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儿子的病,是她心里的痛

    厉曜南的靠近,苏语婧躲了开来,“你别碰我。”

    她抬头看着厉曜南,“厉先生,你为什么会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毁了我的幸福,毁了我的儿子,你就会高兴了吗?”

    “我并没有那么想。”厉曜南从来不觉得曾立嘉那个男人会是她的幸福,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儿子出事。

    他来到北城,就是为了想要儿子,不是吗?

    “那您怎么想的?五年了,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不是吗?为什么您还要出现在这里?为什么您还要这么折磨我?”苏语婧五年以来,她的心底里所有的害怕,恐惧,在这一刻崩溃开来。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见到厉曜南之后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也许,她也不敢去想。

    而今天,真真实实发生的事,让她也不得不去面对,不是吗?

    厉曜南紧紧地扣着她的双肩,“你躲了五年了,为什么要现在选择嫁,我是不会许我的儿子叫别的男人爸爸的,他是我的儿子。”

    他知道苏语婧对他还有恨。

    就像玫瑰曾经对他说过的,有了恨,也就表示,她对他还有感

    哪怕,苏语婧不他,他也要用她的恨,两个人就这样纠缠一辈子吧。

    “不,灏灏不是你的儿子,你不想要孩子的,你一直以来都不想要。”苏语婧推开了他,“你走,你快走,你快离开。”

    她不想见他,而她也不想主他见到儿子。

    灏灏现在在手术室里还不知道是什么况,她不想再惹出点什么事来。

    “苏语婧,你别太过分,他是不是我的儿子,我难道不知道吗?难道还要做一个亲子鉴定吗?”厉曜南就算是得不到苏语婧,他也会从她的手里抢走孩子。

    因为孩子是苏语婧最在乎的,所以说,只要孩子在哪里,苏语婧就会在哪里。

    苏语婧刚才的绪还是很激动,在听到厉曜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突然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你,是不是要死我才甘心?”苏语婧几乎陷入晕厥。

    只是,她现在不能,她要努力地醒着,她要看着儿子好好地才行。

    厉曜南把她扶起来,让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现在灏灏还在手术室里,你能不能不胡闹了?”

    他的话音才刚落下,手术室的门被打了开来,一名护士走了出来,脸色看上去很不好。

    苏语婧跑了过去,拉住了护士,“护士小姐,我儿子他怎么样了?他怎么样了?他醒来了没有?”

    “苏小姐,医生还在检查,现在况不好说。”护士也不能多说些什么。

    今天给灏灏看的医生也是当时灏灏出车祸的时候,给灏灏医治的医生。

    “灏灏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他当时出了这么大的事,他都好起来了,这一次一定会没事的。”苏语婧自言自语地呢喃着。

    厉曜南就这样站在那里陪她,也没有多说些什么。

    半小时之后,手术室的灯灭了,门打开来,“医生,灏灏他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了口罩,摇了摇头,“苏小姐,您去办公室等我一下,先把灏灏送进病房。”

    厉曜南也陪着苏语婧一起过去,到了这个时候,不管他们两个人有多大的矛盾,不管他们两个人过去怎么样,苏语婧没有这个心思,也没有这个力气去计较了。

    她等在医生的办公室里,没有一会儿,医生拿着拍的x光片走了进来,把片子往打光板上一放,“苏小姐,灏灏他上次脑中的那个血块,现在突然变大了,我想,可能是现在这个血块压迫了他的神经,才会头昏晕倒。”

    “那要怎么办?”苏语婧看着那个x光片,她的心里紧紧地揪着。

    “只能动手术了,只不过,灏灏他年龄小,动手术难免会有风险,而且,你也知道,我们这里的医疗条件很差。”医生也是无奈。

    他当时没有给灏灏动手术,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孩子太小,医疗设备差,风险就更大了。

    而现在已经到了不得不动手术的地步了,医生也只是给苏语婧一个建议而已,没有其他。

    “医生,如果动手术的话,成功率会有多少?”苏语婧紧紧地握着手,才能让她自己保持着平静。

    厉曜南一进来就知道这里的医疗条件不好,他也没有开口,他知道苏语婧有他自己的想法和决定。

    “这个,我们真的没有多少把握,只不过,我有一个建议,你可以带着灏灏去大城市,那里不管是医疗设备,还是医师资格都比这里好,当然,那样子费用可能就很高了。”医生也只是给出一个很适当的建议而已。

    “那灏灏他什么时候能醒来?”苏语婧最担心的还是灏灏。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应该一天就会醒,但是,如果不及时动手术的话,况会越来越复杂的,我希望您能够尽快地做决定。”医生对着苏语婧说道。

    “不,我一定会让灏灏好起来的,一定。”苏语婧接下来根本就没有听到医生在说些什么,她转就走出了医生的办公室,走向了病房区。

    走进了病房,看着高子浚站在边,依旧还是昏迷的灏灏,她在前半蹲着,“灏灏,你要相信妈妈,不管怎么样,妈妈都会让你好起来的,不管怎么样,妈妈都会保护好你的。”

    苏语婧就这样看着儿子很久很久,一句话也不说。

    厉曜南和高子浚站在病房门口,“子浚,你去联系赵卓新,不管他现在在哪里,让他马上给我回电话。”

    随后,厉曜南走回到医生的办公室,询问了更多关于灏灏的事

    苏语婧不知道多久之后,她才走出了病房,一整天了,灏灏没有醒,她也不肯吃东西,对于厉曜南买来的餐点,她连看也不看一眼。

    直到天色暗下了,苏语婧才离开,她走在了医院的花园里,“灏灏一定会没事的,灏灏一定会好起来的。”

    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迈着步子。

    厉曜南就怕她会出点什么事,跟着她,她还没走几步,就陷入了昏迷。

    厉曜南长腿两步迈上前,就把她虚软的子搂进了怀里。

    抱着她走回了医院,苏语婧就是心力瘁,再加上一整天没有吃东西,才会晕倒。

    医生让护士给她打一个营养针就会醒过来。

    灏灏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白白的一片,他环顾了一下房间的四周,“妈妈,妈妈。”

    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房间,她有些害怕了。

    高子浚听到了灏灏的声音,就马上从病房外走了进来,“灏灏,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高叔叔,妈妈呢?”灏灏从来没有这样子一个人过,所以,他除了会找苏语婧,他从来不依赖任何其他人。

    高子浚让他好好地躺着,“我去帮你把妈妈叫过来,好不好?你别乱动。”

    灏灏点头,“好。我会乖乖的。”

    苏语婧虽然醒了,但是子还很虚,营养挂瓶还在打着,她看也不看厉曜南一眼。

    她当时只觉得眼前一黑,什么也不记得了,但是,厉曜南会陪在这里,她是他救回来的吗?

    不管厉曜南现在怎么做,也改变不了一些事实了,苏语婧宁愿她从来没有和厉曜南碰到过,也只有这样,她才会安心,不是吗?

    高子浚敲了敲病房的门,走了进来,“总裁,苏小姐,灏灏醒了,他在找你。”

    苏语婧一听到儿子醒了,就顾不得手上的针了,倏地坐起,直接把手背上的针一拔,也没有来得及做些什么处理,从病上下来,就往另一间病房走。

    厉曜南连时间都没有,苏语婧最宝贝的就是灏灏了,现在灏灏出了这样的事,苏语婧的心里也并不好过。

    厉曜南也知道,这五年来,苏语婧和儿子一起度过的,她就是为了儿子,才会不顾一切地逃离他的边,不是吗?

    灏灏看到苏语婧进来,就马上扑进了她的怀里,“妈妈。”

    苏语婧抱着儿子,轻拍着他的背,“灏灏,我的心肝宝贝,你终于醒了,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妈妈,我不想在医院,我想出院了,我想回家。”灏灏看到苏语婧的上还穿着白色的婚纱,肩上刚才是披着厉曜南的外,却被苏语婧甩开了。

    她不需要厉曜南的任何一点点好意,厉曜南是一个商人,他不管付出什么,他总是会需要得到回报的。

    所以,苏语婧拒绝着他,厉曜南的每一步靠近,都会让她和灏灏以后的子没有办法过下去,苏语婧真的是害怕了。

    “灏灏乖,你要听话,你现在体不舒服,医生说你要在医院里住着,等到好起来了,就能出院了。”苏语婧除了对儿子说这些话之外,她真的没有什么好话好说了。

    她知道灏灏的心里也许很清楚,她的欺骗会显得很可笑,但是,灏灏毕竟还小,他才五岁而已,有些事,是不应该让他去承受的,如果说,有些事需要让一个人去承担一切,去承担一个后果的话,那也应该是她,不应该是她的儿子。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