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她依旧是一个自私的女人

    乔楚恒却摇了摇头,“婧婧,你太不了解你的姐姐了,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你难道还不清楚吗?如果当年不是她突然插进我们之间来,我们现在就应该过着很幸福的生活了,不是吗?”

    他的心里一直以来都还在怨恨着苏语彤曾经做过的一切。

    “姐夫,你们在一起也过了六年了,没有什么过不了的,你们现在还有了婷婷这么可的女儿。”苏语婧一直以来,都觉得苏语彤会学着成长。

    如果不是因为昨天晚上婷婷的事,她想,她可能不能理解一个当母亲的怎么能对自己的女儿这么狠心,婷婷才五岁,也只不过是比灏灏小的几个月而已。

    “婧婧,我想,昨天的事你也看到了,彤彤她是多么自私的一个人,我不管对她多好,不管对她多么地用心,她也是不会在乎的。”乔楚恒知道,他和苏语彤之间的感并不叫感,只不过是一种同一屋檐下的一种相处而已。

    不管是吵也好,闹也好,苏语彤的这种幼稚的行为,就是想要证明她的存在感。

    她害怕被忽略,她也害怕被无视,她想要得到全部的,可是,最后的结果,好像却会让她觉得失望。

    “姐夫,你别这么想,会慢慢好起来的。”苏语婧看着他,乔楚恒来这里,也是因为他想要确认她是不是过的好。

    如果说,苏语婧还像当年那样,对他有着一种依赖感,那他也许会想要重新开始。

    可是现在的苏语婧不会再这样了,因为她的心里很清楚,有些事的存在,是和她没有关系的,

    她的出现,以于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就像她在苏家这么多年,她自己所承受的一切。

    她现在已经不再是十八岁了,她已经二十四岁了,她的人生路还很长,但是,她却会选择自己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她不想要再去依靠任何一个人。

    乔楚恒喝了一口茶,心底里的苦涩怎么样也没有办法抹去。

    “婧婧,呢?她还好吗?”当年,苏语婧是和一起离开的。

    乔楚恒的也知道,有些事是不可能因为不相信就不存在的。

    他以为是厉曜南把苏语婧给带走了,去了美国,可他仔细想想又不对。

    苏老夫人当年也是一起离开的,所以,他还是想要知道的更多。

    “好的,我想过一阵子我会把接回来的。”如果苏语婧自己都回来了的话,那她不能把苏老夫人一个人丢在北城。

    毕竟,她年纪这么大了,边也需要人照顾,而北方的天气这么冷,自然没有滨海市的环境和气候好。

    “她在哪里?我也想看看她。”乔楚恒真的相要看看吗?也许,他是想要知道,这六年来,苏语婧究竟是怎么过来的,她究竟是在哪里过来的。

    苏语婧也明白,乔楚恒的想的是什么,不过,她现在都已经回来了,过去的事就已经是过去了,不应该再计较的,她也不希望乔楚恒在看到北城的一切时,心里会留下什么愧疚。

    “姐夫,我想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你就别再想着了,你回去也告诉姐姐,过阵子就会回来的。”苏语婧笑笑着说道。

    乔楚恒知道苏语婧不愿意多说,而他也知道,他对苏语婧不管还存在着什么想法,他们都已经不可能了。

    “婧婧,那这样的话,我就先回去了,这是我的电话,有事你也可以打电话来找我的。”乔楚恒在茶几上放下了一张名片。

    苏语婧点头,伸手拿过来,“嗯,好,我一定会的。”

    乔楚恒就离开了厉家的别墅,苏语婧坐在沙发上,看着名片,刚才他没有说,他的手机号码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变过,而她也还是记得的,那些对她来说兰这么深刻的东西,不会轻易就忘记。

    灏灏走了过来,“妈妈,您和乔叔叔是不是很熟?”

    苏语婧知道苏语彤不愿意承认她,为了不想让灏灏这么小就有心理影,她没有告诉灏灏乔楚恒应该是他的姨夫。

    “嗯,还算熟吧,以后你就会知道了。”苏语婧抱着儿子,走到了沙发上坐着。

    “灏灏,妈妈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定要认真地回答我,好不好?”苏语婧知道儿子还小,但是,灏灏绝对是可以自己做决定的。

    灏灏看到苏语婧那么严肃又认真的样子,他用力地点了点头,“好,妈妈。。不过,妈妈,您是有什么大的事想要跟我说?”

    苏语婧看着儿子,“灏灏,你想要去学校吗?”

    “想啊,我在家呆着快闷死了。”虽然灏灏的超智力不需要他像寻常的普通孩子一样,要一级一级地学习,但是,苏语婧还是觉得让自己的儿子像普通孩子一样的方式长大比较好。

    “那你想在这里上学,还是想回北城?”苏语婧问着儿子,而她才刚一问出口,就看到儿子紧皱的眉。

    灏灏就连眉的样子也和厉曜南一模一样,苏语婧在心底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妈妈在哪里,我就在哪里。”灏灏的心底里还是很想留在滨海市的,这里能让他学习的东西很多,不管是什么,都可以满足他的好奇心。

    而苏语婧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她下一步应该要怎么走?

    “灏灏,如果妈妈留在这里,你也会留下吗?”苏语婧的心里有着很大的矛盾。

    厉曜南现在不就是她作决定吗?

    她到底是留下,还是离开。

    灏灏听到苏语婧的话,脸上扬起了笑,“妈妈,您真的会留在这里吗?那真的是太好了。”

    苏语婧把儿子紧紧地抱在怀里。

    也许,她也是应该要给自己作一个决定的时候了,不管怎么说,她的心里应该怎么想,她又应该要怎么做,是很清楚的事

    乔楚恒一开车回到了公司,就看到苏语彤坐在办公室里,“彤彤,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如果我不来的话,我怎么知道你瞒着我,背底下偷偷地干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苏语彤一进来,就没有看到乔楚恒。

    她问了公司里的人,不管是谁都不知道乔楚恒去了哪里,甚至把今天重要的会议都取消了。

    苏语彤不是傻瓜,她这么多年来,很少来公司,而现在,苏语婧回来了,那有些事也就会变得不一样了。

    “彤彤,你别把话说的这么难听,我并没有做些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乔楚恒走到了办公桌前坐着。

    “你没有吗?乔楚恒,你别在这里假惺惺的,你是去找苏语婧那个丫头了,是不是?你是不是还会像六年前一样,对我提出条件,让我跟你离婚,你是不是这么想的?”苏语彤的心里最怕的就是那件事

    当年,她可以怀着孕,才让她自己一直都是乔太太,但是现在呢。事都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彤彤,我没有那么卢,你就别胡闹了,赶紧回去吧,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乔楚恒不想和苏语彤在公司里面吵。

    苏语彤却不愿意,她看着乔楚恒,“你心虚了吧?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你找苏语婧,是不是想要和她重新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一直在找她,不是吗?我虽然什么都不管,但是我不是傻子。”

    她忍了这么多年,她就是为了要陪在乔楚恒的边,可是,到了现在,她不相自己变得一无所有。

    所以,她才会这么害怕,这么担心,所以,她才会出现在公司里,那么无理取闹。

    “你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乔楚恒累了,这几年来,他以为他对苏语彤的好,是可以改变的。

    可是,不管他多么地努力,对于苏语彤来说,都是不存在的。

    她觉得她是苏家的大小姐,她本来就应该过着最好的生活,她本来就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

    “你果然承认了,你现在是恨不得我马上就跟你提出离婚,是不是?”苏语彤走到了乔楚恒的面前,直接从他的和中夺过了笔,一把扔在了地上,甚至包括了办公桌上的文件,全部扫落在地。

    “你还需要工作什么?你的心根本就没有在公司上,你又何必要这样呢?你现在就去啊,你去把苏语婧带走啊。”苏语彤大吼大叫了着。

    乔楚恒一把拉开了她,苏语彤整个人撞到了文件柜的角上,额头上撞出了一道血口子,红色的浓稠血液顺着眼角流下。

    “乔楚恒,你为了苏语婧那个女人,你就敢对我动粗,是吗?你这个混蛋,你以为我会跟你离婚吗?我告诉你,你休想,这一辈子,除非是我死了,不然你休想和任何一个女人在一起。”苏语彤抹了抹伤口上的血,满是鲜血的手摊在眼前。

    “乔楚恒,我受过的痛苦,我会让苏语婧一百倍一千倍地偿还的。”苏语彤说完话后,重重地在办公室桌上拍了一下,留下了一个血印子。

    乔楚恒听到了她的话,他才走到了她的边,“彤彤,你就别闹了,我先送你去医院。”

    他并不想那么对她,苏语彤撞伤也只是一个意外。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