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这个男人变得小心眼了

    苏语婧听着厉曜南淡漠的话,她知道,厉曜南的心里也会不高兴吧。

    他一直以来不都是一个计较的男人吗?所以,事到了现在,也已经由不得他,也不能由着苏语婧。

    他们两个人兜兜转转了五年,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

    “厉先生,谢谢你。”苏语婧第一次开口跟他真诚地说着谢谢你这三个字。

    只一过,厉曜南想听的话,可不是只有谢谢你三个字而已。

    他如果就只是为了要听这三个字,那他这么多年,赚了这么多的钱,不管做什么公益慈善事业,都能换得这几个字。

    “你不需要跟我说谢谢,灏灏也是我的儿子,你别以为你跟我道谢,就能抹去我和灏灏之间的血缘关系。”厉曜南冷言冷语地对她说道。

    他就是不想让苏语婧觉得他太好说话,他才会这样的吧。

    五年了,他已经变了很多了,不是吗?

    五年了,他虽然依旧冷漠,办事手段依旧毒辣,但是,他的心里对苏语婧却总是有着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只是,厉曜南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

    “厉先生,你误会了,我没有这个意思,而且,不管怎么说,如果没有你,灏灏也不能这么快可以入院,你为灏灏做的事,我都能懂。”苏语婧没有想要断绝他们父子俩的关系,只是,她没有办法说出口而已。

    有些感,尤其是有着血缘的亲,她知道她没有能力让一切都断了。

    毕竟,她当年生下灏灏也是自己的决定,厉曜南喜欢还是不喜欢灏灏不要紧,重要的是灏灏他自己要怎么选择。

    厉曜南当年就不喜欢孩子,所以,苏语婧没有想过,厉曜南会再一次跟她抢灏灏才对。

    只不过,她想错了。

    厉曜南想要的并不是只有灏灏,他同样也要她。

    而灏灏就是唯一一个可以让苏语婧心甘愿留下来,回到他的边来的棋子。

    “我不需要你懂,我需要听你好好地跟我解释一下,你没有经过我的许就生下灏灏,你难道不应该好好地跟我说一说吗?”厉曜南到了现在才明白,苏语婧为了灏灏,当年就能够不顾辛苦,着大肚子跑到北城去。

    而五年前的北城,哪像现在这样,那时候,不知道得转多少次的车,才能到。

    而苏语婧也很聪明地没有去坐飞机,以当时的交通工具,她没有折腾个三四天,怎么也到不了北城。

    苏语婧咬着唇,“我不是不喜欢孩子吗?你不是不要孩子吗?我都已经失去过一个孩子了,我怎么可能再失去一次。”

    对于苏语婧来说,生命是很宝贝的,所以,她不会就这样让无辜地生命消失。

    “厉先生,我。没有什么好说的。”苏语婧如果真的想要解释,那等到现在也未免晚了一点,所以,她现在不想要解释,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是吗?”厉曜南淡淡地挑眉,“既然你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也就不勉强,你应该要知道,你不能以为生了灏灏,就能登堂入室地成为我厉曜南的妻子。”

    这是厉曜南对苏语婧的警告,他警告她,苏语婧没有母凭子贵的命。

    他也必须警告苏语婧,让她最好别有什么想法。

    苏语婧听着他一字一句地警告,其实,她也从来就没有想过,她要回到厉曜南的边,她就算是回到了滨海市,也会自己一个人生活的很好。

    厉曜南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男人,而她呢,却什么也不是。

    她现在除了灏灏,她一无所有。

    也许,有些感,就像曾立嘉对她的那份感,她不应该放弃的。

    “厉先生,您放心好了,我是不会让您为难的,我也不会破坏您的家庭的。”苏语婧要和他保持着最适当的距离,如果可以,她一定会等灏灏好起来之后,就带着灏灏离开。

    最好,这辈子,他和她之间就老死不相往来,那样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你还有自知之明的。”厉曜南也就是个嘴硬心软的家伙。

    他嘴上是说一,心里却不这么想。

    厉曜南这五年来,边可没有一个女人,但是,他没有女人并不代表,他一定要和苏语婧有着一些什么关系。

    他和她五年前的契约关系还没有结束,他现在也不想喊停而已。

    苏语婧别以为她的一句不会让他为难,就想要断了跟他所有的联系,她的想法未免也太天真了。

    一整个晚上,苏语婧就守在病房里,厉曜南也没有离开,也许,对于他来说,他是不放心苏语婧自己一个人留下来吧。

    苏语婧就靠在沙发上小睡了一会儿,厉曜南就坐在病房外的vip休息区,拿着笔记本电脑,忙了一晚上,喝了不知道多少杯咖啡。

    反正,苏语婧一早上从病房里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那里放着一个个罐装的咖啡,都被他喝了一空。

    而厉曜南就趴在桌子上小睡着。

    看到这样的一幕,苏语婧又变得不忍心了,昨天晚上,明明也是她不让厉曜南进病房的,她说她不想吵醒儿子,而且,她也不希望儿子看到她和他之间有着什么关系。

    厉曜南不能让苏语婧一个人在走廊上过一夜,也就自己委屈一下了。

    苏语婧拿了水瓶,倒了一杯水,走过去,水杯才刚放下,她还没有来得及迈开脚离去,手腕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掌紧紧地扣住,让她吓得差点尖叫出声。

    “厉先生,你,你……”苏语婧一转头,就看到厉曜南抬眸对着她的视线。

    “你醒了。”苏语婧一看到他就紧张不安,她本来也就是看到他一个晚上就靠喝咖啡度过,心里觉得有些不安而已。

    “苏语婧,你这心软的毛病好像还一直没改过来啊?是不是曾立嘉那个男人你也曾经那么对过他?所以就算是你有了儿子,曾立嘉也愿意娶你啊?”厉曜南一想到曾立嘉那个男人,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也许,他从来没有想过,苏语婧会准备重新嫁人。

    她也不想想,她都是一个有着一岁孩子的女人了,怎么还总是这样。

    “你别胡说,立嘉他是真心我的,他对我很好,并不是像你所说的,我非得要装可怜,装无辜,让他同才会娶我的。”苏语婧是个女人,她不是一个傻子。

    曾立嘉对她的好,她早就知道了,只不过,她才刚愿意接受他,厉曜南的出现,就破坏了这一切。

    “是吗?他对你有多?”厉曜南扣着她手腕的手,又加大了力气。

    苏语婧疼的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而厉曜南却是脸色未变,就当他的无意之举一样。

    “厉先生,你弄疼我了。”苏语婧用力地挣扎着。

    厉曜南终于松了手,“苏语婧,你要长长记,不管怎么样,你只不过是一个女人,你别把感看得太重,曾立嘉对你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深。”

    他这是嫉妒,赤果果地嫉妒。

    “他对我怎么样,我自己心里清楚,但是,他绝对不是像你一样,那么无理取闹,对女人丝毫地没有一点点怜香惜玉之。”苏语婧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水你喝不喝。”

    她真的是好心又让厉曜南的心里想法这么多。

    那个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眼了。

    也许,苏语婧早就应该明白的,就像厉曜南这样子高高在上,那么自大的男人,他一定容不得苏语婧的心里总是有着别人。

    也许,厉曜南在别的事上不会,但是在女人的事上,他就是这样一个小心眼的男人。

    “你这什么态度。”厉曜南看着苏语婧转就走进了病房,他看了一眼面前的水,还冒着气。

    苏语婧这个女人总是那么地让他放不下心。

    她也许就是对所有人都那么好,没有一点点的心眼,他都不知道像她这么又笨又傻的女人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

    厉曜南端起了那杯水,还是喝了,而且一滴也不剩,一晚上光喝那些咖啡提神,他还真的是口渴了。

    下一秒,他提着笔记本电脑也去了病房,把笔记本电脑往沙发上随意地一扔,高大的子往沙发上一坐,靠着沙发扶手休息。

    苏语婧只是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反正,对于她来说,这个男人存在还是不存在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她才懒得管。

    灏灏当然也醒了,苏语婧打开了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了毛巾和干净的睡衣,让儿子先换上。

    “妈妈,我在这里也要一直住医院吗?”灏灏看着窗外,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是很陌生的。

    从窗户看出去,那些林立的高楼大厦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你想要去哪里啊?”苏语婧也看出来了儿子一脸的好奇心。

    当时,是她太自私了,就想让儿子只在北城那样的小地方里生活着。

    灏灏其实是有权利去接收那些新的事物,美好的事物,带着灏灏回来,其实没有错。

    苏语婧现在不会后悔,如果灏灏愿意,她会找房子让灏灏在这里住下的。

    只要是为了儿子,她不管怎么样地付出都没有关系,更何况她现在还有了工作能力,她能够养得起儿子。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