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如果他还爱你呢

    曾立嘉开车到了一间餐厅门口停车,苏语婧牵着儿子的手,一起走了进去。

    才刚在位置上坐下,苏语婧就拿出了手机,“我给打个电话,怕她会担心。”

    曾产嘉点了点头,“好,灏灏来,我们一起去看看,你想吃什么。”

    灏灏从沙发椅上滑下来,他最的就是吃自助餐,可以什么都吃,不管吃过的还是没有吃过的,都可以尝一下,当然,也更容易满足他的好奇心。

    “,我和立嘉带着灏灏在外面吃了,您就和周嫂先吃,不用等我们了。”苏语婧这五年来,她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照顾儿子,用来学习和工作,对苏老夫人照顾得很少。

    有时候,苏语婧真的是很庆幸,还有福嫂陪着

    苏老夫人倒是没有苏语婧想的那样,只要她肯和曾立嘉出来一起吃个饭,她高兴都还来不及呢。

    “婧婧,我没事的,我和福嫂会看着办的,你就和立嘉好好地吃个饭,吃了饭之后,你们可以出去逛一逛,也可以看看电影什么的。”苏老夫人有时候也是很无奈。

    她也终于明白了,苏语婧究竟是一个多么固执的丫头了。

    五年了,不管曾立嘉对她付出了多少的心思,苏语婧始终不肯同意。

    在她的心里,她总是觉得自己有儿子,对于曾立嘉这样的男人来说,就像是一个负担,一个累赘。

    可她从来不去想,曾立嘉根本就是一点也不在乎她的过去是什么样的,他也不在乎她有一个儿子。

    这五年来,曾立嘉可是把灏灏当成了他的亲生儿子来对待的。

    “,您怎么又这么说了,我今天得早点回去陪您。”苏语婧一点也不领苏老夫人的

    也许,是她自己的心里还有着一种抵触,所以,她到现在为止,也还是没有办法去面对这样的一份亲的感

    苏老夫人只能叹叹气,“好吧好吧,就随你的便吧。”

    苏语婧才刚一挂断电话,就看到儿子端着一个盘子走回来,“妈妈,我给您拿了您最吃的。”

    苏语婧看着面前的雪糕,她微微地笑笑,“灏灏,你真是妈的好儿子。”

    “妈妈,其实,这是曾叔叔给您合的,我只不过是送过来而已,曾叔叔知道妈妈吃的还有很多呢,他都忘记要给我拿好吃的了。”灏灏一脸的不乐意。

    “你这小孩子,你想要吃什么,你跟妈妈说,妈妈去帮你拿,好不好?”苏语婧哄着儿子。

    “不用了啦,妈妈,您还是坐在这里就好,这种粗活,我给男子汉去做就行了,我去帮曾叔叔。”说完话后,那个小家伙又跑向了曾立嘉。

    苏语婧看着儿子,再看看曾立嘉。有些坎是她自己心里过不去。

    她也没有办法过去。

    五年了,她依旧如此,那么,以后呢,她是不是还会有变化?

    其实,苏语婧不敢去想,她也没有想过。

    一顿晚餐,灏灏吃的最开心了,每次他都会吃得很饱,“灏灏,吃饱了就可以了,要是撑到了,晚上会肚子不舒服的。”

    苏语婧好心地提醒着儿子。

    “妈,我知道了,我会看着办的。”灏灏喝了一口饮料,又看了看另一旁,“妈妈,我去那边玩一会儿,您和曾叔叔慢慢吃。”

    “灏灏,小心一点,别摔着了。”苏语婧很是担心,上次灏灏摔了一跤,就大出血,把她吓得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觉。

    所以,她最怕的就是儿子有点什么意外。

    灏灏猛点头,“我知道了。”

    曾立嘉看着苏语婧没有吃多少,他帮她夹了菜,“婧婧,你还想吃点什么,我去拿。”

    “不用了,立嘉,我吃的很好,我胃口一向都不太好的。”苏语婧知道曾立嘉对她好。

    而且,她也明白,如果这五年来,没有曾立嘉的帮忙,她根本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好。

    “你这样可不行,你总是吃这么一点。怎么能长胖呢,别人都说生过孩子的女人会长胖,你看你这么瘦。要是换作别人说啊,肯定都不知道。”曾立嘉也是为她心疼。

    这五年来,他唯一庆幸的是,他有这个机会可以把苏语婧留在自己的边,不管她怎么样,他每天还能看到她,他每天也能知道她好不好。

    这样就足够了,

    如果苏语婧同意,愿意点头和他在一起,他想他一定会是最幸福的男人。

    只是,苏语婧一直都不愿意和他有着开始,也许,她心里的那段感,她从来没有放下过。

    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曾经那么地伤害她的心,让她变成现在这样,牢牢地守着她自己的心。

    苏语婧害怕会再一次被伤害,她也害怕她再一次在感里跌倒。

    后来,曾立嘉才了解,苏语婧从遥远的滨海市躲到这里来,就是为了那个男人。

    可是,有些事不是她躲就能避开的,毕竟,现在灏灏也不小了。

    “立嘉,你可别这么说,我现在啊,都觉得我自己老了。”苏语婧的心里一直没有年轻过吧。

    从她十八岁的时候开始,她就告诉自己,她的人生路不管有多远,她都会自己一个人好好地走,她也不管以后要受多少的苦,她也会自己一个人扛过来。

    苏语婧不怕去面对,她怕的就是自己不肯去面对。

    而唯一让她的心里觉得安宁的是,五年了,她一直守着自己的儿子,成曜南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也许他现在在美国过的很好,也许他早就已经结婚了,有了他自己的家庭了。

    苏语婧想过很多很多种的可能,可是,她却独独没有想到,有一种感,在过去了不管多久之后,依旧还是不会改变。

    就像她一样,她明明告诉自己,她应该要恨厉曜南,只是,她的恨却远远也敌不过她对他的,那么浓烈。

    “婧婧,你也不小了,灏灏也五岁了,你就没有想过,想要给灏灏一个更好的环境吗?你不希望他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吗?”曾立嘉不明白,苏语婧一直以来的固执是什么。

    苏语婧看着儿子,“其实,我也想要让灏灏幸福。可是,现在灏灏很懂事,他应该能理解我,所以,我不希望我只是为了要给他找一个爸爸,而去接受一段感。”

    “你的心里,还是着灏灏的亲生父亲吗?”曾立嘉问出这样的话,是他自己一直以来都想要知道的。

    可是,他明白,不管他得到的回答是什么,苏语婧到现在为止,对他还没有任何的感

    苏语婧摇头,“不,不了,我和他是不应该有交集的。一段由恨,由报复开始的感,怎么可能算是呢?”

    她曾经也深深地过乔楚恒,后来,她也过对她百般折磨的厉曜南。

    也许,想要放开心里的门,并不是说那个男人对你有多好,只是,她的心里有着一种说不上来的安然感。

    面对着厉曜南,苏语婧的心里有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怦然心动,明明不应该,但是,她却怎么样也控制不住。

    在玫瑰城里。他不顾一切地帮着她,救下她,苏语婧就明白,当时,她努力地保护着孩子,是心底里的作用。

    “既然你都不了,你就应该试着去接受另一段感。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在等你。”曾立嘉等了苏语婧这么多年。

    就算是苏语婧现在还不肯答应,他也还是会继续等下去的。

    苏语婧摇头,“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我的体很肮脏。”

    她对自己肩膀上的那个齿印,依旧耿耿于怀,是她怎么样也抹不去的梦魇。

    厉曜南就说过,她的心里有过乔楚恒,而她的子又有过谁。

    那不得已的一个晚上,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如果,没有那一晚的发生,那么,苏语婧不会甘愿成为厉曜南的女人,而去求他,要让他保住苏家。

    苏家最后还是毁了,而她也陷入了这种感里,无法自拔。

    “婧婧,我从来不会在意你的过去,如果有一天,那个男人出现了,他说他还你,他还要你,你会跟着他一起离开吗?”曾立嘉是明白的,这样的一个小镇里,就算是困得住苏语婧,也困不住灏灏。

    他注定不可能在这样的小镇里,毫无发展的。

    属于灏灏的天地很广阔,所以,曾立嘉最怕的就是有一天,,苏语婧会带着儿子离开这里。

    苏语婧苦笑着,“我从来没有想过,他的人生里不会有我的,我只是一个过去式,以后,我只想好好地陪着灏灏,让他幸福,给他想要的人生。”

    她所有的一切,她能够这样活着的理由,就是为了儿子。

    曾立嘉喝了一杯酒,“婧婧,如果有一天,你愿意回到这里来,愿意陪在我的边,愿意和我在一起,你要知道,不管多久,我一直都会在这里等你。”

    他愿意等她,他也愿意给她更多的时间。

    苏语婧才二十四岁,而他也不过才二十八岁,没有什么等不起的。

    他她,所以,为了她,不管多久,他也愿意等。直到有一天,苏语婧愿意到他的怀里来,愿意陪他走完这一生。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