而为什么她们两个人又长得这么像呢?一切迷团,一切疑惑,都是他脑子里一圈一圈地盘旋着,组织着,分裂着,思索着,考虑着。

    刘月英泪水又一下流了下来,轻轻一声长叹,她也知道这个事后悔已经是无用了,还是想想怎么解决这个事吧,喏喏地道“二,二彪子,哦,,,是李村长,我是李小四媳妇,我是他媳妇娘,那个院子里女人真是李小四媳妇,你,你可别瞎想啊,刚才是我和小四放心,才过来,我们遵守了我们承诺,让我家娘陪你睡一晚上,希望你也能遵守你承诺,你要是再这样欺负人,我到公局去报警了啊!”

    这个时候,刘月英还想狡辩一番,她也是反正我是死承认自己是李小四主意主意,混淆黑白,自己说是自己娘娘,把自己娘说成是自己娘,嘿嘿,反正我们说,死也承认,你又能怎么样!

    到这个时候还嘴硬,真拿我二彪子当傻子一样糊弄啊,二彪子一阵冷笑,要是搁别人上,也许还真拿她们没办法了,因为也没有证据证明她说谎啊,这种事你上那找证据去,当事人是承认,你能拿人家有什么办法,还能搞什么强刑供啊,但是二彪子是按常理出牌人,丝毫将她威胁放眼里,轻蔑地一笑,“四嫂子,还跟我这装是是,啊,既然你承认那也没关系,咱们当面锣对面鼓地说个清楚,走吧,咱回家,一起说道说道去。”

    自我推荐一下小说《村长后宫》曲火/著,一个流大学出来大学生去一个小山村里当村长,从此展开了他丰富猎女人生,有各种各样女人等待着他去征服,一朵鲜花张素兰,成熟美妇谢大脚谢兰,冷艳美女岳芳,火辣美女岳婷,一门姐妹花赵桃、赵菊、赵梅,小寡妇花美丽,城里来支教女教师龙歌儿等等,等等,总之美女是无数,美女是越来越多,造山村美人图,尽“村长后宫”当中。

    鲜花,鲜花,给鲜花吧!!!

    鲜花,鲜花,给鲜花吧!!!

    (..)新版面更简洁更迅速,请分享给好友!^_^

重要声明:小说《山村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