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想要独立,是不想欠他太多

    苏语婧一直站在那里,她看到苏老夫人上了乔楚恒的车之后,她才能放心。

    她以为,从小最疼苏语彤的苏老夫人在乔楚恒家里住着,一定会很好。

    可是,她错看了苏语彤是一个多么自私的女人。

    苏语婧随后跟着厉曜南上了车,“苏语婧,你就这么放心地让苏老夫人住到乔楚恒家里去吗?”

    厉曜南看着她,“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另外帮她租间房子的。”

    其实,就算是他买下来,也并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

    苏语婧却摇头,“不用了,我不想欠你太多,我怕我还不起。”

    “你就这么害怕欠我吗?苏语婧,你要知道,不管怎么说,有些东西欠下了,是用所有的一切也是还不清的。”厉曜南知道,苏语婧并不想和他有着太多的关系,以后,就算是她要离开,她也想要让她自己轻松一点吧、

    “我知道,可是,我不想欠你太多,你给灏灏的也太多,我会努力赚钱,也会还你钱的。”苏语婧看着他,她的心里早就这么决定了,不然的话,她也不会让她自己什么也不放下。

    厉曜南一脸的怒气,“苏语婧,你以为你能还得了我这么多钱吗?”

    他很生气,他不想要让苏语婧用金钱去衡量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一切。

    以前的苏语婧不是这样的,可是,究竟是什么让她变成了现在这样。

    对于她来说,只要用钱,就能让所有的一切都能改变吗?也许是不可能的。

    如果说,怎么样地可以赚钱,她甚至连出卖她自己也愿意吗?这个女人真的是想要把他气死才甘心吧。

    苏语婧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她这辈子都赚不了那么多钱,可以去还厉曜南给她的一切,她也不能让自己就把那些事当成没有发生过一样。

    一路上,两个人都是那么沉默着,车里的气氛也很不好。

    本来苏语婧打算亲自去学校接儿子的,可是看看时间,应该是厉若琪已经把灏灏接回去了,就直接回了别墅。

    厉曜南和苏语婧还是在闹着别扭,也许对于他们来说,他想要苏语婧的妥协,苏语婧想要和他拉远距离。

    只有她一步一步地往后退,才能让她自己更能够远离这个男人。

    她不敢伸手去抓他,厉曜南这个男人并不是她想要伸手去牢牢地抓住他,他就会属于她的。

    曾立嘉说,她如果着厉曜南,就把这个男人抓住,可是,苏语婧没有这个勇气,他也不敢,他没有一点点的办法。

    如果,苏语婧说,她现在能够陪在厉曜南的边,是因为灏灏才会这样,她算不算是一个很自私的母亲。

    车子停在了别墅的车库里,不过,车库里虽然车子有好几辆,可是,有一辆车并不属于厉曜南个人的。

    当然,厉曜南也认出来了,那是厉鸿涛的车子,他的车子为什么会停在这里?

    他拉着苏语婧就往别墅里走,没有想到,一进到客厅,就看到厉鸿涛和秦采凤就坐在了客厅,陪着灏灏玩,还买了很多小孩子的衣服和玩具。

    他们两个人的出现,应该不是意外吧。

    厉曜南回国的事,他们不应该会知道。

    而灏灏的事,他们两个人就更不应该知道的。

    “你们怎么来了?”厉曜南换了鞋,走到了客厅,站在那里看着他们。

    也许,厉鸿涛和秦采凤应该是不知道厉曜南今天会回来,他们今天就是想要来看看灏灏这个孙子的。

    不管厉曜南愿不愿意承认他这个父亲和这个继母,灏灏是他厉家的种,也是没错的吧。

    “曜南啊,我和你爸来看看灏灏的,他可真是个乖孩子。”秦采凤看着厉曜南,刚刚还有点诧异,不过,她向来是个厚脸皮的人,为了能够和厉曜南重新搭上关系,她是不会在乎别人的看法的。

    “灏灏不需要你们来看他,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你们还是回去吧。”厉曜南对于秦采凤的话,他一直都不会在意的。

    秦采凤是一个不会无缘无故对人好的人,当年,她可以那么残忍地对他的母亲,那一年,她还害死了叶萱,而后,她对苏语婧也是那么地残忍,不是吗?

    只要是她看不顺眼的人,只要是厉曜南边的人,她都会一个一个的全部让他们没有好子过。

    而现在秦采凤的突然出现,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开始,她想要怎么样,他需要先了解清楚。

    而且,他为了灏灏,也不可能让任何一个人有机会伤到灏灏。

    厉鸿涛看着儿子,“曜南,你别这么说话,你大妈她也是为了灏灏,这么多年,琪琪一直一个人,我们也老了,想要看看孙子,也并没有什么错,你非要用这样的态度来对我们吗?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长辈。”

    这么多年来,厉曜南在美国发展的再好,厉鸿涛都没有主动联系过儿子。

    因为他觉得是他自己欠了厉曜南的,如果厉曜南过的好,事业发展的好,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至少能够让他的心里得到一点点的安稳。

    可是,现在厉曜南有了灏灏,所以,他想要来看看孙子,这也并不是什么过错。

    “我们早在五年前就没有关系了。”厉曜南看着他们,他依旧是那么地冷,那么地无,对于他来说,他的边是不需要任何一个人。

    现在,他的边还有苏语婧,还有厉若琪,还有灏灏,这样子就已经足够了。

    厉若琪听到了声音,从楼下跑了下来,她刚刚隐约听到有车子的声音,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现在看到厉曜南和苏语婧回来了,她快步地跑了下来。

    “哥,你回来了。”厉若琪看着厉曜南铁青着脸,她就在心里暗叫不好。

    厉曜南的心里不管怎么想的,对于她来说,很重要。

    其实,厉若琪今天也并不知道厉鸿涛和秦采凤会到这里来,但是,他们来了,她也总不好赶他们走吧。

    她就是没有想到,厉曜南会和苏语婧今天回来,而且,她以为他们坐一下就会走的。

    事突然变成这样,厉若琪对厉曜南总是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

    “爸,妈,您们先回去吧,别让哥生气了。”厉若琪只能开口让他们先回去。

    厉曜南就站在那里,一直没有开口,也许他现在并不能接受他们,可能这一辈子他都不会接受。

    那么多年的恨,累积在他的上,就像一座大山压着他,并不是那么好受。

    可是,厉曜南就是需要这种感,像是喘不过气来,但是,又能够让他可以靠着这种快要窒息的感觉才能够活下来,不是吗?

    厉若琪几乎是推着厉鸿涛和秦采凤出去的,“你这孩子,我是你亲妈,你怎么能赶人呢?”

    “妈,我知道,可是,我不想让哥不高兴,您就和爸先回去吧,要是你们真的想看灏灏,我会跟哥说的。”厉若琪一点也不想让气氛变得这么尴尬。

    秦采凤本来一直都不确定灏灏是谁生的孩子,但是,她在看到苏语婧的时候,她就明白了,没有想到,苏语婧会是一个那么有心机的女人,她竟然想要母凭子贵。

    “琪琪,灏灏是苏语婧给曜南生的儿子,是不是?”秦采凤现在想要更确定一下。

    “妈,您怎么问这个啊,我不知道,您就别问了,快回去吧。”厉若琪不想多说,而且,多说多错。

    秦采凤和厉鸿涛一边往停车场走着,一边自言自语着,“灏灏一定是苏语婧那个丫头生的。”

    “你就别管了,现在曜南都已经不把我们当成一家人了,你还在意这些做什么,如果不是因为当年你对他母亲做的那些事,我们也不至于这样。”厉鸿涛的心里对她还是有着一种感的吧。

    哪怕厉曜南的母亲在他的边并没有待得太久,可是,比起秦采凤,她更能够让厉鸿涛喜欢。

    只不过,她命短,走得早。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你在怪我,怪我害死了曜南的那个狐狸精妈妈吗?”秦采凤转头问着他,“如果我当年不那么做的话,我在厉家还有生存的余地吗?她生了儿子,而我只生了琪琪这么一个女儿,你不是一直想要儿子继承你的家业吗?”

    “就是因为你觉得我会把所有的事业都留给儿子,这么多年,你拿他出气,让他不好过,结果呢,不好过的是我们。”厉鸿涛当年放弃了公司,他的心里也并不好过,那是他辛苦打下来的一份事业,最后就那么毁了。

    “如果我不那么做,你一定会把我和琪琪赶出去,再把那个女人成为你正式的太太,是不是?你一直都是这么想的,不是吗?”秦采凤并不觉得她自己有做错什么,她做的所有事,都是为了维护她自己的厉太太这个地位。

    如果她自己不那样的话,她就会失去一切。

    向来生惯养的她,是不能过没有钱的生活,是不能离开厉家的。

    所以,她才会拼了命地要保住她自己的地位,任何一个女人想要动摇她位置的人,必须得死。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