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马家共有三朵花(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曲火 书名:山村风流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第204章 马家共有三朵花(2))正文,敬请欣赏!



    !*****

    马金花本来正在『政府』大楼里办公,但是接到一个电话之后却很有些失态地脸『色』大变,这让她的秘书方小琼很是震惊,因为在她印象中马金花副镇长一向城府极深,还没有什么事让她变了脸『色』,临危而不『乱』,这也是她一个女人,一个长得还漂亮的女人能做上这样的位置,尽管下面有些风言风语,说是马金花和上头某个什么大官有什么桃『色』纠葛,但是以方小琼的眼光来看,马镇长绝对不是那样的女人,她绝对是凭借着真本事干上来的,但是今天她怎么会这样失态呢,她在心里小小地揣测着。txt小说下载http://txt.zw160.com/

    放下大姐马翠花的电话,马金花今天却是真的有些失态了,因为一向不与她们来往的二姐马玉花居然又与她们来往了,多少年来,她们三姐妹都是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三姐妹都是心高气傲的女人,二姐马玉花将自己的不幸遭遇完全怪罪她和大姐马翠花的上,她们的幸福衬托了她的不幸,可是谁又能知道自己风光的背后会是什么样子呢!

    幽幽叹了一口气,『揉』了『揉』有些生疼的脑袋,马金花却是有些怅然若失起来,想到小时候三姐妹之间也跟平常人家的姐妹一样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玩耍一起吵闹,那个时候是多么地快乐,多么地幸福,可是现在人长大了,也失去了许多,这么多年,也只有大姐马翠花还和自己有些来往,但也就是过年的时候聚一聚,其实她内心里也清楚因为自己的份关系,大姐马翠花和自己之间也是比较生疏的,过年的这次聚会只怕也是为了她的那个男人李家村村长卢大炮的关系吧!

    苦涩地一笑,亲却是那么不值钱吗,清了清嗓子,才又威严地拿出电话,对着就在门口放着一张桌子后的方小琼道:“小琼,看看我的程表,下午还有什么重要的事件吗?”

    方小琼忙站了起来,轻轻开了一下门,小声地道:“马镇长,下午你要开一个座谈会,是对于今年冬季大棚种植发展规划进行商谈,有几个村的大棚种植户代表参加,还有教育局吴局长预约要来向您汇报工作。”

    马金花站了起来,完美的战材让同是女人,岁数比她小的不少的方小琼也羡慕不已,马金花作为『政府』里的二把手,除了镇长就是她了的实权副镇长,其分管的部门也都是重要部门,自然事务繁忙,也是下面各个小领导巴结的对象,“那个座谈会你叫于副镇长参加一下,至于吴局长,你让他明天再来,下午我有一点事,如果有重要的事,你打我手机好了。”

    方小琼神『色』又是一动,因为马金花可是从来不请假的,在『政府』里那是出了名的铁人,可是今天太反常了,到底是什么事呢,作为她的心腹中的心腹,方小琼却是不得不琢磨着这个问题,领导的边人要混的好那是领导的心腹,在外面也是耀武扬威,但是要是混的不好,惹的领导一个不高兴,那给你题出去你就什么也不是,方小琼也是一个人精,在马金花边服务,自然得琢磨透马金花的心思,不然怎么能够让领导信任你,只是她却不敢多问什么,领导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领导不想说那你就什么也不要多问,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马金花正要往家赶,这边二彪子和马翠花、马玉花已经去市场转了一圈,买了衔和大葱兴高采烈的往马金花走了,马金花为副镇长本来有分的房子,但是她嫌人多嘴杂,却是自己在一个很平常的小区买了一个小房子,她就自己一个人,倒也逍遥自在的多。

    马金花家在三楼,这个楼属于那种还是比较老式的楼房,也没有个安全门什么的,就是老旧的水泥地楼梯,几个人进了楼梯往上爬。

    “翠花婶子,玉花二婶子,你说我是不是再买点啥礼品啥的啊,这第一次登门,又是求人办事,空手去不太好吧?”二彪子此时心却有些惴惴的,尽管他一向胆大包天的,天不怕地不怕,但是民不与官斗,这是自古以来就存在的现象,见到官员,平民老百姓总是自觉不自觉地矮上三分,也可以说中国人骨子里就有的思想,是千百年来形成的固有模式,谁也改变不了。

    “扑哧”一笑,马玉花叫得花枝『乱』颤地道:“你小子还有怕的时候,这个可不像你的『』格啊,在我印象里的二彪子那可是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不怕的大男人啊!”

    马翠花也是笑着道:“就是,你小子就是欺负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能耐,折腾我们这些什么也不是的『妇』女有什么,见到大官他也堆,也吓得腿软,要是见到什么省长部长啥的说不定也得『尿』裤子呢!”

    好家伙,这两姐妹合好之后是枪口一致对外,对于二彪子两姐妹是合力对付,因为在二彪子手里吃了亏,她们也都不甘心地想讨回来,抓住机会自然还不下狠手。

    二彪子恨得牙根直痒痒,看了看马翠花,又看了看马玉花,她们自然还是昨天的那副打扮,马翠花是高挑的材,穿了一时髦的黑『色』『毛』裙,下面是丝袜,当然这个天气穿的是厚的那种,长发披肩,脚上踏着一双高根鞋,一扭三晃的腚子随着子在摇摆着,整个材都是凹凸有致地『露』出来,该是女人的地方那绝对都是女人,鼓囔囔的两大块就那样坠坠着,而马玉花是高领头『毛』衫,外面罩着一件花格子紧衣服,下面是那永远不变,却不是一般女人能穿出品位的紧『毛』绒裤,『色』中间一截『露』出来,下面是到膝盖的靴子,上面是黑『色』的靴裤。

    两姐妹的穿着打扮都是很男人的那种,把自己的女人部位适当地『露』出来,要说她们也都是比较会打扮的女人,在农村也许会说这样的女人是妖精,但是不可否认女人天生美丽漂亮是一方面,而懂得打扮又是一方面,有的时候一个天生美丽漂亮的女人可以吸引一个男人,但有的时候,一个懂得打扮,懂得展示自己最美一面的女人更能吸引一个男人,往往一个动作,一个眼神,或者是一件带有『』的衣服啊裤子啊丝袜啊『』罩子啊什么的都能起到不可思议的效果。

    左瞄瞄马翠花,右瞄瞄马玉花,却是两女都是那种成熟了的『妇』人,自有各自成熟的魅力,他的那个男人心思又开始翻腾起来,眼见整个楼道没有人,他嘻嘻邪笑着一把一个将她们拽过来,大手一人一个『摸』在她们那肥美的腚子上,右手顺着马翠花那丝袜往上寻『摸』,这个女人那个都是又结实又肥嫩,尽管是隔着丝袜,依旧可以感受到里面那美妙的滋味,而左手也顺着马玉花的紧『毛』绒裤往里寻『摸』,因为马玉花下面还穿着靴裤,所以从下往上是不好下手,他就从上往下下手,却是打算要探寻其中的滋味。

    “讨厌了,昨天弄了那么多回来没够啊,一会儿来人看见了!”马翠花嗲声声,却是拒还迎,对于二彪子她可是又又恨,但是恨的意思少,的意思多,二彪子的大手一『摸』,她就只觉得浑没有了力气,那个地方又开始『潮』湿冒水了。

    比起马翠花来,马玉花却更是不堪,她本拥有名“器”,对于那种事更是饥渴的要命,能够忍耐住这么多年没有出去偷人,已经可以证明她是一个还算正经的女人了,但是一旦她心头那团烈火被点燃,却是怎么也熄不了,二彪子就是点三心头那团烈火的人,在二彪子上她体会到了什么是女人的滋味,所以对于二彪子的,她一点也忍受不了,桃花媚眼『』出水汪汪的,腻声道:“这里真的不行,有人会看见的。”

    没说二彪子『摸』她不行,而是说这个地方不行,由此可见马玉花心中已经是千肯万肯了,二彪子嘿嘿笑着道:“怕什么,我又不真弄什么,就是『摸』『摸』玩了。”

    马翠花勾着媚眼轻声的应着,媚眼一勾,嘴角含笑,有着说不出的妩媚感,吃吃声道:“你小子说得好听,你『摸』『摸』玩,人家受不受得了,你要是『摸』我们,我们就『摸』你,看谁先受不了!”

    说着,这个女人还真敢下手,一把就拽住了二彪子的男人本能东西,却是隔着裤子还是一抓一个准,由此可见马翠花一双手是多么地有手段,更可见她对这一招也是多么地纯熟。

    一龇牙,一咧嘴,二彪子却是被抓住了命门而受制于人,只能笑着道:“好,好,翠花婶子,你厉害,我不『摸』你们玩行了吧,松开,松开,快送开啊,要是你一使劲,可把我的宝贝拽坏了,没有这个东西,我可怎么收拾你们啊!”

    一边的马玉花见大姐拽住了二彪子的命根子,让二彪子乖乖认输,却是也吃吃笑了起来,那一双媚眼流转,里面水汪汪的就似要流出水来一样,好不勾魂夺魄。

    “大姐,对,就是这样制服他,让他还欺负我们姐妹不,哼,再欺负我们就废了他!”

    马翠花也跟着兴奋起来,眼光中流转着几分狡猾和调皮,吃声道:“对,不能这样地放过他,让他以前老是欺负我们,这一次可算抓着他的命门了,玉花,你说怎么玩?”

    马玉花那双桃花媚眼里也开始闪动好玩的意思了,看得二彪子一阵心惊胆跳,却是有点后悔在这个时候招惹她们,偷鸡不成倒失一把米,自己玩来玩去却是将自己给网去了,但是命根子掌握在人家手上,二彪子即便有天大的能耐也不敢造次,只能该装孙子的时候就得装孙子,不过内心里却是暗暗咬牙切齿,你等我以后怎么收拾你们的,脸上赔着笑容道:“翠花婶子,玉花二婶子,你们高抬贵手,就不要跟我这个粗人一般见识了,发发慈悲,发发慈悲,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欺负你们了,以后你们就是我婶子,我亲婶子啊!”

    吃吃一笑,马玉花很好笑地道:“二彪子,我的彪子哥哥,现在叫婶子是不是有点晚了啊,你不是强迫我们叫你彪子哥哥吗,现在我叫了,你觉得我叫得怎么样啊?”

    二彪子的一双手自觉地没敢再往她们子里面探,而是笑容满面地道:“不敢,不敢,你们是我婶子,怎么能叫我彪子哥哥呢,那不『乱』了辈分了吗?”

    “哎呦,彪子哥哥,这个时候却想起『乱』了辈分了啊,那你睡我们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乱』了辈分呢!”马翠花冷不防在一旁来了一句。

    二彪子自然知道可能得罪这两个女人狠了一点,逮到机会自然要狠狠折磨他一番,但是他又不得不低下头甘愿认错,正要再说些软话讨好她们,却冷不防楼下有人说话。

    “大姐,二姐,你们叫谁彪子哥哥,我怎么不认识啊?还说他睡了你们,好,好啊,敢睡我两个姐姐,我倒要看一看是什么人物。”其声妩媚中不失冰冷,听着很好听,但却有一股冷冰冰的味道。

    三人都是一惊,而随着声音的响起,楼下走上来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却是眼神里冰冷一片,整个人十分有威严,正是那马家三朵花最小的一朵花马金

重要声明:小说《山村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