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盯着她洗澡

    苏语婧听着厉曜南的话,她转过了头,“我有没有看过和你又没有关系,我本来就是一个乡下臭丫头,跟你这样的大少爷没法比。”

    她这五六年来,哪会想到去看看北城的风光,这样扑实的一个小镇,是她心里最充实的。

    现在,看到这样的夜景,她才觉得很吃惊。

    厉曜南听着她的话,轻笑着,“你不用这么看不起我自己,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

    苏语婧以为她这样和他拉开关系,她就可以置事外了吗?

    他和她之间的契约在他喊停之前,一切的一切都还在进行中。

    不知,他又何必这在半夜的,要和这个笨女人在纠缠着要不要住一个房间的问题上。

    “那还真的是谢谢你厉先生高看我了。”苏语婧转过,她看了看房间,这个房虽然大,但是卧室却只有一间,看来,如果她不和他同都不行了。

    厉曜南喝了一杯酒后,就走进了浴室,也没有理会她,就直接去洗澡了,他折腾了一天也够累了,明天他还有很多的事要忙,所以,苏语婧不管怎么样,他还真的是不想管。

    他以为苏语婧会乖乖地听话,不过,他好像错了。

    苏语婧并不是那样的。

    等到厉曜南走出了浴室的时候,他看到苏语婧抱着一条薄毯子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觉,这个女人难道就打算这样子睡吗?

    看来,她是想要被冻死,还是想要生病不想工作?

    厉曜南走到了沙发旁,直接把她上的毯子拉了开来,看着苏语婧紧闭的双眼,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在装睡,和他在同一个房间,她能够睡得安稳才怪。

    就算是在滨海市的时候,她也是天天都躲着他,要和灏灏挤一张,现在到了北城,她就更不愿意了。

    “苏语婧,你别装睡了,快起来去洗澡。”厉曜南对着她大吼着。

    苏语婧依旧闭着眼,完全是装死的态度,只要他睡着了,那她才会睡得安心。

    现在看样子,厉曜南完全不想让她好好地睡觉。

    “苏语婧,如果你再不醒来,你信不信我把你从这里给扔出去?”厉曜南的耐可不好,苏语婧和他对抗应该从来就没有赢过吧。

    这一次到底会是谁赢,又有谁能知道呢?

    苏语婧听得出来他想要怎么样?

    他说他要把她从这么高的楼层扔下去吗?他不会这么做的吧?

    但是,这个无狠心的男人又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

    苏语婧依旧还是不肯睁眼,也许,她扛一扛就过去了。

    厉曜南直接将她抱起,不过,他没有走向窗边,而是直接抱着她走进了浴室。

    苏语婧怕是再也装不下去了吧?

    厉曜南把她往浴缸里一扔,动手就去撕扯着她上的衣服。

    “啊……”一阵冰冷的凉意终于让苏语婧“醒”来。

    “厉先生,你,你想对我做什么?”苏语婧抱着,但是,她再怎么挡,也挡不了她前的光,上的衣服半褪着,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在浴室的柔和灯光下显得更加的迷人。

    “你放心吧!我对那种不洗澡的女人没有兴趣。”厉曜南强行地控制着他的**,对着她冷冷地说道、

    苏语婧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那,那你现在能不能出去?”

    厉曜南这一次倒是没有反对,他走出了浴室,还把浴室的门也拉上。

    但是,他的心却不好,本来打算就睡的,现在倒好,一点点睡意也没有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人不听话,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

    苏语婧这个女人算什么?以为对他擒故纵吗?以为对他以退为进,他就屈服了吗?

    她以为她想要用体就能得到她想要的一切了吗?

    他不会让她得逞的。

    厉曜南躺在上,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睡意就更加没有了,倒是体的反应越来越明显。

    苏语婧只是开着淋浴器,却没有洗,她想,不管怎么样,她在浴室里能多呆一会儿也是一会儿吧,等到厉曜南睡着了,她再出去好了。

    她打着如意算盘,当然,她后来才明白,她的想法是多么地可笑和幼稚。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苏语婧还是没有洗,她就坐在洗手间的马桶上打起了瞌睡。

    却忘记了厉曜南那个男人还在房间里等着她。

    厉曜南看了看时间,他想也知道这个女人不知道又在打着什么主意,不过,他不会让苏语婧这样躲着他的。】

    躲得了一时,能躲得了一世吗?

    厉曜南从上起,走到了浴室门口,直接推开了浴室的门,却看到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那一幕。

    这个该死的女人想要躲着他,所以,她就准备今天晚上一晚上在浴室里睡觉吗?

    厉曜南走了过去,直接将她从马桶上拉起,苏语婧被这么大的力道一拉,她就醒了过来。

    只不过,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厉曜南就已经动把她上的衣服毫不手下留地撕破,再把她推进了淋浴间。

    “苏语婧,你不会是想要让我帮你洗澡吧?”厉曜南的话让苏语婧的睡意一下子全无。

    她摇头,“不,不用了,我洗,我现在马上就洗。”

    她把淋浴间的玻璃门拉上,可是,厉曜南却站在原地不动。

    他,他不会是打算就这样站在那里看她洗澡吧?

    虽然说,她的上不管哪里都已经被他摸了个遍,可是,他这样紧紧地盯着她洗澡,她还能洗得下去吗?

    苏语婧推开了一点点的玻璃门,“厉先生,您,能不能回避一下?”

    “不能。”厉曜南直接拒绝,他不会再给她任何机会的。

    “可是,您这样盯着我,我没有办法洗澡。”苏语婧咬了咬唇。

    “我刚才没有盯着你,你也没有洗。我觉得我站在这里,你可能会洗得更快一点。”厉曜南不知道苏语婧这个女人要,不的话,她就皮痒,不听话。

    苏语婧看到厉曜南这么坚决的态度,她也知道她没有办法,所以,她也就只能背对着他,开始洗澡。

    厉曜南透过了漫上了水气的玻璃淋浴房,隐约中看着她曼妙的子,让他的下腹一紧,这个女人真的会折磨他。

    苏语婧关上了花洒的开关,才发现,她的浴巾没有拿进来。

    “厉先生,我洗好了,你现在能出去了吧?”苏语婧再次试着把厉曜南给请出去。

    厉曜南却什么话也不说,递过来一条浴巾,“擦一擦吧,别想躲在里面不出来。”

    苏语婧没有办法,只能接过了浴巾,随便擦了擦,就把浴巾裹在了自己的上。

    她这个时候才发现,她没有带衣服回来是一个错误,她甚至连睡衣也没有。

    只是,她也没有想到,她会不住在公寓,而是要住店啊,看着酒店的浴袍,那么宽宽大大的,估计穿了也跟没穿一样。

    苏语婧站在厉曜南的面前,“厉先生,明天我可以回家拿衣服吧?”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厉曜南转就走出了浴室,“我给你五分钟,再不出来,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苏语婧看到他走出了浴室后,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她再看了一眼地上的衣服,已经被厉曜南给撕破了,她明天连这个酒店的门都出不去。

    厉曜南那个男人是不是故意的啊?

    苏语婧走出了浴室,看了一眼厉曜南,想走出房间,却被他叫住,“你又想去哪里?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在哪里?”

    苏语婧看了一眼房间的大,她知道这个很大,这样子并排睡上四个人也没有问题,可是,她不想和他睡同一张,那样子,他要是折磨起她来,也更舒服,不是吗?

    “厉先生,我想我还是睡沙发比较好。我认,我不习惯睡酒店的。”苏语婧找了个很烂的借口。

    “睡不着也要在上睡。”厉曜南看着她,就这样的目光也能让苏语婧对他没有二话可说。

    苏语婧只能挪着步子走到了上,在最旁边缩着睡,这样子,只要不和他碰到,应该可以吧?

    厉曜南看着她背对着自己,还特意离他远远的,这个女人不管做什么,能不能不表现得这么明显?

    厉曜南长臂一伸,就把她拉到了他的怀里。

    “厉先生,你,你不是说对我没兴趣吗?”苏语婧紧张地拉着自己上的浴袍。

    “你不是说你睡不着吗?”厉曜南反问着她,“既然睡不着的话,运动一下就能睡着了。”

    苏语婧马上又是摆手,又是摇头,“不,不,不用了,我睡得着,我很困,我肯定一躺下就能睡着。”

    厉曜南却勾着唇角,“是吗?可是我现在睡不着了。”

    他的意思是,不管她怎么反对,他都不会让她睡了吗?

    苏语婧怎么觉得是她自己挖了一个坑,让她自己跳进去呢?

    现在,就算是她想要爬上来,好像也已经不行了。

    厉曜南拉开了她系在腰间的浴袍系带,本来就很宽松的浴袍,被他那么轻轻一拉,上的美景全部展露在他的面前。

    “厉先生……”苏语婧还没有来得及把浴袍拉回来,她的双手就已经被他很用力地扣住了,让她没有办法抗拒。

    “不许乱动。”厉曜南轻嘘了一声,低头便吻了上去。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