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她依旧是厉家的掌上明珠

    秦采凤微微皱眉,“和你有关你就不能一点点也不能有你该有的态度吗?”

    厉曜南扬着唇角,“大妈,我说过了,我对厉氏一点兴趣也没有,公司怎么样了,是好还是不好,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也姓厉,公司怎么就跟你没有关系了?”秦采凤就知道厉鸿涛一个人来,根本就搞不定厉曜南这个人。

    她不来,事就没有那么好办,而且,厉曜南这个人的子,她也不是不了解。

    从小到大在那样的环境长大,他也是个狠心的人。

    “大妈,你别告诉我,你现在什么也不知道,你明明就应该知道的,不是吗?”厉曜南看着秦采凤,他脸上的笑冷冷的。

    秦采凤愣了愣,“你真的是想要毁了厉家啊?你就这么恨我们吗?”

    厉曜南翘着腿,他看着秦采凤,“大妈,你可从来没有承认过我是厉家的人,而且,厉家现在变成这样,也不是我的错,我说过,厉氏的东西我不会要一分一毫,所以,厉氏好还是不好,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你是故意的,是你设计了这么多,才会让公司面临着这么多的困难的,是吧?”秦采凤早就猜到了,厉曜南这个男人的心狠着呢,她早就知道了。

    只不过,秦采凤没有想到的是,厉曜南对厉家也这么狠绝。

    厉氏企业会变成现在这样,也是厉曜南在背后搞的鬼。

    “是不是我做的,一点也不重要,我对厉家的任何事都不感兴趣,早在你对我和我母亲赶尽杀绝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有今天的这一切了。”厉曜南知道,他活到现在,对于秦采凤来说,就是她最大的威胁。

    秦采凤看着他,“你就是因为当年的事,所以才会来报复我们的,是吗?”

    厉曜南的袖手旁观,就为了今天的这件事,他狠绝到连一家人也不放过。

    “也可以这么说,我母亲当年你都对她做过些什么,你不会是忘记民了吧?”厉曜南喝着酒,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他不姓厉。

    当年,他的母亲就是为了要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就是为了要给他冠上厉这个姓,才会在厉家受了这么多的屈辱吗?

    秦采凤的脸色变得青一阵白一阵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倒还怪起我来了,要不是你妈那个狐狸精勾搭男人,还勾搭上有妇之夫,也不会那样,不是吗?”

    “大妈,那事也就到现在为止结束了,其实在半年前我离开厉家的时候,就已经一切关系也没有了,不是吗?”厉曜南当时决定离开,就已经注定了会有这么一天。

    他有着他自己的一切,秦采凤总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上流贵妇,现在却要沦落成一无所有的下层普通妇人了,她怕是接受不了。

    以后,一切的奢侈品,一切的一切,都和她没有半星半点的关系了。

    厉鸿涛也明白,儿子现在的决定,是他早就打算好了的,如果他早一点把这一切都给儿子,也许,厉氏还是厉氏吧。

    可是,到了现在,不管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所以,厉鸿涛也不会说些别的,他也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

    他曾经犯下的错,如今却要弥补。

    “采凤,好了,你也别说了,我们回去吧。”厉鸿涛知道,公司现在出现了这样的危机,也并不是说是厉曜南的错。

    厉曜南在短短的几年里,就把公司发展到那么好,而是他自己没有能力把公司的现状维持住,才会有了现在的这种窘境。

    秦采凤明显是还不肯罢休,她是被厉鸿涛给拉出了酒店的房间。

    “你别拉我,你拉着我做什么?你难道就想这样算了吗?”秦采凤是不甘心的。

    厉鸿涛看着自己的妻子,“就算是曜南做的,我也不能怎么样,本来这公司就要给他的,他现在自己有这个能力,那厉氏企业怎么样,就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厉鸿涛知道,现在的他,也只能让公司旗下的分公司一个一个都关掉,也只能让总公司保持着运作。

    “你还真的是心大,公司没有了,我怎么办,琪琪怎么办?你都没有想过吗?这么多年,我才是你的妻子,那个狐狸精也死了这么多年了,你的心里到现在为止还想着他吗?还想着你这个儿子,你是从来就没有把我和琪琪放在心上,是不是?”秦采凤也不是好惹的。

    这么多年以来,她不管是做了什么,也就是想要保有她自己的地位而已。

    “我没有这么说,好了,在大庭广众之下,你这么闹,像话吗?你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厉鸿涛早就看清了那一切。

    现在他也老了,有没有公司,或者公司怎么样,他一点也不会在意了。

    厉若琪去了学校,她不喜欢回家,一回到家,就只有厉鸿涛和秦采凤没有停止的吵架声,她已经受不了了。

    厉若琪在学校里的宿舍里住了下来,她一个星期不回去,秦采凤也不会管她的,对于秦采凤来说,她想要让她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还能保持住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她没有了这一切,那么,她以后的生活她也不敢去想。

    女儿怎么样,她没有这个心思去管,也不想管。

    厉若琪一个人坐在学校的图书馆里,这时,一道影落下,她才抬头,看了看站在她面前的男人。

    “哥,你怎么来了?”厉若琪看到了厉曜南,一脸的惊喜。

    厉曜南在她的对面坐下,“我就是来看看你,我听说你好几天没有回家了,不愿意回家吗?”

    厉若琪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哥,爸妈天天吵架,我不想因去惹他们心烦,而且,他们不管怎么样,我也不会放弃我的学业。”

    “走吧,我带你去吃饭。”厉曜南笑笑着说道、

    他这个妹妹生在厉家,怕是也委屈了她了。

    她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个讨人喜欢的丫头,单纯可,从来不会去在乎他是什么份。

    而后来的五年里,她一直坐着轮椅,哪怕心里有委屈,她也只是自己一个人撑着,不想给别人带来什么麻烦。

    厉若琪收起了书本,“哥,你带我去吃大餐吗?”

    “当然可以,学校食堂里的菜不好吃吧?”厉曜南看着她,一向都养尊处优惯了的厉若琪,如果她真的愿意自己一个人,她也依旧会过的很好。

    因为她想要的不多,而且,她也不会去奢求不属于她的。

    她只想要的,也就是那样简单的生活,一家人能够天天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并不像现在这样,就算是有很好的生活,她依旧也得不到她想要的这种温暖的亲

    厉曜南开车带着厉若琪去了一间餐厅,厉若琪在位置上坐着,拿着菜单,“哥,晚上我是不是吃什么都可以?”

    “只要医生没有不许你吃的,你想吃什么都可以。”厉曜南宠着这个丫头。

    他知道厉若琪在学校的宿舍里,也住不惯,他会另给她找个地方住的。

    厉若琪不想回别墅也好,那别墅也不知道还能住多久。

    厉曜南陪着厉若琪吃完了晚餐,厉若琪吃着冰淇淋,厉曜南喝着咖啡,两个人就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着夜色。

    “琪琪,哥再帮你找个公寓让你住,离学校近一点的。”厉曜南不会常常回国来了,所以,在他离开之前,他要好好地安排厉若琪,不让她受到一点点的委屈。

    厉若琪摇头,“不用了,过一阵子就会习惯的。”

    厉曜南是不会由着她的,“公寓是你自己跟着我一起去看,还是我帮你安排就好?”

    他给厉若琪选择的机会,他就算是离开了滨海市,厉家以后怎么样,他不管,厉若琪却还是厉家的宝贝,是厉家的掌上明珠。

    厉若琪听到了厉曜南很坚持,她点头,“好吧,哥,那我就不客气,不过,这件事可不能让爸妈知道。”

    “他们现在没有空管你,要是你有事,你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的,或者给你韩睿哥打电话,他也会帮你处理的。”厉曜南和厉若琪一起离开,他送她回了学校。

    厉若琪点头,“好,我知道了,哥,你路上慢点,我就先进去了,太晚了,可就不让我进去了。”

    厉曜南对着她笑笑,跟她挥了挥手。

    厉若琪跑着就进去了,看到厉若琪这样子行动自如,他的心里也觉得欣慰,他后来才知道,厉若琪五年来,不肯站起来,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她的心里有着五年来怎么也放不下的那个秘密。

    在苏语婧的出现之后,在她告诉她,过去并不代表着什么,以后的路很长,需要自己步一步地走。

    厉若琪才会愿意重新站起来,她不怕别的,她就怕她如果好好地站起来,那对于有些人来说,会很痛苦。

    对于死去的叶萱来说,她的心里也始终有着歉疚。

    直到厉若琪的影消失在月色里,厉曜南才转坐进了车里,开车离去。

    他回到了酒店,坐在沙发上,迎着如水的倾泻夜色,他的心里却是很不平静。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