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没有了爱,也就没有了恨

    一整个上午,苏语婧坐在办公室里,都没有办法安下心来,她走进了茶水间,放着水,却走了神,连水满出来了,都没有发觉,直到一种滚烫感席向她。

    洪博超也正好走进了茶水间,赶紧递了纸巾给她,“你怎么样?没烫着吧?”

    苏语婧摇头,“没事,谢谢。”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样,认识你这么多年,还以为你是波澜不惊的女子呢,没想到,你也会有这种反应。”洪博超也看得出来,苏语婧的这种心事,明显是和曾立嘉有关。

    他是不想掺和苏语婧和曾立嘉两个人之间的事,只不过啊,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闷,曾立嘉有多闷也就不提了,苏语婧根本就是一个没有绪的女人嘛。

    五年如一,都是一个相同的表

    如果不是他了解苏语婧啊,他还以为自己什么时候不小心得罪了这个女人,才会天天面对着她的这张冷然的漂亮脸蛋呢。

    “我是平凡人,怎么就不能走神了?”苏语婧看了一眼洪博超,不管是心底里,还是表里,都是满满的不乐意。

    “好,我说错话了。”洪博超就知道,苏语婧一般是不说话,但是,她一旦说出口的话,还真的是让人无法招架。

    苏语婧对着他微微一笑,“立嘉出了点事,你这会儿应该是不会闲了。”

    “这你都知道。”洪博超向来是懒散惯了,让他忙起来,还真的是有点难度。

    “我知道你不太乐意,不过啊,那个北城开发案项目的方案,我会负责做好的。”苏语婧看着他一脸吃惊的样子。

    她真的是难以想象,曾立嘉和洪博超完全是两种不同类型的人,他们竟然会是好哥们儿。

    苏语婧说完话后,就端着一杯水走出了茶水间,洪博超只能摸摸鼻子。

    厉曜南在滨海市,除了每天到各个酒店,还是各处房产业去巡查以外,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也许,他在想着,不管苏语婧到了哪里,她总是会出现,而且,他旗下这么多的事业,却还是没有苏语婧的任何一个下落,这让成曜南的心里很不好受。

    厉若琪看着坐在对面的厉曜南,“哥,你在发什么呆呢?”

    厉曜南回过神来,“没什么。”

    “没什么才怪,你从来不会这样的。这次回来,你发呆的次数可是比你以前二十多年都要多。”厉若琪看出来了。

    厉曜南就算是嘴上不说,但是,他的心底里终究还是没有放下过去的一切。

    也许,时间会改变一切。

    只不过,五年都已经过去了,好像也没有改变什么。

    他的心里如果真的有苏语婧,如果真的想要让一切的事都回到原点,他还是可以做到的,厉若琪是这么以为的。

    “你这丫头啊,还说起我来了。”厉曜南喝着咖啡,看着窗外,他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五年了,物是人非,有些变化还真的是不小。

    “我才不敢管你呢,你是大哥,我等会儿还有事,就不陪你了。”厉若琪看了看时间,她下午还有两个学生要来,她这个当老师的可不能迟到。

    厉若琪喝了果汁后,就离开了,厉曜南一个人坐在酒店的咖啡厅里,一坐就是一下午。

    有时候,放下一切的工作,就是为了要享受这样的生活,其实也是好的。

    如果,当年的苏语婧没有被苏文凯卖给了他,如果,当年的苏语婧可以选择她自己想要的人生,那么,事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

    苏语婧的梦想,就是考一所离滨海市很远的学校,在另一个城市,重新开始她的生活,她喜欢的是艺术,如果她当年能够成功地去外地的学校上学,她现在可能是一名画家,或者,她会成为一名设计师。

    只是,这些如果也只能成为如果。

    厉曜南让她的人生脱离了她原本的轨迹,而苏语婧同样也让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

    所以说,有些事并不是单方面的。

    厉曜南开了车去了玫瑰城,他一走进去,玫瑰就迎了出来,“厉先生,您来了。”

    “五年了,你倒也没有什么变化。”厉曜南坐电梯到了顶楼的包间。

    玫瑰跟在他的后,听着厉曜南的话,玫瑰一下子倒是不知道怎么应话了。

    她觉得这五年时间,真的能改变很多东西,甚至包括一向都不会主人觉得会有所改变的厉曜南。

    以前的他,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厉先生,我要是再变化,可就老到该退休了。”玫瑰给他倒了一杯酒,自嘲着说道。

    厉曜南抬头看了玫瑰一眼,“放心吧,这么久我不在滨海市,你也能把玫瑰城打理得这么好,我怎么能让你退休。”

    玫瑰对于当年苏语婧离开的事,她的心里也有一个结,苏语婧当年从她的卡里取走了一笔钱,但是,在三年前,那笔钱就通过一个匿名帐户打还到了她的卡上。

    其实,她知道那是苏语婧的,只是,她没有什么证据而已。

    当然,这件事,她也不能让厉曜南知道。

    至少现在还不是让他知道的时候。

    苏语婧能够这么快就把那笔钱还上,就表示她现在过的很好,如果她顺利的话,她肚子里的孩子平安生下来了,也该有五岁了。

    时间还真的是过的快,如果当年苏语婧一直在玫瑰城里,怕是她受的磨难会更大。

    “厉先生,您这次回来,是不是不回美国了?”玫瑰开口问道上这。

    厉曜南一下子五年没有回来,玫瑰虽然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玫瑰城打理好,可是,她也毕竟是为他工作的。

    “这个我现在还没有想过。”厉曜南确实没有把事想得这么远,他五年来心底里的不平静,都是由苏语婧引起的。

    他这一次如果再找到苏语婧,他才会考虑,他以后的打算是怎么样的?

    他是再打算留着苏语婧一次,再折磨她一次,还是他会放她走,看着她自由。

    “厉先生,那您先喝着,我就先去忙了。”玫瑰看着他一副心事很重的样子。

    自从她跟在厉曜南的边,看着玫瑰城一点一点起来,她就没有看过厉曜南的脸上会有那么无助又不安的表

    这样的发现让玫瑰下意识地想要离他远远的。

    一个男人会改变,就是一个女人引起的。

    也只有苏语婧才有这个能耐可以让厉曜南有现在这样的变化。

    “玫瑰,你坐下来,陪我喝几杯。”厉曜南的边除了韩睿就是高子浚,原来,有些女人的问题,也只有女人的心里才能懂。

    玫瑰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玫瑰,你说,如果你是苏语婧,我当年那么对她,她是不是会恨我一辈子?”厉曜南想起的,不仅仅是苏语婧,还有那个被打掉的孩子。

    他的心底里明明就知道苏语婧肚子里怀的是他的孩子,他却非要不认。

    从他成为苏语婧的第一个男人之后,他就是她唯一的男人。

    不管乔楚恒对苏语婧有什么样的想法,苏语婧从来就没有再改变过。

    而他的固执,好像让他和苏语婧同时都缺失了很多的东西。

    玫瑰一口喝下了杯中的酒,辛辣的感觉刺激着她的味蕾,“厉先生,如果苏小姐对你没有了,也就不会有恨。”

    玫瑰从来不觉得苏语婧会恨厉曜南,因为她愿意生下厉曜南的孩子。

    如果恨,那是万劫不复的,苏语婧宁愿是自己一个人,也不会要那个孩子。

    厉曜南端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没有了,也就不会有恨。

    那苏语婧呢?

    他的人生里,来来去去了这么多年女人,苏语婧是唯一一个可以看透他内心的女人,也是唯一一个他死死缠着不放的女人。

    他对她的百般折磨和凌辱,只是为了换得那个女人对他的完全屈服。

    而现在,他一个人过了五年的生活,他总是觉得缺了什么。

    “她应该是恨的吧?”厉曜南的心里希望苏语婧还是恨着他,也只有深深地恨着一个人,才能把他一辈子放在心上。

    玫瑰看着厉曜南,“厉先生,如果现在苏小姐在你面前,您一定不会说这样的话。”

    恨久了,会对一个人绝望,苏语婧是一个很固执的女人,但是,她也会为了保护她想要保护的人,可以付出所有的一切。

    厉曜南苦笑了一下,“是吗?”

    他连自己都不了解了,他还怎么去了解别人?

    厉曜南到了玫瑰城,韩睿自然也会来,不到一小时,韩睿就出现了,还带着一个女人来的。

    到玫瑰城带着女人来,除了厉曜南外,韩睿这也是第一次。

    像这样的风月场所,他也是五年没有来了。

    “三少爷。”边的女人挣扎着。

    “怎么了?”韩睿对于她的挣扎,视若无睹,当成什么也不知道。

    “三少爷,你抱得太紧了,我晚上还有事,这种地方您还怕没有女人陪吗?”江云清很不喜欢这样的地方。

    自从厉曜南离开了厉氏企业后,江云清没有跟着他去国外,就被韩睿硬请到了韩氏集团,成为了韩睿的专属秘书,这么多年了,她这个专属秘书,几乎成了韩睿二十四小时的保姆了。

    现在,就连这样的场所也要带着她来,江云清必须反抗。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